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118章秦淮河畔119古董商的故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让睿的银行卡卜只有凹多万了,不过刘”帮他刷了出万”眠来,庄睿还有十余万的身家,只是相比个把月之前,却是缩水了许多。

    交过钱后,几个人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大概到了四点多钟的时候,车行的工作人员才通知可以提车,庄睿开着自己那辆大切诺基,而雷蕾和刘川各自开了一辆车,秦鳖冰自然是坐在庄睿的副驾驶上了。

    三辆车先后驶出了车行。向旁边不远处的秦淮河畔驶去,他们早就商量好先去那边的船坊里吃饭,刘川对南京也比较熟悉,将车开在前面。

    “董冰,你帮我拨个,电话,我问问姐夫来吃饭吗?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姐夫吧?”

    庄睿一边开着车,一边对秦鳖冰说道,他的手机就变速器旁边,只是这里的车比较多,庄睿不敢分心,他却没注意,自己刚才说的话,让秦董冰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没见过你姐夫,但是我见过你母亲啊,对了庄睿,你母亲以前是做什么的?她身上的气质,给人感觉很高贵的。”

    秦董冰忽然想起了庄睿的母亲那温婉大方的模样,一边拿着手机按照庄睿说的号码拨号,一边出言问道。

    “我妈妈?她教了一辈子书呀,是个老师,没有什么特别的。”庄睿随口答道,不过母亲的来历他自己也不清楚,从小到大好像母亲就没有回过娘家,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家里的事情,庄睿只是知道母亲复姓欧阳,单名一个婉字,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喂,喂,是小睿吗?奇怪,怎么有女人说话?”

    庄睿一时有些走神,秦鳖冰可是听到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连忙把电话贴在了庄睿耳边。

    “是,是我,姐夫,你事情办完了没有?这也到了吃饭的点钟了,咱们一起吃饭吧,晚上也住一个酒店好了。”庄睿回过神来,连忙对着话筒说道,耳边的皮肤和秦董冰的手指接触在一起,只觉得有些痒痒的。

    “你们车买好了?吃饭就不必了,我这边的客户要请我们吃饭,等晚上再联系吧。”

    赵国栋这次采购的东西不少,算是个大客户,向他供货的那个老板,也想与赵国栋建立一种长明的合作关系,是以晚上安排好了酒宴。

    车行距离秦淮河很近,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刘”就将车驶入到一个露天停车场里,庄睿连忙跟了上去,从车窗向外看,已经可以看见秦淮河畔了。

    秦淮河古称淮水,本名“龙藏浦”全长约旧公里,历史上极有名气。相传秦始皇东巡时,望金陵上空紫气升腾。以为王气,于是凿方山,断长珑为渎,入于江,后人误认为此水是秦时所开,所以称为“秦淮”

    秦淮河远在石器时代,流域内就有人类活动,东吴以来一直是繁华的商业区的居民地。六朝时成为名门望族聚居之地,商贾云集,文人荟萃,儒学鼎盛。隋唐以后,渐趋衰落,却引来无数文人骚客来此凭吊,咏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到了宋代逐渐复苏为江南文化中心。明清两代,是十里秦淮的鼎盛时期。

    一千八百年以来,秦淮河始终是南京最繁华的地方之一,美称十里珠帘“自古以来秦淮河便是人文茶萃、商贾云集之地。素有“江南佳丽地”之美誉。

    庄睿对于秦淮河的印象,却是从上学时的课本里认识的,那篇《桨声灯影里的秦谁河》的散文,是庄睿第一次听说到秦淮河的美景。印象更深的,自然就是船坊上的歌故了,只走到了现代,想必也不复存在了吧。

    “木头,咱们等一会再去船坊吃饭,等天色再黑一点,船上的灯都开起来后,那才有味道呢,到时候说不定还有演出。”

    刘”停好车后,身前跑着小黑狮,身边跟着雷蕾,颇有点老板气概,就是那裤子实在有些不长脸。

    秦淮河的两岸,全部都是一些古色古香的建筑群,飞檐漏窗,雕梁画栋,不过庄睿知道,原先的建筑早就毁在战乱之中,这些应该都是后来建造的,漫步在秦淮河畔,有如穿过历史的沧桑,给人宁静而又放松的感觉。

    点上一根香烟,坐在河边垂柳之下,看着微微荡漾的河水,奔跑嬉闹的小白狮,还有身边的美人相伴,庄睿一时疑似梦中,以前的自己,可是整天穿梭在地铁公交站。那时何曾想过自己能拥有眼前的这一切。

    秦董冰也在和雷蕾窃窃私语,只有刘川无聊的在逗弄着小黑狮,这小家伙长的也不算慢,虽然比白狮的体型要小一圈,但是和其余差不多大的狗比起来,就显得发育快多了,尤其是黑狮的头部,现在已经初现虎头的雏形了,看起来憨厚中带着威猛。

    “木头,木头!”

