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七十章 草原惊魂(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曲大草原是藏北牧民放牧的主要地区,而此时正值冬末春立的时候,草原上的草长的十分快,再加上这条小道久未有人走,越是进入到草原深处,道路越是难以分辨了,透过天边最后一丝余光,周瑞看着四周漫无边际的草原,把车开到一个大约有五六米高的土坡上停了下来。

    “怎么了?周哥,不是找不到路了吧?哎呦,妈的,好冷啊。”

    刘川把悍马车停在了沙漠王子四五米远的地方,从车上跳了下来,不过刚出车门,就冻的打了个哆嗦,麻利的又缩了回去,过了半天才披了一件厚厚的军用大衣下了车,手里还抱着两件大衣,却是给周瑞和庄睿拿的。

    “怎么早晚温差这么大啊,中午的时候穿个薄毛衣就行了,这会恐怕要零下了吧?周哥,我车里的GPS全球定位系统没有显示了,你这怎么样?”

    把军用大衣的棕毛领翻起来,紧紧的把两只耳朵裹在了里面,刘川缩着脖子一边说话,一边将手里的大衣从车窗里递了过去,在2003年初,所谓的全球GPS定位,也就是在那些大城市里面好使,到了这草原之上,也和手机一般,没有办法接受信号了。

    “嗯,也是不能用了,现在天黑看不清道路,咱们在这里过一夜吧,你们那辆车不要熄火,今天没有风,不怕引起火灾,咱们在这里点上篝火,先烧烤点东西吃,大衣你拿回去给她们穿吧,我车里准备了两件。”

    周瑞没有接刘川递过来的大衣,他在来之前就有了准备,不过只准备了三件,却是没有预料到此行会有这么多人,看到刘川也有所准备,这才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在高原地带如果不小心因为受凉,导致感冒发烧之类的疾病,那可是会要命的。

    听到有烧烤吃,悍马车上的几个人都兴奋了起来,顿时抗寒能力剧增,每个人都披着件大衣下了车,虽然她们平日里也经常在户外烧烤,只是在这天黑如墨,四周寂静的像时间停止了转动的茫茫大草原里,点上一堆篝火,想必会别有一番滋味的。

    “刘川,你和庄睿先帮着把四周的草清理一下,冬天草原里的草比较干燥,万一引起火灾,咱们几个都要在这里被煮熟了。”

    周瑞从沙漠王子车的后备箱里取出一把只有半米长短的工兵锹,在悍马车约有四五米远的地方挖起坑来,他的动作很迅速,一铲子下去,一大蓬连草的土就被掀了起来。

    刘川答应了一声,跑回车里,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把那两把锋利的开山刀拿在手上,递给庄睿一把之后,两人开始清理起这个土坡上的枯草来,而柏梦安则是带着几个女士,把他们清理的干草集中在了一起,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准备工作算是完成了。

    汽车周围十几平方米之内的草,都被清理干净了,周瑞在两辆车中间的空地上,挖了一个只有三十公分左右深的浅坑,又从越野车上抱下一捧东西。

    庄睿等人围上去一看,好家伙,长约一米的铁条叉子,还有十几跟小臂粗细的干枯树枝,刘川晃悠着转到越野车的后面,他就是想看看周瑞到底在车里面,都放了些什么东西,准备的居然比他还要充分。

    刘川把悍马车上的备用柴油拎了一桶下来,正要往那些枯草树枝上浇的时候,却被周瑞制止了。

    “不要动这些柴油,悍马车一夜都不能熄火,这些油是要救命的。”

    虽然在八宿县的时候两辆车都加满了油,不过从八宿县赶到这里,车里的油基本也耗费了一半了,而这里距离那曲区城,应该还有将近四五个小时的路程,如果不省一点,恐怕两辆车在半路都要趴窝。

    用柴油引火也是有些浪费,周瑞很熟练的用干枯的树枝搭了一个三角形架子,下面放满的枯草,点燃之后,先是一股浓烟升起,不多时熊熊大火就燃烧了起来,等到树枝被点燃了之后,篝火堆已然成型。

    竖起两根头处分叉的树枝在篝火堆两旁,周瑞用铁条把从县城里买来的羊羔串了起来,架到了篝火上面,不多时,原本已经冻得硬邦邦的羊肉变得有些松弛了,等在一边的周瑞,马上将手里的食用油刷了上去,一些油滴落到篝火中之后,发出“滋滋”的声音,火苗大涨,向上窜出足有一米多高,整只羊羔都被卷了进去。

