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八百零三章 针灸(下)【第三更,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行,绝对不行,首长,我们要为您的健康负青,**感觉哪里不舒服,想要进行针炎的话,由我来为您扎几针,那倒是没有问起………”

    闻讯赶来的窦医生,一口就否决了庄睿的想法,这些风烛残年的老人,都是共和国最宝贵的财富,容不得一点点的闪失。

    这些首长们,平时就是有点伤风感冒的小病,那都要上层层上报,窦医生怎么可能让庄睿这个一点没有针炎基础的人,贸然去给老爷子扎针呢?

    如果窦医生真的同意的话,估计第二天就要被隔离审查了,说不定就会给安上一个潜伏在首长身边危险分子的帽子呢。

    “窦医生,让小睿给他外公扎一针也没什么吧?只是在手上扎一下而已……”,见识过儿子神奇的欧阳婉,开口插了一句,来到北京这一年多的时间,她和护理父母的这些医生,已经是非常的熟悉了。

    “唉,我说欧阳大姐,这人身上的每个穴位,都是息息相关的,并不能随便扎针的,万一首长出了什么问题,这责任谁都担负不起啊………”

    窦医生听到欧阳婉的话后,顿时叹起气来,他没想到一向都通情达理的欧阳婉,居然也会帮着庄睿说话。

    在窦医生看来,这不过是庄睿从学校里学了点皮毛,就跑到外公这儿来显摆,估计也就是想讨好老人,在家族里能更加受宠一点儿罢了。

    说老实话,窦医生对庄睿真的有点看不上眼,用这种方式讨好老人,你们做晚辈的可以不珍惜老人的身体,但是他们这些医生,可不敢拿老人家的身体开玩笑,这是他们的职责。

    不过窦医生不知道的是”庄睿这万贯家财,可没依靠欧阳家族一分的势力”全都是自己赚来的”而且是在短短的两年之内。

    要说沾光的话,恐怕还是欧阳家沾了庄睿的光,要不是去年庄睿把老爷子的病治好,恐怕欧阳振山也不能顺利上位,欧阳家未必能有现在的风光。

    “应该没事吧,小睿给我们都扎过针,感觉很舒服啊……”,欧阳婉不懂得中医针炎,但是她亲身尝试过庄睿针炎的效果,就算不能为老父亲解除病痛,但也不会有什么坏处的。

    在欧阳婉和窦医生说话的时候,庄睿一直都是默不作声,这事他插嘴反而会适得其反。

    如果窦医生能被庄睿说服,那是最好,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最多以后自己常来玉泉山住几天,趁着中牛老人午休的时候,也能帮他们梳理下身体。

    “不行,我们要对首长的安全和健康负责”就算是我同意了,专家组也不会同意的………”

    窦医生连连摇头,自己这些人整天已经够忙的了,没想到这些做家属的还来添乱,这让尽职的窦医生心头郁闷不已。

    “老姥爷怕疼”囡囡都不怕,老姥爷羞羞……”,正在欧阳婉和窦医生交涉的时候,小囡囡凑了过来,居然胆大包天的用手指在脸上画着,羞起欧阳老爷子来了。

    “说……扯淡”我怎么会怕疼,小丫头片子,再说打你屁得……”,俗话说童言无忌,小丫头说的话,正是她心里所想的,这可是让自诩刚烈了一辈子的老爷子受不了了。

    “小窦,没事,扎一针又死不了人,当年徐老虎参加敢死队的时候,头上挨了一枪,硬是自己给抠出来的弹头,难道我还不如他了……”

    其实欧阳老爷子还真不如那个徐老虎,那位可是建国初上将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少小在少林寺出家,青年参加革命,性烈如火,一直到做师长的时候,居然还拿着大刀组建敢死队,算是军中一个极富传奇的人物。

    虽然同为开国上将,欧阳罡在战功上并不逊色于那位,但是在民间传说已经声望上,他就要差了一点,这也是老爷子始终耿耿于怀的原因,一遇到事情,就喜欢把徐老虎拿出来对比。

    “首长,您这是让我犯错误啊……”,窦医生听到老爷子的话后,不禁苦笑了起来,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十多年了,对这些老人的性格十分熟悉,每一个人都是杀伐果断、说一不二的,首长几人开口了,他一定是无法阻止的。

    “犯什么错误?我外孙子给我看病,那叫什么犯错误?”,欧阳罡瞪起了眼睛,随后看向一旁的小丫头,说道:“丫头,我才不怕呢,大刀片子砍在脖子上都不怕,不就碗大一个疤吗……”

