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十七章 哥们不做男主角【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女士?是谁呀?”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他在国外并没有什么熟人,别说女士了,就是男士庄睿也不认识几个,在这种场合里,谁会邀请他呢?

    “那位女士不让说她的名字,您去了就知道了“……”

    侍者的脸色在恭敬之余,露出一丝暧昧的微笑,很显然,他知道找庄睿的人是谁。

    “那就算了,告诉那位女士,我还要参加拍卖会…………”

    庄睿瞅了一眼皇甫云,拒绝了侍者的邀请,身边跟着皇甫云这个大嘴巴,自己要去见了什么女人,估计没等自个儿回国,秦萱冰就能通过云蔓知道了,这哥们自己出去吃喝嫖赌对老婆向来都是守口如瓶,但是却倍儿喜欢当八婆聊别人的八卦。

    “庄先生,那位女士交代务必要邀请到您,只走过去一下而已,您要是不去,我………

    侍者听到庄睿的话后,脸色顿时苦了下来,他兜里可还装着那位女士给的一千美元的小费呢,这要是办不成事,过去可是没法交代的。

    “下面将要拍卖的是博纳戴特先生收藏的一副十八世纪的油画,它出自著名画家………

    在庄睿和侍者对话的时候,慈善拍卖继续进行着,庄睿听到下一件拍品后,并不是很感兴趣,想了一下站起身来,把手中的宣德炉交给了皇甫云,对侍者说道:“你带我过去吧……,……

    说老实话,庄睿对邀请他的人也比较好奇,今天参加慈善拍卖的女人,几乎个个都是国外的顶级美女,虽然庄睿没有一亲芳泽的想法,但是能被美女邀请,那也是一件让他引以为豪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如果是泽塔琼斯这样的偶像对自己有意思,庄睿也不介意在国外一振〖中〗国男人的威风,心中怀着一丝小〖兴〗奋,庄睿跟在侍者的身后,悄无声音的准备退出宴会厅。

    “嗯”彭飞,你在大厅里玩好了……”

    庄睿在侍者的带领下,走出大厅之后,回头一看,彭飞正紧紧的跟在自己身后,不禁皱起了眉头,这美女相邀,后面还跟着大老爷们,这是多么大煞风景的事情啊。

    彭飞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英语的听说能力并不比庄睿差,早在庄睿和侍者对话的时候,他在旁边已经听清了事情的经过,此时见到庄睿赶自个儿回去,笑着说道:“庄哥,要是男人找你,我还不跟着呢,出国前嫂子可是交代过我的………

    彭飞跟着庄睿也有三四年了,对庄睿的人品还是很信得过的,其实他跟过来的意思,主要还是担心庄睿的安全,要知道”越是这样富豪集会的地方,越是要加以小心,尤其是今天现场还有许多价值连城的珠宝”恐怕更是早已引起一些国际大盗们的注意。

    庄睿挺了挺胸脯,义正言辞的说道:“得,想跟就跟着吧,哥哥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庄睿这话说的有些心虚,他只不过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今儿见到那么多学生时代只能在银屏上YY的对象,说不动心那是扯淡的,曾经有那么一度,秦萱冰和儿女的形象”在庄睿脑海里消失了一阵。

    不过彭飞的那一番话,给庄睿迎头浇上了一盘冷水”顿时让庄睿的脑袋清醒了过来,虽然没有转身回去,不过庄睿的心境却是发生了变化,现在吸引他应邀的,却是那女人的身份了。

    侍者带庄睿出门之后就停下了脚步,指着前面说道:“对不起,庄先生,我还要工作,您从这里直走向左拐,第三个休息室就走了…………”

    在十八楼这个豪华的宴会厅旁边,还有十多个小房间,这是用于客人们小憩用的,话说这里也经常会有一些私人性质的PS比目,那些休息室在某些时候,也会变成男女之间交流体液的地方……

    “有什么好的?要我说,那个〖中〗国男人一定没有我持久“……”

    目送庄睿消失在拐角处,侍者嘴里嘟囔了一句,很是愤愤不平,他怎么都想不通,那个放荡的女人为何会挑个东方人,话说自个儿可是天赋异集,被同事号称为三只腿的。

    侍者对于彭飞是否跟着倒是无所谓,反正那位女士没说只请庄睿一个人,侍者心中隐隐还有些爽意,那位女士就算是再开放,也不会同时和两个男人一起颠龙倒凤吧?

