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269玉脉270合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前紧走了几步,几乎把脸都贴到了岩壁上,全力催动眼中灵气向岩壁看去,顿时,大量的灵气从岩壁内蜂拥而入。

    岩壁被灵气一层层的剥离开来,纵深十米之内的情形,完全出现在了庄睿眼前,那一块块包裹在由岩浆形成的花岗透闪山石岩内的玉石,清晰的映入庄睿的眼帘。

    就在这十米深的地方,大如磨盘的玉石就有五块,其重量应该都在一顿以上,而且通过观察这透闪石岩,庄睿可以断定,这石岩是往里延伸的,也就是说,这的确是一处玉石矿脉。

    昆仑山有玉脉,这是几千年前就早已经被证实了的,在靠近和田的昆仑山中,大大小小存在着百十个玉矿,这些矿点,都是玉脉所在。

    不过要说出玉脉分布的规律来,那就算是玉王爷,也不敢断言的,他只能通过实地勘测,并根据周围出玉的情况,大致的做出判断。

    昆仑山中的玉脉,毫无规律可循,有些深入到山石内数百米,有些却浮于地面,往下挖个三五米就能看到,这才催生了不少采玉富翁,像现在野牛沟里的那个矿点,就是在半山腰一处不深的岩壁里,被那淅江人无意中发现的。

    而庄睿现在所看到的这个岩壁,也是玉脉所在,并且位置更好,很易于开采,像那些处在山上的玉脉,因为要携带机械上山非常麻烦,开采起来难度也大,每年都有不少采玉矿工丧命在矿洞里。刻…帆阳捻比8比…(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庄睿只能看到岩壁十米之内的情形,不过在这十米之中,玉石的含量就有五六吨之多,从这点来看,这个玉脉应该是个大矿,保守的估计一下,应该也在百吨以上的。

    从所能看到的玉石品质,是比白玉稍次一点的青白玉,也是软玉饰品市场上的主力,近些年来,青白玉的雕摆件大行其道,很多人购买了收藏在家中。

    要知道,现在软玉的价格,也是节节攀升,虽然没有翡翠那么离谱,但总销宴大,绝对是占据着玉石市场龙头老大的位置,百吨玉矿,那就意味着数以十亿计的金钱,这个诱惑对于庄睿而言,也是很难抵挡住的。

    “寿么办?”

    庄睿心中有些惶恐,先前发现玉脉的兴奋,已经逐渐的退去,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让他放弃这个玉脉,庄睿绝对是心有不甘,在昆仑采玉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的时候,这个玉脉早晚也会被别人发现的,自己不采,也是平白便宜了别人。

    但是以庄睿现在的情形,要独立开采这个玉矿,难度也是很大的。

    从资金上而言倒是不成问题,关键是他在新疆没有任何的人脉,这个玉矿的消息一旦泄露出去,想必会有很多势力介入,到时候恐怕带给庄睿的不是金钱,而是灾难了。

    “玉王爷!”

    这个名字浮现在了庄睿脑海里,其实一早庄睿就想到了他,不过要与人平分数以十亿计金钱决定,并不是那么容易下的,以庄睿算是比较恬淡的性格,都纠结了半天,才下了和玉王爷合作的决定。

    庄睿还算是明智,知道有钱赚、没命花的道理,如果让他独立开采的话,恐怕就是新疆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他都应付不过来,但是和玉王爷合作,这些事情就不在话下了,玉王爷本身就是新疆玉石界最大的一股势力。

    庄睿蹲到河道边,用清凉的溪水冲洗了一把脸,用力的甩了甩头,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个岩壁,返身向篝火处走了回去,现在他所要考虑的,就是要以什么方式与玉王爷合作,并且还要找一个自己发现玉、脉的借口。

    合作方式倒是好谈,庄睿既然已经下了分出一半利益的决定,想必玉王爷也会投桃报李,到时候大家各出一半的资金,开采出来的玉石利益,也各占一半就行了,只是这借口不好找,总不能直接说自己能看穿岩壁,发现的玉脉吧?

    “庄哥,你去哪了?我们刚要去找你吧”

    一个声音打断了差睿的思绪,抬起头来庄睿才发现,原来采玉去了的张大志几人,都已经回来了,再看下手表上的时间,庄睿吓了一跳,自己不知不觉的在那里居然呆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没事,我睡不着觉,就往上游走了一下,你们收获怎么样啊?”