    刘”连喊了两声,见庄睿没有搭理他,从地上捡了个土疙瘩,向庄睿砸了过去,却发现白狮瞪着自己并且嗓子里发出了低吼,吓得刘川连忙高举双手,不敢再动弹了,他知道这小家伙虽然不会真咬他,但是再把裤子撕破,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什么事情?”庄睿醒过神来,将白狮召到怀里安抚了一番之后,才看向刘川。

    “哥们给你说啊,晚上咱哥俩,都没戏了。”刘川凑了过去,声的在庄睿耳边说道。

    “没戏?没什么戏啊?”庄睿听的有些莫名其妙,声音也拨高了几度。

    “你小声点啊,我说没戏,是她们吃完饭,逛一会就要回去了,晚上要连夜布置展厅,明天就是她们参加珠宝展示的日子。”

    刘川有点沮丧,原本还着和蕾着去酒店嘿咻一番的,刚才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这哥们立马从伟哥变成萎哥了。

    听到刘”的话后,庄睿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他也曾经做梦,梦到过和秦莹冰发生一些超友谊的关系,只是在现实里,两人连牵手都没有过几次,他也不敢奢望这么快就发展到开房间的程度。

    “走吧,去吃饭,吃完饭到夫子庙逛逛去,哥们现在没钱了,去碰碰运气,看能淘到个好物件不。”

    让睿站起身来。对了刘川的屁股踢了脚。却不防被刘起地,两人在草地上翻滚了起来,两人这是从小就玩惯了的,只是看的一旁的小白狮其中不住的发出“呜呜”的低吼声,却是不敢下口去咬,看的一旁的雷蕾和秦董冰“咯咯”直笑。

    从这小时候经常玩的把戏中,庄睿感觉到了一丝亲切,虽然现在自己有钱了,但是生活还是如常,朋友依旧未变,不仅是刘”想必在中海的老大,包括已经分散到国内各个地方的几兄弟,也是如此。

    拍了拍身上沾染的青草,几人向最近一艘船坊走去,在秦淮河上,大大小小的船坊不下于百只,有些是专门带着游客夜游秦淮河的,还有一些,却是船坞食坊,可以根据客人的需要,将船开到河心,也可以停靠在岸边,安意非常好,一条船里大概能放下二十余张桌子,基本都会坐满客人,在有些船上,甚至还有表演观看。

    此时秦淮河两岸,都亮起了灯光,庄睿他们所上的这艘船,灯光设计的非常巧妙,仿古的灯具之中,里面的亮光如同燃烧着的蜡烛一般,将整艘船照耀的灯火透明。

    船舱里的桌子已经坐满了七八成的客人,庄睿等人选了一张临窗的桌子坐了下来,看着这画舷凌波,桨声灯影,如果再有歌姬起舞。就更有一番“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茶萃之所”的味道了。

    在船上,自然是吃鱼才能应风景了,刘”点了个大头鲍鱼的一鱼三吃,就是一条鱼做成三种菜肴,鱼头加豆腐、火腿片、香菜炖汤,鱼尾用少许盐、料酒,脖制之后,放入油锅干烧,鱼身自然是要做成糖醋鱼块了,这种吃法在苏北极为流行,庄睿和刘川在彭城的时候,也是经常这样吃的。

    另外庄睿给二女点了一些金陵小吃,像是秦淮八绝中的鸭油酥烧饼、牛肉锅贴等等,虽然不是最为地道的,但在外地也很难吃到。

    没多大会,几人点的菜就送上来了,鱼汤看上去乳白浓稠,喝一口滋味极其鲜美,糖醋鱼块更是香酥酸甜、清香可口,庄睿更是要来一个小碗,挑出鱼刺然后和鱼肉拌在一起,放在脚下给白狮吃了起来他这举动倒是让旁边几桌客人看的有些侧目,只是有刘川这古之恶来一般长相的人在,却也没人上来找茬。

    吃饱喝足之后,等刘川结完了帐,庄睿站起身来,对着二女说道:“莹冰,咱们去夫子庙的古玩街转转去,你们不急着回去吧?”

