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三章 开标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国内流传的那些所谓“一刀天堂一刀地狱”之类的话,说的就是缅甸翡翠公盘上的切石,而每年缅甸公盘的开标,都是一次赌石的盛会,可以说,真正的赌石,现在才刚刚拉开了帷幕。

    在这翡翠公盘上,虽然那些珠宝公司的人也盯紧了原石,但是他们也留有余钱,准备购买现成解出来的翡翠,这样既不需要承担赌石的风险,又可以获得自己公司所需的原料,这些珠宝公司的态度,也使得那些想一夜暴富的人,更加疯狂的投入到赌石之中。

    除了秦浩然此次得到了庄睿的那些标号,算是孤注一掷的把钱都投入到暗标里之外,很多珠宝公司都有人盯在解石区那里,并且组委会也有专人在那里为现成解出来的毛料,办理通关手续,当然,只限在公盘上拍到的原石。“小睿,中午吃过饭,我也要解一块料子,你来不来看?”秦浩然的话让庄睿愣了一下,好端端的解毛料干嘛,自己解一块还差不多。

    秦浩然其实也是心里没底,虽然中标的毛料不少,一上午就中了三块,但是里面是否能出翡翠,那就难说了,舂浩然是想解一块来看看,要是表现不好的话,那他还是想按照以往的规矩,选购一些现场解出来的中档翡翠,虽然比原石要青出许多,但是总比公司没有料子雕琢饰品要强吧。“等等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脑子忽然亮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对啊,自己钱不够,干脆就把那块大概价值三十多万欧元的毛料,现场解开给卖掉算了,反正自己义不缺那一点冰种料子,卖掉救救急也没所谓。

    “备么于?”

    秦浩然见到停下了脚步,不由奇怪的问道。

    “没事,我不饿,秦叔叔,您几位先去吃,我把刚才中标的料子给取出来,回头解石……”

    庄睿是真的没什么冒口,上午在拍卖厅里乌烟瘴气的,干脆向秦浩然等人摆了摆手,回头直奔刚走过的拍卖厅窗口而去。“这孩子,才中一块就要解石……”秦浩然摇了摇头,和方怡等人去组委会的食堂吃饭了。

    组委会开了二十个窗口,用于办理中标人的手续,但是依然有些忙不过来,一上午所中的原石,去掉流标的还有数千块,虽然像秦浩然这些人,并不急着去办理中标手续,但是每个窗口之前,还都排了长长的队伍。

    只是在这里的人,显然都比在大厅里焦急等待的人,要轻松许多,很多熟人扎堆在一起聊着天。“庄老板,您也中标了?”

    庄睿刚走过去,就有人向他打起了拮呼,一看之下,却是韩氏珠宝的韩胖子,他估计也是刚来,从空调房里出来之后,那白白胖胖的脸上,满是汗水。

    庄睿心中一动,说道:“中了一块不值钱的,我切出来看,手头有点紧,要是能出绿的话,就给卖掉了……”

    在缅甸公盘上,资金紧张不是庄睿一个人的事,聘=了另有打算的一些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拿出了所有的资金,去抢拍暗标,所以庄睿也不怕别人知道,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他的日的却是为了等会解石的时候,能多些人都争抢他的那块毛料。“哦?庄老板要解石出售?您不是还有家珠宝店嘛?”

    韩皓维听到庄睿的话后,眼睛果然亮了起来,除了那块被许振东买是的毛料之外,韩胖子还没见庄睿解石失过手呢。

    只是韩皓维心中还有些疑虑,解石卖钱,那都是专门赌石的人干的,自家开有珠宝店的人,却是不会舍得卖翡翠的,毕竟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翡翠原料。

    庄睿苦笑了下,说道:“没办法,最近遇到点事,钱不凑手,先周转一下吧,我不是还有块红翡料子吗……”

    韩皓维一听庄睿这话,心里倒是释然了,别看各人生意做的都不小,动辄就是数百上千万的!$金流动,但有时候手头紧张起来,那可是连几万块可能都揭不出来,韩胖子的企业最艰难的时候,可是把车子房子公司都抵押给银行,才贷款出来给员工发工资的。

    庄睿先前已经赌涨了一块红翡料子,并且很坚决的回绝了他们的报价,想必是留作自用了,现在赌到的毛料解开一两块,回拢下!$金,也是很正常的行为。“行,那先预祝庄老板解石大涨啊,回头咱们哥几个都去捧

    韩皓维身边的几人都知道庄睿看原石的眼睛特别毒,说不定就会解出好料子,当下纷纷附和了起来。

    由于中标手续的办理,必须要签署$中标合同》,需要组委会帮助免费托运的,还要留下详细地址以及办理托运手续。

    所以虽然这二十多个窗口只排了四五百人,庄睿还是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轮到了他,而在他身后,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甚至有很多人是刚办理完手续,回去后发现自己又中标了,第二次赶回来排队的。“呵呵,小睿,办好没有?”

