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310311章专家(上、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嘉二天早,庄寡就驱车斟到了京城电视台。由干对道饷办心么熟悉,需要用电子导航指路,又怕堵车,所以从玉泉山出来的早一点,刚刚,七点四十分,就已经到了。

    不过在电视台门口庄睿被拦住了,原因无它,因为他的车牌是外地的。这年头进京上访的人太多,部委大院进不去,中央台的警卫也很森严,许多上访的人就退而求其次,经常往京城电视台钻,是以没有电视台发的通行证或者是北京牌照的车辆,一般都是不让进的。

    “哎,我说,有这通行证也不让进?”庄睿指着车前面那张昨天才办好的玉泉山疗养所的通行证,对看门的那个年轻武警说道。

    “对不起,这个通行证不能进入这里。请问您找谁?”

    那个武警战士给敬了一个礼。看了一眼那张特殊开头的通行证,却依然没有放行。

    “是电视台邀请我来的,对了,给你这个

    庄睿想起来那张邀请函,连忙从车窗递了过去,这东西果然好使。在核对了庄睿的身份证之后小就被放行了。

    在电视台大院里面,已经停了辆豪华中巴车,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人正站在车前,不住的往门口张望着,看到庄睿的车进来之后,特意看了下车牌,见是外地牌照,就没怎么留意。

    刘佳作为京城台的花旦主持人。虽然主持过不少次现场活动,不过作为监制独立策哉节目,这还是第一次。加上又是与外地电视台联合举办的,是以心里也有些紧张,一大早就赶到甚视台,准备迎接此次鉴宝活动的嘉宾。

    最近几年古董投资市场大热。就连中央台都开办了鉴宝节目,地方台更是争相效仿。这次现场鉴宝活动,就是京城电视台和山东电视台收藏天下栏目组合办的,台里的领导对这次节日也很重视,摄影主持队伍。都是台里的顶梁柱。

    “喂,你好,我是庄睿,现在已经到了电视朵了”

    庄睿停好车之后,拿出手机按着昨天那个号码回拨了过去。

    “您好,庄先生,我是刘佳。我就在院子里这个车旁边,怎么没有看到您呢?”

    刘佳的眼睛可是一直盯着电视台大门处的,这会离上班时间还有凹多分钟,进出的人很严,除了一辆外的车进来之外,她没有发现有人进来。

    “我开车进来的,可能你没看见我吧,好了。我看见你了。”

    庄睿停车的地方本来就在院子里,绕过那辆中巴车的车头,就看到了正在打电话的刘佳。

    此时刘佳也看见了庄睿。连忙挂掉电话,向庄睿走了过来,伸出手说道:“您好,我是这次节目的主持人和监制,我叫刘佳。”

    “我是庄睿,很高兴参加你们的栏目。”

    庄睿伸出右手,握了一下对方那软弱无骨的小量了对方一下。不由得在心中赞了一声。

    刘佳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西装式的开领,将姣好的面容下面那修长的脖子和锁骨显露无疑。再往下看去,一对不大但是却很坚挺的所在,将职业装秀出了一个完美的线条,盈盈一握的芊腰下面,那齐膝的短裙使得高翘的臀部向外凸出,如果从侧面看去,肯定是一介。完美的形。

    以庄睿的眼光来看,这位主持人除了身材比秦董冰稍矮一些之外,其相貌气质都有的一拼二只是这脸上的笑容有些职业化。

    在庄睿打量刘佳的时候,刘佳同样也在观察着庄睿,从对方的资料上来看,这位玉石鉴定专家,比自己还要小上一岁,这就足矣引起刘佳的好奇了。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相貌很普通,不过透过脸上的镜片,看到庄睿的眼睛之后,刘佳微微吃了一惊。那双注视着她的明亮眼睛里,向外散发着一种极强的自信,使得原本有些普通的相貌,也变得生动活泼了起来。

    庄睿穿的很低调,上身是灰色带格子的短袖衬衫,下面配了一条西裤。这是他昨天特意去品牌店里买的。现场鉴宝,要面对很多人,总不能还是牛仔裤配体恤衫吧?

