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四章 心结(下)600票加更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偶“妈,找我干什么?对了,我跟您说,这次去新疆的时在山里面遇到一个死亡谷,那叫一恐怖啊,山谷里外全部都是尸骨,还有一r,十一一”

    庄睿有点拿不准母亲的心思,再加上自己有些心虚,进到房间里就和老妈谈起在昆仑山采玉的事情来,庄母只是静静的听着,脸上不时露出笑意。

    “说累了吧,给,喝口水,说说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庄母给儿子倒了杯水,笑眯眯的说道,这儿子虽然不惹事,但是从-小心眼就多,不过庄睿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做错事的时候,说话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所以庄母才佘问了这么一句。

    “妈,舱有什么事情啊,我都没在北京呆多久。”

    庄睿话出口才感觉有些不对,眼睛躲躲闪闪的不敢看自己老妈。

    “唉,你这孩子,骗的了别人,还能骗的了我吗?是不是见到欧阳家的人了?”

    庄母既然同意让庄睿去北京上学,心里也多少能预料的到,~u是她没有想到,庄睿第一次去北京,居然就能碰到自己的娘家人。

    “妈,我遇到了……小舅,您,您千万别生气啊,是他们把我找去的。

    庄睿鼓起了勇气,说完之后抬起头来,却发现母亲眼中含眷泪,神情也有些恍惚,这下把庄睿吓坏了,连忙走过去准备用灵气帮老妈梳理下。

    “没事,没事,f鼠儿,子,坐那p巴,妈没事。”

    庄母推开儿子在给自己敲背的手,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庄睿坐下说话。

    “妈,您真没事?可别吓我啊,最多我以后不再理他们了。”

    庄睿从小最见不得的就是母亲伤心,小时候再顽皮捣蛋,只要庄母一流泪,那庄睿保证老老实实的去写检查了“妈真的没事,小哥他……还好吧?”

    庄母拘了拘儿子的手,近乎自言自语的说道,眼中满是回忆的神色。

    欧阳罡一共儿女四人,前面三个都是儿子,所以生下女儿之后倍加宠溺,加上还有三个哥哥,小时候的生活就像是公主一般,被人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无忧无虑的。

    但是当那场史无前例席卷了整个国家的运动开始之后,一切都改变了,疼爱她的母亲被紧急疏散到了福建,几个哥哥也都分散在各个地方,只有爸爸还在身边,当时还很天真的欧阳婉,并没有怀疑那场大革命,而是用积极地态度去对待。

    在那个时候,庄睿的父亲庄天宇出现了,他是一个外表瘦弱,但是内心很坚强的人,那时候讲究的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作为臭老九儿子的庄天宇,白天要进行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但是晚上他经常步行数十里路,去看望被关了牛棚的父亲。

    欧阳婉也是那时候认识庄天宇的,情窦初开的她被这个男人的坚强和乐观深深的吸引住了,后来借助在他们家的老宅子里,两人的接触就更多了,五六年的时间,足kL让二人相知相爱了。

    欧阳婉知道父亲给自己定过亲事,不过她把那事情当成父亲酒后和老战友开的玩笑了,在欧阳婉以前所生活的因子里,可以接触到很多在当时被誉为毒草的文学名著,追求自己的爱情这个信念,理所当然的在女孩心中扎了根。

    父亲的震怒是她所没有想到的,她不明白一直都很疼爱自己的父亲,为何会变得这样霸道,这样不讲道理,而促使她与父亲翻脸的原因,却是欧阳罡对庄天宇所说的一番话。

    欧阳罡和女儿交涉未果之后,找到了庄睿的父亲,当时质问他:

    你有什么能力养活我的女儿,你能带给她好的生活吗?如果你是一个男人的话,就不要拦着女儿跟我回北京。

    欧阳罡并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被女儿偷偷的在门外听到了「这才有了后来欧阳罡让她选择是回京还是留在彭城,欧阳婉直接就选择了后者,并且说了一些比较绝情的话,让欧阳罡大动肝火,导致父女之间的矛盾愈加激烈起来。

    其实当时欧阳婉心中有些后悔对父亲说了那些绝情的话,在大哥第一次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想找个机会向父亲认个错,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却是让她记恨了欧阳罡敏十年之久。

    庄睿的父亲是个好强的人,原本是他父亲那所大学的助教,但是在动乱结束时,很多人都没能得到安置,庄天宇因为老丈人的那句话,没有让欧阳婉受一点委屈,自己在外面拼命的干活,拉煤球,装卸货物什么都干。

