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366戒指367太平绅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妈咪,这么晚了柽电话来有什么事啊?”

    秦萱冰有点心虚,所以接通电话之后,就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小冰,你也知道很晚了啊,怎么还不回家?”

    方怡对秦萱冰本来很是放心的,她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不喜欢泡吧去夜店,不过听到秦萱冰的话后,她心里起了一丝疑窦。“我……我和蕾蕾在一起,今天不回去了……”

    秦董冰还是不会撒谎,一句话说的结结巴巴的,就是庄睿在旁边听着,都不怎么相信。

    “我刚才给小蕾打电话了,你没有在她那里,小冰,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了?”方怙在电话里的声音变大了一点,却也让秦萱冰更加慌乱了。

    “妈,我有个朋友来香港了,要陪下别人啊……”秦萱冰老老实实的说道,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一句谎言,往往还要十句谎言来弥补,干脆就实话实说了。

    “朋友?英伺的朋友吗?男的女的?”

    方怡听到秦萱冰的话后,心中的疑问反而增加了。

    “好了,老婆,小冰也是成年人了,你问那么多干嘛啊?”躺在床头看书的秦浩然不满的看了方怙一眼。

    “废话,我的女儿我不管吗?都像你,平时一点都不关心女儿的事情一一r一一一”

    秦浩然见到老婆把战火烧到自己头上,连忙缩了缩脖子,拿起书本挡在眼前,让女儿自求多福去吧,更年期的女人是没办法讲道理的。

    “妈咪,你问那么多干嘛啊?平时又不见你们关心人,现在又一一r一一一

    泰萱冰被老妈问的是又羞又急,心里的委屈也涌了上来,从小到大父母都只顾着做生意,什么时候关系过自己呀。“好好说话,别急。”

    庄睿轻轻拍了拍秦萱冰趴在自己身上那光滑的后背,用嘴唇向她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泰茔冰听了庄睿的话,对着电话说道:“不是英国的朋友,是大陆的朋友,好了吧?”“大陆的朋友?哦,是那个姓庄的小伙子吧?”

    方怡知道女儿朋友不多,大陆认识的人,好像也就只有自己夫妇见过的那今年轻人了。“是的,好了,妈咪,我很累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秦萱冰话一出口,才感觉自己说错了话,电话对面的老妈听到这句话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干脆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关了机,老妈要是生气了的话,大不了自己跟庄睿回北京住几天,然后直接飞回英国去。“很累?你干什么了很幂啊?喂,喂,小冰,你说话啊,喂?”

    方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再说话的时候,电话中却传来的“嘟嘟”的忙音,方怙这下着急了,一把抢过老公遮挡住脸的书本,说道:“浩然,小冰今天是跟个男孩子在一起的,这么晚要吃亏的,你赶紧起来去给我把女儿找回来。”“唉,我说你和我较什么劲啊,女儿长大了,总归是要有自己的生活的。

    秦浩然不满的从老婆手里拿过书本,他是很想得开,小时候对女儿关心少,现在只要女儿高兴,给自己找个什么样的女婿都是能接受的,话再说回来了,庄睿那个小伙子他也是见过的,印象很好,不像是什么混迹欢场的花花公子。

    “那……也也不能不回家啊,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这,这……”方怡被老公说的愣了一下,不过随之还是接受不了女儿和一个男人在外面过夜的事实。“小怙,咱们认识的时候有多大?”

    泰浩然放下手里的书,将鼻梁上的眼镜也拿了下来,看着自己这三十多岁容貌,四五十岁心理的老婆问道。“那时候我是二十二岁吧?你问这个干嘛?”方怙有些不解的看着老公。“那会咱们好像就住在一起了吧,女儿现在都快二十五岁了,你还想着干涉?”秦浩然笑着说道,一双手搂住了方怙的肩头。“死相,看你脑子里都想着……呜……”方怡话没说完,嘴巴就被堵住了,床头那盏灯光,也随之熄灭了。

    庄睿所住的这豪华套房的卧室,是双面朝阳的,白天的阳光透过那丝质的窗帘,如同金花朵朵般洒在卧室中间那张巨大的国王床上,两具纠缠在一起的白花花的身体,都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偌大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男女体液混合的味道,要是有经验的人,一走进这房间,就会知道昨儿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了。

    庄睿小心的将秦萱冰搭在自己身上的腿挪了一下,眼神无意中看到那丝丝的黑色地带,还是不禁有些发直,只是……那啥有些力不从心了。

    要说持久战-,男人始终是不如女人的,别看有些男人长得精武强壮,往往交完公粮之后,被老蒌一句“我还要”三个字,就能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慢慢的从床上走到地下,庄睿把昨天并没有合拢的窗帘给拉紧了一些,让阳光无法透射进来,房间里马上变得昏暗了一些。“庄睿,你怎么起来了?”

