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十八章 拉风的头衔【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吴老板您当时买了多少钱啊?”

    唐老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说实话,要知道,真话有时候是很打击人的。

    “三百万,当时那人说这是后江玉矿的老料子,如果赌涨了出几个戒面的话就赚回来了,唐老,您看这能回本吗?”

    吴老板也不傻,看见唐老的反应后,知道自己这块原石中所切出来的翡翠,品质似乎并不怎么样,现在他已经不想着赚多少钱了,能不亏本的话,吴老板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咳咳……”

    唐老听到吴老板的话后,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劲万?后面去掉两个零然后再把万字改成千还差不多……”,“吴老板,这块料子是后江玉场的倒是不假,不过却不是后江老坑种的料子,老后江玉皮薄呈灰绿黄色,个体很小,很少超沏3千克,水好底好,常产满绿高翠,少雾,多裂纹,做出成品的颜色比原石变好(即增色),且加工性能好,是制作戒面的理想用材。

    而新后江玉的皮较老后江玉厚一些,个头较大,一般在3千克左右,水与底均比老厚江玉差,密度极硬度也略小,裂纹多,成品抛光后不及原石色彩好,即使满绿、高翠,也难做出高档饰品。

    像这块料子,绿头不太好,并且种水也很一般,让我看来,留在家里做个念想就行了……”,同是后江玉场的原石,但是老坑翡翠和新坑的无论是从质地还是价值上,那是没法相比的,唐老斟酌了一番,还是给吴老板留了几分面子,没好意思说这玩意只能值个几千块钱,而是用起了古玩行的春秋手法来”暗示了吴老板一下。

    “哎,我说唐老,这……总归有个价钱吧?”

    唐老话说的比较隐晦,但是架不住吴老板并不是古玩行的人,没能理解到唐老的良苦用心”在唐老话声刚落的时候,就追问了起来,如果这玩意真的不值钱,那留在家里岂不是每天看着找难受吗?

    “我说…………这位先生,这块原石中的翡翠质地很一般,只属于中低档翡翠,如果硬要说个市场价格的话,估计也就是万儿八千这样子的”和帝王绿相比,呵呵……”,见到唐老脸有难色,站在一旁的于理事开口说话了,他又不做翡翠生意,也不怕得罪人,三言两语就把问题给解释清楚了,尤其是最后的那声轻笑,让吴老板原本白皙的脸色”瞬间变得像是猪肝一般通红。

    “你……你怎么这么说话啊,这块石头可是三百百买来的…………”,这赔了三百万,对于吴老板并没有什么,可是赌石的失败,让在商场里一向风光无限的吴老板心理有些接受不了”他是把赌石当成做生意一样来看的,huā了三百万买得一块价值三千的物件,只能说明他眼光极差”这才是吴老板难以忍受的地方。

    “诸位,这赌石的风险太大,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谁也看不清这石头里面有什么,有人huā数亿资金购得一块原石,而解开之后一文不名的事情也是有的……”,唐老见到吴老板面色难堪,出言给了他一个台阶下”这次倒是没有人出言讽刺吴老板,因为在场的这些成功人士们”此刻都认清了赌石残酷性,这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两块加起来价值五百多万的原石,就已经变得一文不名了,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下一块石头不会遇到和他们相同的结果。

    “小秦,继续吧……”,见到吴老板脸色依然不怎么好看,却是再没有说话了,唐老看向秦理事,让他继续开始解石,和这些外行交流起来实在是太困难了,唐老已经是下定决心,下次即使得罪一些客户,也不再参与这样的活动了。

    秦理事点了点头,又搬起一块原石放在了解石机上,这会围观的众人,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心气了,他们都已经意识到,这赌石并非是像传闻中所说的那样可以一步登天。

    赌石圈里历来都是成王败寇,报喜不报忧,某人要是赌涨一块极品翡翠,那不出一天的功夫,就能传播到整个国冉的赌石行里,但是那些千万身价赔的鸟蛋精光的人,年是很快被这圈子淘汰并且遗忘。

    所以虽然人人都知道赌石有风险,但是并不能阻挡大笔资金投入到赌石圈子里来,不过相对这些并不是国内一流富豪的老板们来说,更多投入资金到赌石中的富翁们,大多是购买明料收藏以期增值,却是不会干他们这样没有理性的事情。