    秦董冰微微有些气恼了白了庄睿一眼,如此良辰美景,不说和自己去河边散步,偏偏要去那人多拥挤的地方,她却是不知道,庄睿早就听闻夫子庙的大名,这次去实是憋足了劲,准备去捡几个大漏的。

    第一百一十九章古董商的故事

    秦淮河畔的夫子庙,是始建于东晋成帝司马衍咸康三年,根据王导提议“治国以培商人材为重”立太学于秦淮河南岸。当年只有学宫,并未建孔庙,孔庙是宋仁宗景佑元年就东晋学宫扩建而成的,因为祭奉的是孔夫子,故又称夫子庙。

    自古以来,夫子庙就为秦淮皇冠,闪烁着迷人的光彩。这里人文荟萃,商贾云集,素有“江南佳丽地”之美誉,只是南京素为兵家必经之地,历代多遭兵祸,历史上的夫子庙曾四毁五建”年,夫子庙秦淮风光带开始复建,先后投资旧多个亿,恢复建设了大成殿、明德堂、尊经阁、江南贡院等力多处、刃多万平方米古建筑,平时日人流量在旧万人次以上,节假日在30万人次以上,

    秦淮河从古至今,都是文人雅士咏诗作对,舞文弄墨的场所,是以在位于秦淮河畔的夫子庙中,古玩字画、花鸟鱼虫也就成为了最重要的卖点,往往都会吸引众多游客驻足观望。

    由于夫子庙也是集古玩和花鸟市场与一体,所以刘川对于夫子庙也很熟悉,带着众人从东侧进入到夫子庙市场之中,网进入广场,就看到庙前东侧立有一个石柱,上书“文武大臣至此下马”想必是对“至圣文宣王”的崇敬之意。

    此时在被誉为古玩界“北有潘家园,南有朝天宫”的朝天宫古玩市场,尚未重建,是以更多的古玩爱好者都集中在了夫子庙古玩市场,在别的城市,当夜幕降临之后。往往古玩市场里面摆散摊的都会散去,但是处在夜游秦淮美景旁边的夫子庙古玩市场,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一条长街两旁,全都是仿明清的建筑,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置身于古代的感觉,由于游客太多,刘川这会已经是把黑狮抱在了怀里”白狮却不虞有失,灵巧的在众人眼下穿行,始终紧跟着庄睿。

    “木头,慢点,慢点,咱们这哪儿是淘宝捡漏啊,这整个一赶大集的,有好玩意也甭想找到。”这样随着人流走了一会之后,刘”憋不住劲了,人这么多,根本就无法在摊位前驻足,还没等你站稳呢,后面的人就推着你往前走了。

    其实在这个点钟逛夫子庙的人,大多都是外地游客,仰慕夫子庙的名声,来图个热闹而已,并不是对古玩有兴趣或者想来淘宝捡漏的,而那些摊主所卖的,不说全部都是现代工艺品。至少庄睿走过七八个摊位,随意用眼睛扫描了一下,还没有发现一件带有灵气的物件,这样一来,游客图个便宜,买点纪念品,摊主赚点辛苦钱,倒也是皆大欢喜。

    真正那些本地的老玩家,也来夫子庙。不过他们来这里的时间,大多都是清晨,是来逛这里的“鬼市”的,所谓“鬼市”其实就是现在人们称呼的夜市,不过在解放以前却是称晓市,或称“鬼市”在年轻人嘴里都已经改口称夜市了,不过在古玩行里,却一直将“鬼市”这个称呼延续了下来。

    古玩鬼市一般在后半夜至天亮前交易,和现在的夜市时间上有三定差别,鬼市由于是在夜间成交,货物真假难辨,好坏难分,因此容易上当受骗,尤其是很多盗窃来的赃物也常常在这里上市脱手,弄不好就会吃官司,令人有口难辩。

    拜放后”、氏政府境定路灯未灭前不准交易。鬼市也就海渐取嘛世晓在各地又重新有了鬼市,最为有名的就是北京的潘家园和南京的夫子庙了,其余各地也都有,不尽相同,时间一般都是从凌晨三点至早上七八点钟,也有些卖二手货的会延续到中午时分,货主来自全国各地,货物各式各样,大多是仿制古玩,但也不乏珍品。

    可惜的是,刘川这厮以往来这里,只是为了宠物进货而来的,对古玩市场并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有鬼市的存在,否则的话,以庄睿的那双眼睛,在鬼市里肯定能淘到不少好东西。要知道,鬼市虽然质品假货虽然不少,但是珍品存在的几率。要远比这地摊上的多多了。

    看到秦董冰和雷蕾都皱起了眉头,不断闪躲着挤来的人群,想必这里面也不乏想浑水摸女人的脏手,庄睿开口说道:“咱们去店铺里面转转吧,这儿估计就算是有什么好物件,也早就被人淘走了,哪里还轮得到咱们。”

    当下刘”和庄睿护着二女,挤到了那些散摊的后面,进入到一家从门面上来看,比较大的古玩店中。

    看来和庄睿一样想法的人也不少,这家古玩店生意好坏不说,至少人气够旺,三五个穿着古代短打服饰的店员,正信口开河诣酒不绝的给游客们推荐着店中的物品,庄睿忽然想起一个故事,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庄睿,好端端的你笑什么呀?是不是那人说的不对?”一旁的秦莹冰指着那口若悬河的店员,向庄睿问道。

    “不是,我想到了个笑话,说给你们听听,话说有一家古玩店招聘售货员,广告足足打出去一个多月,应聘的人也不少,但就是一个都没应聘上。

    这天来了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先到了五分多钟,网进店门老板就从地上捡起一小块木屑,把它放在红丝垫子上,问年轻人问道:“这是什么?”

