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五十八章 唐老【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赌石这行当,入门的门槛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只有一条件,有钱就成,这让很多做传统生意的人都纷纷介入了进来。

    这些人在原先的领域本来就是成功人士,进入到赌石圈子里之后也是自视甚高,虽然也曾经听到过庄睿的光辉战绩,但是现在看见庄睿这么年轻,却是有点瞧不上眼了。

    “唐老来了……”

    “真的是唐老,快,过去看看……”

    突然,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整个〖广〗场顿时骚动了起来,原本在庄睿周围指指点点的那些人,此时也顾不上评点庄睿了,纷纷向外围挤去。

    庄睿也听见了那些人的喊声,侧脸向韩皓维看去,轻声问道:“是云南的那位唐老?”

    庄睿其实在玉石圈子里呆的时间并不长,除了认得一些翡翠商人外,对于圈内的那些知名鉴定师和专家,却走了解不多。

    不过唐老的名头他还是听过的,当初那些无聊的人,就是把他和唐老相提并论,合称为南北二地的“翡翠王”。

    韩皓维是个有心人,他怕庄睿年轻气盛,再存了和唐老比较一番的心思,于走出言说道:“老弟,唐老在这何当差不多半个多世纪了,你可别介意啊……”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他鉴定翡翠原石,凭的只是眼中灵气,对这位老爷子只有钦慕的份,哪里会生出别的念头,当下摆着手说道:,“老韩,唐老是咱们玉石行当的老前辈,和玉王爷一个辈分的,算起来也是我的长辈,我怎么可能吃这老爷子的醋呢?”

    庄睿曾经从古老爷子口中得知,唐老和他也是数十年的老朋友,这两年通电话的时候,多有提起庄睿,只是庄睿似乎在玉石行当里销声匿迹了,让唐老感觉颇为遗憾。

    从古老爷子的话中,庄睿得知唐老喜欢提携晚辈”并且尤其喜欢在赌石的时候帮助他人,这样的老人,只会让庄睿感到尊重的。

    而且唐老的名声也不是庄睿昙huā一现的赌石可比的,那真真的是几十年来纵横中外翡翠赌石场闯出来的,这其中有很多段子,都流传至今。

    很多人都知道,广东的阳美地区,是国内很大的一个玉石交易中心”那里几乎每家都会参与到赌石中,而阳美最初的发展,和唐老的提携也是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那还是九十年代初发生的一件事,那会国内的翡翠交易市场并没有这么火爆,阳美也不是现在的玉石交易中心,当时是一个缅甸的玉石商人,拿了一块幼多公斤重的毛料,准备在云南出售。

    由于当时快要过春节了,那个缅甸商人也急着出手,开价并不是很高,大概在两百万左右,只是九十年的初期,这个价格可是称得上天价了。

    有很多人都在看这块料子,但走出手的人并不是很多,后来一伙阳美人也盯上了这块料子,但是心里有拿不准,毕竟上百万的物件,这一亏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翻身。

    当时那伙阳美人就向唐老问计,而唐老也没推辞,在仔细看了料子后,很实在的对那伙人说,这是块难得一遇的紫罗兰玉石,买下后至少能赚口。万元以上。

    后来在唐老的周旋下”那伙人huā了,刃多万,将这块原石买了下来”而几个月之后,这伙人再见到唐老的时候,再没有提及那块玉石。

    只是从这件事情之后,这些阳美人每次都要找到唐老的时候,都会从他那里买走数百万一件的货,即便在别处买好的货,也都要会拿刀唐老处,让他先看看。

    而唐老有个原先想买而没有买成的朋友,后来耿耿于怀的对唐老说,那块紫罗兰玉石赚了不止一个亿,阳美只要和这块玉石沾边的人都赚了大钱。

    现在的阳美村,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新兴的高档翡翠市场,并取代香港成为当今翡翠市场的领头羊,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阳美就是从那件紫罗兰玉石起家的。

    一个人带动了一方的经济产业的发展,足见唐老在圈里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了。

    虽然这传说未必属实,但是流传十多年,很多人说起来仍然是眉飞色舞,而具那伙阳美人也没出来否认,这已径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人群外围骚乱了一会之后,一群人拥簇着一个老人,向玉石交易中心的大门走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引路人故意的,这行走的路线,却是正好经过庄睿等人站立的地方。

