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矿脉(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没有学过什么野外生存的技能,所能依仗的,不外乎就是自己还算强壮的身体和眼中的灵气了,庄睿知道在野外没有统一的指挥,是很容易出乱子的。第二天,天网蒙蒙亮,也就是五点出头的时候,庄睿就被人叫了起来。穿好衣服后走出小楼,发现在院子里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庄睿估量了一下,最少要有几百人。不过没有人在这里喧哗,很是安静。在院中中间,摆了一张大方桌。上面供着一个羊头,还有满满当当的一桌子果盘,这是供奉给山神的。保佑进山的采玉人事事平安。

    仪式的古老爷子主持的,很简单,说了几句话之后,向天地敬酒,洒于地下,然后所有准备进山的汉子们。都端了一碗酒,一口饮进,庄睿手里也被人塞了一碗酒,不过还好是葡萄酒,否则这一碗下去,恐怕在场就要倒下一半的人了。

    仪式完了之后,人群顿时一哄而散。各个进山的队伍都在找着自己的人,还有一些进山汉子的家人来送行的,场面变得喧闹了起来。

    “庄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庄睿在伸着头找张大志的时候,在距离他十几米远的地方,张大志向他挥舞着手,在他身边还站着三个人。

    “庄哥,这是铁子哥,他是王飞。这个憨大个叫猛子,别看他个子大。比我还小一岁呢,这次咱们五个人一组,大家都认识一下,庄哥是玉王牟的贵客,特意安排到咱们这一组的。”张大志给几人相互做了个,介绍。

    庄睿在和几人握手的时候,打量了一下,铁哥年龄稍大,有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王飞就要年轻一点,年纪和张大志差不多,两人个头都不高。看起来很精干的模样。

    而那个猛子却是一身的腱子肉,个头足有一米九多,长得挺憨厚的。听到张大志喊他憨大个也不生气,一个劲的呵呵直笑。

    铁哥和王飞对庄容的态度说不上冷淡,但是也谈不上热情,对于带着庄睿这么一个新人,他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抵触的,毕竟队伍里有个新人,会影响到采玉的进度的。

    另外按照采玉人的规矩,一个小队里的人所采到的玉石,是要大家均分的,像庄睿对于采玉没有丝毫的经验,也是会摊分他们应得的份额。这也是铁哥和王飞心里不爽的原因,不过庄睿加入队伍是玉王爷的吩咐,两人到是没有摆脸色给庄睿看。

    “小庄,还有你们几个,都过来

    在不远处,古老爷子和阿迪拉站在那里,正对着庄睿等人招手,几人连忙走了过去。

    古老爷子指着身边一个足足有一米多高的大背包,对庄睿说道二“这东西是你田伯专门给你准备的,喏,这个登山杖可是你田伯心爱的家伙什啊,也给你用了。”

    说话间。老爷子把自己手上拿的一根登山技也递给了庄睿,道:“这拐挂把柄上有个机关,喏。用手指顶住这里,下面就会出现这个爪子,一般拳头大小的石头都能抓起来,省的弯腰去捡了,这爪子可是合金特制的,很坚固,谢谢你田伯吧。”

    “呵呵,不用谢我,你要是对玉石一窍不通,我也不会把这物件给你。不过咱们话先说在前面,这次寻得什么好东西,可是要先卖给老头子我啊

    阿迪拉摆了摆手,又对张大志等人说道:“你们这心里,是不是在抱怨老头子给你们安排了个新人啊?”

    “没有,没有,田伯您说笑呢。”

    铁子几人连忙摇头否认,心里纵是有千般不满,也不敢当着玉王爷的面表露出来啊,在新疆玉石界。得罪谁都不敢得罪玉王爷。

    “你们别看小庄年轻,他可是国家玉石协会的理事,鉴玉的水平不比我低,有他跟着你们。算是你这几个小子的福气”

    阿迪拉的话让几人吃惊不已,他们原以为庄睿是古老爷子的子侄,此次跟着凑凑热闹的呢,现在听到庄睿的身份,顿时被吓了一跳,要知道。玉王爷自己也不过就是玉石协会的理事而已。

