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801-802章 针灸(上、中)【两章合一,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别介啊,老弟,有话好说呀,不就是扎E一针吗?来吧。”

    见到前狼后虎,头上还有只金雕在盯着自个儿,欧阳军顿时软了下去,话说在手上扎一针又不会死人,欧阳大少很光棍的将左手伸了出去。

    说老实话,庄睿这段时间,还真是对针炎下了一番功夫,虽然还没扎过人,但是对人手臂上的穴道,已经是背的滚瓜烂熟了,当下眼神盯在了欧阳军的手腕处。

    “四哥,把手掌伸直,一会扎下去,您就知道舒服了……”

    庄睿的话让欧阳军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很不情愿的把左手手掌摊开,说道:“你小子行不行啊?别给我扎个四肢瘫痪,你给我养儿子啊?”

    “别胡说八道的,不过小睿,这……真的能扎进去?”

    徐大明星虽然想治治老公,但是看到庄睿真准备动手了,也是有点心惊。

    话说庄睿用的是梅花针,为合金铝所制,分两节,两节间由螺旋丝口衔接,前节较细,长12Cm,后节较粗,长10Cm,针头长6Cm,这十多厘米长的银针,别说扎身上了,看着都让人有点渗得慌。

    “没事,嫂子”四哥皮厚血多,扎破了出点血也没啥的……”

    庄睿嘿嘿笑了一下,搞的欧阳军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大声嚷嚷道:“臭小子,我不管,等会扎完针,你打制的那些金饰,我要先给儿子挑……”

    自己做了次活体实验,怎么着也要捞回点好处吧,欧阳军所说的那些金饰,是庄睿用地下室的金砖,打制的一些长命锁之类的物件,本来就是给欧阳军的小孩,还有自己未出生的龙凤胎准备的。

    “行,随称的……,……

    庄睿心中暗叹”哥们耗费心力帮你们疗伤治病,当了活雷锋不说,这他娘的还要往里面倒贴。

    庄睿在桌子上垫了个毛巾,把欧阳军的手腕架在了上面,说实在话,他心里也有些忐忑,虽然自己让医学院的学生们给自己扎过,但是自个儿扎别人,那还真是头一回。

    庄睿选择要扎针的的穴道”是在手腕尺侧,当尺骨茎突与三角骨之间凹陷中的阳谷穴,这个位置比较好找,并且不是什么要穴,怎么扎都不会出事的。

    用针炎的办法刺激阳谷穴,可以使人明目安神,并且通经活络,用于季妇是最好的,庄睿这也是拿欧阳军做下试验,回头给自个儿媳妇用的。

    反复查看了几次之后,庄睿又用手摸了一会,这才确定的阳谷穴的位置,庄睿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银针,将针尖对准了阳谷穴。

    “哎呦,你小子轻点啊…”

    欧阳军的嘴里,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把庄睿给吓了一跳。

    “我说四哥,这还没往下扎呢,您鬼叫个什么劲啊?”

    庄睿的话让旁观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也变得轻松了。

    欧阳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摆出一副上战场的姿态,说道:“快点”你小子行不行啊……,…”

    “好!”

    庄睿嘴里答应了一声,右手拇指和食指搓动了起来,那根银针随之扎入到欧阳军的皮肤里。

    “疼不疼?”看到针尖已经下去一公分左右了,庄睿出言问道。

    “嗯?你这就扎啦?不疼,有点儿痒,我说你小子行啊……,…”

    欧阳军愣了一下,看向自己的手腕,还别说,他真没感觉到疼痛,只是有点儿麻痒。

    针炎刺穴”最早可以追姐到远古时期,那时候的人,在劳作的时候,偶然会被一些尖硬物体,如石头、荆棘等碰撞了身体表面的某个部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疼痛被减轻的现象。

    古人开始有意识地用一些尖利的石块,来刺身体的某些部位或人为地刺破身体使之出血,以减轻疼痛,在各类史籍之中,曾多次提到,针刺的原始工具是石针,称为眨石。

    只要扎对了穴道,一般是不会有疼痛的感觉的,除非是那人手法过于生涩,庄睿虽然是第一次给人扎针,但是学的似模似样,倒是没让欧阳军受罪。

    “现在有什么感觉?会不会感觉到凉凉的?”

    用刺法扎阳谷穴,只能深入半寸,也就是差不多一公分左右的样子,扎进去之后,庄睿就停下了手,一根银针竖立在了欧阳军的手腕上。

    “没,有点肿胀的感觉……”欧阳军答道。

    “现在呢?”

