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章 搂草打兔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哥哥还能把你卖了不成?今儿白枫那小子请客,说是要给你赔罪,顺便安排点节再-,我这不就把你带JL了嘛……”

    欧阳军心里还有点纳闷呢,他不知道白枫向庄睿赔哪门子的罪,不过他也不是很关心这个,下面的节目才是最重要的,从大明星检查出身孕之后,欧阳大少可是有快半个月没过那啥生活了,着实憋的不轻。“白枫?我和他没什么交情啊-,向我陪什么罪?”

    庄睿闻言也有些莫名其妙“难到上次那个老宅子的套,是他安排的?”不过想想也不可能啊,自己和白枫又没有什么过节,不至于花费那么大的心思,安排个圉套给自己钻吧?

    “说是上次介绍你掏老宅子的事情吧,我也不清楚,回头就知道:i;。r+。。

    说话间,欧阳军把车拐到一个岔道上,这地方倒是与他的会所有点相似,都是在乡间,并且路边都有着高吝的白桦树,如果是在春季出来踏青倒是不错,只是现在这天气,大地都被白白皑雪笼罩住了,没有什么景色可看。

    白枫这处庄园,比欧阳军的那个会所要小了很多,门外那个穿着棉大衣的保安,应该认识欧阳军,见到他的车,马上打开了门,并且用对讲机通知了里面的人。“军哥,庄老弟,欢迎啊…”

    白枫从那栋三层的小楼里迎了出来,这次他对庄睿客气很多,在那天之后,他打听了下庄睿的来历,知道这是欧阳老爷子的小外孙,在老爷子面前的影响力,比欧阳军要大多了,不由很是后悔自己那天的态度,这才想着约了欧阳军和庄睿,加深下感情。

    白枫的这套小楼装饰的有点欧洲风格,在大厅里搞了个壁炉,里面正烧着粗大的木头,不时可以听得木头烧裂的“噼啪”声。

    白枫这壁炉搞的有点像北方的老炕,烧出的热气沿着墙壁内部环绕一图,然后才将燃烧引起的浓烟,通过烟囱全部引了上去,屋里并无一丝烟味,反倒是异常的暖和。

    在大厅的中间,还摆有一个两米多高的圣诞树,看到这东西「庄睿才想起来,没几天就是圣诞节了,这些年来,国内过圣诞和情人节的实在不少,对于年轻人而言,那俩节日比春节都快要重要了。“来,这操蛋天气,打个边炉喝点小涔,是最舒服的了……

    进到厅里之后,白枫招呼庄睿和欧阳军做到了壁炉旁边,那里摆了一张不大的餐桌,上面是个烧炭的铜制火锅,是那种上下两层可以拆开的,看这造型,估计也是个老物件,桌子JL摆满了切好的牛羊肉生盘,还有两瓶五十六度的红星二锅头。

    “嘿,别笑话老哥,我就好二锅头这一口,带劲,别的酒喝的没味道,老弟,你要是想喝别的,自己去那边酒柜拿,除了清道光年间的那原浆贡酒没有,其余的我都有收藏,嗯,红酒也有,不过都在酒窖里了,你要喝什么牌子的,我叫人去拿。”

    庄睿顺着白枫手指的地方看去,那里是一排酒柜,的确如白枫所言,庄睿见过的那些名酒,酒柜里面前有,不过外公明儿就过大寿了,庄睿可不想带着一身酒气回家,当下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喝点二锅头好了,不过就二两,多了就不行了。”“成,喝多少随意,咱们不劝酒,军幕,你也随意啊,我这。地方你不是第一次来了……

    白枫听到庄睿的话后,高兴的启开一瓶二锅头,在几人面前的一个青花小碗里,都给倒满了酒,说道:“不多不少,这一碗正好就是二两!”

    庄睿本来没注意面前的这小碗,听白枫这么一说,将碗端了起来,一打量,不由吃了一惊,敢情这还是个老物件啊,从那青花色釉「到触手感觉到的包浆,应该是有年头的玩意儿,庄睿都恨不得将酒倒掉,看看底款,到底是啥年间的。

    “白哥,这物件您也舍得拿出来用?我要是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清三朝的东西,并且看这烧制工艺,十有八九是官窑的,这一只碗那可就是几十万上下,您就不怕我一不小心,给它“脆”了,那可是只能听个响了▲r,十一一

    庄睿所说的清三朝,指的就是康熙、雍正、乾隆这三个朝代,也有人称之为清三代,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是清朝国力最强,艺术品最为繁盛的时间段,再往后,带给国人记忆的,就大多都是屈辱了。

    拿着这玩意儿喝酒,庄睿也是头一次,打碎了倒是赔的起,不过这些祖宗留下来的物件,可是少一件就没一件,忒可惜了。“东西做出来,就是用的,以前的皇帝老子能用,咱们就用不得啦?”

