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七章 油耗子(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之雁荐风凌如性别待杳,据说是如的强书。异世邪联,飞号!刃缎刃,呃,简介就不用了,绝对牛书,在自成一派。

    这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听完老三所讲的事情之后,庄睿是半天无语,自己的见识,还真的是很浅薄。

    众所周知,河南陕西两地。自古多帝王将相的陵墓,像位于河南洛阳以北的邸山,陕西渭河周围的唐朝十八陵,由此也衍生了一个极为特殊的职业。那就是盗墓。

    虽然这盗墓自古就有之,远在三国曹操时期,更是被授予官衔。称之为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校尉的官职可是不在军中仅次于将军,掌管特殊的军队。而中郎将则是探墓的好手,俸禄高达两千石,到了近代的盗墓将军孙殿英,这些人都是“官盗”的代表人物。

    不过到了当今社会,“官盗”已经是绝迹了,不可能再有人为了饱自己的私囊,去大肆挖掘古墓的,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

    而在民间月黑风高夜潜行于荒山陵墓之中的人,都被称之为“私盗”也叫“民盗”这主要指的是个人或者团伙的盗墓行为,这些人大多都是通过利益相互结识。不过更多的却是亲戚朋友,白天下地干活,晚上摸黑盗墓,平时都像良民似地,很难被人发现。

    数代“家族营生”传下来之后,这些人的家族,也就演变为了盗墓世家,即使是现代,在陕西河南等地,也是有许多盗墓世家客观存在的。

    通过上面的介绍,大家都知道,这“官盗”不受法律的制约,而“私盗”则就是违法行为了,他们不敢像祖宗那么明目张胆,往往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行动。

    “私盗”最为集中的地方。就是陕西,河南与山西这几个省份,由于近些年来政府打击盗墓行为的力度加大,现在的“私盗”也化整为零了,一般都是由两人组成,一个人挖洞,向外传递随葬品,一个人清土望风,这样的多为一家兄弟之间的关系。

    渭市地处关中十八陵的中心地带,自然是不缺少盗墓的专业人才,而在老三生活的这个,县城里,有个姓胡的出身于盗墓世家的人,组织了一帮子街头的无业游民,拉起了杆子,开始了集团化盗墓行为。

    在初始的时候,他们也发掘了几座大墓,收获不菲,搞到不少珍贵的文物,但是这些人都是生与斯长于斯的本地人,没有什么出手的门路。被一些上门收文物的人把价格压的很低,风险担了不少,但是钱没搞到几个,加上政府打击盗墓的力度开始加大。在许多重要的陵墓周围。都开始有巡逻队出现了。

    这被断了财源,平日里游手好闲惯了的众人,手头就变得紧张了,俗话说:人心散了,这队伍就不好带了,火车跑的快,全凭车头带。这盗墓集团的胡老大,也较劲脑子的开始寻找新的项目了,怎么着也耍让弟兄们有口饭吃啊。

    别锁撬门?曾经组织起来干过几次,连撬了三家,一共翻到九十二块八毛钱,还被人拎着菜刀追了三条大街,有个兄弟差点没被车撞死,风险太大。收益太低,被放弃了。

    拦路抢劫?这需要武力值啊,弟兄们打洞挖坑可以,这活干起来吃力。第一干的时候,就被起早赶集的乡下俩兄弟打的是屁滚尿流,后来一打听,那哥俩都是远近闻名的武把式,于是这念想也被切断了。

    什么?做点小买卖?开什么玩笑,一加一减一再加一等于几的问题。问上三个人就有三种回答。指望他们去做买卖?保准赔的连裤子都没有。

    为了保证人心的凝聚力,做老大的苦思冥想了好几天都没想出什么头绪来。有一天出门遛弯,不经意间看到了县城粮油站的仓库,心中不禁一动。

    大家都知道,渭市有着陕西粮仓之称,粮油储备在国内都是能排的上号的。大型粮仓在市内就有好几个,几十吨的油罐都有不少。

    衣食住行,食物就排到了第二,人每天都耍吃饭,这油更是必不可少的,而那位被逼的没了办法的老大,就是将注意打到了食用油上面。胡老大回去之后,马上召开集团会议,各个骨干都必须参加,讨论的主题就是:如何能从戒备森严的粮油仓库里面,把食用油给搞出来?