    庄睿办理这块手续,是支付的全款,并且要求现场解石,所以他需要组委会给出具一张领货单,在刚刚把领货单拿到手上的时候,秦浩然等人已经是吃过饭转回来了。“秦叔叔,正好,您来办手续吧……”

    庄睿才不管什么插队不插队的,他此刻还是坐在窗口的椅子上的,直接就将位置让了出来,旁人纵然不满,但是顾及自己的身份,也都没用说什么,大家在国内一个围子里面混,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得罪人。“走了,去看庄老板雒石了……”

    韩胖子一声吆喝之后,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那本来奎在排队的人,居然也涌出来了1几个,自己这嘀贱啊,这不是喊着竞争对手和自己抢生意去的嘛。

    韩胖子他们一群人直接先去解石区等着了,那里现在也有不少人在解石,西庄睿则是拿着提货单去原石区领毛料。

    在把提货单交给原石区的一个工作人员之后,过了大约有七八分钟,一相铲车从那被士兵们临时围起来的大门处开了出来,在铲车上,放着庄睿中标的那块毛料。“得,还要排队……”

    来到解石区之后,庄睿把那块三十多公斤的毛料,从铲车上抱了下来,虽然组委会提供了五台切石机在这里,但是现在不但五台全被人给占用了,就连地上,还排着一圈毛料,都是等待解石的。“妈的,这是石头还是$!翠原石啊,里面屁都没有,忒坑人了吧?

    一个头发乱糟糟的中年男人,在切开一块毛料后,脸色顿时变得灰白,大声骂了起来,不用问,这位老兄此次的缅甸之旅,想必是痛快不起来了。“三十八万欧元,近伽万RU\{\},这一刀下去就没有了,啧啧

    韩胖子过来的早,知道是怎么回事,给庄睿讲解了一下,敢情那位就是想来一夜暴富的,赌了块他认为是必涨的料子,没想到这四百万RiB,一刀就打了水漂。

    庄睿闻言不禁摇了摇头,有个四百万的身家,在国内也算得上是有钱人了,绝对可以有车有房,活的非常的滋润,何必来凑这个热闹啊。

    只是庄睿不知道,赌石比赌博,更加使人工瘾,尤其是曾经在赌石中获利的人,就像是沾上了毒瘾一般摆脱不掉,到最后不但把以前赌石赚到的钌贴在里面,甚至到处借贷,搞得倾家荡产。

    不管是那种赌法,不管是赌什么,十赌九输这四个字,是适用于绝大多数的赌徒的,当然,庄睿这种开着作弊器的人,就排除在外了。“不知道还有没有钱买机票回去啊……”“老张,别-那么刻薄,谁都有赌垮的时候……”“是啊,老张,到你了,上去切石,抓紧时间啊,没看到这么多人等着的一一r一一一”

    自古都是成王败寇,在那个中年人脚步略显踉跄的离去之后,众人不过稍稍议论了几句,又重新开始了解石。

    那个叫老张的人运气倒是不错,一刀切下去,见绿了,虽然只是油青种的中低档翡翠料子,不过也被众人一番抬价,最后被国内的一家珠宝公司,以一百九十万舢\{\}的价格给买了下来,而老张只不过是花了两万八千欧元将其拍下的。

    这就是赌石的魃力所在,马克思曾经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而这块毛料,在一刀过后,就产生了百分之七百的利润,这足以让人疯狂了。“小睿,还没轮到你吗?”

    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秦浩然等人也跟在一辆铲车的后面,来到了解石区,他准备试水的这块秆子并不大,只有十多公斤重,像个保龄球一般大小。

    P:推荐票过互了,第三更送上,估计兀螂】是没戏了,明儿继续,12点我会看下,明儿有五千的话,继续加更。

    对了,话说差个一两张月票就可以采菊花了,现在你捅我我捅他的纠缠不清,还有月票的支援下,咱们冲到第五呆几天去。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