    泰萱冰这会也醒转过来,见到庄睿正赤啁-着身体站在床前看着自己,脸上不禁一热,虽然两人之间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膜,不过秦萱冰终究是女与衾子,脸皮还是有点薄,当下拉起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都快中午了,当然要起了,难得咱们今天还呆在房间里?”

    庄睿捡起丢在地上的浴巾,围在了腰间,秦萱冰有心不看,但是那眼睛还是跟着庄睿的动作在移动,直到浴巾遮挡住了那物件,秦萱冰才收回了眼神,心里“咚咚”直跳,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期待,对庄睿说得话,倒是没听清楚。“不说话,那咱们今儿哪都不去了。”庄睿把秦萱冰的沉就,理解成是对自己的挑衅,当下就往床上扑去。

    “呜……别,亲爱的,你就饶了我吧,哦,我真的不行了……”房中男女的喘息声又变得沉重起来,间中还掺杂着堪比女高音的求饶声,更是刺激的庄睿卖力耕耘了起来。过来足足半个多小时之后,风暴才算是停歇了下来,秦莹冰浑水瘫软的像没有骨头一般,趴在庄睿的胸膛上,不住急促的呼吸着,白哲的脸庞已然完全变成了粉红色,媚眼如丝的望着庄睿。“萱冰,送给你个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庄睿变戏法似地,从床头摸出一个首饰盒子来,放到自己的胸口,秦萱冰的眼前。

    秦萱冰这会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娇声说道:“什么东西?我要你拿给我看。”

    庄睿笑了笑,打开首饰盒,从里面拿出一只晶莹剔透的红翡手镯,然后拉过秦萱冰的左手,轻轻戴了进去。“好漂亮的镯子啊!”

    泰董冰用力翻号-个身,侧躺在庄睿的身体上,举起左手,当她的眼睛看到那只手镯之后,情不自禁的发出了赞叹声。

    接着房间里那微弱的光线,秦萱冰打量着手腕上的镯子,只是脸上的神色变得越来越惊奇,最后忍不住开口问道:“庄睿,这只手镯的品质很高啊,是高冰种的红$!镯子吧?”

    作为一个珠宝设计师,对于珠宝鉴赏,那是最基础的课程,秦萱冰虽然只是粗看,也感觉到这只红翡手镯不同寻常。“不是高冰种的……”

    看到秦萱冰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庄睿坏笑着在她耳边说道:“是玻璃种的,真正意义上的血玉手镯,萱冰,喜欢吗?”“啊?!真的?”

    秦萱冰闻言坐了起来,想拉开窗帘娟好再看一下这镯子,无奈刚刚政情过后,身体余韵未消,还是使不上力气,坐起一半,又无力的躺回庄睿的身边。

    “走,咱们先去洗个鸳鸯浴,回头你再看手镯。”庄睿抱起浑身无力的秦茔冰走向了浴室。“色泽艳红,种如流水,是真正的玻璃种红翡镯子,庄睿,你真

    穿着宽大的浴衣,秦萱冰拉开了厚厚的窗帘,午后的阳光垂直照在阳台上,房中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秦萱冰站在窗前,满脸陶醉的看着左手上的镯子。

    洗完澡后,秦萱冰只感觉到浑身都很清爽,并没有察觉出身休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和书中谈及的那些破瓜之痛完全不同。

    只是秦萱冰并不知道,在每次狂欢过后她昏昏欲睡的时候,庄睿都偷偷的用灵气帮她梳理身体,要知道,昨儿庄睿可是又经历了一次灵气透支,泪流满面的情形。“当然是送给你的了,难不成送给别人?”

    庄睿充满爱意的说道,用手抚摸着券萱冰潮湿蓬松的头发,他看到阳光照射在眼前玉人的脸上,隐隐现出一层红晕,犹如画中人一般美丽。“谢谢你,庄睿,对了,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秦萱冰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到房间栽出了她的那个坤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之后,却是两枚白金戒指,在戒指的表面,镶嵌着两颗拇指甲大小的翡翠,绿意盎然,清晰的几乎可以将人影映入在里面。第三百六十七章太平绅士

    “这也是玻璃种的吧?咦?是不是我给你的那块翡翠打磨出来的戒面?

