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九章 买家不如卖家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哎呦,金老师,下面可是还有不少好物件啊,您不留下看看?

    陶山见到金胖子要走,有点慌神,欧阳军和庄睿走,正合他的心思,但是金胖子要走,他下面还有几个做的可以以假乱真的玩意儿「可是就少了个托了。“呵呵,陶老板的“好”东西自然是不少的,以后有机会再说0巴…

    金胖子打了个哈哈,将那个“好”字说的极重,别说是陶山,就是厅里的旁人,也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物件,心中有些打鼓了,至于以后再说那话,陶山也听得懂,那就是以后再也没下次了,他知道自己布的局被这胖子看透了,算是将他彻底得罪死了。“啊,好的,回头等有时间,再请金老师喝茶,您慢走啊……

    陶山知道自己留不住金胖子了,喝茶的隐意就走过后再向您赔罪,金胖子笑笑没有说话,拿着庄睿的那幅画,跟着欧阳军等人的后面走了出去。

    至于陶山所办的这场黑市,在后面9!j拍卖中,那些有意投资古玩的企业老板们,出手也变得谨慎了起来,他们只是不懂,又不是傻,看到金胖子中途退场,也感觉到这黑市里面有-着什么猫腻。

    已经买下来了的东西自然是不给退的,但是对于那些新拿出来的拘品,任凭麻强是口灿莲花,诸位老板们也是充分发挥了在生意中讲价还价的本领,相互之间也不抬价了,愣是把好几件高仿古玩,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拘到了手上,气的陶山差点吐血。

    庄睿等人自然不知道后面的事情,在进入到电梯之后,金胖子有些不失的对庄睿说道:“庄老弟,那瓷器应该也有猫腻吧,你也不提醒老哥一句,差点我就一头钻进套子里去了,现在能说说了吧?”

    古玩这行当,您要是样样通,那基本上也就是样样稀松了,金胖子是字画类的专家,对于瓷器虽然也了解,但是绝对不如那些专攻瓷器数十年的行家,所以他现在虽然怀疑那玩意/J有假,但是还没看出猫腻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至于庄睿当时不说话,那也是规矩,这和下棋一般,讲的是观棋不语真君子,你一说不打紧,帮了金胖子,却是恶了黑市老板,所以如果不是至亲好友,在这种场合里面,一般是不会发表自己的言论的。“金老师,看您说的哪里话,那我还能眼瞅着您吃亏不是,实在是没来及提醒您,那物件就拍完了……”

    庄睿说的是实话,他和金胖子很投缘,本来想着点他一句的,但是自己刚和欧阳军说了几句话,那物件居然三十万就被杨波拘下来了,连让庄睿和金胖子说句话的功夫都没给留,当时让庄睿很是无语,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过上赶着给别人送钱的,庄睿还是第一次见。“嘿,那是我错怪老弟了,不过那物件釉色造型和款识,怎么看都像是真的明正统青花,老弟你是如何看出假耒的?”

    听到庄睿的话后,金胖子也释然了,他也知道自己出手急了点,前后没一分钟的时间,就把价格抬到了三十万,这事不能怪庄睿,只是金胖子心中这份好奇,还等着庄睿给解惑呢,至少下次不能再吃同样的亏不是。

    “嘿嘿,底款当然是真的了,不过金老师,那玩意儿您要是买回家去了,可不能装醋啊,否则有个三五十分钟,那底座就要和罐身分离了。

    庄睿的话让金胖子恍然大悟,这种移花接木的手法,在古玩里面幕不少见,像有些七代名家的手稿,前面是真的,但是后面却是假的,也经常会让一些行家们走眼上当。

    在民国的时候,就曾经有一位字画鉴定大家,那双眼睛是明察秋毫,号称是王一半,任何字画类的古玩,他只看一半就能分出真假,这名头可不是自己吹嘘出来的,而是经过无数次的鉴定而得来的。

    但是最终王一半就载在了这一半上面,在一次他帮人鉴定一幅宋代名家古画的时候,也是按照习惯看了一般,就确定这画是真的,而请他的那个人,就出大价钱将画给买下来了,但走过了不久,就传出那画是假的。

    王一半当然是自信满满,喵JL连说不可能,然后又去鉴定了一番,把那画轴打开一半的时候,王一半的脸色都很正常,但是一半过后,王一半发现,后面全是假的,当时气的怒火攻心,差点没晕厥过去。