    白枫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他这倒不是在充大头,只是这些物件,他真的是有不少,要是现在全部都放到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去,保证能把古玩市场的价格都给冲垮掉。

    说句不夸张的话,白枫的这些玩意儿要是都显摆出来,比马先生那博物馆里的还要圣,俗话说包子有肉不在相上,民间高人多了去了。

    不说这青花小碗,就是那铜炉火锅,也是有传承的,都是宫里流出来的玩意,说不定老佛爷以前就拿这东西打过边炉吃过火锅呢。

    “庄老弟,你可才是真人不露相啊,前几天老宅子那局,是被你看穿了吧?没想到你不但这物件看准,居然连这些江湖门道也清楚的很啊一一一一一r”

    白枫端起自己面前的酒碗,和庄睿』璎了一下,一饮而尽之后,抹了抹嘴巴,对庄睿翘起了大拇指,二两五六十度的二锅头下肚,白枫脸上一点儿都没变色。

    “老白,怎么回事啊?你们俩说话我听着咋这么费劲啊,这玩意儿能值几十万?”欧阳军听着这二人的对话,有些莫名其妙,拿起面前的青花瓷碗打量了起来,不过以他的水平,怎么样都看不出个花来的。

    “老宅子的局?什么局?前几天太忙,又去了趟香港,我还说迳几天取了钱去看下呢,那两张黄花梨的官帽椅,还真是不错,正想着淘弄回来呢……”

    庄睿这会正夹了几片嫩羊肉,放到火锅沸水里烫呢,听到白枫的话后,都没顾得上把羊肉片往嘴里送,就襞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来。“老弟你不知道?”白枫看庄睿的样子,不像作假,他反而是吃了一惊。“我知道什么啊?白哥,有话您直说,迳都哪根哪呀?”

    庄睿看破那局的办法,实在是无法解释,干脆把迷糊一装到底,来个死不承认,不过他心里也很好奇,似乎事情起了什么变化,难不成是有人把局给拆穿了?“嘿,这事儿巧了,庄老弟你这运气也是不错啊,我给你说……”“老板,人带过来了,让他进来吗?”

    白枫正说的带劲的时候,客厅的大门被推开了,掀开那防寒的棉布帘,一今年轻人走进来打断了白枫的话。

    白枫闻言摆了摆手,说道:“让他进来吧,这小子算是帮庄老弟顶缸了,我也不难为他卜”“白老板,白哥,白大爷啊,求求您擘帮忙,把那些下套的人给抓回来吧,整整十八万呀,我这可是没有了活路了啊……”

    年轻人出去没多大会,门帘又被掀开了,一个人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客厅,一眼看到白枫,扑上前就往白枫的大腿抱去,庄睿细看之下,居然是那个掮客小方。

    只是这小方和前几天见时的模样,变得有些不同了,倒不是说突然之间苍老了几岁,那纯粹是扯淡,不过那脸色却是极其难看,尤其是一双眼睛,里面满都是血丝,看这摸样,像是有几天没睡过个囫囵觉了。“滚一边去!”

    别看白枫年近四十了,这腿脚还真是麻利,一脚将小方踹倒在地上,说道:“你小子坏了掮客的行规,我都没找你麻烦,还想让我给你出头?门儿都没有,起来,给庄老弟说说那事……”“庄大哥,您也在啊,络可要救救小弟啊,我这可是……”

    小方一回头看见了庄睿,那话却是没能继续说下去,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是帮庄睿顶的缸,这事谁都不怨,就怪他自己个财迷心窍,眼睛钻进钱眼里去了。“怎么回事?小方你说说……”

    见到这般情形,再听到白枫刚才的话,庄睿也猜出了几分,这事八成是这小方当时也看中了那官帽椅,等自己走后,他去给买了下来,也就是说,那套儿爷没套住自己这正主,却是搂草打兔子,把贪心的小方圉了进去。“唉,这事都怪我啊……”

    正如庄睿所想的,小方把那两张官帽椅搬回家之后,那叫一兴奋啊,第二天就满北京城的转悠开了,干嘛?找买家啊,要说现在古董家具的确走俏,没费多大心思,小方就联系上了三四家著名的拍卖行,准备到他家里来看货。P:求推荐票,年度作品票,话说那机械键盘距离咱越来越远了。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