    以庄睿现在的眼光,即使不动用眼中灵气,也能分辨得出这两颗翡翠的品质来,不过玻璃种帝王绿的料子实在少见,所以他第一时间想起自己曾经送给秦萱冰的那块$!翠来。“是,这可是我亲手打磨出来的呀,咱们一人一个……”桊萱冰笑着拉起庄睿的手,将两个戒指都放在了庄睿的手心里。

    庄睿看着手中的戒指,发现里面还刻着二人的名字,于是坏笑着说道:“萱冰,你不会走向我求婚吧?!”“啊,你坏死了,不过,你要给我载上……”

    泰萱冰被庄睿说得俏脸绯红,她开始并没有多想,只是那颗帝王绿的料子,只够打磨出两个戒面的,她干脆就做了男女两个戒指,将翡翠镶嵌了上去,当然,心中也无不有一丝庄睿刚才所说的意思。

    虽然说情人之间送钻石更加合适一些,不过论起价值来,就算是比较高品质的昂贵钻石,都没有这两个帝王绿戒指值钱,而且这东西是最初庄睿送给秦萱冰,秦萱冰又将其加工成了成品,对二人而言,意义也是不一样的。

    给秦萱冰戴上了戒指,两人相拥着站在阳台上,看着美丽的维多利亚港,庄睿心头感觉到无比的宁静,他本就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只希望这辈子能和怀中的爱人厮守一辈子,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啊!坏了,昨天挂了妈咪的电话,这会她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子

    正享受着爱人拥吻的秦萱冰,突然想到了昨儿老妈的电话,连忙跑进了房间,把自己的手机翻找了出来,却让身后的庄睿大饱眼福「那一双修长白哲的大腿,在浴袍下显得是那样的诱人。“怎么都快一点了,庄睿,我被你害死了……”

    秦茔昝开机之后,看了下时间,不由呻吟了起来,真不知道回头怎么像母亲解释了。

    庄睿笑着走进了房间,说道:“没事,最多我陪你去见伯母「都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伯母总不至于拿大棒把我打走吧?”

    庄睿此次来,算是准备的很充分,除了送了秦萱冰的红翡镯子之外,他还准备了一副冰种红$!镯子和一套吊坠及耳环,也是价值在百万以上的。

    来之前庄睿还在心中感叹,这泡妞花费的本成真是不少,只是经过昨天疯狂的一夜之后,庄睿再也没有种想法了,话说那……真的是物超所值。“你说话要算数啊,不行晚上你就跟我去见母亲,现在我带你游游

    秦萱冰听到庄睿的话后,也不那么担心了,话说她以前也是特立独行,和母亲并不是多么亲近的,刚才只是有点小孩子做了坏事,下意识的反应而已。“庄睿,把脸转过去……”从床头和地上把散落的内衣找出来后,秦萱冰却是要换衣服了。”不干,昨儿你都把我看光了,我还没看清楚呢……”看着秦萱冰面带羞涩,当着自己的面除去浴袍之后,那曼妙的身材,使得庄睿原本垂头丧气的小弟弟,差点要雄风再起,初尝个中滋味的男女,对这种事情总是不会厌倦的。“都怪你,这衣服都磕的不成样子了……”

    穿好衣服之后的秦萱冰,脸上少了一丝青涩,多了一种成熟女人的妩媚,显得是那样的艳光四射,看的庄睿差点都呆住了。“电话,电话响了,别闹!,

    就在庄睿低下头去找秦萱冰的红唇时,舂妻冰拿在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还是我妈,别捣乱啊……”秦茔冰投开庄睿那双游走在她身上的大手,接起了电话。”小冰,怎么电话一直都不开机?你不知道妈咪都着急坏了……

    手机里传来方怙的声音,她从早上就一直在拨打女儿的电话,可是都是提示关机,急的她差点安排人去查询香港所有酒店的登记记录去了。“妈咪,手机没电了,刚刚充上电,我挺好的,今天陪庄睿去逛街,晚上我带他回家去见爷爷……”

    秦萱冰和庄睿一样,都是拿定了主意,旁人就很难改变的人,她知道家里的事情,还是爷爷做主,就想直接跳过父母,让爷爷答应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你这孩子,就这么不待见妈咪和爹地啊?”