    不过注定庄界这套花了二千多块的行头,还是穿不出去,因为在和刘佳进行了短暂的交谈之后,他就被引上了中巴车,而在车内的一个伙子,递给他一件崭新的连体长衫。说是嘉宾们的统一服装,并拿出一个袋子,将庄睿原本穿的衣服给装了起来。

    “庄先生,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电视台的朱台长,也是这次活动的领队。”

    等庄睿换好衣服走下车之后。刘佳身旁多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和庄睿握了下手。显然对面前的这个专家有些不以为然,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子来。

    “台长会亲自出马?估计就是个副台长。

    庄睿也没在意,这都是意想之中的事情。和那位朱台长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上车吹空调去了,虽然是早上。这天气也热的让人有些受不了。

    又等了十多分钟之后,另外几个鉴定专家也都一一到来了,庄睿坐在车上发现,那个朱台长原本不芶言笑的脸上,马上堆满了笑容,快步上前用力握住几位专家的手,

    倒是那位主持人感觉有些冷落了庄睿,上车陪庄睿说了一会话。

    人到齐了以后,朱台长大手一挥,中巴驶出了电视台。

    加上庄睿,一共是六个人,就是此次鉴宝活动的专家组了,只是另外五位相互之间都很熟悉,来到之后就有说有笑的,虽然没有刻意冷淡庄睿,但是也没人去找这小伙子去交谈。

    “很荣幸能请到诸个专家来参加这次民间鉴宝活动,弘扬民族文化。我是京城电视台的刘佳,到济南还需要三个多小时,大家是不是相互介绍一下呢?”

    刘佳看到庄睿坐在窗边,也没有人和他交谈,显得有些影单身孤。于是站起身来,活跃了一下气氛。

    小刘,你可是咱们京城电视台的大拿啊,谁还不认识你?我老金可是你的粉丝,”

    一位长得胖胖的,四十多岁年龄在圆脸中年人,调侃了刘佳几句之后。率先开口道:“我姓金,在故宫博物院工作,朋友们都叫我金胖子,各位都是老相识了,就不用多说了吧?”

    庄睿听到这人的名字之后,抬起头打量他一眼,金胖子的名头他听德叔提起过,专攻书画类的鉴定。是那位姓爱新觉罗的书法大师的嫡传弟子,在行内名头很响,没想到这次也被电视台邀请到了。

    “呵呵,我所钱钧,和在座的朋友们大多也都打过交道,现在京都拍卖会工作,专业上肯定是不如各位。不过对于古玩市场的价格还是了解一点的,诸个要是有什么好物件不来找我小钱,那可是不够意思啊。”

    坐在庄睿前排的一个中年人也站了起来,自我介绍了一番,在座的几个专家,恐怕他就是他的年龄和庄睿最接近,应该是三十七八岁的模样,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可能是职业使然吧。

    随后另外三个人也站起身一一做了自我介绍,在古玩圈子里打滚的人。大多都是精于世故,几句话说得车内的年轻人们哈哈大笑,车里的气氛一下妾得热闹起来。

    那三个人的名头,有两位庄睿都曾经听说过,坐在庄睿身后,长得精瘦的那个六十出头的老者,外号叫做孙大圣,是国内著名的杂件鉴赏专家,和德叔关系不错,庄睿曾经见过他和德叔的一张合影。

    而另外一位是青铜器和古董家具的鉴定专家,年龄在五十开外,人很幽默风趣,庄睿也听说过他的名头。

    最后一位起身自我介绍的,叫田凡,是金胖子的同事,也是故宫博物院的研究员,对陶瓷器的造诣很深,这人话不多,站起来说了几句就坐下了,还是金胖子出言帮他补充的。

    庄睿虽然没有什么专家情结,不过能和这几位国内著名的古玩收藏鉴定专家在一起,心里也是微微有些激动,别的不说,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几手,也就是此行不虚了。

    古玩一般分为六大类:瓷器(包括陶瓷之类的)、青铜器、杂项(牙雕、木雕小竹雕、鼻烟壶、漆器之类的都是)、书画、玉器、家具。在这车内,基本上每个领域内的专家都到了,也算得上是阵容强大。

    “庄先生,您也做下自我介绍吧?”

