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126青铜菩萨127珠宝展销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漆的话,让钱姚斯和古老两人面面相觑,脸上均是露正州耿润信的表情,虽然说古玩这行当,也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但是这领进门来的师傅,可是极其重要的。

    因为这些老物件都是传承了数百甚至上千年,凝聚了前人的心血精华创作出来的,同样,想要鉴定出这些古董的真伪来,也是需要丰富的理论知识和长期上手把玩积累下来的经验,理论知识书本上可以学到,但是对于实物上手的经验,可不是看几本书就能搞明白的,这就需要一个名师指导了,也能使其少走一些弯路。

    当然,也有没有师傅自学成才的,像中海的德叔就是,他从小就在中海的当铺里跑腿,虽然没有人教导他。但是德叔为人机警,聪颖好学,平时很注意那些掌柜的言行举止,在他们鉴赏物件的时候。更是想着办法往跟拼凑,这样一来二去的,在大量接触到实物的情况下,逐步的从小伙计干到二掌柜,再从二掌柜的干到大掌柜,要不是解放后取消了当铺这行当,恐怕德叔早就自己开上铺子了。

    但是像庄睿身上的这种情况,钱姚斯和古老爷子玩了一辈子古董,还真是没有遇到过,一来庄睿年纪太像他这般年龄,如果不走出身于一些收藏世家或者豪门大族里。是很难接触到大量的真品古董的。二来他仅仅是从书本上学的知识。居然就能分辨出那些高仿瓷器的真假来。这两点就足以让两个老家伙吃惊不已了。

    “古老哥,咱们活了这一辈子,要是和庄小哥相比,这把年龄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对了,庄小哥,你那天珠有没有出让的意思?老头子我是真心想买,价格再高一些也没所谓,只要你愿意卖”

    钱姚斯对于庄睿的那串老天珠,还是念念不忘,在不露声色的自贬夸奖了庄睿一句之后。又提出了购买天珠的意思。

    “钱老爷子,不是您出价低,只是这串夭珠手链,是大昭寺活佛亲自赐予我的,意义深重,没有经过活佛他老人家的同意,我不敢另送他人,再说用金钱衡量这天珠,也不是很合适,您老也体谅一下小子的苦衷吧。”

    庄睿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四处打量了一下,让店里的伙计,把柜台里面摆放玉饰品的一块丝绸拿了出来,铺在了桌子上面,然后将手腕处的天珠手链取了下来,放在了那块丝绸布上,让二人观赏。

    前文说过,天珠是一种带有极强磁性的宝石,一般天珠内的磁场,都要比水晶高出三倍之多,像庄睿这串老天珠,其磁场之强,恐怕最少是水晶的五倍,而且天珠和人体接触之后,会根据佩戴人体内的磁场强弱,自动调节并释放出磁性,这也是天珠对身体有益的原理。

    每个人体内的磁场都是不同的,所以天珠饰物,一般是不让主人之外的人接触到的,因为那样,就很容易使得天珠磁场变得紊乱。

    钱姚斯和古老爷子自然都明白这个道理,手里拿着一个放大镜,几乎将整张脸都凑了上去,但是却并没有让皮肤接触到天珠,过了五六分钟之后,二人才坐了回去。

    “庄小哥,把这天珠收回去吧,能看到活佛加持过的随身饰物,我们也算是开眼了,不过庄小哥在日后,如果还能遇到这老天珠的话,可是要卖给我前老头子呀。”

    好不容易将眼神从天珠里面拨了出来,钱姚斯很是郑重的对庄睿说了上面一番话,佩戴天珠本来就能使人财运亨通福缘深厚,庄睿年纪又说不准什么时候还能遇到这好东西呢,现在未雨绸缪说上这段话。可能日后就会带给自己一个惊喜。

    “你玩古董的,要天珠干什么,我老头子才需要呢,不过庄小哥,你这天珠要是拿到明天的玉石展销会上,想必是可以大放异彩的,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下,老头子我可以帮你安排个专题展台。”

    古老爷子倒是没有想将这天珠收入囊中的意思,不过他建议庄睿把这老天珠拿去展览,庄睿想了一下,还是摇头拒绝了,自个儿的物件,又没挥算出售,没必要传的沸沸扬扬的。

    几人说话这功夫,店里的伙计已经在钱姚斯的授意下,把那套朱可心的云龙壶清洗擦拭干净了,并找了一个里面铺有海面软垫的精致盒子。将其装了起来,庄睿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遂站起身来,道:“两位老爷子,小子几人等会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向两位前辈多多请教。”

