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十一章 长见识了【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在那些“赌石高手”挑选毛料中过去了,庄睿看似到处闲逛,却是把整个会所里以供挑选的料子都看了一遍,这不看不要紧,看完之后庄睿更是感到啼笑皆非。

    别的先不说,这些料子大多都是开过窗或者有擦面的半赌原石,并且表现还都不错,但是仅此而已,因为庄睿看了十多块开窗的料子,居然有近半都是作假的原石。

    翡翠原石作假,笼统来说一般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是作假色,最常见是是人工染色或炝色、人造松huā或蟒带、烧烤翡翠色、染椿色作铁壳、打孔灌色。

    给原石的染色方法主要有镀色、炝色或火烧,在鉴定中很多地方与饰品的鉴定一样,但是在有些迹象方面是饰品没有的,如原石中存在的绿色是由表面向里浸入,绿色的色调总是有一种不蓝就黄的味道,而且表层处可看到一些大小不等的烧焦点,这些焦黄点的产生是由于受到酸、碱的腐蚀而造成的。

    第二种手法是假皮壳,将次料、废石、假货粘上优质翡翠皮壳,再放在经酸、碱浸过的土壤中埋上,使之变为相似“真皮”,掩盖了人工痕迹。

    在鉴定的时候,首先要水清洗干净,检查皮壳每个点面,不放过细小孔、缝、洞并对比颜色、粒度变化,假皮壳的作假单凭眼里是比较难判断的,也是市场上不法原石商人最常用的一种手法。

    第三种则是伪造假像,手艺娴熟的工艺师可以伪造翡翠切口,而不抛光切口以外的部分,原石中因存在裂玟、黑点、残损等问题,故用制造假象以分散鉴定者的注意力或掩盖住其缺陷为目的,其方法多为涂墨、写字、贴胶布或纸、抹泥、去皮不抛光或大件开小口等。

    上面所说的这三类是较为常见的,另外还有真假混色、镶嵌贴片、掏心涂色、天窗盖帽、探孔补洞、伪造风化、挖空增透等等作假手法”由于翡翠玉石近年来愈发受到消费者的喜爱,所以从货源上就出现了大量的假冒原石。

    庄睿所参加的翡翠公盘,除了一次平洲公盘之外,其余两次都是缅甸国家级的正规公盘,能去哪里的几乎都是行里的老手”是以那些原石商人倒是没搞什么猫腻,庄睿虽然对于这些作假手法很清楚,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亲眼得见。

    不过今儿却是让庄睿同学大开眼界了,在这会场里不多的几十块原石中,几乎有一半都是经过人工泡制的,上述的那几种做假手法,居然全都能找得到,哭笑不得之余”庄睿也感觉是此行不虚,算是长了见识。

    “奶奶的,怪不得那些老外公司都拼了命的开辟国内市场,敢情咱们国家就是凯子多啊………………

    欧阳军一直是跟在庄睿身边的,见到庄睿面色有异,问清楚怎么回事之后,也是感觉哭笑不得,〖中〗国的社会形态决定了那些早一批富裕起来的人,的确有点像是《大腕》那个电影中所说的:只买贵的,不买对的。

    这些老板们都以为开了窗见了绿的原石才是好料子,却不知道这些玩意儿是能作假的,就像是国内一家广东的家具厂家,代理了国外一家非常著名的家具品牌之后”说自己所有的原材料都走进口的,其实却是暗度陈仓,所用的材料还弃是国内加工”很是忽悠了一大部分有钱人。

    庄睿轻轻碰了一下欧阳军,说道:“四哥,您这有熟人没?回头找人投注,这些人的钱,不赚白不赚……”

    其实庄睿和欧阳军也是能投注的,不过要是投注比较大,他本身就是专业人士”等到谜底揭晓之后,那些人肯定心里会对他有想法的,吃相太难看。

    庄睿虽然不喜欢这些人,但是也不想平白的得罪人”找个外行人来投注,那些人即使是吃了亏,也只能打破牙齿和血吞,估计就连找回场子的想法都不会有的。

    “这事好办………”,欧阳军何等聪明,听庄睿这么一说,就明白过来,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压低着嗓子通了几句话之后,看向庄睿笑道:“齐子没在会所,不过的分钟之内一准能赶来,呃,齐子就是这家会所的老板……”,欧阳军说的这人,家里有长辈在财政部任职,论起背景和欧阳军相差甚远,年龄也比欧阳军小了很多,属于新一代的顽主,所以接到欧阳军的电话之后,估计闯红灯都要赶来。