    庄睿岔开了话题,这个玉脉矿,庄睿肯定不会告诉眼前这几个人的,以他们的能力,根本就无法保证这个玉脉能属于自己,反而会将消息泄露出去,话再说回来了,大家合伙进山是采玉的,而不是来寻矿的,庄睿不说,也是无可厚非的。

    “嘿,庄哥,你那办法真好使,我们也拾到一些玉,虽然品质不怎么样,但还是能卖出点钱的。”

    听到庄睿的话后,张大志几人都兴奋了起来,把面前的筐篓放倒,将里面的玉石倒了出来,三个人大大小小的采了有二十多块,有些还是裸玉,在篝火的映照下,显露出温润的光泽。

    庄睿翻看了一下,心中不禁苦笑了起来,这二十多块玉,最少有十几块都是他先前看不上没有捡的,没想到居然还是被几人拾了回来,还要费力给背出山去。

    只是庄睿也不想想,这十多块玉虽然品质一般,但也能卖出个万把块钱,对于张大志等人而言,那可是往常一年的收入啊。

    “啊,铁子哥,你们又捡到这么多玉啊?不行,明天我要接着去捡玉去

    张大志的声音把睡的正香的猛子给惊醒了,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猛子一眼看到地上的那堆玉石,眼睛顿时瞪大了,他可不清楚,这一堆玉石的价值,都顶不上他从河里拾到那块玉的一块。

    “猛子,你明天看着这些玉就行了,这任务可是很重要的啊,要是丢了或者被别人抢了,咱们可就白来了啊。”

    张大志半真半假的对猛子说道,这些玉的价值已经在百万以上了,没有猛子这样人高马大的家伙来看守,他还真的是不怎么

    “放心吧,张哥,有我猛子在,没人能抢走咱们的玉。”听到张大志的话后,猛子把胸脯锤的震天响。

    “庄哥,你困不?要是不困的话,咱们来把玉归下类吧,”

    看着地方五颜六色的玉石,就连猛子现在也没了睡意,都围在了那堆玉石的旁边。

    “对了,铁子哥,你看看这块玉,怎么颜色这么花俏啊?”

    庄睿想起了那块品质不错,但是颜色有些怪异的玉石,蹲下身子将那块玉挑拣了出来,递给了铁子。

    “这块玉的色皮倒是不错,玉的品质应该不会太差,不过这色有点太杂了,雕刻的时候很难搭配,如果能搭配好,就是个精品,否则的话。就会废掉的

    铁子不愧是玩了十几年玉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这块玉的优劣来,新疆玩玉的人,最看重的首先是羊脂白玉,其次是白玉,然后是极品墨玉、或者高品质的单色玉,对于庄睿这块有多种颜色的玉石,倒是不怎么在意。

    “这样啊?铁子哥,大志、王飞,你们看这样行不,这块玉我很喜欢。拿回去找人雕琢下,不过咱们说好的,采到的玉大家均分,这块玉我要了,剩下的那些,就由你们来分吧,我那份算是大家的了。”

    庄睿沉吟了片刻,说出了上面这番话,其实在他心里,还是认为自己占了几人的便宜了,毕竟这块玉是色皮没有解开,铁子并不知道,这块玉的玉肉,比猛子拾到的那块白玉品质,还要高上一些的。

    很多人对于软玉的认识,都会认为羊脂白玉是最好的,其实不然,有些极品的墨玉和碧玉,价格都和羊脂白玉差不多,而最为稀少的极品黄玉,由于黄玉为“皇”的谐音,其价值都能高出羊脂玉数十倍以上。

    不过铁子他们就算知道这块玉品质不错,也不会怎么在意的,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白玉最好,这杂色的玉,是很难出手的。

    “不行,庄哥,那块玉你留着,但是份子钱也必须要!”

    “没错,大志说的对,庄兄弟,你既然喜欢这块玉,就留着好了,不用算在咱们合伙采到的玉里面,不过你那份子还是要拿的,不然我们回去没办法向玉王爷交代,而且也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的。”

    对于铁子和张大志的话,王飞和猛子在一旁都是连连点头,就凭现在地上的玉石,要是论贡献的话,猛子绝对排在第一,他那一块玉石就值上百万了,而其次就是庄睿了,那十来块玉料,也能值个五六十万。

    至于铁子他们采到的玉料,其价值不过几万块钱而已,如果就因为庄睿拿了一块无关轻重的玉料,而不给他份子钱的话,那回去之后,肯定会被别人鄙视的。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有人与他们合伙采玉了。蜘刚,阳比…(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第二百七十章合作

