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五章 赶鸭子上架【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很难说清磐的,有些人天生就不嗜赌。但只要进了赌场就逢赌必赢,想输都难。

    明叔就曾经见过一个人,是被人拉看来澳门玩的,那人似乎想把手里的五百筹码给输光,在赌色子的地方第一把就全押了大,没成想赢了,那人把赢来的钱又全部押在了大上面。

    谁知道这人是连押连赢,最后竟然连开了十一把大,而那人则是连押十一把,用五百的筹码赢得了五十多万,邪就邪在这人刚一收手不赌了的时候,第十二把开的就是个小。

    以明叔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那人丝毫不懂赌术,完全是凭的运气,这和庄睿的表现就非常的像,在赌场上,往往只有那些不在乎输赢的人,才将是最终的赢家。

    而明叔虽然赌术高明,但是他的心却是放不下,看着千万甚至亿万筹码从指缝流走,他不能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这也他是无法代替澳博出战的主要原因。

    “明叔,您这夸奖我可当不起……”

    庄睿听到明叔的话后,不禁连连摆手,这人被架的越高,摔下来也就会越痛,庄睿可不想让这两个加起来足有一百五十岁的老头给捧杀摔老赌王用雪白的毛巾擦了下嘴,看向庄睿,一脸戏谑的说道:“事实胜于雄辩嘛,年轻人要有朝气,要敢于挑战未知,怎么着,小家伙,我这船你真不想要?”

    老赌王对庄睿这几年的经历,打听的一清二楚,思来想去之后,还是觉得这次赌业行内排定赌牌的赌局,就是庄睿最合适。

    正如赌王自己刚才所言,赌博赌的其实就是人心”当你不把钱看在眼里的时候,心胸自然就会变得很宽阔,在取舍判断的时候,远非那些斤斤计较于一局得失的人能相比的。

    打个比方说,一个亿万富翁和一个身有十万资产的人对赌”那么当亿万富翁押注十万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与波动,这对亿万富翁而言,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游戏罢了。

    相反,那位只有十万身家的人,则肯定是会顾前瞻后,犹豫不决,赢了可以身价倍增”但是输了,可能就要去流落街头,心智再坚定的人,在这种时候都会出现心理波动导致错误的判断。

    庄睿的情况就是如此,赌王曾经找人评估过庄睿的固定资产,居然已经高达五十亿RMB,五亿的赌注,对于庄睿而言”也不过就是一场数字上的游戏而已。

    就像是赌王要送给庄睿这艘豪华渡轮一般,虽然三十多个亿的数额,让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都无法将其量化,但是在身家上千亿的赌王眼里,那也算不得什么。

    “老爷子”您也知道,我经营的产业是和古玩艺术品相关的,与赌业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您这要求,恕我不能答应…………”

    庄睿长这么大,即使做梦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居然有人把一艘价值数十亿的豪华渡轮硬塞给自己,看这架势,似乎不要还不行一般。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庄睿自问自个儿胆子不大,也不想沾染这麻烦,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庄睿耳是还没过两年呢。

    “先别忙着拒绝”这事儿要到年底的,我这老头子一辈人是万事不求人,没想到临到快入土了,却是要求你这小家起……”

    老赌王唏嘘着摇着头,那副英雄幕年的样子,让庄睿也是心生感慨,差一点没出言答应下来。

    老赌王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样吧,你再回去考虑一下,如果愿意帮我这老头子一把,找人给个信,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老爷子,这事真是对不住您了,谁让晚辈就不会赌啊…………”

    庄睿这话说出来之后,差点让面前的两个老头子跌破眼镜,赌了两次,赢了两个先后的世界赌王,现在说自己不会赌,这不是犯矫情嘛?

    “算了,算了,这个问题不说了……”

    老赌王摆了摆手,和庄睿说了这半天话,他也感到很疲惫了,抬起那几乎快没知觉的脚,轻轻的踩了下甲板,说道:“我这一生说出去的话,基本上都兑现了,今儿说要把这船送给你,也不能失言……

    阿明,你看这小家伙什么时候有时间,和他去办理下手续,对了,别忘了把一些闲杂人从船上撤下来了……”

    “老爷子,这可不成,无功不受禄啊,您这船我可不敢要,我也养不起……”

    庄睿一听这老头七拐八绕的,又把话题扯到了船上,连忙出言拒绝,开什么玩笑啊,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要真是接受了这艘集华渡轮,恐怕想不去赌都不行了。

    “你别担心,我老头子都快入土了,要这船干嘛,就是送你玩的,和赌局的事情没关系……”……

    这船上留下的都是老船员,跟了我二十多年了,也算是给他们找。饭吃吧,你这次就赢了十个多亿,还养不起这么几个人吗?”