    但是庄天宇的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在那个动乱桧年代里还受过一些暗伤,寰,这让欧阳婉伤心欲绝,连带着对当年刺激过庄天宇的父亲记恨了起来,这也是当大哥第二次找到欧阳婉并且要帮助她,被欧阳婉断然拒绝的主要原因。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双方都有一些误会,欧阳罡原本觉得女儿会回心转意,来向自己认个错,自己也就顺水推舟的承认下这门亲事了,毕竞庄天宇的父亲也是和自己同患难过的。

    谁知道他派去的人没有听到欧阳婉道歉的话,而是把话说的更绝了,这让他大发雷霆,也是爱之深恨之切,欧阳罡并没有想到,自己当年所说的一番气话,却是刺激到了女婿,也让女儿一直不能原谅他。

    当然,这其中的误会,当事人是没有办法知道的,不过几十年下来,欧阳婉对父亲的记格,逐渐转变成对母亲和哥哥们的思念,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而自己拒绝他们的帮助,其实只是在向父亲示威,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同样能生活的很好。

    不过没到逢年过节络时候,欧阳婉还是会想起自己的亲人,又无法向儿女们倾诉,尤其是在前几年的时候,她偶尔能在电视上扑捉到父亲那苍老的面孔,心中也就愈发思念起来,那股恨意,却也逐渐的消散了。

    “妈,小舅他很好,只是特别的想您,妈,您在听我说话吗?”

    庄睿的声音让欧阳婉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我在听,小睿,你……外公外婆的身体还好吗?”

    欧阳婉鼓足了勇气才问出了这句话,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听到芸-于父母的消息的了,生怕他们已经不在了,心中忐忑的看着庄睿。

    “外公和外婆都还健在,只是身体不是很好,今年是他们的九十大寿,但是小舅说外婆不知道能不能熬到那个时候。”

    庄睿把欧阳振武9!i话复述了一遍,他也不-想让母亲留有遗憾,最好能在大寿之前去见上一面。

    欧阳婉闻言脸色变得愈加苍白起来,整个人像是老了好几岁,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也有些摇晃,吓得庄睿连忙扶住了母亲,说道:“妈,您别着急,咱们明儿就进京,保证两位老人见了您,病马上就好了。

    庄睿的话让欧阳婉的眼睛亮了起来,不过随之就黯淡了下去,说道:“你外公那人的脾气很倔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我去了,他也不会见我的。”

    庄睿闻言苦笑了起来,这都哪跟哪了,还说这些话,于是安慰道:

    “妈,外公他都后悔了,经常念叨您呢,主要是您不肯接受大舅他们的帮助,他以为您还在生气呢。”

    庄睿这话全是胡扯的,为的就是先把母亲哄到北京再说,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说的话,离欧阳罡的想法并没有差很多。

    “好,好,咱-们去北京……

    听到父母身体不好的消息,儿时父母疼爱自己的场面在眼前一幕幕的划过,欧阳婉的心早就乱了,一把抓住了庄睿,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

    “妈,不急这一天两天的,等我安排一下,咱们再去,要不然外公外婆猛一见到你,心情激动之下,再出现个什么好歹来,那可就不好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欧阳婉也冷静了下来,说道:“行,咱们下个星期去北京,把小敏和囡囡都带上,让国栋也一起去。”

    “好的,妈,您放心吧,我先去北京安排一下,然后你们再去。

    庄睿其实是想自己先去见一下外公外婆,然后用灵气梳理一下二老的身体,否则真有可能像他说的那样,好事变成坏事了。

    “行了,小睿,你去休息吧,今天坐飞机也累了,妈也需要安静一下○欧阳婉恢复了以往的模样,想必心结已经解开了,这也让庄睿放心不少,送母亲回房间之后,庄睿又把老姐叫了过去。

    “你说的是真的?”

    庄敏睁大7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她可是看过不少肥皂剧,没想到这荧幕上的情节,居然在自己家里真实发生着。

    “我骗你干吗啊,明……不,后天我就再去北京,等安排好之后,你和妈一起来。”

    庄睿本来想说明天的,不过想起还要给邬老爷子送那块翡翠,就把日期拖后了一天。

    Ps:阅○月票的加更章,打眼做到了,今儿的实际更新字数是1万2了,明儿能到70j票继续加更,有月票的朋友们投出来吧。H!~!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