    “抢呗!”

    有的人不经大脑就开始发言了,迎接他的是一个个竖起的中指。开什么玩笑,这粮油储备是国家重点保护的。看门的武警都有一个班,拿什么去抢啊?洛阳铲?迎接你的指定是一梭子子弹。

    “咱们可以骗啊,搞点假的提货单,开上几辆卡车,咱们光明正大的去提货。”

    出这主意的人,以前是隶属于环球办证集团亚洲分部中国分公司陕西办事处的一个。员工,虽然自己没干过诈骗的事情,不过找他办证的大多都是专业人士,也学到过不少的相关技能。

    这个建议得到了一致好评。胡老大对这个主意也是赞赏有加这说明同志们都动了脑筋了嘛,以后咱们也是吃脑力活这行饭的了,于是就分工了下去,那位办假证的自然去准备相关证件,其余的人有的去联系货车,有人去联系下家,顿时。将大家的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

    谁知道万事俱备之后。去提货的时候出了问题了,他们不了解流程。以为拿着提货单就可以了。谁知道一般有大宗货物要提的时候,都会事先电话通知,然后再传真确认的,结果自然是不用提,黄了,还好当时那几个人跑的快,没被抓到。

    货车司机被抓了?拜托,别把兄弟们都当做脑残,这事办的自然是没有首尾,从司机身上是追查不到他们的。

    没有活干,日子还是要过啊,养了这么一大群人,手上钱是越来越少。胡老大关在屋里憋了三天之后,居然被他想出了一个法子来,咱们是干什么的啊?专业打洞人士!,这事有谱了。

    于是,在距离粮油站大概一百多米远的一家店铺,被胡老大的人给高价租到了手上,卖什么?音像制品,每天店门口放着俩大音箱专门播放一些流行歌曲,这倒是把粮站的工作人员给乐坏了,天天有免费音乐听啊。上班也没

    胡老大这些人在干什么了?当然是在店铺后面的院子里打起了地洞。

    由胡老大亲自勘探了地形。并准确的测量出店铺和粮站之间的距离。又通过洛阳铲得到了土层的性质,一帮子人摩拳擦掌的干起了老本作

    这熟门熟路干的就是顺当。而且胡老大的专业知识真的不是吹出来的,半个月之后。一条高一米五,宽两米的地道,就打到了粮油仓库的下方。

    仓库嘛,自然是锁起来的。而且常年都不见得打开一次,说老实话。真是养活了不少耗子,当胡老大亲自动手在地面开出一个洞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进了黑风洞了,全是老鼠,个头大的都快成精了。

    这个仓库是粮油一体的,东边摆放粮食。西边就是几个巨大的油罐,胡老大目测了一下,然后将这个洞给填死,从下面直接打到油罐的下方。用气焊切割机,在油罐地下开了个洞。并安装了一个阀门只要一打开阀门。那油就会自动流入到下面的油桶里。

    如此还不够。为了和现代化接轨,胡老大又派人在地道里安装了双轨。并且特制了可以再双轨上推动的车子,这样一来,偷油的效率就大大的提高了。

    食用油这东西,人每天都要吃,也是每天都要消耗的,不说是力年那会。就是现在,农村吃油也不会吃超市里卖的色拉花生油之类的,所以胡老大粮油集团算是正式成立开张了。而且发展势头很好,由于价格便宜。质量上乘,很快的就打开了市场,十里八乡的人都吃上了他们提供的粮油。

    有钱了,这日子过的也好了小十年的功夫,胡老大一帮子人都发了。整天开着小车,人五人六的。不过吃水思源小半年的时间胡老大他们可是整整赚了两千多万啊。这可比盗墓有钱途,这也坚定了他们改行的信心。

    胡老大没忘记开展新业务。在盗空了一个仓库内四个油罐之后。又开始的业务扩展。把粮油站内的四个仓库都给掏空了,并已经在着手准备。去另外几个。县市开分公司。要将这项业务发展广大。

    有朋友说了,这仓库里的东西少了。粮油站的管理人员会不知道?