    “咳咳,田伯,您说笑了,铁子哥他们都是老采玉人,我要像他们多学习才是

    庄睿很有限度的谦虚了一下。昨儿古老就给他说过这小队的物资分配。不过以庄睿眼睛的特殊性,自然是自信满满,实在没有什么必要过分谦虚的。

    “行了,你们去吃饭吧,卡车都安排好了,再过二十分钟就出发了,”

    等田伯说完之后,庄睿上前把那个大背包提了起来,这分量可是不轻,足有五六十斤重,到不是庄睿背不动,只是背着这东西上山,恐怕也走不出多远了。

    “庄哥,我来,”

    猛子从庄睿身后站了出来,一只手接过那个背包,很随意的往后一甩。就背到肩膀上去了,宛如无物一般,看的庄睿直砸舌。

    在院子一角,摆了几口大锅。里面熬着粥,大锅旁边的桌子上面,还摆着油条包子等早点,几个妇女在那里给众人打粥,另外在她们身后。还有一堆像是书包般大小的背包。庄睿能看到,在每个背包里,都有个水壶。

    庄睿发日08姗旬书晒讥口齐伞,垂个人打到粥的同时,都领了个、小背包。等轮到他打懈毛口训滨,果然也被发了一个”一手端着粥,嘴里咬着根油条,庄睿打开背包看了下。里面有一个沉淀淀的军用绿水壶。另外还有用油布包裹起来的风干肉和大饼,这些却是他们上山之后的补给。

    在吃饭的时候,张大志给庄睿介绍了一下各人的所长,铁子是老采玉人了,从十四五岁就跟着大人上山,对于昆仑山脉以及玉龙咯什河联地形都是相当的熟悉,采玉经验自然是很丰富的。

    王飞是张大志的战友,一同上过几次山,枪法很好,这个小队唯一的一把散弹枪,就是由他掌管的,而猛子身体强壮,安营拔寨这些体力活。都是他来做,至于张大志,野外生存能力极强,在去年一次进山采玉中途,他和小队失散了,在没有食物补给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山里呆了将近二十天,安然走了出来。

    从整体而言,庄睿所在的这个采玉小队,算是搭配不错,考虑到了安全等各个方面,想必是为了照顾初次进山的庄睿。玉王爷有意为之吧。

    到了六点钟的时候,一声哨响传来。蹲在各个地方吃饭的人都站了起来,按照以往的规矩,时间到就要马上上车走人,是不会等候迟到的。

    “快点,都快点上车

    “你这个,猴崽子,往哪里钻啊,快点上车。”

    “艾尼瓦尔,还舍不得你们家的水缸子维语:妻子的意思啊?要不要带着一起去,晚上还能快活一下啊。”

    纷乱嘈杂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各个小队招呼着自己的队友。一个。刚刚结婚没多久的维族青年,正在和自己的妻子告别,引来一帮子光棍汉的起哄。

    这个年轻人是要换矿点里面的人下来的。这一去估计就要小半年的时候,他的妻子有些舍不得低声站在那里“嘤嘤”地抽泣着。院子外面一共停了六辆车,其中只有一辆中巴车,剩下的全是带篷的大卡车,庄睿等人自然是上了中巴车,坐下之后,张大志高兴的对庄睿说道:“庄哥,这次还是沾了你的光啊,我去年都是坐卡车上止的

    有了玉王爷刚才的话,铁子和王飞俩人对庄睿也热情了许多,这到不是二人市恰,只是他们每年都只有一次上山的机会,这一年的收入也都指望这次机会,自然是不愿意带新人了,不过庄睿有鉴玉的专长,那就不一样了。

    山上有很多玉石是极难辨认的。而每个人所能携带的重量有限,有庄睿跟着,就可以挑选贵重的玉石携带,一位能辨玉的师傅,对他们帮助是很大的。

    “庄蓦,不能回头的,这是规矩。”

    又是一阵短促的哨声响过之后,车队缓缓的开动了,庄睿他们坐的小巴车是开在最后面的,听到身后人群里有喊叫声,庄睿正要回头去看。却被张大志给拉住了。

    站在前面大卡车上的采玉人。也都是面向前方,这气氛颇有些“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和田本就属于昆仑山麓脚下。汽车开动一个多小时之后,地势就逐渐变高了起来。

