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庄睿的坚持【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庄睿的坚持【求月票】

    “庄睿,你想好了,不参与这次敦煌出土文献的后期整理和研究工作?”

    在孟教授离开酒泉那个军营返回北京的前一天晚上,孟教授把庄睿喊到了他的房间里,原本想和庄睿探讨一下他对于敦煌文献的研究方向,谁知道却从庄睿口中听到一个让孟教授十分吃惊的决定。

    庄睿进屋坐下的第一句话,就说他不参与到此次敦煌文献的研究小组中,而是继续此次的野外科考工作,并且连下一站的目的地都订好了。

    “老师,我对敦煌文化本来就没什么研究,在读研的时候,主攻方向就不是这一块,现在即使参与进去,也就是坐享其成,我还是想尝试一下是否能找到元代或者是西夏时期的墓葬……”

    对于名利,说老实话,庄睿都已经不缺了,身家亿万,在数个领域都是专家大师级别的人物,这敦煌研究的成果对于别人而言可能极为重要,但是庄睿还真的没怎么放在眼里。

    “你……你小子怎么就不听劝啊,庄睿,你知不知道,只要你参与进来,到时候你的正研究员级别还有博士论文,都会很容易通过的,我说,你小子怎么钻牛角尖啊……”

    孟教授看着软硬不吃的庄睿,颇为头疼,作为庄睿的导师,他是真心为庄睿着想的,而且这次的发现,的确是在庄睿的领导下做出的成绩,庄睿应该享受胜利后的果实的。

    这次敦煌文献的问世,可以说是自明十三陵发掘以来,意义最为深远,影响力最大的一次国家级考古,只要庄睿能参与进来并且主持一个研究课题,那么即使自己退下去了,庄睿也将成为国内科考界一位不可忽视的青年专家。

    孟教授虽然是桃李满天下,但是那些学生还没有达到自己事业的巅峰,在国内考古界的话语权与地位,和自己相比还差了很远,所以孟教授很期望在自个儿退休之前,能培养出一个接班人来。

    数遍自己的那些学生,孟教授发现还就是最年轻的庄睿最为合适。

    从庄睿前几年在国外发现海盗岛,揭开一段历史尘封之谜,其后在国内发现刘秀墓,使得国内科考界填补了一段东汉历史上的空白。

    而后庄睿在读研的时候,主攻水下考古,先是成功首次在深海打捞出宋代古沉船,后来更是在打捞“阿波丸号”的时候立下大功,让失踪大半个世纪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问世。

    这几次考古发掘,影响都比较深远,所造成的轰动也很大,其实按道理说,庄睿的这几次考古发现,随便拿出来一项都能奠定他在考古学界的位置,不过那会庄睿实在太年轻,虽然屡有建树,但是理论方面的知识还跟不上。

    加上庄睿本人又比较低调,很少参加一些学术会议,在相关场合露面的机会也很少,所以庄睿在考古界的名声并不是非常响亮。

    但是这一次敦煌文献的出世,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一来这是庄睿领导的考古队发现的,本身就占有优势和说服力,二来这些文献资料最容易出成果,只要庄睿认准一个研究方向,是很容易出成绩的。

    如此一来,庄睿理论知识不足这一缺点,也将会被弥补,从而一跃成为国内顶级的考古专家,这也是孟教授对庄睿最大的期望。

    只是孟教授万万没想到的是,庄睿放着这唾手可得的成就不要,偏偏还要去寻找那虚无缥缈的元代墓葬,这不是丢了芝麻捡西瓜嘛?

    孟教授深呼吸了一口气,放缓了声音说道:“庄睿,有元以来,虽然也发现了一些元代的墓葬,但那都是在元朝为官的汉人墓而蒙古族的皇帝以及贵胄的陵墓无一得见,千百年来也有不少人探寻,却是没有任何发现,我说,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虽然庄睿是自己的学生,但是孟教授知道他涉猎甚广,在很多领域内甚至比自己的成就都大,所以还真不敢像对待那些初入学的学生一般,硬行让庄睿听从自己的话。

    “呵呵,老师,事情总要有人做的,元代一共历时九十七年,出了11个皇帝,我就不信他们全部都天葬了不成?”

