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九章 江湖手法【第三更,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徐国清没想到庄睿会说出这番话后,不由愣了一下,脸上现出为为难的神色,喃喃说道:“起……这不是骗人吗……”

    对于自己的技艺,徐国清还是非常自信的,他所烧制的唐三彩,绝对能以假乱真。

    而且徐国清也懂得一些古瓷做旧的方法,知道自己那些瓷器做旧之后,除非动用仪器,否则是很难检测出来真伪的。

    但是徐国清也有自己做人的底线,那就是不能用自己的手艺去坑骗别人,这也是他十多年来烧制出来的瓷器只送不卖的主要原因,庄睿的这番话,却是让他有些抵触。

    “对,是骗人,不过我骗的外国人……”,庄睿的表情很坦诚,古玩行里尔虞我诈的事情,庄睿见得多了,不过俗话说盗亦有道乎,庄睿所能做到的,是去骗那些故意虚抬中国古董价格的老外们。

    “徐工,你对古玩市场不怎么了解吧……”

    庄睿看到徐国清脸上还是不能释然,接着说道:“在一百多年前,外国人用枪炮来掠夺中国艺术品。

    而现在呢?这些洋鬼子们则是用盘中滚珠的手法,通过国人的爱国之心,用以前掠夺走的古董,来大量的骗取属于中国人的财富,我这样做,无愧于心………”

    就在上个月的一场伦敦拍卖会上,一件原本应该是鬼谷子下山的青花瓷,变成了另外一件人物元青花大罐,被一位匿名的买家,用一千多万英傍拍走”划算成口MP3,高达刀乙多。

    这也掀起了国际拍场中国艺术品拍卖的高潮,一个多月来,国内富豪屡屡出手,虽然拍得不少珍贵的中国文物”但是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也是高乎的难以想象的。

    庄睿曾经在电话里和德叔聊起过这些事,从小就厮混在江湖上的德叔,一眼就看穿了这里面的猫腻”直言说道,这是国际拍卖行的人做的局,是以刚才庄睿才有盘中滚珠的说法。

    “盘中滚珠?什么意思……”

    庄睿却是忘了”自己面前的这位徐大师,别说是混江湖了,连古玩行里的人都算不上,自然不知道盘中滚珠的意思了。

    “呵呵,这是解放前的江湖八大门里面的一些江湖手段,我给你说说吧………”

    庄睿有幸拜了德叔这么一位师傅,对于江湖门道也是略有知晓,所谓的盘中滚珠,从字义上理解”“珠”,为珍珠,为宝贵的意思。

    而“,……”字等同于“炒”,字,滚珠则是指把这件寓意宝贵的诛子,通过某种包装宣传炒作起来,使其市场价值,远远高于器物本身的偷值,有点像是娱乐圈推出新人的做法。

    当然,这里炒作的东西,都是有着千百年历史的珍贵古玩。

    而前面所说的“盘……”两个字,指的是这些珍贵的古玩,本身就是掌握在那些炒作的人手里的。

    无论这些东西怎么炒,价格如何高,能炒出什么花样来,都是在他们的控制之中,就像是拿一把珍珠,扔到一个高口的盘子里面,任你怎么样摆动,珠子都是在盘中滚动的”这就称之为盘中滚珠。

    而当某种被炒作的物件,已经出了天价后,那些掌握器物的人,就开始在国际市场放出这些东西,用以吸取买家的金钱,这种做法虽然早先流行于江湖门道,但是那些外国拍卖行大鳄们,也是玩的炉火纯青。

    像这两个月英国伦敦、日本东京、德国相林,包括庄睿参加过的法国巴黎那场拍卖会,身后都有国际炒家的身影。

    虽然法国巴黎的拍卖会被庄睿给搅黄了,但是另外几场国际拍卖,却是将中国的古瓷,真真正正的炒热了。

    首先就是元青花,在炒作的同时,国外许多所谓的历史研究专家,给出了世界上元青花不超过三百件,而且大部分都在国外博物馆的定论。

    这个消息一出,让国内许多自诩有着强烈的民族自尊心、爱国心还有那无谓虚荣心的收藏家以及商人们竞相出手,一时间,国外拍卖市场到处都充斥着中国艺术品,各种专场层出不穷。