    昆仑山大家应该都从各种神话故事里都听说过,西起帕米尔高原。山脉全长丑口公里,平均海拔旺口米,最高峰就在新疆和青海的交界处,海拔高达据的米。

    相传昆仑让的仙主是西王母,而在众多古书中记载的“瑶池。”便是昆仑河源头的黑海,这里海抛劝米,湖水清瀛,鸟禽成群。野生动物出没,气象万千,在昆仑河中穿过的野牛沟,有珍贵的野牛沟岩画。

    距黑海不远处是传说中的姜太公修炼五行大道四十载之地:玉虚峰和玉珠峰,经年银装素裹,山间云雾缭绕,位于昆仑河北岸的昆仑泉,是昆仑山中最大的不冻泉。

    不冻泉形成昆仑六月雪奇观。水量大而稳定,传说是西王母用来酿制琼浆玉液的泉水,为优质矿泉水。发源于昆仑山的格尔木河中游长期侵蚀千板岩,形成了峡谷绝壁相对。深几十米的一步天险奇观。

    由于庄睿他们要深入到昆仑山内部,所以即使是在六月份,依然带了厚厚的棉衣,要知道,在昆仑山脉终年积雪的山峰可是都有不少的。

    在汽车向大山进发的途中,庄睿发现,一路上所看到的树木都是矮小的灌木丛,并没有南方那种高大的阔叶树种,刚才在一处山腰,还看到了一个野驴群,庄睿网拿起相机,汽车发出的轰鸣声就使得野驴群一哄而散。

    汽车在环让的公路上又开了三个多小时。远处耸立如云的高峰上面。可以清晰的看到皑皑白雪。

    按照张大志的说法,这里海拔已经在三千米之上了,一般人都会多少产生点高原反应,不过经历过西藏之行的庄睿并没有什么难受的感觉。只是心中有些遗憾,白狮没能随行。否则的话,也能感受一下大雪山的魅力了。

    “庄哥,快到了,你看见前面那个山口了没有,那里就是进山的中转站。”

    张大志他们都来过好几次了。早都习惯了,怕庄睿感到气闷,于是给他聊起这地方的传说来。

    车过咯喇昆仑山口,隔用详流淌的条水沟。庄雾清晰地看到前面出现座山峰这就是著名的“老头望止传说古代一个老人的儿子进昆仑止采玉没有回来,老人便坐在昆仑山的让,几守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一代又一代的采玉人从他身边踩着前人留下的脚印进了山,又拖着疲惫的身躯下了山,老头仔细地审视着过往的每个人,却始终没见到自己儿子的踪影。几千年过去了,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翘盼着、守望着,,

    除了王母瑶池之外,昆仑山还流传着更多美丽的故事。

    只是下了车后,昆仑山给庄睿的感觉,却不是那么美丽了。

    下车的地方是一个中转站,不管是进山采玉的人,还是去山里矿点的工人,都要在这里停留一下,在这个足有上千平方米的空旷地上,到处都扔着塑料袋等脏兮兮的垃圾。

    说是中转站,就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在楼旁边有个棚子,里面居然有四五头骆驼,这让庄睿多看了几眼。

    进山的车队不止庄睿他们这一支,在中转站那栋小楼前面,已经停放了三辆卡车,闹哄哄的人群都一窝蜂的挤向那个小楼,庄睿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愣神的功夫,发现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一百多人,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了,就连张大志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看了看那黑压压的人群,庄睿也没有兴趣往里挤,过了大约四五分钟,人群才散开一点,随之庄着就看到张大志手里端着两个搪瓷缸子走了过来。

    “庄哥,吃吧,这是进山最后一顿热乎饭了,进到山里生火有很多限制,大多数时间里,都只能吃咱们带来的那些食物。”

    张大志把手里的一个搪瓷缸子递给了庄睿,里面有两个馒头,下面还有些羊肉汤,从早上到现在过了五六个小时了,庄睿也饿的厉害,接过来就吃了起来。

    吃过饭之后,各个采玉小队组合在一起,往大山里面进发了,有些小队只有两个人,庄睿知道,那都是采玉经验极其丰富的人,他们不愿意和那些新手组队,怕的就是平摊掉他们采到的玉石,这样的组合一般都是多年好友或者是自家亲戚。

    “庄哥,王爷让我先带你去玉矿看一下,然后咱们再进山采玉,你看怎么样?”