    正当庄睿给这几人发分类别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刘佳的声音,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刚才压根就忘了自己也是受邀的玉石类鉴定专家,也在有资格做自我介绍的人行列之内的。

    庄睿连忙站起身来,微微躬了一下身体,说道:“能见到古玩行里的诸位老师,心情有些激动,小子叫庄睿,对翡翠玉石有点儿研究,现在玉石协会挂个理事的闲职。不过对古玩也是很有兴趣,也借这次机会。想诸个前辈多多请教一下

    “嗯,年轻人嘛,多向几位老师学习点东西总是没有坏处的”

    朱台长的声音有点阴阳怪气。他是心中有些不忿,这次活动邀请的各个单位,都是派出了精兵强将,在圈内都是数得上的人物,唯有玉小石协会不怎么给面子,居然派出了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这让朱台长感觉有些没面子,是以一直都没给庄睿什么好脸色看。庄睿淡淡的看了下那出言挤兑自己的朱台长一眼,却是没有说什么,屁大点官就耀武扬威的,庄睿根本就是懒得搭理他。

    “不要说什么学习小庄年纪轻轻的就能在玉石行里出头,肯定有一手绝活的,日后大家多交流下。”

    说话的人是那位拍卖会的总经理。他是生意人,自然是八面玲珑,虽然庄睿年纪轻,却也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

    “呵呵,不知道小庄喜好哪方面的古董啊?”

    金胖子也笑呵呵的问道,对于这个年轻的家伙,他们心里也充满了好奇,二十五岁的玉石协会理事,他们还真是第一次得见。

    “杂件和瓷器都有涉猎,在中海跟德叔学过一段时间,”庄睿有意提到了德叔的名字。

    “老马?嘿,那咱们不是外人。来来来,坐前面来,马老哥还好吧?有段时间没来京里了,我还说什么时候去看看他呢。”

    庄睿此话一出,孙姓老者马上给他招手,让他坐过去,以他和德叔的关系,不关照下庄睿,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这古玩行里的物件,讲究的就是个传承有序,同样,搞收藏的人,一样也讲究身份来历的,庄睿师从德叔,那也就算是圈里人了,一时间。金胖子等人对他的态度也变得热情了起来,提携下晚辈,这也是行里的规次巨。

    绰号孙大圣的那人更是和德叔相交莫逆,自然把庄睿当成自己的晚辈看待了,把庄睿叫过去之后,问起德叔的近况来。

    “庄睿?庄睿,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啊?”

    那位叫田凡的陶瓷器鉴定专家,听到庄睿的名字之后,就皱起眉头在想着什么,忽然眼睛一亮,也顾不的汽车的颠簸,站起身来,一步就窜到了庄睿坐的那排座位上,说道:“小庄,你是不是前天在潘家园收了个物件?”

    庄睿被这突然窜过来的小老头给吓了一跳,看这位的年龄应该也在五十开外了,动作居然如此敏捷,不过在听到田凡的话后,庄睿愣了一下。前天下午的事情,怎么这么快就传开了啊?

    前文曾经说过,古董这东西的流通,除了买卖之外,就是玩家们私下里的交流了,北京城看着不但是这行当里的人,大多都认识,那位那掌柜在庄睿走了之后,马上就将这风声放了出去。

    要知道,龙山黑陶不仅极具收藏价值,而且考古价值也很高,算得上的陶器里为数不多的精品之一,田凡在陶瓷器里沉浸了一辈子,自然时这东西很上心,听那掌柜的一提。就留心上了,所以才有这般反应。

    “小庄,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那物件是不是你淘到的?”

