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盘玉(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离谱。四哥,读块玉你要是能年不离玉的盘卫个爬敢保证,也能卖个几十万,要是这块玉质稍微好一点,上百万也不稀奇,怎么样。你把钱还给马哥,自己玩玩?”

    庄睿笑着看着老四,这盘玉可是个细活,不是真心喜欢玩玉的人,一般都是坚持不下来的,半途而废的人多的是。就老四这性情。能玩上三五个星期。都算时间长了。

    “得了吧,你知道我没那耐性的。还有什么速成的盘玉方法,你也说说看,要是方便点的话,我再去淘块好玉去。”老四悻悻的说道,他心里对这个玉璧还是有点疙瘩。

    “你以为淘个古玉是去市场买大白菜啊。就你今天这漏,都是运气好踩捡到的,没看到伟哥只淘到个汉代白瓷呀。”

    “哎,说我干嘛啊,老么,别扯远了。把“盘玉”剩下的法子说来听听吧。”

    老大怕庄睿说出自己早上那汉代瓷器的事情,那事要是传出去。丢人忒大发了,连忙岔开了话题。

    “嗯,文盘讲过了,咱们就说说“武盘”吧,所谓“武盘”就是通过人为的力量。不断的盘玩,以祈尽快达到玩熟的目的。这种盘法玉器商人采用较多。

    玉器经过一年的佩戴把玩以后。硬度就会逐渐的恢复,然后用旧白布切忌有颜色的布,一定是耍白色的包裹舟,雇请专人二十四小时不卑,日夜不断的磨擦,玉器磨擦升温。就会越擦越热,过上一段时间之后。再换上新白布,仍然不断的去磨擦。

    这样玉器磨擦受热的高温。可以将玉器深埋地下之中的灰土,快速的逼出来,色沁不断凝结,玉的颜色也会越来越鲜亮,大约一年有个一年的时间,基本上就可以恢复玉器的原状,但“武盘”风险很大,摩擦的时候,双享用力要匀称,玉器如果受力不均匀的话,稍有不慎。就极有可能毁于一旦。

    大家要不是做玉石生意的,如果能淘到块好点的古玉,我个人建议还是用“缓盘”的方法来养玉。虽然时间上长了一点,不过效果很好。在养玉的过程里。也会对这玉器产生感情。这样的玉价值才高。

    不论“文盘”和“武盘”两个方法,总之是古玉入土年份愈久,愈难盘出原色原质,原因就是受地气愈久愈多,便愈深入玉骨,精光要慢慢才露出,学玩古玉。只要佩系三两件,每天盘上那么一会时间,也可以练个人的修养与耐力。”

    其实庄睿最初在看到老四这块玉璧的时候,也动了一点自己将它盘出来的心思,不过他见过德叔的那几件古玉,最差的都是三色沁。而且还是羊脂玉的,所以就有点看不上这块玉璧了,只是他心中也存了在这次赌石大会上,找块好玉玩玩的念头。

    “庄哥,你说的这“文盘”和“武盘”时间都不算短的呀,是不是意盘可以更加快一点?”

    这个叫燕子的女孩,虽然一直都表现的很恬静,不过要对着一块玉、把玩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对她而言,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毕竟这是把玩件玉器,男人可以挂在腰间,女人想要贴身携带就不方便了,所以刚才庄睿也提到过,女孩盘玉的并不是很多。

    “意盘?呵呵,你恰恰想反了。这年头,恐怕没有人会去用意盘的方法去养玉了。

    意盘指的是玉石玩家们将玉器拿在手上。一边盘弄把玩,另外心里一边还耍想着玉的美德,然后不断的从玉的美德中吸取精华,养自身之气质,久而久之,可以达到玉人合一的高尚境界,古代文人雅士,最爱尝试这种方法。

    意盘不仅使玉器得到了养护,盘玉人的精神也得到了升华,意盘是一种极高的境界,需要面壁的精神,与其说是人盘玉,不如说是玉盘人。人玉合一,精神通灵。咱们常说古玉通灵这句话,说的就是意盘的境界。

    不过在历史上都极少能够有人能够达到这样的精神境界,更遑论浮躁的现代人了。所以意盘只是传说中的一种境界,大家当个故事听听

    庄睿说了这么多话,这会口中是真的有些渴了,拿起马胖子扔给他的饮料。打开喝了起来,他上面所说的这些知识,都是德叔灌输给他的。庄睿记忆力极好,此刻卖弄出来。在场的人中,没有一人能看出他就是个纸老虎,会说不会做的。