    庄睿一拍脑袋,自己光顾着扎针了,居然把灵气的时候忘在脑后了,连忙从眼中溢出一丝灵气,顺着银针渗入到了欧阳军的皮肤里。

    “哎,是感觉凉凉的,好舒服啊?”

    随着灵气入体,欧阳军的眼睛眯了起来,虽然数量很少,但是也给欧阳军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不过只是短短的几分钟,那种感觉就消失不见了。

    “吧……,…哎,我说,怎么没有了,又开始肿胀了啊……,…”

    灵气消失之后,欧阳军不爽的嚷嚷了起来,刚才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就好像身体里面许多污垢杂质都被排除出去了一般,让人神清气爽。

    “好了,大功告成!”

    庄睿估摸着那丝灵气差不多也消散在欧阳军身上之后,将他手腕上的银针拔了出来。

    对这次试验,庄睿非常的满意,如果想加大灵气的用量,到时候只需要捻动银针就可以了。

    不过庄睿还是会控制用量的,毕竟如果一次就见成效,那未免过于神奇了,以欧阳军等人的身份,想接触到国内顶级的针炎师,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庄睿不想弄巧成拙了。

    “老弟,再给我来一针,再来一针,刚才还没感觉呢……………”

    见到庄睿准备收起银针,欧阳军急了”一把拉住庄睿,把左手腕伸了出来”这举动看得一旁的人是目瞪口呆,有这么神奇吗?

    这年头什么事情都有人抢,唯独打针吃药这样的事情,没人愿意多干的,今儿欧阳军同志就颠覆了众人的认知,非要庄睿再给他扎上一针不可。

    “老公,你没事吧?”

    徐炼见到欧阳军的样子,不禁伸出了手。一想试试欧阳军有没有发饶,这不是贱骨头嘛,求着人往自己身上扎针?

    “干什么啊,庄睿功夫好的很,不信你试试,呸,呸,你还是别试了………”

    欧阳军说话向来都是口无忌惮,刚才那句话说的徐晴满脸绯红,这功人……用到现代,涵义稍微有点多己“行了,四哥,您让让吧,我来给嫂子扎一针……”,庄睿一把推开了欧阳军,想的倒是挺美的,哥们这灵气可是无价之宝,要不是看在都是亲人的份上,庄睿犯得着花费这么大的劲”去学针炎吗?

    徐晴生过孩子后,为了重返大荧幕,也尝试过针炎减肥,倒是不怎么害怕,直接把手腕放在了桌子上。

    “咦,还真是,凉凉的好舒服啊………”

    那种可以抚慰心灵的清凉感觉,让大明星也忍不住低声呻吟了起来”和欧阳军一样,短短几分钟过后,大明星居然心里也产生了让庄睿再扎一针的想法。

    “真的吗?给我也试试………”

    “我先来,我先来……”,“你们坏,都不让着囡囡……”,看到徐晴的反应,院子里顿时炸了窝,除了欧阳婉几个长辈之外,竟然都伸出了胳膊,就连平时最怕打针的小囡囡,也凑起了热闹。

    “囡囡,不怕打针了吗?”,庄睿笑着抱起了小家伙,他倒是不用给囡囡用银针输入灵气,因为每天中午小家伙睡觉的时候,庄睿都可以帮她梳理身体。

    院子里这么多人,恐怕除了白狮那几个家伙之外,就是囡囡被灵气调理的次数最多了。

    “来……怕,囡囡怕打针………”

    看着庄睿手上的银针,小家伙还是退缩了,幼稚的样子,引得院子里一片笑声。

    庄睿忍住笑,说道:“先给妈来吧………”

    欧阳婉闻言也伸出了手腕,不过当那丝灵气渗入到皮肤中的时候,她惊讶的问道:“咦,小睿,这和上次我腰受伤的时候,你给我抹了那药的感觉差不多啊……”

    “那当然了,你儿子是神医啊,这医术自然要比活佛赐予的藏药神奇了………”

    庄睿摆出一副很臭屁的样子”欧阳婉倒也没多想,她也以为这清凉感觉是银针带来的,任谁也没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能猜出是庄睿赋予了银针灵气。

    “真舒服啊……”,“是啊,庄哥,每天都要来一针呀………”

    “小睿,你这一针下去,我感觉肩膀舒服了很多啊………”

    当庄睿给院子里的人都扎过针后,丈母娘用手揉着肩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方怡有肩周炎已经很多年了,每到秋冬季就会感觉酸痛,没想到刚才扎了一针,居然没怎么感觉疼痛了。

