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引爆全场(上)【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听到庄睿的话后,舒文脸色一变,开口说道:“小伙子,话头不要说的太过啊,这次比赛,可是云集了世界上最出色的十一匹赛马,每一匹都曾经夺得过很多赛事冠军的……”

    参加最后一场比赛的马儿总共是十二匹,而舒文博士只说了其中十一匹,显然不认为庄睿的追风可以列为世界名马,这也是对庄睿刚才的口出狂言加以了反驳。

    不知道为什么,舒文博士虽然很想和庄睿缓和关系,但是每次见到庄睿自信满满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出言打击一下这今年轻人。

    舒文博士也曾经分析过这种问题,结果让他很是无语,居然是自个儿有些妒忌庄睿,妒忌他如此年轻,就能赤手空拳的创下这么大一份产业。

    要知道,舒文博士在庄睿这么大的时候,还是在做律师呢,后来接手老丈人的产业,才开始在商界暂露头角,倒不是说舒博士不能容人,实在是庄睿这今年轻人太出色了。

    庄睿的老丈人也是属于豪富之家,不过相反的是,秦家反而要仰仗庄睿的鼻息,这一相比就高下立判了。

    “呵呵,舒博士,记录就是用来被打破的,冠军就是用来没超越的,从今天起,追风在赛马界,将成为一个传说!”

    马上就要开赛了,庄睿压根就不想再隐藏追风的实力了,从这场比赛过后,纯血马一统短程赛马的辉煌将成为历史。

    “好,好,那老头子我真是要拭目以待了……”

    舒文被庄睿这张狂的话给气笑了,那些港岛子弟们都是晚辈,在他面前一个个都是装成熟,像庄睿这样锋芒毕露的年轻人,他还真是第一次得见。

    “追风,加油啊,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奶奶的,让那些质疑你的人,都把下巴给惊掉吧……”

    进入到马房后,庄睿用灵气给追风梳理了一遍身体,舒服的追风嘴里直哼哼,大脑袋不停的摆动着,像是在回答庄睿的话。

    庄睿回头看向帖木儿,笑呵呵的说道:“帖木儿大哥,你知道上一场比赛,追风赢了多少钱吗?”

    “多少钱?”

    帖木儿摇了摇头,他之前隐约好像听到庄睿在打电话,说什么投注五千万,但具体怎么回事,他真的不知道。

    庄睿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压了追风五千万港币,追风跑第一帮我赢了差不多有十个呢……”

    “十……十个亿呢……港币?那……那是多少啊?,,庄睿的话把帖木儿给吓住了,在这些草原汉子们的心里,财富是用牛羊马儿来计算的。

    帖木儿和巴特尔都算是草原上比较富裕的人,也不过只有一个马场百十匹马,全卖出去的话也就是几十万,他实在无法想象九位数的财富是个什么概念。

    “呵呵,帖木儿安答,这笔钱我准备全部投入到慈善基金会里,对内蒙的失学儿童做一些救助,可是不能分给你啊……”见到帖木儿吃惊的样子,庄睿笑了起来。

    中垩国实在是太大了,庄睿再有钱也帮不了那么多,他只能有选择的帮助一些区域,在内蒙认了个安答,庄睿当然不会吝啬了,反正那些钱都是要huā出去的。

    “不……不,我不要,谢谢庄睿安答,还能想着我们大草原……,,帖木儿连连摆手,似乎生怕庄睿要给他钱一般。

    “帖木儿安答,那个钱不能给你,但是该你拿的钱,你也不能不要的……”

    庄睿看着帖木儿一脸不解的样子,开口说道:“追风赢了那场比赛,一共获得赛事奖金八百四十万港币,按照比赛的惯例,这笔钱我要拿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就要归骑师和驯马师所有了,咱们没有驯马师,所以这百分之三十,就都是帖木儿安答你的了……”

    “八百四十万,百分之三十?”

    帖木儿被庄睿说的有些晕乎乎的了,在心里盘算了好一阵子,才将这些数字给理顺了,瞪大了眼睛说道:‘,那……那岂不是两百五十二万?”

    “不行,不行,庄睿安答,这钱我不能要,不就是骑着追风跑一圈吗?换成谁都能跑赢的,如果是庄睿安答你,肯定跑的比我还快……”“帖木儿安答,先听我说,这钱……你必须拿,而且下一场比赛后,你拿到手上的钱可能就要超过千万了,咱们是兄弟,我发财不就等于你发财吗?不要再推辞了,……”

    庄睿出言打断了帖木儿的话,最后一场赛事的总奖金是五千万,占据了此次赛事奖金的一半还要多,如果追风拿到第一的话,那庄睿将得到三千五百万,分给帖木儿的百分之三十,也有一千万出头了。

    “这……这合适吗?”

