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九章 黑乌砂【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见到那人说话时自信的语气,庄睿感觉大脑有点混乱,莫非自己之前接触到的赌石都是不入流的不成?那人对赌石的解释,的确是有点颠覆了庄睿对赌石的认知。

    赌石能被诠释出这种意义,庄睿今儿也算是长了见识了,他想着要不要建议澳门的四太在她的新公司里,也增加这么一个新颖的赌博方式?

    “嗨,我说…………你到底懂不懂赌石啊?知道那边的唐老爷子不?那可是赌石圈里的这个……”,那人对庄睿的表现很不满意,指着远处的唐老对庄睿翘起了大拇指,接着说道:“今儿来这里参加赌石的人,可都是圈里很有名气的”老弟,能进这会所,想必你也是有点身家的,回头跟着哥哥下几注,保准你赢钱,喏,这是我的片子……”,那人仔细打量了下庄睿和欧阳军,见到两人虽然穿的休闲,但是衣服的料子品质不错,倒是没出恶言,要知道,能进来这会所的人,多少都是有点来头的,这样的地方可不仅仅是给国内那些富人们提供娱乐的场所,同样也是个交际圈子,很多生意有可能就是在这种地方谈成的。

    “连海集团总经理,黄伟强,哦,是黄总啊,回头您多关照下小弟……”,庄睿看了下名片,强忍着笑意和那人客套了几句,他怎么都想不到,赌石在这些人的操作下,居然成了赌博的一种方式,并且还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圈里人,这玉石行稍微懂行的人见到这情形,估计都能笑掉大牙了。

    在金老先生的《神雕侠侣》一书中的结尾处曾经写到,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江湖晚辈聚集华山,效仿当年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进行华山论剑,今儿这情形就有几分相似让庄睿是哭笑不得。

    黄总见到庄睿挺上路的,笑着说道:“好说,老弟是做哪一行的?走,我带你认识几个圈里的人去……”,黄总虽然在自己生活的那个城市里威风八面,但是以他的身家也就是勉强能进入这圈子,认识的人并不是很多,此刻为了彰显下自己的能力,也想着学唐老爷子提携下后辈。

    “谢谢了,黄总,今儿起的早了,有点犯困,您先忙回头开始赌石了,我再向您请教……”

    庄睿听到黄总的话后连连摆手,开什么玩笑,庄睿要是和这些,“圈里人”再进行深一步交流的话,恐怕整个人都会疯掉的,他现在倒是挺佩服唐老的,这老爷子是辛辣不忌,什么圈子都能适应啊。

    “年轻人一点都不注意生活质量得,回头投注的时候,你找我老黄就行…………”,黄总摇了摇头,揽着他的那位女伴站起身来,往人多的地方凑去。

    “你小子也找个好点的理由,犯困?”

    欧阳军在一旁听着庄睿和黄总的对话,一直在偷着乐他虽然对赌石了解的也不多,但是总知道赌石赌的是原石中是否有翡翠,有什么品质的翡翠,而不是衍伸出来的外围赌注。

    “什么乌七八糟的,这鄱哪跟哪啊……”,庄睿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四哥,要不我和唐老打个招呼咱们先走吧,去潘家园逛逛去?”,庄睿了解了这“赌石”的性质之后甚至对那些原石都提不起兴趣来了,就这么一帮子棒槌能买到什么好料子啊?估计十块料子里面能有九块作假的,涂抹点颜料就能当成帝王绿卖。

    “别介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干嘛要走啊,装B装到北京城来了,等会要好好看看……”

    欧阳军算是看出来了,这就是一帮子有钱人在玩高雅,欧阳四少这两年呆在家里相妇教子,很久没见过这样的热闹了,当然是不肯离开。

    “得了吧,四哥,回头被您的熟人给认出来,忒掉份啊……”,庄睿也有些奇怪,欧阳军在北京城的名气可不小,大多老辈纨绔都认得他,坐这里半天了,居然没有一个人上来打招呼。

    “我的熟人不到这里来,老弟,我给你说,这种会纤大多都是地方上舟人来消费的……”

    欧阳军撇了撇嘴,他那圈子里的人,现在基本上已经很少去什么会所了,就算组织什么聚会,大多不是在自己别墅或者庄园里举办,就是出海到游艇上玩耍,那样隐私才能得到保障。

    不过北京城像这样的会所也是不少,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取代了当年多如牛毛的京城接待办了,来这里的人,大多是那些地方上的官员或者各地的“成功人士”,的,久而久之就演变成富豪斗富和官员跑官的地方了,欧阳军除了开业的时集来露过一面之外,这还是第一次来,自然不认识这里的,“成功人士” 了。

