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一百零四章 画中画(上)【拜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免费PS:解答一下上章朋友们的疑问,咱写的是都市收藏,主角就是一眼镜有点特殊但是思维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不是万事通,也不是百事晓,咱不想把这本书写成主角动不动就王八气乱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样的书起点有很多,不差咱这一本,主角就像王大妈称呼的小兔崽子那样,亲昵而不失生活。

    至于翡翠的鉴赏是非常专业的知识,大家不要觉得主角就应该知道翡翠,就像是拿个水种好点的透明翡翠和玉给大家分辨,恐怕很多朋友都分不出来的,至于锤子砸翡翠这笑话,98年的时候,咱在普宁就干过,藏友们别担心,大块的原石能敲下来点,拳头大小的,小锤子不好使。

    觉得咱写的合理不合理的,都可以去书评发表下自己的意见,但是不要骂人,喜欢打眼这种平淡点风格的藏友们,就投出月票支持下咱,谢谢大家。】

    “当……当当……当”

    铁锤和石头撞击,所发出的清脆响声,在夜色中远远的传了出去。

    可是等庄睿再拿起那块石头时,却沮丧的发现,这几锤子只不过是在石头的表面,留下了几个微不足道的凹点,就连个石片都没有敲打下来。

    这一幕要是被一个稍微了解赌石的人看到,肯定会笑掉大牙的,没见过有人拿锤子想从石头里砸出翡翠来的,庄睿也是过了好几个月之后,才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是多少的愚蠢和可笑。

    跟着庄睿跑出家门的小白狮,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主人,显然它无法理解,庄睿为什么会拿个锤子敲打自己的玩具。

    拾起了地上的那个石头,庄睿有些发愁,这玩意到应了那句老话,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一时间庄睿也拿它没有办法,很明显,用锤子将它敲开的想法,是不可能的,庄睿这时候并不知道,这世上仅是针对赌石所制造出来的切石机,都有十几款之多。

    “算了,过几天找个砂轮打磨一下吧。”

    招呼了一声白狮,庄睿去到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几包烟,就回家了,明天的事儿也不少,上午要跟着宋军去拜访那位装裱大师,下午还要和刘川去建獒园的那块地现场看看,恐怕暂时是顾不上这几块石头了。

    虽然在石头中发现了翡翠,不过在庄睿的心里,也没把这几个石头当做一回事,早在2003年的时候,要说钻石值钱,大家都明白,可是对于翡翠,也只有一些特定圈子里的人,才知道极品翡翠的真正价值。

    ****************“唔,别闹,这就起了。”

    熟睡中的庄睿,突然脸色感到湿漉漉的,睁开眼睛一看,小白狮正在床头,伸出舌头舔着自己,小爪子还抓住被子往地上拖,再向窗外看去,天色已经大亮了,庄睿看了下床头的手机,已经快7点了,连忙爬了起来。

    自从养了白狮之后,庄睿的生活又重新有了规律,每天早上必须带这小东西跑上一圈,因为这小东西很懂事,从来不在家里拉屎拉尿,都会憋到早上,在外面去解决,然后庄睿还要给它准备早饭,一般是用玉米糊糊做的狗粮,里面加几个狗钙片,等伺候完这小祖宗之后,庄睿才有时间去洗刷吃早点。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给小白狮准备好早餐,坐在桌旁正在喝着老妈煮的稀饭时,庄睿的电话响了起来,小白狮的耳朵猛的竖了起来,跑进庄睿的房间,将电话叼了过来。

    赞许的揉了揉小家伙毛绒绒的脑袋,庄睿从白狮的嘴里将电话拿了起来,一看,却是宋军打来的。

    “喂,宋哥,咱们不是说好九点钟的吗。”

    “早点去吧,老先生打电话说,10点钟他还有个客人,让我们早点过去,我现在在路上了,你是住中书街那里吧?去路口等我,马上到。”

    宋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庄睿连忙咽下嘴里的馒头,回到自己房间,把那个装着《李端端图》的皮套拿在手里,给庄母说了一声,带着小白狮就匆匆下楼了。

    “走吧,上车。”

    刚走到路口,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就停到庄睿的身前,宋军放下了车窗,招呼了庄睿一句。

    先拉开奔驰车的后门,让小白狮上去之后,庄睿坐到了副驾驶上,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上却是并排坐着两个小家伙,敢情宋军也把金毛幼獒带了出来。

    “嘿,管管你那只啊,这不讲理呀。”

    宋军通过后视镜发现,小白狮一上车,就将他的小金毛挤到了一边,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威胁声,顿时大为不满。

    “白狮,坐好。”

    庄睿冲着后门喊了一句,小家伙却从座位中间扑到了庄睿身上,庄睿无奈,只能抱着它了。

    “对了,庄兄弟,我给你说一下,等会要见的那位老爷子,姓方,是扬州裱工中的代表人物,老家是彭城的,现在算是叶落归根,回来养老的,这位老爷子脾气有点古怪,他所看重的书画,有可能会帮你免费装裱,但是要是他看不上眼的,你出多少钱,他都不搭理你,或许看在我的面子上,可能会应付你一下,不过你做好被宰的心理准备啊,这老爷子软刀子黑着呢。”

    一边开车,宋军一边给庄睿交代着,虽然他还没看庄睿手里的这幅画,不过从他话中的口气,看得出他对庄睿在草原黑市上拍来的这幅画,也不是看好。

    “没事,宋哥,这画只要能换个轴杆就行,是否重新装裱,都没所谓的,我带了三万块,应该够了吧?”