    接下来的解石,让场内又多了不少脸色难看的人,虽然已经是在意料之中了,但是眼瞅着自只活着自己投注的原石,解出来后与期望相差甚远,心里自然而然会有失落的感觉的。

    “咔……咔咔……”,随着那刺耳的摩擦声,众人寄予厚望的第七块原石被拦腰切开了,白huāhuā的结晶显示出,这又是一块废料。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这外面的料子近乎是玻璃种了,怎么里面什么都没有?”,“z四万,我可是投了z四万的重注啊,起……,起……”,”

    当第七块原石解出之后,场内顿时响起一片鼓噪声,要知道,除了庄睿之外,几乎所有人都看好这块原石,纷纷在上面押了重注,而这块石头的表现却是和他们想象中的大相径庭,别说出玻璃种的翡翠了,甚至连那块豆种的都不如。

    “唐老,这……,这也太古怪了吧?为何外面表现好,而里面什么都没有啊?这块原石我可是请专家看过的呀……”,开口问话的人姓郝,这块料子是他huā费了一千两百万元nMP,从潮州的一个原石商人手中购得的,而郝老板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他当时从广州请了一位自称赌石专家的人看的料子,当时那位专家信誓旦旦的说这块原石解出来后价值最少上亿,郝老板这才斥资将其拿下的。

    听到郝老板的话后,前面赌垮的一个老板,也开口说道:“是啊,前面我那块料子,也是请的广州的一位专家看的,都说是好毛料才买的,这他娘的毛料纯粹就是假货啊……”

    “咳咳,诸位,不知道你们请的赌石师傅是谁啊?”,站在圈内的秦理事问了一句,以他们几个人的眼光,早就看出这些原石都是假的了,不过不是自己这一摊子事,庄睿等人都不愿意多言,直到这郝老板不依不饶的追问,秦理事才出言问了这么一句。

    “姓谢……”,“我请的是姓孙……”,“姓周,说是什么世界玉石协会的专家,喏,我这还有他的名片呢……”

    几个人说出的姓名都不尽相同,郝老板随身还带着那位周专家的名片,找出来后递给了秦理事。

    “亚洲翡翠协会常任理事?世界玉石协会会员?”,秦老板开口将名片上的头衔读出来后,顿时让唐老等人目瞪口呆,他和庄睿都算得上是翡翠赌石圈里泰山北斗了,但是也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拉风的名字,似乎……亚洲没有什么翡翠协会吧?

    “哎,我请的那位专家也是亚洲翡翠协会的,你看,这是他的名片……”,另外一个老板在秦理事说完之后,也从包里找出一张名片,当两张名片都被秦理事拿在手上之后,站的和秦理事比较近的几个人,顿时看出了点儿蹊跷。

    两张名片放在一起,除了上面的名字不同之外,其余像是头衔、印刷、纸张包括上面的纹饰,几乎全都一模一样,场内的这些老板们虽然不懂得赌石,但是对商场的尔虞我诈却是异常精通,压根不用多想,个个心里都明白了……自个儿被人给骗了。

    “诸位,老朽先声明一下,在国内比较权威的玉石鉴定机构,就是国家玉石协会,地址是北京市………,——,你们也可以通过网站查找,至于这所以的亚洲翡翠协会,应该…………是骗人的组织!”,唐老的话让很多人心里最后一丝侥幸的想法也没有了,事实证明,他们这些在商海里向来都是给别人下套的老手们,这次的确是载了。

    “报警,一定要报警抓住他们……”,“对,报警,妈的,终日打雁没想到被啄了眼睛……”

    “我让广州的〖警〗察朋友先把那专家给控制起来…………”

    有人起头要报警,顿时让原本都像是霜打了的茄子般的老板们,情绪高涨起来,有人甚至掏出手机,准备用自己的人脉把那和骗子串通一气的专家给抓起来了。

    对于这些人来说,金钱事小面子事大,不抓住这些给他们设局下套的人,难率众人心头之恨。

    “报警?怎么报警?卖原石的估计早就跑了,即使抓住那“专家”,你拿别人也没辙啊,一句“看走眼了”就能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一个不大和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