    德叔曾经粗略的统计了一下,仅仅是这两三个月的功夫,那些手上有大挑中国古玩的国际炒家们,最少从中国人手里卷走了不下于二十亿美金的财富,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有钱人玩收藏,大多是玩个面子,这风气一起来,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去,当然,这里面也有些人,是真正的想为国宝回归做出点贡献,但是他们的行为,却是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那些国际炒家们的气焰。

    按照德叔的估计,这股子热风,最少要再过两三年的时间,才能消退下去,到那时,这些古董的价格会有一个大幅度的下落,那些所谓的“收藏……”们,才能理性的看待古董收藏和投资。

    “徐工,现在那些外国人,就是用这种方法,在掠夺着属于中国人的财富,不过唐三彩在国际市场上,向来都是备受国外收藏家推崇的,国内的藏家并不是很在意。

    所以我才有了把你的作品拿到国际拍场的想法,国外的炒家能从咱们口袋里面掏钱,咱们为什么不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呢?”,庄睿在说完上述那些理由后,很真诚的看向徐国清,如果得不到徐国清的同意,庄睿是不会去做这件事情的,毕竟这是对作品主人的不尊重。

    说老实话,庄睿不缺钱,他也不是为了钱而产生的这个想法,实在是那些老外太过分了。

    打个比方说,老外们行为,等于就是从你家里抢走了东西,然后再让你用比这东西高出数倍甚至十几倍的价格,再买回去,这简直就是在抢钱,就是加勒比海的海盗们,也他娘的没有这么狠啊!

    徐国清听到庄睿的话后,沉默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在古玩行和国际拍卖行里,居然有这么离奇的事情,徐国清只不过是个因为个人爱好而仿制古瓷的人,这些东西”让他脑子一时有些混乱。

    “那万一这些东西要是被国内的人买到子呢……”徐国清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

    庄睿闻言撇了撇嘴,说道:“徐大的。这钱让咱们赚了,总归比让老外赚走好啊,而且这此钱,我会将很大一部分”投资在你的实验室里,如果你能将宋朝五大官窑的瓷器都仿制出来,那我就能破了那些炒家的局,让他们再也无法炒作中国瓷鬼………”

    庄睿之所以没有说将全部得来的资金,都用于徐国清的实验室,那是因为他也需要成本的,而且所有的风险都是庄睿承担,多少也要留点钱补贴博物馆那边吧?

    “好吧,只要能坑害洋鬼子,这事我干了,庄兄弟你只买了八件三彩俑,剩下还有力多个,我回头让老于都交给你,就不用算钱了………”

    徐国清在心里左右思量了半天之后,终于是重重的点了下头,同意了庄睿的做法,只要不坑害到自己人,洋鬼子的死活,与他何干?

    “好……”

    庄睿闻言大喜,“徐大哥,那五十万你先留着给嫂子孩子用,另外我再投资一千万RMP到你的实验室里,你继续研究磁州瓷器,如果能成功的话”到时候再让那帮子小日本们,尝尝中国制造的威力……”

    日本人对于磁州窑的瓷器最为推崇,如果真能烧制成功,庄睿有把握在日本席卷一笔很大的财富,坑骗小日本,他是一点心理负担都不带有的。

    庄睿的话让木讷的徐国清,也哈哈大笑了起来,今儿所受的小鬼子的气,都在笑声中发泄了出去。

    “对了,徐大哥,实验室的事情就说我投资的,不会有人追问。

    但是将这些瓷器卖到国外这件事情,只能你知我知,绝对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就是嫂子孩子,也不能让他们知晓,因为这牵扯到……”

