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二章 逢赌必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和前几次一样,在牛宏连赢几把之后,风向开始慢慢转变了。而牛宏面前的筹码也一枚枚的减少起来,牛大少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僵硬了。

    不是庄睿不想留点余地,实在是牛宏这人太让人厌烦了,整个就像是一牛皮糖,沾上了就甩不掉,要是不把他现在身上所能拿出来钱都嬴走的话,这赌局就甭想着结束。

    一千多万的筹码,不过是二三十局的开盅,短短的半个多小时过后,牛大少面前又变得空空如也了,这个打击让他有点接受不了,呆呆的坐在赌桌前,两眼有点发直。

    要知道,今天输出去的现金加那些古董,可是价值上亿了啊,就算是包那些香港的一线女明星,也不过是一晚两三百万,这一亿港币,足够他睡几十个了,牛大少的金钱观,向来都是和女人联系在一起的。

    别说是牛大少,就是围观的众人也是看直7眼,这赌船下水有一年多,也不乏豪客对赌,像中东就经常有人来赌船上玩,输赢上亿元的赌局也有好多次,但他们大多都是赌的梭哈,往往一战就是十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天,像庄睿和牛宏这般几个小时就见分晓的,还真是第一次。“行了萱冰咱们去吃饭吧十一一十一一

    庄睿把手中把玩着的一枚筹码扔给了计奕,说道:“计总,逗点钱拿着和他们分一下吧,辛苦大家了……”

    一百万的小费,对这赌局而言是不高9!j,要知道,在赌船如果能拉下彩金,那都要分出三分之一来给整个赌场发小费的,不过这是二人间的对赌,和赌格关系不大,一百万港币的小费,马马虎虎也说得过去了。“谢谢,谢谢庄先生……”

    计奕没想到庄睿这个大陆人挺懂规矩的,一时间,赌厅里的人脸上都带着喜色,一下午的时间,每人都能分上个十几万,他们也很满足了。“没事,叫人把这些东西收到我房间去,至于这些筹码,开成瑞士银行不记名的本票吧……

    庄睿笑着摆了摆手,今儿他最大的收获其实并不是嬴了钱,而是搞到这几件古玩,这四件官窑瓷器和那幅郎世宁的妃子图,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啊,自己北京城那套宅子的地下室藏。宝室,也能充盈一下了。“慢着,你作弊,你肯定作弊了,不然怎么会把把都孬■?!”

    正当庄睿搂着秦萱冰站起身来,准备出去的时候,牛宏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声喊道,此时的牛宏脸上满是冷汗,头发湿哒哒的搭在额前,全无一丝富家子弟的样子,和那些在赌厅里赌的输儿赔女的赌棍,也是相差无几了。

    “把把都嬴?”

    赌厅内的人听到牛宏的话后,都感觉好笑,庄睿并不是把把都嬴,而是赢得次数要比他多土那么一些而已,再加上平局多输少,自然能成为最后的赢家了,牛宏这话没有一点信服力。

    要说作弊,众人就更加不相信了,摇色子作弊的方法,主要就是靠听色子,但是庄睿在摇色子的时候,经常都是在说话,根本就没可能去听点数的,除非他能看穿色盅,知道里面的点数,当然,这样的眼睛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嗯,只是在做梦的时候才能想想而已。

    “牛少,您有什么证据证明庄先生作弊吗?”

    计奕的话让牛宏愣住了,空口白话是不顶事的,说别人出千,是要拿出证据来的。“我不管,那是你们的事情,反正他就走出千了,这个侍应也是和他一伙的。”

    牛宏拿不出证据,干脆耍起青皮无赖来了,要说以十多亿身家的人能说出这话的,港岛也就是牛大少独一份了。“够了,你还没闹够?”突然,赌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四五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让人惊讶的是,原本无比嚣张的牛公子,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脖子竟然缩了缩,悻悻的坐回到了椅子上。

    庄睿是背对着赌厅大门的,他也没听懂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管吞牛宏的样子,应该是训斥他的,当下扭过头向后看去。“老升?!”

    走在前面的那个人,赫然是个高鼻梁蓝眼睛的老外,一头银发,穿着一身笔挺的天蓝色西装,虽然这老外脸色很红润,庄睿也看得出来,这人的年龄应该是在六十开外了。“这位就是庄先生吧?对不起,内侄不懂事,让庄先生见笑:i;。r+。。”

    此时那个被四五个人拥簇着的老外已经走到了庄睿的面前,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的庄睿有些发呆,并且从这声音

    庄睿也听出来了,刚才呵斥牛宏的,正是面前这个洋鬼子。而郑华等人,在见到这人到来之后,都松了一口气,要是让牛宏这样闹下去,今天还真不知道如何收场呢。“您是?”