    “这些以后再说,大家先休息吧,我的意思是明天咱们再去河边看看,要是收获不大的话,就出山吧,”

    庄睿此次跟着进山,原本就是想见识一下采玉,现在目的达到了,还发现了一个玉脉,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呆在山里了。

    “要不要再找一找,晚几天再回去啊?咱们带的食物还能撑半个月呀。”

    张大志有些犹豫,来到第一天就有这么大的收获,他想着是不是还能再找到一些高品质的玉料来,他才才还和王飞商量着,回去卖掉这些玉之后,就一起回四川,也许这次是他们最后一次采玉了。

    一旁的铁子听到张大志的话后,摇了摇头,道:“我同意庄兄弟的话,这采玉靠的是机缘,像我进山十多次了,也不过赚了有七八万块钱。并不是说在山里呆的时间长,就能找到玉的。”

    铁子是老采玉人,他说出的话很有分量,张大志和王飞想了一下,也点头同意下来,毕竟这次的收获,足以让他们回到家乡盖个大房子娶个老婆的了。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铁子和张大志等人就爬了起来,摸黑去到河边开始找玉了,庄睿和猛子则是看守着拾到的玉,并捡了一些干枯的衬枝,接了河水,烧开之后把风干肉和大饼都泡在里面,做起了早饭。

    庄睿对于采玉的兴趣,不是很大,吃过早饭之后,又转悠到了河道的入口处,看着从高耸的雪山上奔流而下的溪水,还有那犹如是鬼斧天工一般开凿出来的沟堑,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玉脉是发现了,但是必须要找个说词才行,这玉脉是隐于山体之内,而不是露天的。仅凭庄睿空口白话,玉王爷也不会相信啊。

    “那是什么?”

    看着面前激流而下的溪水,庄睿突然被山体岩壁旁边的一块石头吸引住了,那是块花岗闪长岩体,和岩壁内包裹住玉石的石岩是一样的。

    只不过这块岩体里面并没有玉石,可能以为也有采玉人来过,岩体明星的有被开凿的痕迹,往内挖下去一米多深,估计那些人没有发现玉石之后,认为这块石岩也是被从山上冲下来的,并没有对石岩旁边的岩壁进去勤测。

    要知道,除了炸药之外,携带开山的设备进入到这里,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而这块岩壁是千百年来山洪冲刷,被溪流从中间硬生生的分成了两半,从那断面也可以看到,并不是像有翡翠的样子,所以也没有人敢冒大不韪去用炸药炸开这个山口河道。

    软玉的形成,是由花岗闪长岩体与白云岩接触产生一系列接触变质岩系,白云岩变为白云石大理岩,岩浆晚期热液沿白云石大理岩构造裂隙通道,发生交代作用之后才会形成软玉。

    也就是说,一般存在花岗闪长岩或者是白云岩的时候,往往就会有玉脉的存在,那块岩壁旁边的花岗闪长岩之所以被人开凿过,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而后面来此采玉的人,见到开凿的痕迹之后,对这里的关注也就变得小了。

    “回去就说自己是根据那块花岗岩,判断出这地下曾经有岩浆流动,形

    庄睿给自己发现玉脉找到了一个理由,虽然有些牵强,但是等到挖开那个岩壁之后,相信别人只会认为自己眼力高明,而不会有别的什么想法了。

    拿出相机,庄睿把河道两边的地形,还有那块被开凿过的花岗岩都拍了下来,等回去之后,这些照片就是说服玉王爷的凭证,就算是他还不相信的话,庄睿就准备由自己出资,找人开采,等开出玉石之后,丹与玉王爷谈合作,只是那样的庄睿所要占的股份,就不会是一人一半了。

    铁子他们只当庄睿是城里人,进山来图个新鲜,对他四处拍照的行为没怎么在意,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只是众人的收获,却并不怎么理想,只找到三五块品质很差的青玉,连铁子这样的老采玉人都看不上眼。

    几人晚上商议了一下,决定第二天早上出山。

    出山的时候走的是另外一条道,不用绕过死亡谷,但是路程多了半天,等回到了那个中转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中转站有两辆中巴车,是专门用来运送止上下来的采玉人回和田的,不过和城市拉客的私人中巴一样,人不坐满他们是不会开车的。

    庄睿等的有些不耐烦,干脆和车主谈了价钱,包了一辆车回和田,铁子等人也没异议,毕竟身上带着价值上百万的玉石,早点回到自己的地盘,心里才能安稳下来。

    经过五六个小时的颠簸之后,庄睿终于回到了玉王爷的庄园,距离他进山,整整过去了一个星期。

    阿迪拉看着面前胡子拉渣,头发脏乱,身上的牛仔裤更是被磨出了几个洞的庄睿,脸色凝重的问道:“小庄,这可不是在开玩笑,你能确定吗?”