    钱姚斯今天虽然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但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事已至此,钱姚斯表现的也很大气,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庄睿,让他以后遇到什么好东西,一定要先考虑自己。

    “庄小哥,你要不是有急事的话,还是等一等再走,老头子今天带了个青铜器,拿给钱老弟来掌掌眼,你如果有兴趣,也可以看看。”

    古老爷子却走出人意料的开口挽留了庄睿,因为古老自问,自己虽然对陶瓷类古玩也有些研究,但是让他如庄睿这样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能分辨出这店铺里众多高仿陶瓷的真伪,他是绝对办不到的。

    玉石和古玩本来就是相通的,在古董中,古玉一直都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像是历代皇帝所用的玉望等等,传到如今都是价值不菲的古玩,不过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古老在鉴定玉石上,是绝对的权威,但是要论起鉴赏古玩,他就要比钱姚斯逊色多了,是以这次来南京,也将自己最近收来的一个物件,拿给钱姚斯来掌眼。

    庄睿闻言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刘川等人,刘川此时正抱着那个装有朱可心紫砂茶具的盒子,俗话说拿人手短,他也没嚷嚷着要走了,至于秦莹冰和雷蕾,今晚可是大开眼界了,庄睿鉴物这峰回路转大逆转的过程,让二女看的是膛目结舌,眼平还有好戏看,自然是不愿意走了。

    见到几人都不反对,庄睿也就坐了回去,他这段时间所看的鉴赏书籍,以个洲。淘瓷类居多基本卜没有看讨青铜器类的相关书籍,此机会,庄睿也想学习一下,自己看死书学到的知识,和听人实物讲解,那差别可就大了。

    古老摆了摆手,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把手里的箱子平放到已经擦拭干净的桌子上,打开之后。一尊青铜菩萨像,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是尊坐姿青铜佛像,体积倒是不大,只有三十公分左右,钱姚斯戴上一副手套,将这尊青铜菩萨拿了出来。对着灯光看了起来,过了足有十多分钟,才将这尊青铜器放了回去,脸上一副不知可否的表情,对着庄睿道:“庄小哥,你也看看。”

    庄睿只见过一件青铜器的实物,就是在草原黑市拍卖的那棵青铜树,对青铜器不甚了解,也说不出什么门道来,是以在刚才钱姚斯鉴定的时候,就已经用灵气检测过这个物件了。确是真迹无疑,因为庄睿已经清晰的看到,在这尊佛像里面,蕴藏了极其丰富的紫色灵气。

    听到钱姚斯的话后,庄睿接过钱姚斯递来的手套,将箱子里的青铜菩萨像拿在了眼前,仔细观察起来。

    虽然庄睿对青铜器不了解,但是也能看出这是一尊观世音菩萨的铜像,通体泛着青铜器特有的绿色,制作的非常精美,铜像中的观世音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抬起,呈兰花指状,整个铜像上的衣褶、缨格、头上的花饰、高高的莲花座,丰胸细腰丰臀,都制作的栩栩如生,尤其是观音的面貌,端庄大方,有如真人一般。

    “古老爷子,这尊观音菩萨铜像,应该是件大开门的物件,似乎您老自己就能看出来吧。”庄睿把铜像放回到箱子里,看着古老爷子说道。

    古老听到庄睿的话后,回答道:“不瞒庄小哥说,这物件就是品相太好了,我怕是洗过澡的玩意儿,才让钱老弟给掌掌眼的,老头子这么大的岁数了,再摔跤的话,会让人笑话的。”

    “这老爷子,好好说话不行啊,非要讲这些行话。”

    庄睿心里有些抱怨,他对于青铜器类的行会不是很了解,只能大概去猜度古老话中的意思,而刘”等人更是听的莫名其妙。

    “呵呵,我倒是忘了,这几位小朋友不是行当内的人,我给你们解释下吧。”

    古老看到刘川等人的神情,出言把刚才言语中的行话,解释了一番。

    “洗过澡”和“摔跤”两个词,都是鉴赏青铜器里的行话,有些传世青铜器,表面被油污侵袭过甚,一些匠人用醋酸等液体洗,将油污洗净,这样,器物表面光亮一色,虽然美观但失去了原来的自然风貌,其价值也会大打折扣的。

    摔跤指的是古玩商在鉴定铜器时,或对器物的年代判断有误。或辨识不出真质,和捡漏走眼交学费,也是一个意思。

    第一百二十七章珠宝展销会

    “我说古老哥,你是拿这物件来给我鉴定的呢,还是来气我的呀,这样大开门的东西,你自己看不出来啊?”