    庄睿伸出手和那老外握了一下,心里正犯迷糊呢,内侄?这。关系是怎么算的啊?这牛宏虽然不成器,但是那长相却是地道的中国人,不会有个老外亲大爷吧?“庄睿,这是舒博士,是现任环球航运的主席,也是香港总商会主席,是老船王的女婿……”

    庄睿不认识这老外,秦萱冰却是熟识的,在旁边小声的给庄睿介绍了一下。“嘿,莫非是打了小的,大的出来找场子了?”

    庄睿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位舒博士他是知道的,不过他始终都以为这位以外人身份,继承了老船王产业桧人,是位中国人呢,没想到居然是个老外。

    庄睿并不知道,舒文其实是奥地利人,毕业于维也纳大学法律系,又在芝加哥大学攻读比较法学、国际法和公司法,获博士学位,执业律师。曾受聘加拿大皇家银行法律顾问。

    舒文于1970年加入环球航运集团,之前他是在加拿大当律师,与老船王的长女相识并结婚,随后老船王不断的唠叨,终于让苏海文加入了公司。在一九八六年老船王退休之后,舒文就接管了船运业务,当时正值航运业历史最差时期。

    在舒文接受环球航运之后,将“环球航运”从一个作为老船王私人领地来经营的老式公司,改造为一个主攻液化天然气运输,同时经营原油船队、干散货船和石油钻井平台的现代化企业集团。

    经过改组之后,舒文近几年感觉到船运业务开始复苏了,于是在互刀年硌时候,买下了瑞典油轮运输公司,勋C6年买下在奥斯陆上市的天然气和干散货船运公司本格森,一举又重现当年老船王世界船之的风采。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舒文的努力,老船王所创下的基业,早就分崩离析了,所以牛宏在家里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这位老外姑父,他近年来经常躲到赌船上,也是有着离这位严厉的家长远一点的意思。“姑丈,他赌钱出老千作弊,嬴了我将近一个亿了,咱们不能饶了他啊十一一▲r”

    牛宏坐在椅子上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图,伸手在眼体上一抹,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干脆恶人先告状了。

    他是想把输出去的钱给要回来一点,否则的话,就要过上一段没钱的日子了,没钱就等于没女人,那些女明星可不会因为你牛大少长的英俊而陪你上床的,这才是牛宏最难以忍受的,“闭嘴,你丢人还没丢够?马上给我到直升机上等着去,你姑姑在家里等你……

    舒文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打断了牛宏的哭诉,他是在接到郑华的电话之后,推掉了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乘坐直升机赶来的,在电话中,早就已经了解清楚的事情的起因了,对这个恶习难改的侄子所说的话,他是一句都不相信的。

    而对于庄睿连嬴一个亿的事实,舒文倒是没怎么在意,在他看来,一个人想要成功,固然需要努力,但是运气更加的重要,就像他的岳丈,那位老船王,如果不是赶到海运业复苏的那今年代,入市时机好,赤手空拳的也不可能闯出世界船王的名头。

    牛宏虽然狂妄,但是也不敢不听这位家族掌权人的话,狠狠的瞪了庄睿一眼之后,怒气冲冲的走出了赌厅,而舒文身后马上有两个人跟了上去。“晚辈不成器,让庄先生见笑了,不过庄先生的手气,还真是不错啊一r,十一一”

    舒文虽然训斥了侄子,但是对面前的庄窖也没什么好印象,要知道,这可是一亿港币的输赢,用麻袋装起来,一个人都扛不动的。

    “呵呵,我在西藏拜会过活佛,就连活佛也说我这人运气不错,逢赌必嬴,不过我这人不太喜欢赌博,今儿要不是牛少爷感兴趣「或许也没这一出一r一一r一”

    庄睿笑了笑,用手轻轻的摸了下手腕上的天珠,言语间却是丝毫不让,点明了就是你侄子不懂事,庄睿这人虽然不喜欢惹事,但是惹了事却是从来不怕事的。

    P:第一更,和前面那位还差四票,朋友们看看今儿有月票没,冲上去就是老八啊,呃,没月票的扔几张推荐票吧,谢谢大家。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