    “大志你安排吧,我跟着走就行。”庄睿没有忘记来之前古老爷子的交代。

    “那咱们走吧夫志招呼了铁子等人一声,跟在进矿的工人后面。向山里走去。

    中转站离矿区还有十多公里,平时人少的时候,是可以骑骆驻上去。可是今天显然不行,人多骆鸵少。而且略驼要运送生产、生活物资。矿工们只得靠两条腿步行,庄睿看了一下,这些工人大多都是维族人。

    若在平地上,十多公里路对于任何人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但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山上就不同了,严重的缺氧使人胸闷气短,尤其是网上让没有经验的新工人,头痛的像是戴了紧箍咒,每走一步都心跳、气喘、腿发抖。

    最前面是几头背着物资的骆鸵,这些工人们紧跟其后,虽然不是很习惯,但他们也都在咬牙坚持着。

    庄睿感觉还好,不过身上那个小背包,明显的要比以往重了许多。看着前面埋头赶路的猛子,庄睿不禁有些汗颜。

    山溪潺潺的流淌”丁叮咚咚的欢唱在空明的峡谷里回响。

    山谷里生长着红柳、野狗杞、骖驻刺、芦苇,几棵胡杨树像黄豆芽。孤零零地立在山脚下,满沟的鹅卵石里可以寻觅到玉的踪迹,有些已被过往的玉工们拾起放在“路”边的石头上,以便运玉人带走。

    中国有关采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七千多年之前,听张大志所说。那满沟圆滑的卵石并非全是被水流冲刷的结果,很大程度是被采玉、人脚板摩擦所致,悠悠的鸵铃声在山谷里摇曳了两万万多个岁月,人们已习惯了这种艰难的历程。

    “这里的玉不捡?”

    庄睿指着路边一块拳头大小的玉石向张大志问道,虽然露出来的玉、肉显示,这不过是一块品质一般的料子,不过那也是玉啊。张大志摇了摇头,说道:“好玉都已经被捡走了,放在路边的都是准备用车拉走的

    庄睿他们都不会想到,因为玉价大涨的缘故,就这两年的时间,二十多万人将蜂拥而入,别说这路边的玉石了,就连这谷底都将被刨地三尺。

    正说话间,一辆拖拉机从山上驶了下来,山路虽然不是很陡,但却不太平,那拖拉机像是过山车一般。前面高高的翘起,到下一刻就沉沉的落入坑里,庄睿看着都心惊。偏偏那车后斗上面还坐着两个人。

    “小伙子们,上去好好干啊,哈哈”。

    路过庄睿他们身边的时候,开拖拉机的那人喊了一嗓子,只是这人的样子多少有些滑稽,颠簸的路面使他的屁股根本就沾不到座椅上,像是抽风般的跳着摇摆舞,看的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等拖拉机开过去之后,庄睿看到。在拖拉机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不住的把路边那些玉石扔到车斗里面。这止路土拖拉机比人走路的速度也快不了多少,后面那人到也跟得上。

    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到了矿区,几只狼狗“汪汪”叫着扑了上来。被跟在后面迎接的人给呵斥开了。

    “庄哥,咱们去矿洞里看下吧,看完之后就要离开了。”

    虽然是玉王爷的吩咐,但是张大志几个人也不愿意在这里耽误工夫。毕竟这些年来进山的人越来越多,你迟到一步,可能好玉就会被别人捡走了。

    张大志已经和这个矿点的人说好了,听到是玉王爷安排人来看矿洞。那个叫老于的中年人也不敢怠慢,带着庄睿等人拐过一条山道,来到了矿洞的上方。

    出现在庄睿面前的,是一个高达数十米的巨大山壁,只是整个山体都被采石工人开凿过了,洁白的剖面正好面对着下午的阳光,像是反光的镜子一般,刺得庄睿睁不开眼睛。

    常言说:玉埋于石,难为人识,但那温润的玉气会在温煦的阳光下升腾在空中,那神奇的白色营造着一种美玉生烟、扑朔迷离的错觉,令庄睿一时间恍惚若失,仿佛自己也已化身其中。

