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十二章 欠账总要还的【求月票支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三十二章 欠账总要还的求月票支援

    “老板,我是不是该感谢您能巡视一下自个儿的产业?”

    坐在皇甫云办公室的沙发上,庄睿穿着一身中式对襟长褂,正悠然自得的泡着茶水,这段时间闲暇下来,庄睿倒是爱上了品茶,为此还花高价从宜兴订购了一套当代工艺大师制作的茶具。

    不过皇甫云就没庄睿那份心境了,这几个月来他忙得是不可开交,按他的话说,晚上回到家连和媳妇亲热的劲都没了。

    所以见到庄睿那股子慵懒劲儿,皇甫馆长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资本家也是很勤劳的,哪有像庄睿这么不负责任的老板啊?

    “皇甫兄,您可是事业型的啊,要是过我这种日子,保准没三天您就受不了了……”

    庄睿行云流水般的泡好茶后,用两指捏了一杯茶放在了皇甫云的面前,说道:“话说你也是得了便宜卖乖,今年到年底能拿多少钱,早计算好了吧?”

    “北京人头盖骨”的发现,真正让定光博物馆进入到了全国人民的视野之中,几乎所有来北京游玩的人,都会选择定光博物馆作为游览地点。

    和往日求着旅行社拉人不同,现在是旅行社求着博物馆要票,皇甫云的电话一天到晚都是这些事情,搞的他烦不胜烦。

    “别扯远了,老板,我要度假,我要去夏威夷……”

    皇甫云在国外呆久了,有点不大习惯北京的冬天了,虽然暖气空调都有,但是每到冬天,他那耳朵和手都冻的像是被狗咬了一般。

    皇甫云度假之说倒也不是开玩笑,马上进入到一月份,是全年旅游比较淡的季节,他是想趁着这机会出去玩一玩,否则等到开春之后,他估计会忙得连上厕所都要掐着表了。

    “你走了这边怎么办啊?皇甫同志,你可是定光博物馆的股东啊,要担负起……等等,我看看是谁的电话……”

    庄睿在北京几年,倒是学会了北京人的贫嘴,正和皇甫云扯淡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却是个陌生号码,随手就给关掉了。

    这段时间只要是陌生电话,庄睿从来都不接的,因为有两次是女记者打来的,被秦萱冰给接到了,那几天时间看庄睿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只是这电话好像打不通誓不罢休一般,庄睿刚挂断又打了过来,庄睿很有耐心的又给挂断之后,没过几秒钟,又响了起来。

    庄睿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张口问道:“您哪位啊?”

    “年轻人,火气太旺可是不好啊,北京那地方天干地燥,小心上火呀……”

    电话一端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听声音像是有七老八十了,不过那嘴居然比庄睿还贫,一开口说话就将庄睿给噎着了。

    “您是哪位?”

    听到对方的声音比较苍老,庄睿倒是不敢乱说话了,在古玩行和玉石圈子里,有很多的前辈非常注重礼节的,自个儿要是说错话,会被人笑话的。

    “年轻人,前几个月才用我送的船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现在连我这老头子都想不起来了?”

    对方此话一出,庄睿顿时听出来了,敢情是澳门的那位何先生?这边庄睿连忙拿着手机站起身,说道:“何老,多亏了您那艘船啊?不然那些国宝还不能得见天日,这里面有您一份功劳……”

    “得,得,别给我说那些好听的,我就问你,答应我的事,也该办了吧?”老人出言打断了庄睿的话。

    “答应您的事?哦,是那赌王大赛吧?何老,您就真的放心让我去?赌资可是五亿美元啊,您就不怕我输个精光?”

    庄睿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当时那艘船也不是白得的,而是这老头硬塞给自个儿的,只是有个附加条件罢了,现在就是债主找上门收债了。

    “咳咳,输了算我的,赢多少去掉本金之后,全部都归属你个人……”

    何老咳嗽了几句,但是话说的十分清晰,这短短的几句话,让庄睿也是怦然心动。

    要知道,此次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赌王大赛,实际上是世界赌坛十多家大公司争抢澳门赌牌的一个赌局,从半年多以前就开始筹划了。