    庄睿摇了摇头,一边和欧阳军闲扯着,一边把目光转向距离自己不远的几块料子上,这一看倒是有些意外。

    在距离庄睿七八米远的一个架子上,放着一块大约四五斤重的全赌原石,通体黝黑,表皮呈磨砂状,倒是缅甸麻蒙矿的老坑种料子。

    麻蒙玉又被称之为黑乌砂,是赌石中赌性最大的一种原石,别说是这些新手了,就是在赌石行厮混了有些年头的老人也会经常打眼,但是同样的道理,风险越大利润越高,所以乌砂玉也是在赌石中应用最广的。

    看到这块料子,庄睿稍稍有点惊异,要知道,缅甸的老坑翡翠矿基本上都已经开采殆尽了,即使在公盘上出现的老坑种料子,那都是缅甸一些矿主库存的老料子,并不是很多见,而且价格极高,庄睿没想到这些外行们拿出的物件倒是挺内行的,不由站起身走到那块毛料旁边。

    “老弟,这料子有看头?”,欧阳军跟在庄睿身后,看着这黑不溜秋的石头,皱起了眉头,在这哥哥眼里,只有那些切过开窗了的料子,才能被称之为翡翠原石的。

    “不知道,全赌的料子,不好说,麻蒙场的料子虽然水底有点差,并且绿中往往带蓝,但是也曾经出过不少极品翡翠的……”

    庄睿曾经在平洲公盘上得到过一块黑乌砂,里面就有一块帝王绿的料子,是以他在后面的几次公盘中,特别注意麻蒙场的原石,不过从那次之后,再也没出现过什么好料子了。

    “何止是差,这块料子是南京的老吴拿来的,说是家里传了几十年的老坑种,不过这料子无色无癣的,看上去也不像原石,真不知道老吴怎么想的……”

    站在庄睿不远处的一个中年人听到二人的对话后,走上来插了一句,不过这人能说出“色癣”,二字,倒是比刚才的吴总强出许多了,只是和老吴比起来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明明是麻蒙场的老坑种,在这哥们嘴里就是破石头了。

    “呵呵,老哥好见地……”,庄睿笑了笑也没多说,今儿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翡翠盲,自己多话反而不美,没见那边唐老也是金口紧闭,实在被问的没法了才点点头或是摇摇头吗?

    当然,估计这一帮子“圈里人”,还以为赌石高手就应该是这做派呢,却是不知道唐老是懒得给他们扫盲的,越是这些半懂不懂的人,越是翡翠玉石的主力消费者,唐老却是也不得罪,只是偶尔看向庄睿的眼神中,带有那么一丝无奈。

    “嗯?有点料啊……”

    庄睿在和那人说话的时候,眼中溢出一丝灵气,将这块黑乌砂的表面层层揭开了,当灵气进入到大约两公分左右的地方,一抹绿意出现在了庄睿的眼帘里。

    有如糯米一般粘稠的水头,基本上能达到冰种,但是绿不错,分布的很均匀,虽然整块翡翠个头不大,只比鸡蛋略大一点,但是以现在翡翠市场的价格,这块冰种料子分解做成饰品的话,差不多也能值个两三百万左右了。

    这样的原石虽然不错,但是庄睿也不怎么能看得上眼,他那四合院地下室里摆放的料子随便挑出一块,品质都远甚这块,是以在看清楚里面的翡翠的种水之后,庄睿转身就准备离开了。

    “小庄,怎么样,看上什么料子了吗?我这边挑出六块参赌的原始了,你也指一块吧……”,庄睿正想着在大厅里再转悠转悠的时候,唐老被一群人拥簇着走了过来。

    “我?我就算了吧……”

    庄睿笑着摇了摇头,在这儿别人明显不把自个儿当盘菜,庄睿也不想出这风头,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出了这会所大门,庄睿和这些人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小庄,给老头子这个面子吧,要不…………日后传出去,我这张老脸可是没地放了……”

    唐老的脸上还真是有些发烧,心中有些后悔请庄睿过来了,原本想给庄睿介绍一点人脉,没想到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压根就没把庄睿放在眼里。

    庄睿挠了挠头,他不想拒唐老的面子,随手指了指面前的黑乌砂,说道:“好吧,那……就这块吧,我看着不得……”!~!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