    得,这老小孩和真小孩较起了劲来了,听的一院子人都是忍俊不禁,就连对老爷子畏之如虎的欧阳军,都躲在角落里偷笑了起来。

    “老姥爷厉等,老姥爷真棒小丫头翘起了大拇指,不知道的人以为囡囡是童心未泯,只有庄睿心里明白,这都是自己用一盒巧克力味的哈根达斯,和这小丫头做的交易。

    “那是当然了,想当年你老姥爷我……”,老爷子这辈子好话听的多了“但是感觉都没自己重外孙女夸的这句话听着舒坦,忍不住又要开始自己的回忆录了。

    “可是,老姥爷,你还没有扎针啊,还是没囡囡厉害………”

    庄睿怕老爷子收不住劲,再来俩小时的忆苦思甜,连忙对囡囡使了个眼色小丫头马上开口将老爷子的话给堵了回去。

    “呃,扎,那小子,快点那针来扎,多大点事情啊………”

    老人被小丫头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连连对着庄睿招手,这会就是庄睿拿个刀子在他身上挖块肉,估计老爷子都能咬牙忍下来,被一小丫头片子鄙视,那谁能受得了啊?

    庄睿没有答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窦医生。

    “看小窦干嘛啊,快点啊……”,老爷子见到庄睿不说话,顿时急了,那表情就像是个孩子说话没人相信,急于要证明一般,使得窦医生也是哭笑不得。

    “咳咳,这样吧,小庄,你要扎什么穴位?先给我扎一下,我感觉可以了,再给首长扎,行不行?”,窦医生知道老爷子脾气上来后,谁说话都没用,干脆自己先试下针,万一庄睿水平臭,把自个儿扎出血来,那恐怕庄睿也不好意思再去给老爷子扎针了。

    这会专家组的人,几乎都来到了欧阳罡的小院子里,一位戴着眼镜的医生,抢先说道:“箕医生“还是我来吧,我跟周导师专门学习过针如……”,”

    庄睿没想到这里还有周院长的学生,不过看这些人的样子,恐怕都以为自己是来哗众取宠的,于是庄睿也不说话,等他们商量好了,自己扎针就走了,事实胜于雄瓣。

    “不用,我来就好了……”,………”

    窦医生摆了摆手,说白了,针灸就是活血通脉,通过刺激穴道,治疗相应的病症,即使水平不佳,最多也就是扎出血,只要不扎人身要穴,一般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只是首长年龄实在太大了,经不起折腾,窦医生这才不同意庄睿扎针的,自己挨上几针,窦医生并不在乎。

    “小庄,来吧,是扎背上的穴道,还是腿上的?”,窦医生说话间,把白大褂给脱了下来,他可不认为庄睿听了几堂针炎课,就敢在头脸等要穴上扎针。

    “窦医生”我就学了一针,是扎阳谷穴的,这穴道能刺激人的神经,功能明目安神,我外公经常耳鸣,说不定就有点效果呢……”

    庄睿的话,让窦医生愣了一下,这小伙子说的倒是这么一回事,医理还算通顺,看来下了点儿功夫。

    而且庄睿说到想为老爷子治疗耳聋耳鸣,不劳他的针炎技术如何,总算是晚辈的一份孝心了,倒不是像存了哗众取宠的心思。

    想到这里,窦医生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走到院子中间的石椅上坐了下来,拉开手腕上的衣服,说道:“行,那就扎阳谷穴,小庄,来吧………”

    见到庄睿真要扎针,众人纷纷围在了石桌旁边,原本在逗弄小重孙”的老太太都围了上来。

    不过老太太对自己这外孙子信心不怎么足,看着庄睿针炎包里的那一狠狠银针,说道:“乖孙子,别都扎进去了啊,这针可不的………”

    老太太的话,让稳坐在椅子上的窦医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这可不是,十多公分长的银斜,都扎进去,那还不把手腕给扎穿掉啊?

    偷眼看了一下庄睿,窦医生也有点害怕了,这年头做什么事情,不怕你不懂,最怕就是那种一瓶子醋不满、半瓶子醋晃荡的人了。

    “外婆,哪能呢,最多扎进去一公分左右,您也忒小看我了吧………”

    庄睿笑着打开了针炎包,取了一根梅花针后,又用自己带来的一个只有牙签盒大小的酒精炉,把针头烧了一下,然后用加了医用酒精的纱布擦拭干净,这才对准了窦医生手腕上的阳谷穴,开始下针了。

    还别说,庄睿这一套动作,让窦医生那本来有点发白的脸,又回复了红润,甭管庄睿技术如何,这针炎前的消毒措施,做得绝对是无可挑剔的。

    PS;第三更送上,二十号了,进入五月下旬了,朋友们要是有月票子的话,还请支持黄金瞳,没月票给几张推荐票也成,谢谢大家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