    东方赌城澳门,早已让那些国外赌业大亨们垂涎欲滴了,经过这半年多的协商后,一共有十二家公司参与进来。

    赌坛和别的行业不一样,有事情讲究用赌来解决,所以这十二家赌业公司,每家将拿出五亿美元的赌资,进行一场豪赌,而最终的三个赢家,会获得澳门此次颁发出来的三块赌牌。

    十二家公司,每家五亿美元,那加起来就是六十亿美元,对于这些资产都在千亿美金以上的赌业公司而言,这点钱算不了什么。

    不过对于庄睿来说,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能将其全部赢到手的话,即使去掉何先生澳博的五亿美元,那他也是凭空白得了55亿美元,差不多四百多亿rmb了。

    何先生也算是有大气魄的人,一张口就把这些钱推给了庄睿,话中的意思很明白,只要你能赢,那些钱全部都是你的。

    “好吧,何老,既然您放心,那我就去一趟,不过咱们话先说好,我连德州扑克的玩法都不怎么清楚,输了钱您老可别找我啊……”

    庄睿想了一下之后,点头答应了下来,即使不为那笔看不见摸不着的赌资,庄睿也没道理回绝何老的,毕竟是承诺在先,而且自己用这艘船也获得了很大的利益。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做人不能太执着,年轻人,尽力了就行……”

    老人在告知庄睿赌局的时间地点之后,挂断了电话,这次赌局他不会亲身前往,而且另外有人在拉斯维加斯接待庄睿的。

    “皇甫兄,夏威夷就算了,拉斯维加斯你有没有兴趣啊?”

    庄睿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忙音,苦笑着挂断了电话,赌局五天之后就要开始,天可怜见,庄睿同学现在也不知道德州扑克的玩法呢?

    ……

    “何先生,真的将此次赌局的输赢,压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在澳门何先生处,也在进行着一段对话,在何先生的身边,站着庄睿曾经见过的那个荷官明叔,他虽然对庄睿的赌风还有超人的运气赞誉有加,不过以他的眼光,能看出来庄睿是完全不懂得赌术的。

    “阿明啊,这人从出生后其实就在赌博,只要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为赢家,你不感觉让一个完全不懂得赌博的人,赢了一帮子世界赌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

    何老先生笑得像只老狐狸一样,他这一生波澜起伏,大风大浪见得太多了,什么样惊心动魄的赌局也都见过。

    其实输赢对于老人而言,并不是很重要的,他现在是在赌自己的眼光,因为他坚信自己没有看错人,庄睿最终将会是赢得此次赌局的那匹根本就不属于赌坛的黑马。

    “何先生,您说的对,我明白了……”

    明叔微微躬了体,其实他什么都不明白,不过在他面前坐在轮椅中的这个老人,就是赌坛的神话,一个从来没有输过的传奇赌王。

    ……

    “彭飞,这次是何大亨安排的赌局,你还担心什么安全问题?留在家里陪陪儿子多好啊?”

    坐在自己的私人飞机上,庄睿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次出来彭飞非要跟着,庄睿怎么劝都劝不住,要知道,这弟弟的儿子可才刚刚出生几个月啊。

    “庄哥,您一出门,我就是留在家里也提心吊胆的,还不如自己跟着呢……”

    彭飞摇了摇头,他知道现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是谁带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庄睿的安全。

    “你小子是想去找金丝猫吧?咳……看你装的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告诉你,这事我可是有经验,你别去找那些金眼碧发的,那样的妞往往是性冷淡……”

    在飞机上的还有皇甫云,这家伙一离开北京,整个像是换了一个人,不过庄睿知道,主要是云曼年底工作忙,如果一起跟来的话,皇甫兄指定比金丝猫还乖。

    “咳咳……皇甫大哥,我这人有个习惯,和人聊天的时候喜欢录音,您听听,这声音是您的吗?”

    彭飞看到两个空姐被皇甫云说的满脸绯红,咳嗽了一声之后,拿出了个手机,按下了重放键。

    “找就要找波圆的,那样……”

    顿时,皇甫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十分的清楚,一点儿都没失真。

    “呃,那啥,我不是在教你嘛,这都是听说……都是听别人说的……”

    皇甫云被彭飞这一手给玩傻眼了,这要是被云曼知道了,估计他每天夜里都要抱着枕头睡觉不说,指定要跪一个月的电脑键盘,还必须是机械的。

    机舱里的人都笑了起来,有皇甫云这活宝在,旅程很是愉快,在一天的航程过后,飞机降落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麦卡伦国际机场。

    (:对应标题,挖坑总是要填的,按照大纲还有三个大情节,本书就要完本了,希望朋友们在最后的日子里,用多多支持黄金瞳。)。RO!~!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