    《诗经小雅》曰: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开采山石料在古代叫攻玉。也指开采山玉,即开采原生玉矿,庄睿在老于的带领下,钻进了那个据说有八十三米的矿坑里。这个矿洞高宽都只米多点,庄睿只能跟在老于后面。一寸一寸匍匐着爬进洞中,没进洞之前二庄睿想象玉石矿一定是连成一片的,洞里肯定是四壁皆玉,光可鉴人,可是一直爬到到洞底,他也没看到一丁点玉的痕迹。

    吃了一嘴灰的庄睿从矿洞中爬出来之后,向老于问道:“于师傅。这是玉矿卿 这集窄就算是有玉。那也采不出来啊。”

    “老弟,这是在找矿脉的,只有先确定矿脉,才能进行挖掘,先期是不能大肆开采的,否则毁掉矿脉。那连哭都来不及了”

    听完老于的解释,庄睿才算是明白。敢情这采玉和开采翡翠不同,讲的还是个技术活。

    在来玉矿之前,庄容总认为采玉可能和开采大理石一样,一采一大片。直到这时才知道想象是多么无知可笑,

    首先玉矿不像别的矿石连片。而是断断续续地藏在石岩芯里,矿脉真的如古诗所云如烟似雾、飘忽不定。偶尔露出的矿脉又被厚厚的岩石层包裹。每取一块玉必须去掉大量的包在玉外的坚硬岩石。

    这就决定采玉人不但要付出十分艰辛的劳动,同时,还要有一双识玉的慧眼,识别玉和石的不同。与玉相连的岩石叫玉石根,看来像玉、却是石,最难区分,取得不好,玉石俱碎前功尽弃,而那句成语玉石俱焚,也就是出自采玉的典故。

    “庄哥,咱们走吧,这眼瞅着天就快黑了。再不走咱们晚上过不去死亡谷了。”

    看到庄睿灰头土脸的从矿洞里爬了出来,一旁的张大志催促道,从这里到他们的目的地已经是绕了一些路了。

    “死亡谷?”这个词让庄睿听得有些心惊肉跳。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张大志没有多解释,不过看他的脸色。那肯定不是个好地方。

    告别老于之后,五人小队继续往山里走去,没有了矿工队,山里寂静了许多,这里的山体基本上是石头组成的,一路上河谷纵横,山峦起伏。在走了四五个小时之后,几人身上全都是湿漉漉的,那都是穿越溪流时被打湿的。

    不过庄睿的表现还算不错,至少这四五个小时走下来,他都能跟得上队伍,并没有拖后腿的现象,这让铁子等人对他也有些刮目相看了。

    走到一处溪流的旁边,张大志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天色,说道:“先吃点东西吧,铁子哥,晚上一定能过死亡谷?”

    “能,不过要抓紧时间了。”提到死亡谷,铁子脸上也露出一丝紧张的神色来。

    “那快点烧水吧。”

    张大志一声吩咐,猛子放下了那个大背包,从里面居然取出了一口小钢锅,王飞手脚麻利的用石头垒起了一个灶台,铁子则是去拾了一些干枯的树枝,只有庄睿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也不需要庄睿做什么,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火已经烧了起来。大志从包里拿出风干的肉块。扔到了里面,几人围着石头灶台坐了下来。

    “大志,你们为什么选择采玉,而不去找矿脉啊?”

    庄睿先前在和老于聊天的时候。知道这山上的矿脉都是无主之物,只要谁能找到,那开采出来的玉石,就归属于那人,按理说,这找到一个矿脉,就等于是一夜暴富啊,比上山采玉要强多了。

    “庄哥,别说这玉矿脉已经被开采的差不多了,就算是找到矿脉,我们也没钱去开采啊,先期的投入。最少是要上千万的。”

    张大志等人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即使是那些寻找矿脉的队伍能找到矿脉,他们也只能占到很小的一点儿股份,大头还是被那些出资开矿的人拿去了。

    防:又是七千字,写寻矿是为了后面做铺垫,嗯,又是七千字,急求月票啊,还有月票的朋友们别留了,拜托朋友们了。

    ,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