    见到一车人都盯着自己。田凡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田凡虽然和金胖子都在故宫博物院工作,不过金胖子经常会参加一些社会活动,而田凡却是整天呆在单位搞研究,人有些呆气。

    “是啊,前天我在潘家园碰到个龙山黑陶,运气还算不错,是瓷来坊的那老板告诉你的吧?,小自己捡漏淘宝,那是光明正大的,庄睿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

    “嘿,还真是你呀?这可够巧的。我还说让老那约一下你呢,庄。等咱们做完节目回北京后,你这龙山黑陶,能不能给老头子见识一下啊?”

    田凡紧跟着说道,精品黑陶的存世数量太少,就算是他,也仅见过一两件,还都是带点残缺的,要不是现在车正往济南开,他都想马上拉着庄睿去看那物件。

    “成,没问,”

    庄睿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田凡虽然声名不显,但是就凭他那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的身份,也值得自己结交一下的,说不定还有机会去看一下故宫内那浩瀚如海一般的藏品呢。

    “小庄,看不出来你还有一手啊,这捡漏可不是人人都能碰上的,来。给我们几个说说

    田老头得到庄睿确切的答复后,心满意足的坐了回去,他只想看到物件,对于庄睿怎么得到的并不关心,但是金胖子等人却是提起了兴趣。纷纷围着庄睿坐了过来。

    听故事的爱好谁都有,不光是这些古玩行里的人感兴趣,就是那几个摄制组的人包括司机,都竖起了耳朵听了起来,这事和买彩票差不多。等于是中了大奖。收藏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很神秘的一件事情,而捡漏淘宝更是属于传说中的了,这对于普通人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刘佳此时看向庄家的目光,也变的有所不同了,原本还怕他和这些专家们格格不入,会影响到这个栏目的拍摄,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年轻人居然这么快就和众人打成一团了,现在更是隐隐以他为中心在引导着话题。

    这会朱台长就显得有些尴尬了,刚才他挤兑庄睿的话都被几位专家听在耳朵里,虽然不至于为庄睿出头,但是再对朱台长的搭讪,就变得有些不冷不热了。

    “庄先生,您那个黑陶物块钱买的,不知道能值多少钱啊?。

    等庄睿说完之后,那个扛着摄像机上车的大胡子中年人问道,他们可不关心这物件有什么研究价值,能卖多少钱才是真的。

    “这个我来说吧,龙山黑陶从一九三六年问世之后,出土的倒是不少,在山东各地都有见到,不过精品极少,如果小庄那件黑陶的烧制工艺。能达到当年梁先生手中的那件的话,恐怕市场价格最低要在六百万以上的

    说话的人是京都拍卖会的钱总经理。他对各类古玩的市场价格,那可是了如指掌,说完之后眼睛又看向庄睿,道:“小庄,怎么样,那件黑陶有没有意思出手?我可以给你安排个专场拍卖,可以保证成交价格在七百万以上。”

    拍卖会的收入,主要就是来自拍品成交之后的佣金,每个拍卖会收取的佣金都有不同,但是大抵都在百分之丰二以上,拿庄睿这件黑陶来说,如果能拍出七百万,拍卖行最少就可以进账田万以上,所以钱总经理知道庄睿手上有这个物件之后。马上打起了主意。

    “呵呵,最近在宣武那边买了个院子,正装修着,我还想着再收几个物件呢,这个就自己留着了,不过等以后有机会,肯定是要麻烦钱总的

    从幕的话让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与,他们都是北京人或者心一小眉住了几十年的,对于庄睿所说的院子,自然知道是四合院了,现在就是几百平方米的小院子,价格都在千儿八百万左右,没想到这位玉石协会的理事,身家如此雄厚。

    玩收藏的人,不一定就是有钱人。车内的这几位虽然都是古玩圈子里的知名人士,但是他们也是拿一份工资的,身家远不能和庄睿想必,更不要提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了,那个做化妆的女孩现在看向庄睿的时候。眼睛已经是直冒小星星了。