    老赌王的神情略显伤心,倒像是有点在交代后事的样子,说的庄睿一时无语,几十亿的东西送给别人,好像还欠了庄睿多大的人情似的,这让庄睿实在是无法出言推辞了。

    而且庄睿还真是喜欢这船,如果用这渡轮当做打捞船,庄睿有把握将很多风浪比较大的海域中的沉船都打捞上来。

    要知道,船身的体积,往往是打捞海底沉船最关键的因素,因为你不能指望一艘只有十多米大,几十吨重的打捞船,去打捞海底那些长达数十米的沉船。

    这艘豪华渡轮只要安装上一个钻架平台和大型浮吊设备,立马就能变成世界上最先进的打捞船之一。

    当然,这世界上恐怕估计除了庄睿之外,谁也不会动了用这么一艘豪华渡轮当打捞船的念头。

    “庄先生,明天您让律师来办下手续就可以了,这艘船不是在澳门注册,而是在巴拿马注册的,享受很多优厚的待遇,并且过户也很方便…………”

    正在庄睿脑子里在异想天开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明叔的声音。

    “明叔,我……我没说要接受这艘船啊……”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虽然自己走动心了,但是并没有答应下来,明叔怎么连过户都扯上了,这船是巴拿马还是澳门的,和自个儿有一毛钱关系吗?

    “老……老爷子呢?”

    庄睿这才发现,原本坐在面前的赌王,已经坐上了轮椅,被那女人推进了船舱里,高大消瘦的人影,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的萧索。

    一旁的明叔眼里露出一抹很浅的笑意,看着庄睿,说道:“何先生说这船您已经收下了,明儿让我帮您办手续……”

    “什么?这……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庄睿闻言顿时傻眼了,他从头至尾也没答应收下这艘船,这老爷子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这世上有强买强卖的,庄睿今儿又遇到一件稀罕事,那就是还有强送的,不要都不行。

    “庄先生,何先生说了,这船和赌局没有任何关系的,您放心收下来好了,以我对何先生的了解,他断然是不会反悔的…………”

    明叔一本正经的重复着刚才老赌王的话,眼中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

    “得,得了,您别说了,告诉何先生,船我收下了,有时间把这次赌局的资料送给我吧……”

    庄睿摆了摆手打断了明叔的话,这事根本就不像是明叔所说的那样,得了这么大的一个人情,自己也是不代表老赌王去参加这次赌局,根本就是受之有愧。

    虽然心中有些许郁闷,不过这艘船即将变成自己的私产,却是让庄睿更多的是〖兴〗奋,用脚跺了跺甲板,庄睿冲着站在船舷处的彭飞招了招手。

    等到不明所以的彭飞走过来之后,庄睿第一句话就是:“彭飞,这艘船,是咱们的了……”

    “什……什么?”

    听到庄睿的话后,彭飞一双眼睛差点瞪了出来,出言说道:“哥,您刚才不会和那老家伙赌了一场,把这船给赢了下来了吧?”

    “这是何先生送给庄先生的……”

    一旁的明叔听到彭飞对何先生不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虽然何先生经营的是赌业,但是在澳门这地界,很多人都是把他当成是万家生佛的。

    “送的?哥,他想让你干吗?”

    彭飞也不傻,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老头又没得老年痴呆或者是什么帕金森病,绝对不可能没有缘故就送出去几十个亿。

    “半年后以澳博代表的身份,参加一场赌局”庄睿苦笑着说道。

    “赌局?要是输了怎么办啊?”彭飞没想到老头提出的条件居然是这个。

    “输了就输了,何先生是不会责怪庄先生的……”或许是彭飞刚才说话冒犯了何先生,明叔对彭飞很是不感冒。

    “那就好,有人送钱让你赌着玩还不好吗?”

    彭飞拍了拍胸脯,说出来的话却是气得明叔差点七窍冒烟。!~!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