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四十五章:【十秒杀一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岳阳的感觉中,六曜合击的威力,简直就等于一个原子弹爆炸。

    天崩地裂。

    毁灭感充斥在全场人的心间,无不大惊失

    “闪。”岳阳同学第一时间,把肌肤吹弹可破的朵朵搂住,以涅盘之翼保护起来,半路还拉住伊卡的小手,一起躲到远古魔王的身后。其实两女的防御力,丝毫不弱于他,岳阳这样做,其实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总觉得自己要保护她们。

    “该死!”远古魔王也想营救自己的属下夜枭和紫光,岳阳却用那条生命锁链把他拉住,而且小文丽也配合地用束缚天赋,把远古魔王定在半空。

    等远古魔挣脱,六曜合击的大爆炸,早已经发生。

    恐怖的冲击bō就像一个实质的能量巨罩,疯狂地向外扩散。

    在巨罩内,所有的一切,都处于毁灭状态。月宿和北吓得一东一西,拼命逃窜,但还是逃之不及,让大爆炸追上,浑身焦黑地摔向万米之外的山壁。来不及逃远的夜枭和紫光,在远古魔王眼睁睁的注视下,让大爆炸的冲击bō吞没……躲在血-祭坛内,红的母亲根本无力抵御这种爆炸,但她不知按动了什么按钮,把祭坛基座的通道整个都合拢起来。

    这座血-祭坛和上面的女塑像,是爆炸范围内,唯一仍然屹立全存的景物。

    一直隐形不现的天后,此时也升起了一个护罩。

    那个护罩有数道金芒的符文阵,还有特殊的灵兽守护,以岳阳现在天目慧眼的威力,竟然无法看破真相。

    也不知过了多久。

    大爆炸把整个山河谷毁灭去大半后,终于渐渐平息下来。

    群山峡谷消失了一个圆周形的巨大缺口,就像让天狗啃了一口似的。无数让冲击bō震飞天空的碎石,此时噼噼啪啪的往下掉,地面深深陷入一个数百米深的坑洞,俨然洪荒巨兽的嘴巴。

    唯一还存在的,是血-祭坛。

    它的基座,下面仍然石柱支撑着,但因为封印的无上意念没有保护周围,所以形成了一个圆柱形的石柱,周边都变成了深渊。当岳阳带着朵朵和伊卡,轻轻地落在血-祭坛上面,发现这座以普通力量无法损坏分毫的血-祭坛,让大爆炸的烈焰焚烧得滚烫,就像热锅般烙人。

    在血-祭坛基座的石柱下,远古魔王把躲在那里规避大爆炸的紫光救了回来。

    此时的紫光,全身焦黑。

    晕厥不醒。

    天空,于极高空,有个失去了意识的人影,垂直地摔下来。

    远古魔王赶紧把他接在手中,正是夜枭。

    刚才要不是夜枭把紫光推了一把,那么占据石柱位置躲避大爆炸的会是他。他把机会让给了紫光,而自己因为躲避不及,让大爆炸震飞天空……虽然还没有死去,却已经极度重创,几近濒死。

    最先逃跑的月宿自遥远的碎石堆里狼狈不堪钻出来,他灰头土脸,不复之前英俊的模样。

    要不是逃的距离够远,已经是大爆炸的冲击bō最边缘,以他目前的实力,还真不太可能在大爆炸的中心活下来。北要比月宿好些,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经过至尊和九曜王一战,他们心里都升起一种无力感。那怕是公认的天阶强者,在更强的对手面前,也只不过是稍大一点的蝼蚁罢了。王级的天阶,拥有的威能实在太恐怖的,六曜合击已经如此夸张,那么,更恐怖的九曜连击,又会如何呢?

    岳阳左右寻找,对于夜枭和紫光等人的生死,他根本不太在乎。

    他只关心一个人。

    那就是至尊!

    虽然六曜轰击的是九曜王,但至尊也同样身处大爆炸的中心,现在,她怎么了?是安全逃脱,还是受伤了?