    “呵呵,妈,您那是心理作用,哪有那么神奇啊……”,庄睿乐呵呵的答了一句,这要不是毛头女婿不能钻丈母娘的房间,庄睿一早就把方怡的病给治好了。

    第八百零二章针炎(中)

    “小睿,真的很有效果,这一针比什么按摩吃药好用多了,没事多帮妈针炎下………”

    方怡又活动了下肩膀,感觉轻松了很多,即使是心理作用她也认了。

    “亲家母,你就别夸他了,这孩子正经学业不读,偏偏去学什么针炎,不务正业………”

    中国人的传统就是,无论自己的孩子再优秀,当父母的都要记上几句,当然,欧阳婉说这番的时候,脸上是笑意盎然。

    “妈,您还是当老师的呢,这针炎也是咱们国家的传统文化啊,我的硕士论文,就准备写从墓葬中出土的古代金银针论证当时的医学发展形态………”

    庄睿这倒不是在说瞎话,他从京大文博学院的考古文献中发现,在许多古人墓葬里面,都有针炎专用的金银针出土。

    像是马王堆墓葬群里,就出土有数枚专用于针炎的金针,而在河北满城汉墓中,不但出土了款式不一的金银针”甚至还有一块记载中国气功最早的文教……战国初年的玉刻《行气玉佩铭》。

    包括后来出土的诸如《素问》、《灵枢》这两部合称为《黄帝内经》的部分注释著作,问世之后,马上成为中国古代针炎学最为权威的书籍,后代所有关于针炎理论的著论,无不出自这两本书。

    这些东西的问世,表明了中国古代行医过程中,针炎是占据着绝对主导地位的,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在生病的时候”无不是依靠中医针炎来治病调理的。

    不过可惜的是,《灵枢》九卷,八十一篇,在后世均已失传或者损坏,现在所能看到的,大多都是历代名医们的注释,却是没有再出土过原本著论了。

    庄睿现在还在学习考古理论方面的知识,他准备等到自己开始实习的时候,看能不能从出土的墓葬里,找到完整的《灵枢》九卷”也算是能填补中国针炎学的一个空白。

    “小睿啊,回头给你外公外婆去针几下试试,看看有没有什么效果………”

    虽然被庄睿治疗过几次,成效也很显著,但是欧阳老爷子的年龄差不多已经到限的,加上庄宇又没有机会经常给二老梳理身体”这段时间老爷子的精神不是很好。

    俗话说猫冬,每到冬天,对于老年人来说都是一道坎,尤其是像欧阳老爷子这年龄的人,是每年都在减少,当年的红小鬼,现在也是垂垂老矣了。

    别看欧阳振山已经进入到了中枢,但是欧阳家族的主心骨”还是老爷子,只要他人在,那就能让很多心怀不轨的人把心思藏起来,这效果和核威慑差不多。

    所以随着天气变凉,老爷子的身体问题,就成了欧阳家的重中之重了,有亲家母照看儿媳妇,欧阳婉也时不时的去老爷子那边住上几天,不过很明显,老爷子的精气神不如春夏两季了。

    庄睿将银针消毒后,收了起来,说道:“妈,给外公扎针,那些医生们能同意吗……”

    玉泉山上住的那些人,在离休前,最低也是副国级的领导,国家对他们的重视程度,远远要超过国宝大熊猫了,每一个人都是有特定的医护专家组。以保障其身体健康,而这此专家组的医生们,他都不是普通人。

    玉泉山住的那些医护人员,随便出去一个,都是在某专业区域里面的顶尖人物,其中不乏精通中医针炎的专家,就凭庄睿这只会一个穴道的“针炎……”,说出去都是个笑话。

    而且到了老爷子的这种身份,即使是换一种药吃,那都要层层报告审批才行的,更不用说是让个外行人扎针了,老爷子可不像四合院里的这些人,庄睿可以拿着根针随便扎。

    庄睿问出这话来,也是有着欲擒故纵的意思,要不然他上赶着给老爷子治病,效果还奇佳的话,那肯定会引起医生们的怀疑的,让母亲提出来最为合娄果然,欧阳婉在听到庄睿的话后,虽然也犹豫了一下,不过她是亲身体会过银针效果的,想了一会之后,说道:“明天刚好是周末,你应该没课吧?和我一起去看你外公,到时候和窦医生商量下………”

    第二天去玉泉山的,可不只庄睿母子二人,秦董冰也大着肚子跟上了,欧阳军更是老婆儿子都带着,老年人喜欢小孩,带过去也是给老人逗个乐。

    “哎呦,这孩子,长的真精神………”