    阿迪拉才才正和古天风品着去年网酿造出来的葡萄酒的时候,被庄睿急冲冲的找上来,告诉他发现了一条玉脉。

    对于庄睿的的,阿迪拉心里没怎么当回事,要知道,昆仑出玉的地方,阿迪拉几乎都走遍了,他不相信庄睿第一次进山,居然就能找到玉、脉。

    “小庄,这可不是山李,你根据什么说那是条玉脉啊?”

    古老看着庄睿现在的狼狈模样,递过去一杯红苟萄酒。

    “师伯,没把握我会乱说吗,你们看

    庄睿把数码相机拿了出来,将自己所拍的那块岩壁指给二人看了一下。

    “呵呵,你说的是这里啊,小庄,那不是玉脉,而且那块石头也是从山上被冲下来的…”

    看到照片,阿迪拉表情轻松了不少,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野牛沟他不知道去过多少次了,一眼就看出照片上景色的位置所在,那条河道里的确出过不少玉,但都是从山上冲下来的山流水和仔料,应该不会有玉脉的存在。

    “田伯,我说的是这里庄睿把手指向相机中岩壁的位置。

    “我怀疑这条玉脉就在这岩壁往里面纵深的地方,因为在河道出口那里的山岩,有点像白云岩,也就是说地壳变动之前,这里是地下岩浆的流经之处,存在玉脉的可能性很大。”

    庄睿的话让阿迪拉的神色又重新变得凝重了起来,那条河道他虽然专门去考察过,但是对于河道口的关注并不是很多,这也是出于灯下黑的缘故,越是显眼的地方,越容易被忽视的。

    “这倒是也有可能,距离这里不远的玛卡峰上已经出现了玉脉,现在正被人开采,这里形成玉脉倒也说的过去,只如…”

    阿迪拉看着相机上的照片,眉头皱了起来。

    “田伯,患么了?咱们可以先从岩壁这里开进去,看看里面岩石的结构啊。”

    “小庄,现在是夏季,正好是山洪爆发的季节,现在这只是个溪流。再过上一段时间,恐怕那条峡谷,有一半都会变成河道的,开采起来难度很大,除非在山脚下截流。另外炸开一个河道出口。”蜘”阴捻比8比四(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阿迪拉对那里的地形很熟悉,对昆仑山的气候季节变化更是了如指掌,夏天多雨,只有一场暴雨,就能引得山洪下泄,到时候根本就无法在那里进行开采的。

    庄睿以为阿迪拉是怕出钱出力再找不到玉脉,于是说道:“田伯,那就炸开一个河道出口好了,这钱我来出。”

    阿迪拉看到庄睿的样子,笑了起来,道:“你这小家伙信心很足啊,这前期的准备可是不少花钱的,光是人力和设备上的开销,就要几百万,你不怕打水漂啦?”

    “他可是个财主,几百万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阿迪拉老哥,你看有谱吗?”古老爷子也笑了起来,他对于玉石开采经验不多,不敢妄下结论。

    “很难说,不过只要从这里开出个二三十米的坑道,看下里面的岩石层就知道了。”

    阿迪拉回答完古老爷子的话后,把脸转向了庄睿,道:“小家伙,这样吧,我也不占你便宜,我出设备,你出人工钱,咱们在这里先开个坑道看看,如果真有玉脉的话,截流改道的事情我来做,需要投资多少钱,咱们各出一半,股份各占百分之五十,你看怎么样?”

    庄睿想了一下,说道:“行,就按田伯说的办,不过玉石开采出来之后的销售,我是不管的,我这股份就当是风险投资,田伯你每年给我红利就行了。”

    阿迪拉闻言大声笑了起来,万一有玉脉,他还真怕庄睿这个小年轻到时候在里面指手画脚的,于是说道:“行,就这么着吧,你小子去休息下,明儿一早咱们就进山。”

    阿迪拉能在新疆玉石界纵横数十年,也是个敢作敢为的性子,既然已经下了决定,马上就站起身来,去召集人手做准备了。

    旺:2章一起发了,明儿争取三更,求保底月票,朋友们有月票的支持打眼一下,都市月票榜竞争太激烈了,先谢谢大家了。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