    钱姚斯等古老给刘川几人解释完了之后,慢悠悠的开口说道。

    “哎呦,钱老弟,老哥哥几年都没来南京了,难得来一次,我和你开这玩笑做什么啊,这物件乍看上去,像是大开门的老玩意儿,可是品相就是太好,我拿给几个人看,都是说不准,这不才找到你了。”

    古老嘴里连声喊着冤枉,他第一眼看到这青铜菩萨的时候,就感觉到是件大开门的老物件,当时花了三十万买了下来,不过这心里一直都是不落实,找了几个人看,有说是开门物件,有说是后仿做的旧。这才拿给钱姚斯来掌掌眼的,钱姚斯虽然在古玩行里名声不是很好,但是他那双眼睛,却是鲜有人能出其左右的,出了名的是铁口直断。

    “东西是真的,大开门的老物件,古老哥,你之所以看不透是因为这尊青铜菩萨,是熟坑里面出来的,而且传世已经很久了,看上去像是“洗过澡”的,其实是经常有人赏玩,器物表面因汗手长期摩擦而呈现出光熟状态。

    老哥你这生意赚了,这尊青铜菩萨,做工堪称完美,工艺精湛到无可挑剔,我这么些年来所见过的青铜像,你这个品相算是最好的了。遇到喜欢的,三五百万都卖的出去。”

    钱姚斯心思不在这青铜菩萨像上,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显然对于刚才打赌输给庄睿,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古老闻言自然是很高兴,让跟随他来的那人,把箱子收了起来。拍了拍钱姚斯的肩膀道:“老弟,吃亏是福啊,一辈子顺顺当当的。不见得就是件好事。”

    这句话却是将钱姚斯给点醒了,那张圆脸终于笑的自然了起来,道:“没错,今儿我做东,咱们找个地,去喝几杯,也算是我给古老哥你接风了,庄小哥也一起去,相逢即是缘分,肯不肯给我老头子这个面子呀?”

    “还是让小子来做东吧,今天您老可是已经是大出血了。”

    庄睿征求了一下秦董冰等人的意见之后。笑着说道,这赢了东道再不清客,有点说不过去的,再说庄睿也想和这两位交流一下,至少那瓷器造假的流程,他就非常感兴趣,说来说去。庄睿今天能赢得这个赌注,靠的还是眼中灵气,心里实在是没有多少成就感。

    钱姚斯摆了摆手,道:“到了我老头子的地盘,哪里用你请客,走吧。你们两个收拾一下,早点下班,今天我算走出了“活丑”南卓话丢人的意思。

    正说话间,庄睿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是姐夫赵国栋的那个徒弟打过来的,说了几句之后。庄睿无奈的对钱姚斯和古老说道:“两位老爷子,今儿是不巧。还真有事情,改日小子向二位摆酒赔罪。”

    看到庄睿有事,二人也不好强留,相互留了电话之后,庄睿带着白狮,和刘川几人走出了这家古玩店,走出店门之后,庄睿回头看了一眼这店铺的招牌,不由的笑了起来,“颂宝斋”这不正是给自个儿送

    “木头,谁打来的电话?这么急着就要走,你不会在南京有什么相好的女同学吧?”

    刚走出古玩店,刘川就急急忙忙的问道,那眼神还不住的瞄向秦董冰,本来秦董冰没往这方面想,禁不住刘川这那番话的鼓动,也看向了庄睿。

    “滚一边去,我哪有什么女同学在南京,上次给你设计彝园地图的,是老爷们好不好啊,我姐夫喝多了,小胡打电话来,问我们晚上怎么安排,这样吧,大川,你先送董冰和蕾蕾回去,我把姐夫安顿好了,晚上要是没事,咱们也去展厅帮帮忙吧。”

    庄睿没好气的踢了刘”一脚,那厮正要踢回去的时候,一眼看到旁边虎视眈晓的小白狮,悻悻的收回了脚,看的一旁的雷蕾和秦董冰都笑了起来。

    回到车场,刘川把那套紫砂壶放到庄睿的车上之后,就和雷蕾各开一辆车先离开了,而庄睿开着他那辆大切诺基,却是回到了那家车行外面,赵国栋的徒弟小胡此刻正等在那里。

    “庄哥,你来啦,师傅喝多了,我对南京也不熟悉,没办法这才给你打电话的。”

    庄容把车停下,网走出来。就看到刘川那辆破丰田的门被推开了,小胡从车里走了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你把车并着,跟上我,咱们先找个酒店住下。”