    帖木儿的脑袋这会都有点麻木了,成百上千万的财富,在庄睿嘴里就像是个数字,说起来毫不费力,让帖木儿感觉到了一种极端的不真实。

    “得,帖木儿安答,这事回头再说吧,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反正就骑着追风可劲儿跑吧,能跑多快走多快……”

    庄睿见到帖木儿晕乎乎的样子,也不敢再刺激他了,万一这哥们受刺激过度,比赛的时候摔下来就麻烦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帖木儿认真的说道:“庄睿安答,你放心吧,那钱我不要,也一定会跑第一的……”

    帖木儿这倒不是在说大话,世代生活在大草原上蒙古民族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是在马背上度过的半生时光,对于马,就像是对自己双腿一般熟悉。

    虽然关于现代赛马的一些技术,帖木儿可能比不过那些骑师,但是他的马感,却是场内所有的骑师都无法相比的,即使喝的酥面大醉,帖木儿也能安安稳稳的骑在马上不掉下来,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有了追风这样出色的马儿,帖木儿如果还跑不了第一的话,那他真是没有脸面再见庄睿的了。

    很快就有马场的工作人员带领参赛马匹来到了起跑处,按照马儿跑道的位置顺序,来进行比赛前的称重,帖木儿和追风作为这场比赛临时塞进来的编外人员,自然又是排在了十二号跑道上了。

    “天哪,我没看错吧?那个人,竟然穿着赛马服,难道他是骑师吗?”

    “应该是的吧,刚才有一场比赛,好像就是他跑的……”

    “太不可思议,神奇的中垩国人,这样身材的人也能参加赛马比赛吗?”

    帖木儿牵着追风刚进入到场地内,就引来了众多骑师和马主的关注,这里面虽然有很多人观看了上午的比赛,但是从望远镜里见到帖木儿,和现在看见本人,还是有很大的视觉反差的。

    参加这场比赛的骑师,除了帖木儿之外,基本上全是外国人,他们都是世界排名相当靠前的著名骑师,在看到同行里有个身材高大的中垩国人,鬼佬们不禁有些诧异,不住的打量和低声议论着。

    不过这次现场的工作人员,再也不敢小看追风和帖木儿了,之前的那位在马场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工作人员,就是因为言辞不当,而被调到了别的部门里。

    剩下的这些工作人员,都是亲眼看到追风创造奇迹的人,一个个嘴里吐着粤语对帖木儿热情有加,只是他们的这番举动却是表错情了,帖木儿连一个字都没听懂。

    帖木儿最后一个称重的时候,那些鬼佬骑师们都聚了过来,当看到那四多公斤的体重时,一个个顿时像是见了鬼似地瞪着帖木儿,连出言嘲讽都忘掉了。

    这些鬼佬骑师都有些迷惑了,自己究竟参加的是赛马比赛还是赛大象啊?怎么会出现一个比马儿都要强壮的骑师呢?

    不过距离比赛越来越近,他们也没工夫去深究这件事情了,一个个开始用各种手段调教起自己的马儿来,争取让马儿在起跑的时候,爆发出最强的体力。

    距离比赛还有最后三分钟的时候,骑师和赛马都已经进入到起跑点,一群马主站在了稍后的位置,等待着比赛的来临。

    “小伙子,紧张了吧?,、舒文博士站到了庄睿身边。

    “还行吧,紧张不紧张,结果都将是一样的……”

    庄睿笑了笑,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对于追风的实力,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庄睿再了解了,只要使出一半的力气,追风都足以赢得这场比赛了。

    “难道他真的这么有把握?”

    见到庄睿的样子,舒文博士心里稍稍有些不安,不过想起马会方面的一些布置后,舒文博士心中的那丝不安也消失掉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尤其是带有“赌”这一色彩的运动,更是掺杂着许多不为人所知的内幕。

    赌马看似公平,其实也是有着肮脏的一面的,只是绝大部分人并知道罢了。

    “五、四、三、二、一,砰!”

    随着倒计时尽头的一声发令枪响,紧闭的十二道木栏同时向外弹开,十二道犹如闪电一般的影子,瞬息间冲闸而出,比赛……开始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