    见到欧阳军的小孩之后,老太太眼睛都笑的眯缝了起来,直接趴在摇篮车边上,逗起了孩子,把个想看重孙的老爷子,都挤在了一边。

    “老太婆,你让让,让我看看………”老爷子急了,干脆伸出胳膊推起人来了。

    老太太不依,说道:“你看什么啊,一脸凶相,别吓着孩子了………”

    “什么话啊,老子又不吃人………”

    老头蛮不讲理的把老伴给推开了,一张布满了皱纹的脸,看向摇篮里的小家伙,大手还在小东西的裤裆了拨弄了两下却不料被小家伙的脚给蹬开了。

    “呀呀……”,小家伙还不会说话,不过两手攥着小拳头对这个摆弄自己小弟弟的老头,很是不满意。

    “好,好小子,敢蹬老子我,有种……”

    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这辈分都乱的找不到北了,逗弄了一会小孩子后,转脸看见了欧阳军不禁绷起了脸,骂道:“臭小子当爹了还是那么没出息………”

    老爷子见到欧阳军后,依然是没什么好脸,这小子太不长进了,当年把他送到部队,居然做了逃兵,这要是在战场上,老爷子说不定直接拿枪就毙了他。

    一向牙尖嘴利的欧阳少爷,在欧阳罡面前,那绝对老实的像个乖宝宝一般,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直到老爷子骂够子,这才灰溜溜的跑到奶奶那去了。

    “外公,您老的嗓门还是那么大啊………”

    庄睿笑嘻嘻的来到老爷子的身边,在欧阳家族里,也只有他敢这么和老爷子说话,一点顾忌都不带有的。

    “那当然………”

    老爷子骄傲的抬起了头嗓门大代表中气足,还健在的那些老伙计里,没一个比他身体棒的。

    “呵呵,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老耳朵不好使呢……”,庄睿知道外公有点老小孩的脾气,忍不住逗了他一句气的老爷子为之气短。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欧阳婉看不过去了,在庄睿头上敲了一记说道:“爸,小睿前段时间在学针炎昨儿给我们试了一下,效果还不错,要”给您扎一针试试……”

    “针炎?那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很好,很好………”

    老爷子新奇的看了庄睿一眼,他只知道这外别是搞那些擦屁股都嫌粗糙的古董画的,没想到还在学这东西,不过老人只是点头说好,却没有答应让庄睿给他扎针。

    “爸,您试试吧,很舒服的………”

    欧阳婉见到老爷子不置可否,忍不住劝了一句,那种灵气入体的感觉,真的会让人飘飘欲仙,头脑都会比平时清明几分。

    “我不用那个”平时小窦也给我针炎过,没什么感觉的………”

    老爷子大手一摆,以前他不能起床的时候,就靠着物理按摩和针炎来活动腿部肌肉,对针炎并不陌生。

    见到老头不肯就范,庄睿在一旁坏坏的笑了起来,说道:“妈,算了,外公怕疼的,说不定给他扎哭了呢………”

    “放你娘的臭……臭……”,………”

    欧阳罡脏话出口,才记得庄睿他娘,可不正是自己女儿嘛,那句话却是没骂出来。

    老爷子他十来岁就当兵入伍,在战争年代,大仗小仗打了不计其数,也不知道受过多少次伤,临到了,居然被人说成是怕疼,这让老爷子勃然大怒,“小睿,不准这么没礼貌,怎么这样说你外公?”,欧阳婉连忙i斥了庄睿一句,老爷子生平最是好强,这要是放在他年轻的时候,一准就往腰间摸抢了。

    “那干嘛不敢让我扎针啊……”,庄睿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声音不大,却是正好让老爷子听到。

    “放屁,我有什么不敢的,扎就扎……”

    俗话说老小孩,就是说人年龄大了,性格变得和小孩子一样,老爷子就是如此,当下做到躺椅上,开始卷起裤管来了,在他印象里,针炎好像都是在腿上的。

    “首长,您这是干嘛啊……”

    那个持护刚才见到首长在和女儿外别说话,是以离的有点远,不过见到老人突然情绪激动起来,连忙跑过来,正赶上老爷子在卷裤管。

    “这臭小子居然说我悄疼,想当年我………”

    老爷子逮着机会,又给庄睿等人上了一堂战争教育课,还掀开了衣服,让庄睿看他肚子上的伤疤,显然对庄睿那句话很是不满。

    “首长,这可不行,您的健康是由专家组负责的,起……过………”

    庄睿给老爷子针炎”这可是不合规矩的,那个护理经验十分丰富的特护,顿时感到很为难。

    (PS:两章合一,争取再写一章,朋友们看看还有推荐票没,支持几张,不投也是浪费了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