    后来这事传出去以后,有知情人给解开了谜底,那幅古画曾经遭受过一次劫难,下面的半幅却是被火给烧掉了,那幅画室一个古董商持有的,当初他可是花了大价钱买下这副画,心中舍不得,于是就出了一个歪点子。

    这位古董商找了个手艺高明的书画匠人,用宋代的纸张把下半幅的画,给重新画了出来,和上半幅装裱在了一起,然后就给那位王一半下了个套,用这半幅假画,卖了个真画的价钱。

    此事在古玩界流传甚久,即使是现在,很多行内人也都知道「所以金胖子听庄睿这么一说,心中倒也释然了,这手法做的巧妙,别说是自己了,就是来一位瓷器鉴定专家,在那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也未必就能看出端倪来。“庄睿,那瓷器都是假的,你买的这幅画,可能也是假的吧?要不,这五千块钱我给你吧…

    一旁的苗菲菲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庄睿是来帮自己办案的,却花钱买的了个假画,苗警官虽然有时很不讲理,但是对朋友还是很够意思的,她也不想想,庄睿差那五千块钱吗?“咦,五儿,这画是你买的?”欧阳军还不知道金胖子手里拿的画是庄睿的,当下出言问道。“嗯苗十一一十一一菲菲”

    庄睿差点当着金胖子的面喊出苗警官三个字,还好反应快,接着说道:“这画是清朝人仿的,不过没法断代,我让金老师拿回去帮忙给查查资料,看能不能找出是谁临仿的。”“那你不是赚了啊?就刚才那奸商,会拿真东西出来卖?”

    苗菲菲有些不解,这次任何没有任何收获,连带着苗警官对陶山的印象很恶劣,话说你要是能拿出真的虢国国君墓被盗的文物,那案子不就是可以继续查下去了嘛。

    “呵呵,苗小姐,那是别人钓鱼用的,想后面的东西拘个好价钱,当然要花点本钱了,只是这黑市的手法不高明,被庄老弟吃下了鱼饵,还没有上钩,不过那开黑市的人也没有吃亏,后面卖出去的东西,那这幅画赔的钱,早就找补回来了。”

    金胖子这会想通了,反正这趟来没什么损失,还见到个移花接木的青花瓷罐,算是不虚此行了。“还不高明啊?您都差点吃亏了。”苗菲菲一向是快人快语,说得金胖子是哭笑不得。

    金胖子对苗菲菲的话倒是不以为意,笑呵呵的说道:“我这不算什么,给你说个行里的故事吧,玩收藏。的人,都喜欢去乡下转悠,因为那里留下来的古玩意儿多,曾经有一个古董商下到农村收购文物,见村口有一老农,低眉搭眼在卖猫,猛然间那位古董商发现,这喂猫的食碟,居然是个价值极高的文物。

    那人眼珠子一转,立即计上心来,为了不让老农察觉,他出高价全部买了老农的五只猫,临走装着满不经意的样子说,我买完了你的猫,这猫又习惯用这食碟吃食,干脆,你把这“破食碟”逞我算了。

    说完这古董商伸手就要拿,就在这时,老农眼睛一睁,光如闪电,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别动,就凭这“破食碟”我一共卖了五十只猫了!”

    嘿嘿,小丫头,你知道了吧,从来都是买家不如卖家精,别说今儿没吃亏,就算是吃了亏,那也涨了见识了。”欧阳军两口子也是听得有趣,这古玩行里的故事,很是能吸引住人的。“好了,庄老弟,这画三五天的估计就能鉴定出来了,到时候咱们电话联系吧。”

    几人说着话,已经是来到了酒店门口,来的时候有车接,这走的时候金胖子心里不痛快,也就没让黑市的人道,当下打了个的士离开了。“苗警官,您这去哪里啊?”没有旁人了,庄睿把眼睛看向苗菲菲,欧阳军和徐晴都知道苗菲菲的职业,自然是不会吃惊了。“我去上班,谁像你那么闲啊,拜拜了……苗警官还算是谨慎,在和庄睿等人打过招呼之后,涤直接穿过马路进入到警察局里,而是绕了个园,从警局另外一个侧门进去了。“怎么,还舍不得别人走啊?”

    欧阳军知道庄睿是担心那丫头直接走进警察局,被陶山的人看到故意打趣道。“得了,送我去小舅那,我车还丢在那里呢。”

    看到徐晴从地下停车场把欧阳军的奥迪车开了出来,庄睿拉开后门,不客气的坐了上去。P:第二更,吃点东西就去写第三更,有月票推荐票的朋友们火力支援下!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