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七章 赌石顾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必器街旁边的泣家四星级酒店,向都是玉器商人和各毡两,下榻的地方,韩皓维如果不是公司总部设在增城,在广州另有居所,一定也是会住在这里的,他经常到这里拜托客户,对这个酒店倒也熟悉。

    此时等在酒店大堂处的韩皓维,对于即将见面的庄睿,心中充满了好奇。

    原本韩皓维只是认为庄睿运气好,接连赌涨了两块表现平平的毛料,不过经过一番打听,他对庄睿的印象完全改变了,在南京赌涨20四多万,在平州更是一上午赚回了三千多万,这已经再不能用运气来解

    了。

    韩皓维想见庄睿,就是基于心中的好奇,中午和许振东吃过饭之后。他就找到了杨浩,从杨浩口中得知,庄睿和许伟并非朋友,而且关系十分恶劣,这就让韩某人有些浮想翩翩了。

    韩皓维和许振东不同,许振东是继承的家族产业,而韩皓维是从八十年代中期,由缅甸赌石开始。逐渐创建公司,并一步步发展到现在这个颍模的,在南方几省已经是稳稳的压住了许氏珠宝一头,对于原石毛料的精通,他的水平甚至在许多所谓的赌石专家之上。

    上午庄睿所擦的那块毛料,他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韩皓维可以认定。毛料绝对不是做了假的。如此一来。这里面就有个问题了,庄睿是如何得知这块毛料的翡翠只是集中在表层的?以庄睿和许伟的关系,肯定不会好心的将一块大涨的毛料卖给许氏珠宝的。

    韩皓维当然不会认为庄睿可以看穿这块原石,毕竟那些什么隔墙视物之类的特异功能。早都已经被证明是骗局,就像是大家身旁的人,要是告诉你他有特异功能,恐怕朋友们都会骂上一句神经病吧,即使你那朋友偶尔显露出什么特异之处。估计也会被归类到走狗屎运的类别里去。

    韩皓维同样只是认为庄睿眼力高明,有着他所不具备的赌石技巧,这才是韩皓维急着要见庄睿的主要原因。

    “庄兄弟,这边,”

    看到庄睿的身影从电梯里走出,韩皓维连忙摆了个招呼,嘴上自然是叫的亲热无比。

    “韩老板,您好,不好意思,麻烦您跑了一趟,”

    庄睿对这个韩老板的印象很好。这人给他的感觉,有点像马胖子,虽然市绘但是却不失可爱,并且没有许振东身上那种盛气凌人的傲气,在电话里面虽然只说了短短的几句,但是让庄睿感觉很舒服。

    其实这就是草根创业和二世祖之间的区别了,别看许振东年龄不但是许氏珠宝创建于解放前。打江山的时候没他什么事情,解放后家里是资本家,不怎么招人待见,导致他们那一代人。都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学历并不是很高。

    由于政策限制,一直到八十年代,许氏珠宝才重新崛起,不过那会老人没死光。二次创业依然没他什么事,一直等到九十年代中期,许振东才坐上了许氏珠宝总裁的宝座,而从那时起,许氏珠宝也逐渐的开始走向下坡路。

    而韩皓维是七十年代末,国家的质专业的第一批大学生,曾经做过和庄睿爷爷一样的事情,远赴缅甸考察当地的地质地貌,在偶然的机会中。接触到了翡翠原石。

    由于那时翡翠原石在缅甸并不怎么受重视,价格也不是很高。眼光独到的韩皓维很快就积累了一笔财富,创建了韩氏珠宝,所以说,不管是从市场营销还是对于翡翠赌石的专业知识,许振东比之弗皓维,那是要差出几条大街那么远。

    “咱们去咖啡厅姿坐暖 ”

    庄睿四处看了一下,他是不想再在酒店大堂里面谈事情了,搞得像大熊猫一般被人围观,正好在酒店的一楼有一家星巴克,两人就坐了进去。

    “庄兄弟,今儿的事情,真是要好好谢谢你,不然我老弗这次就要亏大发了”网一坐定,韩皓维就掏出烟来。很是客气的给庄睿敬上一根。

    “韩老…”

    “别叫老板,听着怪别扭的,老弟你的身家,现在也不见得比我少多少,要是看得起我的话,叫声老韩吧。”

    韩皓维虽然是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算得上是高级知识分子了,不过这二三十年商海起伏,将他打磨的张嘴一副江湖口吻。

    “行,那我就叫你韩大哥吧”貌似庄睿这圈子里,就是他最少。走到哪里都要喊哥,也不差这一个了。

    “韩大哥,那块毛料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听说的,兄弟是个爽快人。也不说那些虚的,我和许伟不怎么对付,这是真事,当时我就是感觉那块毛料不值这么多,他们买去,也未必就能赚得到钱,这才让人劝了韩大哥你一句。”