    至尊还没看见,不过九曜王倒是冒了出来。

    在血-祭坛下面深渊般的坑洞里,高大的九曜王,尽管身体皮肤微微受创,渗出了鲜血,然而赤luǒ上身的躯体却并无大损,就连那一头雄狮般的暴发,都没有烧毁,仅仅是发梢,有点儿焦卷。不怒而威的脸庞上,微微带点熏黑,这也是他唯一身处大爆炸中心的证明。

    那样的大爆炸,非但不死,还丝毫无损?

    这家伙还是人类吗?

    岳阳看得眼珠子都在掉出来了。

    本来他以为怎么也会炸伤九曜王一条手臂,或者炸断一根肋骨,又或者将九曜王炸成卖炭翁……没想到,这家伙还活得好好的,要不是身体有六曜爆炸留下的创伤痕迹,岳阳简直会认为他在最后一秒钟逃走了。

    全部承受了六曜合击的威力,可是身体仍然没有大损。

    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大变态嘛!

    岳阳都无力吐槽了。

    当然,他不知道,九曜王和狮心王,虽然都是天界的王级强者,但他们拥有的实力远远超越一般的王级,已经接近更高的皇级。狮心王不说,九曜王明知通天塔的众神废墟不是每个人都能觊觎的,他都胆敢倾族而来,由此可见他的野心。

    在天界,野心与实力形成正比。

    九曜王拥有抢夺众神废墟的野心,由此可见,他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

    “看见我没事,你,是不是感到很失望呢?”九曜王看了看摇头叹息的岳阳,忽然认真地说道:“其实,我还是受了点伤,六曜的威能,并不是好挨的。”

    “喂,你这是在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吗?”岳阳真受不了,这家伙想吹他的六曜强悍就直接说得了。

    “像这样的六曜攻击,我最少还能施发五十次。你,能躲过几次?”九曜王准备劝降。在他心中,岳阳是一个天才,如果肯合作,那么众神废墟的深索会省事许多,而且支持岳阳的,还有掌握了空间法则的至尊。有这两人加入,众神废墟的探索,无疑如虎添翼,没开始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也许我一次都躲不过。”岳阳轻轻扬起眉梢,眼眸中,流l-出一种嘲讽的笑意:“不试过,谁知道呢?”

    “一定要死战到底吗?”九曜王觉得打下去不是最好的结局。

    “我说了不算。”岳阳同学忽然变成了一个乖孩子,向身侧微微鞠身,以示心中的尊敬:“我听师父的,师父说东我不去西!”

    “六曜,不过如此。”至尊闪现岳阳身边,她的双手,仍然掌握着两颗黑子。

    这两颗凝聚许久的黑子,表面似乎跟之前没有很多不同。

    内部核心上,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刚刚凝聚出来的黑子,并没有内核,现在那两颗黑子都有了一种特殊的能量内核。它们表面就像黑洞般吸附万物,内核则维持着表面的能量小黑洞,让它一直持续。最重要的是,这两颗内核纯由至尊的精神所化,完全掌控在至尊的意念之内。

    一旦施发。

    它们再不会像以前的黑子那样,一旦吸够了能量,就会自动消失。

    现在的能量黑子,除非至尊的意志消散,否则它们永不消失,可以一直把敌人毁灭为止。

    岳阳看了这两颗黑子,心中震动,忽然有种明悟的感觉。这两颗黑子,如果将它们扩大一千倍一万倍,十万倍百万倍,把它们扩大到封印费雯丽女皇那样大小的黑洞空间时,岂不是那种远古强者,那种神明的封印?

    黑洞封印到底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呢?

    这个问题,岳阳一直无法想透。

    现在,终于找到答案了。

    真正的黑洞封印,其实就是空间法则和无上意志的一种特殊体现……至尊现在掌握的,就是这种黑洞空间的雏形。虽然还远远不及黑洞封印,但她已经参悟了那种原理,唯一不及的,是能量和意志上的加强。假以时日,她一定能够达到远古强者那样,直接把一个生命封印进黑洞空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击而杀……封印,那是连灵也能禁锢的恐怖能力。

    要是至尊拥有了这种能力,别说远古魔王、赤帝和九曜王,就是那个静静观战的天后,也逃不过封印。

    当年横扫天界的征服女王费雯丽,她现在还禁锢在黑洞空间,无法挣脱呢!