    “嗯,和那哥们说清楚,别搞的好像很熟似的……“……”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与其留着这些凯子们给原石造假商人们宰,倒不如自己先下刀了,也让他们知道一下翡翠行里的水深水浅。

    欧阳军摆了摆手,说道:“放心吧,干这些事情,齐子比你我都要熟的多……”,这不管各地,都有些能人专门帮人拉关系平事儿的,这种人在北京城尤其多,专门帮人做申报审批项目,另外还负责跑官送礼等等事宜,在地方进京的那些人眼里,一个个都是能人。

    当然,那些张嘴就是某某部长的侄子,或者是某某〖主〗席的外甥的人,大多都是拿钱不办事的“嘴儿爷”不过收钱办事的人也有不少,但是办的事一般也都是要打点折扣的。

    齐子的这会所就有这些功能,作为老板,对于这合伙忽悠人的事情,他自然是门清了。

    过了大约10分钟后,下午要进行赌石的十块料子都已经选好了,这会也到了中午,唐老招呼了庄睿一声,一行人去到会所的餐厅去吃午饭。

    这家会所虽然不是京城顶级的私人会所,不过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餐厅出小时都为会员提供酒菜,今儿可能是王总提前打了招呼的原因,在餐厅里就餐的人,基本上都是此次参加赌石的。

    “庄老师,您看我那块料子,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啊?这可是我爷爷留了三四十年的老物件,当年我爸做生意的时候,我爷爷都没让卖的……”,吃饭的时候吴老板端着杯酒,走到庄睿的座位处,除了这次赌石的组织者王总之外,他还是第一个称呼庄睿为老师的人,吴老板也就是比庄睿大个四五岁,倒是不像那些老家伙们倚老卖老。

    “呵呵,这个……真不好说……”

    庄睿无奈的摇了摇头,能问出这话的人,就是外行中的外行,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就这么一块没有任何表现的全赌原石,就是让唐老来判断,也是不敢下妄语的。

    不过看着吴老板态度不错,庄睿想了一下之后,压低了嗓子说道:,“回头擦石的时候小心点,千万不要切石,要是里面有翡翠的话,会切伤掉的……”

    解石是个细活,一块价值100万的翡翠,没解好的话,可能就会变成500万,庄睿这是从侧面点了一下吴老板,他的话只能说到这个程度,至于他能否理解,庄睿就没有办法了。

    “嗯?谢谢,谢谢庄老师,晚上您在会所的开销,全记我账上……”,做生意的人哪个不是猴精猴精的?听到庄睿的话后,吴老板顿时双眼放光。

    这人就喜欢听好话,庄睿说他的原石好,吴老板也就信了,拿庄睿当专家,不过庄睿要是说那是块破石头的话,估计吴老板一准说庄睿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了。

    席间欧阳军接到了个电话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向庄睿挤了挤眼睛。

    “各位,今天咱们的赌石俱乐部活动,有幸请来了人称“翡翠王”的缅甸唐老师,呃……,另外还有庄睿老师,感谢二位在百忙之中能参加这次活动,下面我把赌石的规则讲一下……”,吃过饭后,众人都回到了会所里,王总拿着个麦克风讲了一下今儿赌石的规矩,此次赌石,一共有三位庄家受理赌注,并且根据原石的表现,每一块原石都给出了赔率,等到原石解开之后,会根据各种赔率将钱支付给众人。

    为此王总还专门从玉石协会请到两个玉石鉴定专家,只是那两位只负责解石之后的鉴定,所以要晚一会才来这里。

    “好了,下面大家可以投注了,咱们俱乐部的会员只要填写投注单就可以了,不是会员的朋友则是需要用现金或者支票的……”

    参加这次活动的,并非都是所谓的赌石俱乐部的会员,还有很多人是会员带来的长见识的朋友,所以王总才有后面这一句话。

    “嘿,王总,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也来凑个热闹……”,王总话声刚落,一个三十岁左右,留着小平头的男人走了进来。

    “齐总好……”

    “齐总,您怎么有空来啊……”,“欢迎,欢迎,齐总能参加,这是咱们俱乐部苒光荣啊……”,小平头似乎人缘甚广,进入到会所之后,众人纷纷和他打起了招呼,虽然这哥们的年龄和庄睿差不多,但是享受的待遇却比庄睿强的多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