    伴随着冒着“咝咝”声的油烟,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从篝火中间传了出来,这种香味绝不同于在饭店里吃到烤肉味道,众人都耸动着鼻子,贪婪的闻着这肉香,而周瑞此时是最忙的一个人了,一只手在飞快的转动着架子上的羊肉,以防被火烤焦掉,另外一只手却是不停的在羊羔肉上刷油,并涂抹孜然等香料。

    添加了食料的羊羔肉,在周瑞不停的翻滚下,逐渐变成了的金黄色,香味愈加浓烈,有肉岂能无酒,庄睿转过身去,准备去车里拿酒,却见身后的秦萱冰都是一脸期待的模样,舌尖微微伸出,下意识的舔着嘴唇,白皙如玉的脸庞在篝火的映照下,平添了一丝妩媚的红晕,却是让庄睿看的呆了。

    “木头,你瞪着人家秦大小姐干嘛?”

    庄睿耳边传来刘川大煞风景的声音,而秦萱冰也看到了庄睿那热切的眼神,不过却没有动怒,只是脸色回复了正常,这让庄睿心里大呼可惜。

    “我去拿酒。”

    庄睿回了刘川一句,有点不好意思的从秦萱冰旁边走了过去,将刘川买了那箱子泸州老窖都抱了下了车,也没找杯子,直接一人一瓶的递给了周瑞、刘川和柏梦安。

    “五十二度的,度数有点低了,前几年喝过七十三度的泸州老窖,不过现在已经不生产了。”

    周瑞接过酒瓶后,拧开了瓶盖,直接用瓶口对着嘴抿了一口,咂吧了下嘴巴,出声说道。

    “咳……咳,这度数还低啊,咳、咳……”

    柏梦安满脸通红的拎着酒瓶,刚说出一句话,却又被呛了回去,他刚才把这泸州老窖当成XO喝了一大口,实在是低估了这纯正的粮食酒。

    “我们也要喝,给我倒一点点。”

    柏梦安的样子却没有吓住几位女士,柏梦瑶和蕾蕾还有秦萱冰每人都拿了一个一次性的杯子,正缠着庄睿要酒呢。

    “都喝一点吧,没事的,这天气喝点酒可以活血脉,通筋骨,别喝醉了就行。”

    此时周瑞放下了手里的酒瓶,右手抓着铁条一端,将那个已经烤好了的全羊平着抬了起来,走到刘川铺在地上的一大块帆布处,左手手腕一翻,一把极不起眼,只有二十多公分长,表面黝黑没有任何光泽的小刀,出现在周瑞的左手指尖。

    只见周瑞左手飞快的在烤的焦黄的羊身上划动着,犹如庖丁解牛一般,一片片薄薄的羊肉整齐的落入到帆布上的几个盘子之中,看的众人大声叫好。

    孜然粉的香味很好的消除了羊羔肉上的膻味,成片的羊肉外焦里嫩,嚼在嘴里顿时是满口生香,喝着美酒,看着晴朗夜空中的点点繁星,置身在这美丽、宽广的大草原里,所有人的心胸都变得开阔了起来。

    “木头,来首歌吧。”

    刘川手里的一瓶泸州老窖已经快要见底了,嘴里嚼着鲜嫩的烤羊肉,含糊不清的对庄睿喊道。

    “唱歌?”庄睿迟疑了一下。

    “嗯,庄睿唱首大草原的歌吧,我听雷蕾说你唱歌不错。”

    秦萱冰出人意料的开口说道,这一路行来,她的表现似乎越来越像正常人了,经常会主动和庄睿刘川聊天,偶尔还开开玩笑,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隔阂感,也变得很淡薄了。

    “还是周大哥来首部队的歌曲吧。”

    庄睿倒不是要推脱,只是一时没想好要唱什么。

    “我?我可不行,我这嗓子要是一唱,准把狼群给招来。”

    正在烧烤第二只羊的周瑞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是啊,庄老弟就唱首吧,最好是草原上的民歌。”

    自从庄睿把悍马车的位置让给柏梦安之后,柏梦安就一直和庄睿是老弟相称了,不过他的酒量实在不怎么样,几口下肚,就有点醉眼迷离了,要不是柏梦瑶在旁边扶着,恐怕连坐都坐不稳了。

    “那我就唱个蒙古族的歌吧。”