    “给我争取十秒时间。”至尊并没有把那两颗恐怖的黑子射击出去,而是留着,继续凝聚。她示意岳阳给她掩护,一直绕体飞行的六翼血天使,开始变形,幻变成血翼天使的‘人神兵’。

    “是!”比起岳阳使用的战神遥、羽姐妹,六翼血天使在潜力和继续力量上有所不如,但在幻形和与主人契合上,却远远胜出。遥和羽,现在还无法完全变形成真正的人神兵,六翼血天使,却瞬间可成,而且极大地增辅至尊的力量。

    一剑在手,至尊的气势变了。

    她的气势就像高山一般让人不可仰视,拥有无上意志的她,一旦爆发提升,声势丝毫不弱于刚才的九曜王。

    血-的光柱在她手中的人神兵上冲天而起,直达九霄。

    至尊召唤出一本已经非常拉近圣典的钻石宝典,左手轻描淡写,就像随意地翻了一页。整个空间,立即发生了变化。远古魔王炬石地狱让六曜破碎,但仍然控制着血-祭坛周围的空间,九曜王因为参战,也有一种意志支配着这个空间,甚至还有暗中**的赤帝和那个天后的意识存在。但至尊这么一翻页,整个空间的意志、意识和领域统统粉碎,破灭。

    代之而起的,是一种让人胆寒战颤粟的至尊意志。

    这种无上的至尊意志一出,立即锁定了九曜王,虽然至尊还没有出手,但岳阳的感觉,无论九曜王逃到世间哪一个角落,速度有多快,都躲不过至尊的一斩。

    “咦?”九曜王的脸上,第二次-变。

    他也有这种危机感。

    难道自己连对方的一剑也躲不开吗?

    躲不开意识着什么呢?是境界和意志上的全面压制,要硬接这一剑,后果恐怕……

    那个一直静默不声的天后,忽然放弃了观战,第一次开口说话:“这两个小娃子ǐng有趣的,不管是气势很足的女娃子,还是那个一直隐藏实力不全力以赴的男娃子,都让人好奇。通天塔,果然是一个好地方,后辈中,天才人杰层出不穷,看得老身也动了心。东曜,你不介意老身站出来多管闲事吧?”

    “老祖宗看上的人,东曜岂敢不从。”九曜王大喜,他觉得有老祖宗出手,岳阳和至尊,不死也擒,等拿下了这两人,就等于拿到了众神废墟的钥匙。至于远古魔王,若是探索众神废墟成功,那么就再没有必要留着这样的盟友了,众神废墟的远古遗宝,只宜使用在九曜族战士的身上,绝对不能培养出一个劲敌。

    “你挡下她十秒。”至尊似乎早就预料到天后会出手一般,她重复地叮嘱一句。

    “是。”岳阳咽了一口唾液。

    抵挡十秒,虽然天后强大得难以想像,但岳阳还是有一定的自信。

    不过听在九曜王和远古魔王他们的耳中,却满脸不可思议。岳阳能挡下天后十秒钟?十秒钟对于一个天界皇级高手意味着什么?完全可以把这个白河谷毁灭几次!就算岳阳能挡下天后十秒,那又有什么用?难道至尊有自信在十秒内杀死九曜王?

    即使没有远古魔王和赤帝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牵制,仅凭九曜王这个天界王者的实力,十秒内,谁能斩他?

    天界三大巨头,中央神界的大殿主,也不敢出此狂言。

    偏偏,至尊所表现出来的自信,那种不可质疑不可否定的战意,是那般的真实。

    “十、九、八、七……”刚才躲进宝典世界避难的赤帝,现在高兴了,他故意添乱地数数,不管至尊能否杀死九曜王,又或者斩杀失败,岳阳挡截天后时被击败,都是他乐于看见的。在赤帝的心目中,双方最好在战斗中两败俱伤,连远古魔王也一共重创倒地,这样,对他才是最大的收获。

    “斩杀!”至尊擎举起人神兵,她的眸子,射出一种裁决万物的神圣光辉。

    这起手式一现,再没有人怀疑她。

    九曜王第三次-变,刚才想仰天大笑的他,整个人严肃无比。他的深眉紧锁,双拳紧握地积蓄着力量,也不知是准备迎击,还是躲闪。A!~!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