    方怡知道女儿的心思,秦萱冰从小就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刚才说那番话,肯定是怕他们夫妻阻止女儿和庄睿交往,是以要去找老爷子做主的。

    “没有啦,你们不是都见过庄睿了吗,只有爷爷没见过了,再说晚上你们在家里,不都是可以见到的啊……”秦萱冰听到母亲并没有反对自己和庄睿在一起的意思,口气也缓和了下来。“今天晚上?”电话那头顿了一下,紧接着传出秦母的声音:“今天晚上不行?”为什么啊?庄睿过几天就要回北京了。

    泰萱冰着急了,她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给自己介绍那些所谓门当户对的富家子们?“别急,慢慢说……”

    庄睿虽然听不懂秦萱冰的粤语话,但是看她的表情,知道她和母亲似乎谈的不怎么顺利。“你这孩子,你忘了吗,今天晚上何太平绅士,要举办慈善拍卖,咱们几无前就答应去了,还要拍你的一个作品,你怎么能不去啊?”

    方怡的话让秦萱冰愣了一下,庄睿的到来,让她将这件事情早就忘到了脑后,母亲这么一说,她才记了起来。“妈咪,我能不能不去啊?庄睿在香港又没有什么朋友,一个人会好无聊的。”“不行,前几天已经给了别人答复的,晚上你一定要去的,这是最起码的礼貌,要不然别人会认为咱们奏家不懂礼节的……”

    方怡断然拒绝了女儿的要求,不过心里也是在苦笑,都说是女生外向,这话一点儿都不假,认识没几天的人,现在在女儿的心里,居然比自己和家里的生意都重要了。“要不然这样吧,晚上你带庄睿一起去参加这次慈善拍卖,这样总行了吧?”

    方怡想了一下,还是作出了让步,她知道要是把女儿逼急了,结果很有可能就是挂断电话后,继续关机了。

    再说方怙对庄睿的印象是很不错的,不过这女儿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交出去的,方怙还想看一下庄睿的交际能力如何,晚上的那个慈善拍卖,正好是个机会。“好吧,我要和庄睿商量一下,晚点再给你打电话……”

    泰茔冰想了一下,没有把话说死,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并不会因为和庄睿发生了关系,就以为自己能做庄睿的主了,这事情还是要庄睿自己决定。

    “怎么了?和父母有事倩好好说话,别伤感情。”秦萱冰挂掉电话之后,庄睿在一旁问道。

    秦萱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吵架的,只是今天去不了我家了,前几天答应一位太平绅士去参加他举办的慈善拍卖晚宴,拍品里面还有一件我的作品,不好不去,庄睿,你看……”

    “那就去吧,我晚上正好能休息一下,昨儿可是累坏了呀。”庄睿故意伸了个懒腰,眼睛不怀好意的在券萱冰身上打量着。“你坏死了,我妈咪说是让你和我一起去,你愿意去吗?桊萱冰说完之后,有点期待的看着庄睿,现在的她是一刻都不愿意与庄睿分开,如果庄睿不去的话,她宁可自己也不去了。“对号-,太平绅士是做什么的?那人多大了?”

    庄睿忽然皱起了眉头,以前虽然好像听说过太平绅士这个词「但是并不了解是什么意思,而那位太平绅士偏偏邀请秦萱冰去,莫非是存了什么念头?

    话说再大度的男人,也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接受另外一个男人的邀请,所以庄睿接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你想什么呢?庄睿,何太平绅士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啦……”秦萱冰看见庄睿的样子,是又好气又好笑,说不得只能给他介绍了一下太平绅士的来历。

    太平绅士是一种源于英国,由政府委任民间人士担任维持社区安宁、防止非法刑罚及处理一些较简单的程序的职衔,作为英国曾经的殖民地,香港自然沿用着太平绅士的制度。

    香港的太平绅士主要职责为巡视如监狱等羁押院所,接受被扣留者的投诉,避免惩教当局对扣留人士施行法院判决以外的刑罚。

    并且太平绅士同时可监理和接受市民的宣誓和声明,使该宣誓或声明具有法律效力。

    这项职权和内地公证员的工作有些相似,就是在香港台的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的,每次六合彩开彩搅珠时,太平绅士联同香港赛马会受助机构代表,负责监理开彩结果。

    P:两章一起更了,今儿又多了位盟主,谢谢富翁的成长大大的厚爱,呵呵,距离十位盟主的愿望很近了,谢谢朋友们的支持,求点推荐票吧,今天的推荐票有点少。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