    年轻人愣了一下,答道:“是个碎木屑呀”

    老板摇了摇头,将红丝垫子里的木屑随手扔回到地上,说道:”伙子,你没有被录取。”

    年轻人有些不解,不过别人是老板,他也没办法,正准备走的时候,外面又走进来一个应聘的人,他就停住了脚步,想看看那人如何回答。

    果不其然,老板还是那一招,把扔到地上的木屑又捡了起来,珍而重之的放到红丝垫子上,向网进门的年轻人问道:“你能说出这是什么吗?”

    那今年轻人闻言也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脸上就露出笑容,道:“这是慈禧老佛爷曾经用过的牙签。”

    “好极了,你现在就开始工作吧。”老板大喜,马上拍板决定录用后来这年轻人了,而先前那位,悻悻的掩面而去。

    董冰,你看那个店员,是不是有点像我说的那人呀,功夫全在嘴皮子上了。”

    庄睿的话引得秦董冰和蕾蕾笑了起来。不过刘川显然听过这故事,不服气的说道:“木头,你那故事过时了,看哥们给你说一个。”

    “你还会说故事?”庄睿的话和投过去的鄙视的眼光,让刘川大为不满。

    “什么话啊,听好了,从前有一个古董商,结婚四十多年,年岁已近六十,喜欢上了夫人的侍女,背地里总对侍女动手动脚,夫人知道之后,就与侍女商量了一计。

    有一天。侍女对古董商说:老爷,今夜三更来我房间呀,古董商闻言大喜,到了三更时古董商偷偷的溜进了侍女的房间,而此时侍女已与夫人换室而居,古董商上了床之后,啥话也没说,倾盆暴雨,尽其所能,和吃了伟哥差不多。

    等完事之后,古董商躺在床上,高兴的说道:还是你好,比我那个,老黄脸婆强多了。话音网落,夫人一脚将其踹至地下,骂道:你还玩了一辈子古董,连这么个老货都不认得。”

    “刘川,你这个。色胚,就不是个好东西!”

    刘”这笑话说完,听的秦董冰和雷雷面色绯红,蕾蕾更是上前掐住刘川的软肉,痛的刘”低声求饶。

    “这位小哥,你说的不是我吧,老头子我正是你说的六十多岁,可是雄风不再了,老了,老了啊。”

    突然,从刘川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听得几人吓了一跳,这玩笑话要是被人当真了,那可是无缘无故就与人结怨了。

    说话的的确是个老人,长得白白胖胖的,面色红润,看年龄也就是六十多岁,头上黑白发各半,鼻粱上架着一副眼镜,右手大拇指上,戴着一个翠绿色的扳指,笑呵呵的眯着双眼。看着庄睿几人,这老人要是换上一身锦绣团服,整个。就像古时候富甲一方的胖员外。

    “老爷子,我们几个。人开玩笑呢,哪儿敢说您啊,再说了,你也不是古董商呀。”

    刘川摆脱了雷蕾的小手,陪着笑脸对老头说道。

    “嘿,还巧了,我还真算得上是个古董商,也是这家店的老板。”

    老头脾气挺好,也没生气,笑呵呵的回道,却听的刘川一脑袋瓜子黑线,这老头要说的是真的,自己刚才那话,可就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了,年龄身份都相符,怎么会这么巧呢。

    “老爷子,您别生气,这人就这臭毛病,刘川,还不给老板赔礼道歉啊。”

    庄睿也不知道老头这脸上的笑意,是真是假,总归刘”在别人店里开这样的玩笑,是有点不合适。

    “没生气,没生气哥几个也喜欢这些物件?能不能看出我这里,那件东西最值钱啊?”

    胖老头连连摆手,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旁边那几个伙计忙的脚不沾地,他不说上去帮个忙,倒有闲心和庄睿等人聊了起来,是否真是老板不谈,这老板架子摆的是十足。

    比:戏肉到了,咱又要失眠几天了,明天0点开始爆发,四章起步,诸位藏友检查下书屋,把给咱收藏的月票,现在就投出来吧,打眼见了月票,比喝红牛还精神……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