    庄睿话声一落。马胖子就鼓起掌来,说得:“庄兄弟这番话说得胖子我是茅塞顿开啊,以前就知道把玉拿在手上玩,以为这就是盘玉、了。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门道。今儿算是涨见识了,老弟,晚土也别去广州玩了,咱们找个地方去测亦。老哥我环有此事情要请教“老宝。你这典当行的经理还真是没白当,说起这些东西来都一套一套的了,回头哥哥我也找块好玉盘一盘。”

    伟哥也是听的两眼直冒精光。这要是腰间挂块古玉,没事拿在手里把玩一番,走到外面那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啊,哥玩的不是玉,哥玩的是传承了五千年的文化。

    “伟哥,给我也找一块,我也玩玩。”

    ,正泣比北

    老四虽然对这些古玉出自墓葬有些忌讳。不过这时也有点动心了,当然,卖不出的东西是不能要回来的,不过以他和伟哥的身家背景,想要淘弄一块品质好点的古玉,也不是什么多难的事情。

    “这位小兄弟,来,抽根烟“少

    一个有点陌生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庄睿抬头一打量,顿时有点犯晕,原本这沙安区就他和伟哥老四、还有马胖子几个人,现在除了自己和马胖子坐的沙发之外,另外五六个沙发上,居然满满当当的坐满了人,在沙发的旁边。还站着十来个人,都在看着自己,庄睿虽然当过几天小领导,不过对这场面还是有些发憷。

    “各位,有什么事吗?”

    出门在外,庄睿也不好拒别人的面子,伸手接过了香烟,旁边马上又有人给点着了火。这突如其来的殷勤,让庄睿很是有些莫名其妙。

    给庄睿递烟的那人笑着说道:“嘿嘿。小兄弟,你别误会,我是比较喜欢收藏玉石的,不过买来之后,多是放在了家里,也不知道这玉要养着,今天听了你这一番话,才知道自己这十来年都是白玩了。”

    “是啊,以前也知道盘玉,就是不知道这还分几种手法,今儿是涨见识了。”

    “小兄弟,你再说说这柔玉有什么忌讳没有啊?”

    “对,对小兄弟说说,别整得一块好玉给砸在手里了。”

    听到四周人群要的话,庄睿才明白过来,敢情自己在这聊天说的闲话。全被这些人听到耳朵里去了。庄睿心中不禁有些赫然,要是这些人知道他只是个光说不练的角色,不知道心里会有什么想法。

    庄睿这些知识,都是从德叔那里听来的,其实里面并没有自己的多少见解,和马胖子几个人吹吹牛没有关系,让他当着这么多人来谈论。他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站起身来,向着四周一拱手,说道:“各位。这只是小子的一家之言,当不得真,诸位都是前辈,并且这玉器各有各的玩法,小子就不献丑了。”

    “没事伙子。你就说说。老头子我玩了几十年的玉、了。只懂的急慢文武盘法,对你说的那个意盘所知不多,今天也是涨见识了,不要怕。说说吧”

    出言说话的是位老爷子,看年龄也是六十出头了,坐在庄睿对面的沙发上,鼓励着庄睿继续往下说。

    这些年来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收藏玉器古玩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不过大多数人都是网入门,买了玉器也是放在家里供着,有些还专门打造些精美的盒子包装起来。就像是围在这里的人,十个里面有六七个甚至都没听说过“盘玉”这个词的。

    而“意盘”早就无人去尝试了,在玩玉石的这个圈子里,基本上不会被提到,也就是解放前一些文人雅士偶尔会提及,德叔才知道这种玩法的。面前这老人年龄虽然不也是不知道有“意盘”这一说法。

    “是啊,让你说,你就说,墨迹什么呀

    人群后面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过这语气可是有些不善。请人指教还这样说话的,倒是不多,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只是庄睿听着这声音很耳熟。循产望去,却被人群给挡住了,看不到说话的人。

    “哎呦,是古师伯您来了!”

    庄睿猛然想起这声音是谁了,网坐下还没沾到沙发上的屁股,连忙跳了起来,分开人群一看,果不其然。古老爷子正一脸笑意的站在人群外面看着他。

    “古师伯。您也看我的笑话。”庄睿一边说着。一边将古老爷子让里面让。

    “嘿,今天没白来,这可是玉石街的泰斗啊。”

    “原来这小伙子是古老的师侄,怪不得有这般水平。”

    古老的名声在玉石界可是很响亮的。认识他的人也不少,一时间。围在沙发旁边的人,纷纷议论了起来。

    防:打眼对玉器懂得也不算多。网上一些资料并不详实,大家姑且看之,回头我去请教几个,行家去。!~!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