    庄睿仍然坚信自己的观点,等去到那片大草原之后,一定会有所发现的。

    虽然古代也有水葬天葬以及火葬等墓葬形式,但是庄睿相信,以元代强大的军事实力,绝对不允许其帝王死后安葬的那么寒酸,一定会将其进行土葬并且配以丰富的殉葬品的。

    “天葬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以蒙古族的墓葬方式,这千百年都过去了,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任何一处帝王陵墓的……”

    孟教授摇了摇头,他曾经也有一段时间,深入研究过元代墓葬形式,从史料仅存的只言片语中总结出一点,那就是蒙古族的墓葬极深,往往都在地下数十米甚至百米以下。

    可想而知,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上,又历经了千百年的岁月侵蚀,谁能有本事从如此深的地下找到墓葬,那还真是神仙了。

    所以孟教授不得不放弃了对元代墓葬的研究,因为不管他怎么研究,这没有实物参照,是根本研究不出什么成果来的。

    是以现在见到庄睿想走自己以前走过的弯路,孟教授才会如此苦口婆心的劝解他的。

    “老师,我仍然坚持自己的选择,我相信,如果能找出元代皇帝的陵墓,那么也将会填补我国元代皇陵考古的这项空白,我想……那要比研究敦煌文献价值更大一些……”

    庄睿这油盐不进的态度让孟教授终于失去了耐心,脸一绷说道:“废话,谁不知道元代皇陵的重要是个学考古的都想找出来,可是有人找到了吗?年轻人要脚踏实地,不要好高鹜远……”

    说到这里的时候,孟教授感觉自己的话有些重了,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了口水,偷眼看向庄睿时,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那小子压根就没把自己的话当做一回事。

    “算了,你小子和我当年一样,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孟教授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不由长叹一声,接着说道:“这样吧,你这次野外科考的时间也不短了,我再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如果再没有什么收获的话,必须马上返回北京,准备参加下个月在北京举行的敦煌文化世界jiā流学术会议……”

    孟教授见说不动庄睿,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庄睿在下个月的敦煌学术研讨会上露露脸,再怎么说庄睿也是这批敦煌文献的发现者,该有的荣誉还是少不了的。

    庄睿这么大的人了,当然能听出导师的关切之意,当下点了点头,道:“老师,就按您说的办,谢谢您……”

    “小任还跟着你,不过整理那批敦煌文献的工作很繁琐,这几个研究生我就带回去了,你要记住,半个月时间没有发现的话,一定要回去,不然你任师兄从这次考古发现中,可是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了……”

    从孟老爷子的这番话可以看出,他还是最为看重庄睿,居然让任ūn强放弃加入敦煌研究的机会,让他跟着庄睿,不过这也无不有bī得庄睿早日返回北京的意思。

    “老师,这可不成,这次机会对师兄可是很重要的……”

    庄睿听到孟教授的话后连连摆手,开什么玩笑?他庄睿可以不在乎什么职称荣誉,但是任博士可是靠着这个吃饭的,要是这么一来,自己还不被师兄埋怨死啊?

    孟教授眼睛一瞪,说道:“有什么不行的?该小任有的,我会帮他争取的,一样都不会少,不过小子不让人省心,有他跟着我才能放心……”

    “好吧,老师……”

    庄睿无奈的摇了摇头,接受了导师的安排,反正他也想开了,要是师兄因为自己受到什么影响的话,大不了到时候从经济上多补偿一些给他了。

    ……

    “任哥,没怪我把你拐到大草原上来吧?”

    彭飞驾驶着的汽车在大草原上飞驰,此时正值盛夏,草原上鸟语花香、空气清新,碧绿的草地印照的天空显得格外的蓝。

    徽风吹来,牧草飘动,处处都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蓝天白云之下,一望无际的草原、成群的牛羊、奔腾的骏马和牧民挥动马鞍、策马驰骋的英姿尽收眼底。

    两天之前,庄睿和彭飞还有任博士三个人,重返敦煌取回自己的车后,一路经过宁夏从阿拉善盟直ā石嘴山市,进入到了茫茫大草原上。

    从风沙遍地的大西北来到了草原上,整个人的心态完全改变了,入眼之处的绿-和西北的荒芜,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

    任博士对于继续跟着庄睿折腾,倒是没有什么怨言,笑着说道:“没想到现在还能看到这样的景太美了,没有一丝现代化的痕迹,让人心神都感觉到了安宁……”

    :呼唤月票,还有最后几天,朋友们的月票别费了啊。RA!~!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