    酒壮人胆,再说庄睿的声线很浑厚,歌唱的一直不错,也就没再推脱,站起身放声唱了起来。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风吹绿草遍地花彩蝶纷飞百鸟儿唱骏马好似彩云朵牛羊好似珍珠撒啊,牧羊姑娘放声唱愉快的歌声满天涯……牧民描绘幸福景春光万里美如画啊,牧羊姑娘放声唱愉快的歌声满天涯牧羊姑娘放声唱庄睿借着酒劲,将这首著名的草原民歌演绎的淋淋尽致,浑厚高昂的男音回荡在茫茫草原之中,听的众人都入了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神采飞扬的庄睿。

    “嗷……嗷……呜”

    就在庄睿歌声将落的时候,远远的传来数声狼嚎,给辽阔的大草原渲染上一丝神秘的色彩。

    只有周瑞皱了下眉头,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对身边的刘川说道:“有点不对劲,将柏梦安送到悍马车上去,把枪拿下来。”

    “嘿,木头,你行啊,真把狼给招来了,抄家伙干它们。”

    这时柏梦安已经是烂醉如泥了,而四周的狼嚎声此起彼伏,逐渐增多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清楚,似乎就在耳边响起,秦萱冰几人也听到了,脸上纷纷露出惊色,只有刘川这厮有些兴奋,大声喊着庄睿拿家伙。

    “你们几个快点上悍马车,被狼群围住,就会困死在这里。”

    看到刘川扶着柏梦安,还慢悠悠的向悍马车走着,周瑞抢上一步,肩头向下一矮,拦腰将柏梦安扛了起来,拉开车门,把他扔了进去。

    “哧……哧……哧……哧”

    “周大哥,这越野车打不着火了。”

    庄睿的反应也不慢,就在周瑞跳起来的时候,他抓起手边的开山刀,连手里的酒瓶子都没顾得上扔,也钻进了那辆沙漠王子,只是怎么转动钥匙,这车只是发出“哧哧”的声音,就是打不着火,庄睿知道,可能熄火了这一会,把机油给冻住了。

    “别管那车了,快点,到这辆车上来!秦小姐,你上那辆车干嘛?”

    周瑞已经上了悍马车,一看人,却是少了秦萱冰,再一找,却发现秦萱冰居然在庄睿所在的越野车上,不由着急的喊了起来。

    秦萱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上了这辆车,刚才周瑞让她们上车的时候,她本能的跟在了庄睿的身后,上的车来,才发现自己上错了,秦萱冰推开车门,正要下车的时候,却被庄睿一把拉了回去,紧跟着关紧了车门。

    “你干什么?放开我!”

    秦萱冰冷不防的感觉到自己钻进了庄睿的怀里,顿时一股男人的汗味夹带着酒味冲入鼻尖,虽然并不难闻,但是秦萱冰还是有些羞恼,她没想到庄睿此刻会如此大胆。

    “别说话,看外面。”

    庄睿的声音在秦萱冰耳边响起,一股热气吹过耳边,使得她耳朵痒痒的,心中升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循着庄睿的声音,秦萱冰向外看去,十几米外的草丛里,传来阵阵沙沙的声音,在无风的夜晚,显然很不正常。

    十几点绿幽幽的光芒从草丛里射了出来,在篝火另一边的悍马车突然亮起了前脸上的六个大灯,数道强光将前方草丛照射的有如白昼一般,这时庄睿和秦萱冰都看清了,是狼,十几条骨骼宽大,但是瘦骨嶙嶙的草原狼正趴伏在草丛之中,作势欲扑。

    秦萱冰不由吓出了一身香汗,十几米的远近对于狼来说,就是一个纵身的距离,刚才要是冒然下车的话,恐怕已经遭遇到这些草原狼的袭击了。

    “庄睿,后面也有……”

    突如其来的强光,让这几条狼乱了一下,随之就向后缓缓的退了下去,不过秦萱冰马上就发现,在越野车后面的草丛里,也闪现出许多绿幽幽的光芒来。

    “不行,一定要尽快回到悍马车上去,再呆上一会,肯定要生病的。”

    越野车没有发动起来,也就没有暖气,温度下降的很快,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庄睿已经感觉到两腿有些僵直了。

    悍马车此刻也动了起来,先是向前开出了几米,然后猛的一甩,将车尾对准了越野车的车门。

    “快点上来!”

    周瑞掀开悍马车后门,对庄睿和秦萱冰喊道。

    庄睿正要开门下车的时候,几条黑影从草丛里,快若闪电般的窜了出来。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