    庄睿知道,对于韩皓维这样。”说此伟哥等人相信的扯淡话,根本没用,开门亚山的就尔肌出了自己和许伟之间的矛盾,轻描淡写的将毛料的事情带了过去。

    庄睿的话果然让韩皓维对他印象大好,现在平洲乃至全国的赌石圈子里,已经传邪乎了,有说庄睿是祖传下来的毛料造假高手,祖上就是专门和石头打交道的,有说庄睿是玉石协会古老爷子的亲传弟子,还有的说这人有特异功能,手一摸就知道石头里面有没有翡翠,总之是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还别说,这些传言到是都和庄睿沾点、边,他爷爷的确是和石头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而古老爷子和他也算是世交,至于最多人呲之以鼻的那个传闻,到是猜的最为准确,只是庄睿的特异功能不在手上,而是在眼睛上的。

    “老弟当时就是凭感觉吗?。

    韩皓维闻言皱起了眉头,他和彭师傅一样,也经历过凭感觉选购毛料的事情。

    有一次韩皓维在缅甸一个老坑厂看毛料,本来心情挺不好的,但是当他摸到一块不怎么起眼的毛料时。心里顿时觉愕很舒畅,于是就把那块毛料买了下来,从里面居然解出了玻璃种的翡翠,虽然块头不大,但是值个几百万,由于自己经历过这种事情。韩皓维此时对庄睿的话也是信了七八分。

    “不瞒韩大哥说,我这块毛料是掏宅子的时候,买下了切的完的,本来就不怎么看好,当时擦出绿来,都是运气,我也不知道许氏珠宝会对这块毛料感兴趣,总之我自己不看好。许伟买走切涨了是他运气好,切赔了我心里舒坦,呵呵,那会就是这心理。”

    庄睿知道。一句假话你要是想说的别人相信的话,最好先说九句真话,是以他把这毛料的来历都讲了出来,说的韩老板那皱起了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

    “那是老弟你运气好,对了,听说你还有一副活佛赐予的天珠?”

    知道庄睿没有什么特别的赌石技巧之后,韩皓维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庄睿的那副老天珠上,这事情却是古老爷子有意无意的散播开的,少年的意容易招人嫉恨,把好运转移到天珠上,倒也不失是个好办法。

    “那是小弟运气好,得到了活佛的青睐,这串天珠可是珍贵无比

    见到韩皓维不在纠缠关于毛料的话题了,庄睿心中松了一口气,大谈特谈起这串老天珠来。差点就没把自己说成是那活佛的转世师兄。

    庄睿此时也感觉到了,先去让老四传话的举动,有些太过于冒失了。明眼人肯定会怀疑的,现在他也是在弥补,相信今天和这位韩老板的谈话,很快就会传到赌石圈子里去的。

    “呵呵,老弟你真是福缘深厚啊。有了这串天珠,好运自然相伴的,”

    韩皓维无不羡慕的看着庄睿手腕上的天珠,不过他也没提想要购买的事情,先不说有人曾经出价到千万以上了,就凭庄睿现在的身家,也不会出售这件佛家至宝的。

    听到韩皓维的话后,庄睿摆出一副熏熏然的样子,得意的说道:“嘿嘿,自从有了这老天珠,运气还真是不错,前几天在平州鬼市的时候。还淘到一套完整的汝窑瓷碎 片,修补一下也能值个上百万

    庄睿此话一处,韩皓维心中仅有的一丝怀疑都烟消云散了,瓷器和玉石那完全是风牛马不们及的。只能说是面前这小子运气太好了。“庄老弟,老哥想聘请你为韩氏珠宝的赌石顾问,你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啊?”

    “什么?赌石顾问???。

    韩皓维这个提议有些突然,让庄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连缅甸有多少个。老坑厂都分不清楚,去给人做赌石顾问?

    更何况在庄睿的印象里,赌石顾问应该都是像赵师傅那样的老头子。年轻一点的彭师傅,那也有四十多岁了,让自己去做赌石顾问,那岂不是问道于盲嘛。

    “老弟你千万别误会,这个赌石顾问可不是让你给我打工的,就是一闲散职务,你也看不上那点顾问费。咱们这样,经你手赌涨了的毛料。你提成赌涨部分的百分之三十,赌垮了的话,全算我的,你看怎么样?。

    韩皓维的脑子转的很快,不过是自己临时想到的一个主意,马上就拿出了个章程来。

    比:今天第二更送上,左肩不舒服。写的很慢,两章写了旧几个时了,晚上应该还有一章,平州赌石的大戏,暗标就快要开始了,朋友们有保底月票的继续支持,让咱充满动力来码字,今天能到三百月票吗?打眼拭目以待。!~!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