    朱台长更是为了自己刚才的态度后悔不迭,在他心里,这年轻人的身家,指定不是自己赚来的,估计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自己刚才的罪他的举动殊为不智。

    庄睿上面的那番话,其实是故意说出来的,现在这社会,人们把你成功与否都是和你的身家财富联系在一起的,文人清高那一套早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要不然车内的这些专家们,也不会受邀来参加这个鉴宝活动了。

    古老爷子可是给庄睿说过,等这活动结束之后,那红包不会低于三万块钱的,两天赚三万,包吃包住还顺带旅游,傻子才不来啊。

    庄睿来参加这鉴宝活动,就是为了打响在玉石行里的名气而来的,没有必要玩低调装孙子,那岂不是弱了古老爷子和德叔两位长辈的名

    啊。

    果然,在庄睿这番话说出口之后,几位专家的态度在不经意间都发生了改变,就连原本对庄睿这位年轻专家有些看不起的电视台摄制组的成员,也是一口一个庄老师的叫着,喊得庄睿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北京距离济南大概有四百多公里。山东的高速公路是全国有名的,一路高速下来,到了中午。点半左右。就已经进入到济南地界了。

    济南的名字来源于西汉时设立的济南郡,含义为“济水之南”又称“泉城”是中国东部沿海经济大省一山东省的省会,是国务院公布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是全省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和金融中心,也是国家批准的沿海开放城市和十五个副省级城市之一。

    闻名世界的史前文化龙山文化的发祥地,就个于济南,更有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城子崖,有先于秦长城的齐长城,有被誉为“海内第一名塑。的灵岩寺宋悄彩塑罗汉等。

    相传舜曾“渔于雷泽,躬耕于历小!”这其中的历山即济南市区南部的千佛山,所以市内至今还散落有各种以舜命名的地名,如“舜井舜耕路舜耕止等。

    济南盛水时节,在帛涌密集区,呈现出“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绮丽风光。早在宋代,文学家曾巩就评价道:“齐多甘泉,冠于天下。”元代地理学家于钦亦称赞说:“济南山水甲齐鲁,泉甲天下。”

    在进入济南市的高速出口,一辆车身喷着济南电视台字样的车子已经等在了那里。

    和庄睿等人乘坐的中巴车司机打了个招呼,那辆车就在前面带路了。直接驶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停车场,这次民间鉴宝活动,就是在这家酒店内举办,当然,专家们的吃住。也是在这里的。

    酒店的大门口,还拉有一个上面写着“弘扬民族文化,收藏鉴宝天下。字样的大红条幅,想山东方明在必事前已经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

    其实此次的民间鉴宝活动,就是由山东方面主办的,京城台是属于兄弟合作单位,因为有些资源必须他们出面才请得到,就像是这六位穿着长衫走在酒店里的专家。

    这年头除了拍电影的之外,哪里还有人着这青色长衫打扮的?所以当几位专家出现在酒店内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球都被吸引了过去,有个老外甚至举起照相机拍起照来。

    庄睿很是有些不习惯,不过看看另外几位坦然自若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了,不过还好,吃饭是在包间里的,否则被人当成大熊猫来观看,庄睿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有胃口。济南方面迎接专家组的规格很高。除了济南电视台正副台长全部出席之外,另外主管文化教育的副市长也赶来敬了几位专家一杯酒,发表了一通演讲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庄睿作为玉石鉴定的专家,虽然看起来面相嫩了一点,不过见别的几位专家和他很娴熟的样子,这边接待的人对庄睿倒也不敢怠慢。

    吃完饭之后,电视台的人聚在一起商量此次活动的一些具体细节,而庄睿等诸位专家,则是到酒店安排好的房间去休息了。

    到了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庄睿被叫了起来,和金胖子等人汇合到一起。坐电梯来到此次民间鉴宝的举办场所一位于酒店一楼的大型会议室内。

    此时在会议室的内外走廊上。已经是排起了长队,许多人手里拿着或者拎着各色古玩,在等待着专家们入场。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