    庄睿装着一副很随意的模样,随口答道,这位方老爷子如果真是装裱这行当中数得上的人物,自然可以看出这画中的猫腻来。

    “你小子倒是挺舍得的啊,买幅画才几千块,装裱一下就准备花三万,不会是想转手找个大头卖出去吧?”

    宋军说话间,车子已然驶向城郊处龟山汉墓的方向,这一条路上有许多建材市场,庄睿看到有些市场门口正在用电锯锯着木头,发出很响的轰鸣声。

    “装裱好了,我卖给别人,宋哥你可不要抢啊。”

    庄睿看着那电锯,脑子里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口和宋军胡侃着。

    “对了,我可以找那种小型的手动切割机啊。”

    庄睿在心里暗骂自己笨蛋,在他家老宅的附近,以前有个石场,专门卖一些石雕作品,那会庄睿就经常看到一些石雕师傅们,用小型的手动切割机,在对石雕一些比较细腻的部位进行处理,想来那东西,切个石头应该不成问题吧。

    “要是唐伯虎的真迹,我还有点兴趣,我告诉你,庄睿,那幅《李端端图》,可是好好的呆在南京博物馆的,你这玩意留着自己看看就行了,挂出去那可是要被人笑话的。”

    宋军嘴里说着话,将车停了下来,庄睿这才知道到地方了,推开车门,抱着小白狮就下了车。

    “庄睿,把小白狮留在车里,方老爷子要是答应帮你装裱的话,是需要安静的,这俩小东西太吵。”

    听到宋军的话后,庄睿安慰了一番小家伙,又把它塞回到车里,然后手中拿着那幅画轴,和宋军向前面10多米处的一个院子走去。

    方老爷子的这个房子,是建在彭城的城乡结合处,依山傍水,院子前面还种了一排柳树,正值吐绿之时,进到院子里,庄睿看到,在院子中种了两块菜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拿着锄头在锄地呢。

    “方爷爷,你老的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啊。”

    宋军看到老人之后,连忙快走了几步,上前将老人手里的锄头接了过去。

    “这这个臭小子,平时没事就不来,有事就想到我了,等我什么时候见到宋老哥,肯定告你小子一状,行了,行了,别在那摆弄假把式了。”

    老人看着宋军装模装样的在锄地,一脚踢了过去,宋军都没敢躲,硬是用屁股受了这一脚,宋军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不过却没有丝毫尴尬的样子,脸上一直都笑嘻嘻的。

    庄睿这时才看清老人的面貌,雪白的头发,面色红润,脸上的皮肤也很细腻,用鹤发童颜来形容,绝不为过,咋一看去,根本不像八十多岁的老人,只是在那双眼睛里,不时的流露出一丝沧桑感。

    “你爷爷身体还好吧?”

    老人向庄睿点了下头,对着宋军问到。

    “托您老人家的福,爷爷身体也硬朗着呢,教训我爸的时候,身手别提多麻利了,对了,我前段时候回京里,爷爷还说要请你去家里住一段时间的。

    “不去啦,这里挺好,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我离开家乡数十年,算是学成有归,这把老骨头,现如今能埋回来,也算是运气不错了。”

    老人感慨了一句,眼睛向庄睿手中的皮套看了一眼,随后问道:“是宋老哥又淘到什么宝贝了吧?走,去屋里看看。”

    老人的脚步很稳健,走到门口的时候,洗了下手,带着二人走进客厅,一个四十多岁,像是老人保姆的中年妇女,上来给宋军和庄睿端了杯茶,然后就退了出去。

    “拿来,我先看看。”

    老人并没有宋军所说的那么难缠,进屋后擦干了双手,很爽快的就从庄睿手里接过了皮套,将拉链拉开,把里面那幅画轴取了出来。

    “来,小伙子,帮我把这画打开。”

    老人可能是把庄睿当成了宋军的跟班,扔过来一副白手套,示意庄睿戴上。

    在客厅里那张长方桌上,庄睿和方老爷子各持一边轴杆,将画向两边铺开,只是画轴还没打开一半,老爷子的脸上,已经是露出了不快的神色。

    “我说你这个小兔崽子,这样的东西,你也好意思拿来让我装裱?看我老头子每天都很清闲,来消遣我是不是啊?”

    等到画卷完全展开后,方老爷子已经是满脸怒色,他这一辈子经手的名家书画真迹,可能要多个这世上任何一位收藏家,眼力自然不凡,打眼望去,就已经分辨出这画的真假来了。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