    还真的就是不知道,用他们的话说,那么多粮食,被老鼠吃掉一些。要算在损耗里的嘛,再说粮食便宜,搬着也费劲,胡老大他们也没怎么动。至于油。那是储备物资,没事谁会打开油罐看看里面油少了没有。那不是有病吗?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惑在半个月之前,某位领导耍来视察国家重点粮油储备单位,这下子从县长到粮油站的普通工作人员都忙了起来,灭鼠活动,打扫卫生,开展的轰轰烈烈的,为了确保领导视察圆满成功,不出现一丝纸漏。就连油罐也被检查了一番。

    这一检查不要紧。好家伙。整个粮油站仓库里的十二个油罐,其中的九个油罐里面,是一滴油都没有剩下来,这下子事情大发了。

    由于领导视察是需要保密的。所以灭鼠行动打扫卫生啥的,也不能浮于表面,是以粮油被盗这件事情,就很保密的被报告给了当地政府一把手。

    “查,要严查!”

    这可是关系到自己官帽子的问题,凡是就怕认真,县城刑警大队的人进驻之后,马上就发现了油罐下面的特制阀门,再水藤摸瓜,地道也随之露出了水面。

    要说胡老大他们这帮子人。干这事情有些太不专业,或者是说活干的太顺当了。有些得意忘形了。半年下来都没出现什么问题,他们的神经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原本还派了两个小兄弟监视粮油站的动静,现在根本就不去过问了。粮油站在他们眼里。就是一摇钱树。

    发现了事情的根源。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办了。为了不打草惊蛇。并没有打穿地道,而是秘密在周围布控盘查,撒下了天罗地网。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音像店就进入到侦察人员的视野里了。

    胡老大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这天也是凑巧,新仓库油罐里的油又差不多要空了,为了生意能继续做下去,原本已经不怎么亲自操作的胡老大,来到店里,准备再开一条地道,这种比较专业的事情,还是需要他的指点的。

    老大都来了,那些部门经理。公司骨干什么的,自然也要来应应景,于是这场抓捕进行的异常顺利,半个小时功夫,整个集团从老总到跑业务打杂的,是一个不少的全部都落了网。

    最好笑的是,由于店里音响的声音过大。刑警队的人进入到后院之中的时候,那帮子人还都在扯着嗓子聊天呢。估计就是放上几枪,也没人能听到。

    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连夜突审。并且要统计追回国家损失,话说损失要是能被追回来,那领导责任不刻,是会轻一点嘛。

    老三就是因为这件事被抽调了过去,整整埋头算了两天,才统计出来。一共损失了价值四千多万的食用储备油。

    “三哥,这事,真是……真是”

    听完这番话,庄睿想了半天。愣是没找出形容词来,咋一听上去,这事挺可笑的,可是细想一下。整个就是一**啊。

    老三笑的也是颇为无奈,说道:“行了。反正天塌下来上面还有高个的。没你三哥什么事情,对了。老么,我这几天比较忙,没多少时间陪你,你要是闲的慌,让二毛带你去我家地里转悠下去,现在西瓜可是熟了。你去了随便吃。”

    “三哥,咱们还客气什么啊。你去忙吧。我等会带白狮去地里溜达溜达。”庄睿很少来农村。倒是有些新奇。

    “恩,离我家瓜地不远,来了个科考队。回头让二毛带你看热闹去?”!~!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