    庄睿说话的样子很严肃,他拿假古玩到国外出售,是承担着很大的风险的,被发现的几率也很大。

    因为如果不小心将瓷器打破的话,从断口处,是可以分辨出老瓷和新瓷的,这种可能性虽然小,但也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万一被人察觉,肯定要追究到国内来的。

    庄睿家里防范严密,倒是不怕那些人的报复,但是徐国清就不行了,万一有人迁怒于他,那等于是害了他。

    庄睿之所以没有给李大力和于正军说起这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两人虽然门道多,但是接触的人杂,那嘴不一定能保密,庄睿不想在身边安两个定时炸弹。

    至于将这些物件如何搞到国外拍卖场,庄睿心中早已有了主意,他准备先用自己的私人飞机,将准备进入到国外拍场的东西,运到缅甸之后,让胡荣来处理。

    众所周知,从汉唐开始,缅甸就是中国的属国,这些器物流传过去很多,从缅甸人手里拿到国外拍场的物件,可信度也将会提高很多,就像早期人们认为国外的古董一定是真的一个道理。

    以胡荣在缅甸的势力和关系,随便找点中间人,就可以拿着这些东西去香港或者英美的大拍卖行,进行委托拍卖业务,庄睿本人在这个过程中,是绝对不会露面的。

    这样一来,即使这些东西被人鉴别出是假的,那也追查不到庄睿的头上,以胡荣的手段,绝对可以将首尾都抹干擦净的。

    不过庄睿还是要求徐国清保密,毕竟老外的钱……那也是钱啊,传出去的话,庄睿同学在国际艺术品市场的脸面,可就一点都没了。

    而那些国内的收藏家如果买到庄睿所卖的质品,恐怕也不会善了。

    庄睿上有老下有小,可不想招惹那些麻烦,干脆开始就把事情给说清楚,如果徐国清嘴不严实的话,他宁愿不干这勾当了。

    “行,我知道了,打死我都不说………”

    徐国清意识到了保密的重要性后,开玩笑的把电影《甲方乙方》里那胖子的经典语录说了出来。

    徐国清这人平时就是个闷葫芦,除了和老婆还有话说之外,和儿子都没什么沟通的,话再说回来了,他老婆根本对这些东西没兴趣,说了也是白说。

    “嗯,徐工,这家实验室,你用土地入股,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投资一千万,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以后这些器物的产值,就按这个比例分配。

    嗯,另外你每个月从这一千万里面支取十万块钱,就当是工资了,徐大哥,你看怎么样……”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庄睿这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先规范好,省的到时候搅和不清,牵扯到钱的问题,夫妻反目、兄弟成仇的事情多不胜数。

    徐国清那破厂子,除了地点钱之外,其它的都可以拿去卖破烂了,庄睿拿出一千百真金白银,只要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已经算是非常厚道的了。

    “成,老弟,没你这钱我都快要饭去了,你说的算!”

    徐国清向来对钱都没什么概念,否则也不会把一千多万的家财败坏的一点不剩了,庄睿每月给他二十万的生活费,徐国清已经是相当的满足了。

    和徐国清一直谈到了深夜三点多,庄睿又手写起草了一份协议后,才开始入睡,这一觉睡的特别香甜,到了早上,1点多的时候,才被彭飞敲门叫醒了。

    “薛市长”您怎么在这里,我正想着给您打个电话告辞呢,对了,彭飞,徐工呢?”

    庄睿出门之后,发现石市的大市长居然也等在门外,这让他有些意外,公务员都不用干活的啊?

    彭飞答道:“庄哥,徐工说他要忙着改建实验室,先回去了,和您电话联系……”

    “庄总,我是来给您通报下昨天关于徐工那件事情的处理结果的………

    薛市长在京里也认识不少人,昨儿打听了庄睿的来头之后,今儿一大早就百开了市长会议,他是想赶在庄睿走之前,给庄睿一个满意的答复。!~!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