    庄睿远远向来人看去,走在最前面的唐老个头不高,穿着米色中式马褂,人有点消瘦,满头白发,并且有点秃顶,一双眼睛很有神,不断的和两边的俱打着招呼,并没有翡翠王的倨傲,为人十分的和善。

    唐老身边的一个人,在看到庄睿等人后,悄悄的在唐老耳边说了什么,原本正向交易中心大门处走去的唐老,放缓了脚步,往庄睿这边的方向走来。

    庄睿知道老人是奔着自己来的,当下快步迎了过去,走到唐老面前后,深深的鞠了一躬,抬起头来说道:“唐老,您好,晚辈庄睿,早就听古师伯和田伯说起过您,一直未缘得见,今天小子有幸,终于能当面听唐老教诲了……”

    唐老和古老爷子以及新疆的玉王爷平辈论交,庄睿自然要持弟子礼了,在老辈人眼里,这是很重要的,不然以后回了北京,庄睿少不得要挨古老爷子的教训。

    只是庄睿对唐老爷子行晚辈礼,并且如此放低姿态,却是让周围一些想看热闹的人大跌眼镜,他们原以为庄睿年轻气盛,会和唐老发生一些碰撞呢?

    “小庄,你爷爷我也认识,也算是我的师长,不过学有前后达者为师,我这老朽可不敢当你这么夸奖啊……”

    唐老笑得很开心,紧紧握着庄睿的双手,久久不肯分开,而他提到了庄睿的爷爷,更是让围观的人大为诧异,敢情这两人还是世交?

    庄睿也有些奇怪,他只是听说过唐老的一些赌石软事,对他的经历却是不怎么了解,当下出言问道:“唐老,您…………认识我爷爷?”

    “认识,我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学的是地质学,大学毕业以后,被分配到苏省地质局,从事地质调查找矿工作,可是在变质岩地区工作了刀多年啊。

    当时有幸听过你爷爷的好几堂课,其中关于区域变质岩和翡翠形成之间的关系,对我后来的影响是很大的……”

    唐老这一番话说完,众人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再看向庄睿的眼神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蔑视,而是多了几分了然的神情。

    要知道,不管是古玩还是玉石,都属于老行当,讲究的就是个传承有序,按照唐老爷子的话说,庄睿就走出自玉石世家了,那么有现在的成就,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只是这些人并不知道,庄睿连爷爷的面前没见过,知道爷爷从事地质研究工作,还是前几年从爷爷遗留下来的笔记中发现的,根本就没受过老爷子的什么教诲。

    “小庄,听说你在古玩行里可是鼎鼎大名,到时候我老头子免不了要上门请教啊……”

    唐老虽然是玩玉石的,但是对于古玩收藏却是情有独钟,家中也有不少的藏品,在他看来,赌石只是小道,而〖中〗国源远流长的传统收藏,才能真正看出一个人的鉴赏水平。

    “不敢当,略有涉猎,唐老要是有什么好物件,随时可以找我讨论…………”

    庄睿在唐老面前可不敢自夸,俗话说人老成精,这些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个个眼睛都毒的很。

    当然,他也不会妄自菲薄,有眼中灵气在,这世上还没有庄睿看不透的古玩。

    “行了,咱们爷俩别站在像个树桩子样给人围观了,这交易会也开始了,咱们进场吧……”

    在唐老和庄睿说话这会,玉石交易中心的大门也已经打开了,缅甸玉石交易会一年要进行四至五次,规矩大家都明白,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开幕仪式了。

    进入到玉石交易中心之后,庄睿四处打量了一眼,和前几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这前来赌石的人,变得越加多了,几乎每一个区域,都挤满了人。

    看到这种盛景,庄睿微微摇了摇头,这些人里面,几乎有百分之九十都是来自国内,只是这百分之九十的人,可能都会亏得血本无归,赌石固然能发财,但同样也能使人倾家荡产。

    唐老进入到赌石场地后,也是微微皱了下眉头,看向身边的庄睿,说道:“小庄,这料子太多,还是分开看吧,等会到中午的时候,咱们一起吃顿饭……”

    “好的,唐老,中午一定要由晚辈做东啊……”

    庄睿点头答应了下来,他此次来缅甸,就是为了囤积一大批翡翠原石回去,这要是和唐老一直在一起,倒是放不开手脚。

    和唐老分开后,庄睿看了一眼指示牌,直接往明标区域走去,按照规矩,下午就将有部分原石开标,庄睿可不想错好机会。!~!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