    庄睿知道姐夫这徒弟很老实,平时连彭城池界都没出来过,看了下手机上面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快点了,在古玩店耽误的功夫可是不短。伸头向丰田车里望了一眼,赵国栋喝的满面通红,正打着呼噜呢。

    看着自己这姐夫,庄睿心里不禁有些好笑,赵国栋人太实在,肯定是别人敬酒他就喝,以后有机会,倒是要和他说说。否则以后应酬多了。三天两头喝的醉醺醺的,也不用忙活汽修厂的生意了。

    在去往秦淮河的路上,庄睿就见到有一家酒店,档次还不错,于是直接去了那家酒店,订了两个房间,他是想晚上帮秦莹冰布置完展会之后,再回酒店休息下,然后开车去中海。毕竟从南京到中海,走高速还要四五个小时,庄睿可是不敢大意。

    安顿好姐夫之后,庄睿给刘川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展会的地址,然后在车载旺指示下,来到了南京举办此次珠宝展的展厅里。

    “木头,这呢。在这呢,快来帮帮哥们,我说雷蕾。这样的活,怎么就让你们两个女孩子干呢。”

    刘”这会整个就成了一工人,正爬在梯子上张贴喷绘呢,站的高望的远,无意中见到庄睿站在展厅的门口,扯着嗓子就喊了从梯子上摔了下去。

    庄睿不是不想进去,而是被保安给拦住了,珠宝展可不同于一般的展销会。大多珠宝的体积都很但是价值不菲,有一点闪失就是损失巨大,所以从各个珠宝公司进驻以后,这里出小时都安排了保安巡逻,不是工作人员,根本无法入内的。

    庄睿看样子倒不像是坏人,还带了一条通体雪白毛发的狗,不过这年头坏人也不会在头上贴字,保安很是尽责,庄睿都说了几分钟了,还是不让进,这正准备拿电话打给秦董冰呢。

    此时站在展厅一角的秦鳖冰也看到了庄睿,连忙跑了过去,和保安解释了一番之后,又登记了庄睿的身份证,办理了一个临时出入证,这才把他放了进去。

    这个珠宝展销会所使用的会场很大,不过里面隔成若干个小的无顶棚的房间和展台,这些房间和展台都制作的比较精致,有的直接就是一个珠宝的造型。甚至有几家公司还制作了大屏幕的显示器,用于自家珠宝的展示,好像在开夜工的也不止秦董冰一个公司,很多房间和展台旁边,都有人在忙碌着。

    “董冰。你们参加这个展销会,投资不小吧?”庄睿和秦莹冰走在一起,随口问到。

    “当然了,入场的费用倒不是很高,但是仅仅花在展台装修上面的钱,就有一百多万了,这还不包括我们珠宝在银行寄存的费用,等到展示会开始了,银行每天要接送一次,那可是都要花钱的。”

    秦董冰也有些头疼了,她以前只负责珠宝的设计,从来没有做过管理。哪里知道仅是参加一个展示会,就让她忙的焦头烂额了,雷蕾稍好一点,在外公的公司里做过几天管理,不过也是生手一个,这两人搭配起来,干活的效率,不是一般的低。

    或许是两家的长辈,有意考验一下二女的能力,都没有派出熟悉这些运作的人员来协助她们,可怜秦壹冰和雷蕾什么事情只能是亲历亲为。就连订做彩页喷绘都要自己出马,白天还好,负责搭建展台的公司有人帮忙,但走到了晚上,那些工人都走了,还有几幅喷绘没有张贴好。这两位大小姐也只能亲自上阵了。

    “你们不会还要请模特吧?”

    庄睿来到秦壹冰她们展台的旁边,看见居然还有一个,形台,不由吃惊的问道。

    “你小子再不上来,明天就让你去当模特。”

    刘川站在梯子上喊道,长有五六米的喷绘彩图,他一个人实在是挂不过来,这厮刚才把话吹大了,愣是不让蕾蕾爬到另外一个梯子上帮忙。这会正急的满头大汗呢。

    活其实并不多,就是把几张珠宝喷绘荐图贴好就没事了,庄睿搭手之后,没过半个小时,就干完了。

    “庄睿,今天谢谢你啊,要是只有我和雷蕾,那不知道要干到什么时候呢,对了,明天你也来参加我们第一天的展示会吧。”忙活完了之后,秦董冰向庄睿发出了邀请。

    防:二合一章节,今天旺。字,实在对不住掌门老哥和几位朋友的一万二催更了,打眼已经尽力了。看电脑显示器都是双影了,距离领先后面那位的票还差好多,大家还有月票的,支持下打眼吧……!~!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