    在宴会厅外面的走廊上,每隔四五米远,就有一位黑衣保安站在那里,不过在拐角靠近安全通道的地方,只有一个保安,见到庄睿胸前的标识后,那个保安也没多问,脸上反而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

    “鬼鬼祟祟的,肯定没什么好事……”

    彭飞嘴里嘟囔了一句,从前面的侍者和现在的保安脸上的神情之中,彭飞也能猜测的出来,找庄睿的这个女人,一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否则他们断然不会笑的如此暧昧。

    彭飞此刻反而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庄睿进去了,话说虽然他和庄睿亲如兄弟,但是也不愿意打扰庄睿的好事,大家都是男人,以他对庄睿的了解,即使庄睿在国外偶尔风流一次,也不会舍弃北京那个家庭的。

    “胡扯什么啊,跟我进去………

    庄睿没好气的瞪了彭飞一眼,早干嘛去了?到了门口说这话,就是泽塔琼斯或者是安妮斯顿和安吉丽娜在里面脱光了衣服,庄睿想着彭飞在外面站岗,估计也没了先前想着一亲芳泽的兴致。

    “嘿嘿,庄哥,真要我进去?”

    彭飞此刻的笑容和方才的保安与侍者一般无二,看的庄睿恨不得在他脸上踹上那么一脚,他从结婚以来好容易有了点儿别的想法,就被彭飞这小子一番话给打回去了。

    “爱进不进,……

    庄睿冷哼了一声,伸手在门上敲了几平,用英语开口说道:“我是庄睿辙不过让庄睿想不到的是,这个房间的门竟然没有关死掉,随着敲门声”房门也随之打开了,房间里面应该是没有开灯,庄睿只是凭借着走廊上的灯光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正站在门前。

    “您是……”

    庄睿刚刚说出面个字站在门前的那个女人忽然一伸手,抓住了庄睿的领带用力一拉,没有提放的庄睿被惯性拉扯的往前猛冲了一步,却是感觉一具柔软带着极高档香水味道的身体,钻入到了自己怀中。

    “我靠,硬来啊?奶奶的,刚才干嘛没把彭飞赶走啊?”

    庄睿在抱住了那个柔软的身体后,脑子里在短时间内出现了一片空白,这情况和他刚才想象中的场景简直太像了”除了怀中的这个女人没有脱光之外,其余的都是和之前想象的一模一样,还真是有人投怀送抱。

    庄睿并不是圣人,他坚守的底线是绝对不会去沾huā惹草,但是现在鲜huā硬要往自个儿身上插,庄睿也不至于不像个男人那样将其推开,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右手忍不住往对方腰肢上搂去。

    只不过庄睿的如意算盘又被彭飞给打破掉了”一直站在庄睿身后的彭飞,猛然见庄睿被人拉近了房间,由于被庄睿挡住了视线,他并不知道庄睿面前的人是男是女,大惊之下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凭感觉一把拉住了庄睿怀中人的头发,使劲的向后一拉。

    随着彭飞的动作,一声惊呼响起”彭飞听到声音后就感觉不对,这是个小妞啊,自己未免过于紧张了一些。

    彭飞连忙松开了抓住对方头发的右手,回头看到门外三四米处的保安正探头探脑的向这边看来,顺手用脚将房门给关上了,话说自己一老爷们打女人,总归是不大光彩的事情。

    “啪……啪啪……”,房间里的灯陆续被彭飞给打开了”虽然灯光有些昏暗,但是庄睿还是看清了刚才投怀送抱那个女人的面貌”不由愣住了。

    “妈的,怎么会是这个女人啊?”,庄睿在看清对方样貌之后,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挫败感,他虽然不大关注国际娱乐新闻,但是对面前的这个女人也不陌生,这是希尔顿集团创始人康拉德希尔顿的曾别女帕丽斯希尔顿。

    帕丽斯希尔顿是一个极其叛逆的女孩,她没有借助家族的任何帮助,短短几年就为自己和家族赚钱了亿万美金,创建了PANI*HIETON品牌,旗下有香水、鞋履、服装、配饰、酒类、手表、美发产品、墨镜、甚至还有宠物产品等多今生产线,只要能想到的东西基本上都会涉及。

    出身豪门的帕丽斯虽然有着女商人、模特、时尚设计师、歌手、演员、配卒员、作家、慈善家、车队老板等诸多身份,但是让她走红世界的根源,却走出于帕丽斯在2003年19岁流失出来的一段性爱视频,那是她的前男友出于报复,将视频公布到了网上。

    从那件事情之后,人们在谈论帕丽斯的时候,往往都是和这件事情挂边的,而帕丽斯也一改先前清纯的摸样,开始大走性感路线,私生活也逐渐变得糜烂起来,屡屡传出一些让狗仔队感兴趣的话题来。

    所以虽然帕丽斯比许多好莱坞的一线明星还要觏丽,但是庄睿对她可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很快就将目光从帕丽斯身上移开了。

    “靠,这……这他娘的是摄像机?”

    当庄睿注意到〖房〗中大床前电视机柜下闪烁着的一个红点时,顿时爆出了粗口,眼光不善的看向了正在揉搓着头发的帕丽斯,说道:,“帕丽斯小姐,您这是想干什么?”,庄睿上前走了几步,将那个袖珍DV机拿在手上之后,脸色变得愈加的阴沉起来,如果对方不是个女人,庄睿现在肯定是挥拳相向了,要知道,现在世界媒体炒得最火热的事件,就是香港陈某人和诸多女人们之间发生的艳照门。

    在今年一月份的时候,网上极速流传了数张在床上拍的照片,大胆程度令人咋舌,照片涉及香港男性陈某人和多位女星模特,尺度极其大胆,各种高难度动作层出不穷,甚至连制服诱惑都用上了,在很短的时间内,风靡了全球网络世界。

    尤其是在华人世界,这些堪比a片的照片,只要是男人,几乎是人手一份,如果能光明正大统计其下载率的话,指定能登上世界网络搜索榜的第一位。

    然后一位向来以清纯玉女示人的歌坛小天后,泪眼摩挲的出面说自个儿很傻很天真,还有一位已经为人妻的著名女演员则是声泪俱下,说什么年轻不懂爱情,而这个事件最终被定性为艳照门事件。

    所以庄睿一看摆在正对着大床的摄像机,头皮都炸了起来,虽然他很欣赏艳照门中男女主人公敬业的精神和美好的身材,同时也对自己均称的体格很有自信,但是这并不代表庄睿就愿意也这么秀上一把,让全世界的男女们去拿个尺子衡量自己小兄弟的长短。

    “哦,庄,亲爱的,这…………这只不过是个玩笑……”,在初始的惊慌之后,见惯了风浪以及各种大人物的帕丽斯镇定了下来,抬起右手梳理了一下散乱头发,随着她的动作,胸前那原本就因为衣服少而跃跃欲出的两个山峦,显得愈加挺拔,似乎在下一刻就将冲破束缚弹出来一般,看的庄睿和彭飞心头火热,不约而同的扭过脸去。

    “LUCK,干嘛把房门关的那么死啊,那两个黄皮肤小子,不知道能不集满足帕丽斯?”,守卫在安全通道门口的那位黑西装保安,见到庄睿和彭飞进去之后马上就关上了房门,不禁在嘴里骂了一句,他用屁股都能想得到,那位豪门欲女会在里面干什么事情,当然,他也不会认为庄睿和彭飞能抵挡住那个女人的诱惑。

    这种事情可不是很常见的,是以那个安保人员竖起了耳朵,不动声色的往房门处移动了一下脚步,不过他却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安全门,忽然悄无声息的缓缓被人推开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