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四章 对赌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胡荣所选的这块黑乌沙毛料,外皮上既没有蟒纹也没有松花,表面并没有任何翡翠风化物,只是在一侧有一条极细的裂绺,胡荣就是凭着这裂绺做出的判断,让庄睿心中也是暗自叹服。

    胡荣手里拿着的这块毛料,就是那堆黑乌砂中最好的一欤-豆青种的料子,满场除了庄睿脚下的这块半赌毛料,再也找不出一块比胡荣手里要好的原石了。

    那堆原石里面,外皮表现比这块好的,还有许多,但是胡荣偏偏选了这一块,要不是庄睿找到眼前的这块冰种料子,恐怕今儿的聘约,就要输给胡荣了。

    “庄老弟,你就选这块了?不后悔?”

    “嗨,胡大哥,咱们又不赌钱,输了最多说明我眼力不如您,那也正常,没什么好后悔的……”庄睿笑了起来,等会解出来翡翠之后,您别后悔把这料子给我就行了。“娟,走,咱们去解石……”

    胡荣招呼了那看摊位的人一声,叫他送过来了个小推车,就是那种拉行李用的简易推车,庄睿把毛料放上去之后,用推车上的两根松紧带固定住原石,拉在身后跟上了胡荣。

    听说胡老板要解石,娄个市场都轰动了起来,庄睿和胡荣走在前面,后面不时的跟上几个人,那些在挑选毛料的商人,甚至是各个摊位的摊主,都跟了上来,还没走到市场大门处,后面就跟了好几十个人。

    在这市场旁边,有不少的玉石加工作坊,走不到三分钟,庄睿就跟着胡荣进了一个院子,里面有七八个人正在忙活着。

    胡荣十进院子,对着一今年轻人说道:“小王,我借你场子用下,解两块石头……”“胡叔,您用好了,好长时间没见您解石了,今儿咱们也开开眼一一r一一一丁,

    那个姓王的年轻人应该也是华人,说话用的是汉语,一边说一边让几个正在干活的人,把场地中间给收拾了起来,并且走到门口拉了下灯线,把院子里的那盏大灯给打开了。“胡大哥经常在这边解石?”庄睿看到胡荣和这人熟络的样子「心里有些奇怪,不是说专门做原石生意的人,一般都不会去赌石吗?

    胡荣像是看出了庄睿疑问,笑着说道:“有些表现不错的石头,我们都会切一刀或者开窗之后再卖,如果出绿的话,那卖出去的价格,就要比全赌料子贵多了,我有时候逛这边的市场,也会解几块料子来玩玩一一r一一一

    解石和赌石,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毛料商人们解石,是为了提高原石的价格,而赌石的人,却是在赌原石中有没有翡翠,里面的翡翠是什么品级。

    赌石的人不一定懂得如何解石,但是解石的老手,一定是赌石专家,因为他们需要把这石头里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人们,如此才能刺激到商人们的购买欲望。

    从接掌胡氏这些年来,胡荣亲手解过的原石,少说也有万儿八千的,其解石经验之丰富,远非庄睿能比拟的。“庄老弟,你先来?”胡荣侧脸看向庄窖。“胡大哥,还是你先来吧,我正好学习一下……”庄睿连连摆手。

    “你小子,赌石精的像猴似地,上亿的红翡你都敢切,还怕这个?”

    胡荣被庄睿的表情给逗笑了,当下也不谦让,把那块黑乌砂给固定在切石机上,顺手拿过一个砂轮机,启动了电源。“那今年轻人是谁?”“不认识,居然赌到过上亿的翡翠,怪不得胡老板对他那么客气~……r……”“姓庄,不会是去年平洲公盘的那今年轻人吧?”

    外围看热闹的人听到胡荣的话后,纷纷猜测起庄睿的来头,能参加翡翠公盘的,在他们眼里都是大人物了,有心思敏捷的,居然猜到了庄睿的身份。

    胡荣半蹲着身体,用砂轮机不住的打磨着那漆黑的原石表层,他不是针对一个地方擦,而是把那层黑皮擦去之后,马上就换一个角度,看那意思,是想椅垫块料子的外皮全部都给擦掉。这块黑乌砂料拳本来就不怎么大,1来分钟之后,黑色的表皮石层,已经全部被打磨开了,露出了稍微有些泛白的灰色结晶体。“胡叔,好像出绿了哎……”

    那个小王打了一盆水来,把这块擦去了外皮的毛料清洗了一下,透过这层不是很厚的白色结晶,他隐约看到里面有一丝绿意。“嗯,还要再擦下,小王,你让让……”

    胡荣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出绿本来就在他意料之中的,不过看这样子,似乎种水和色都一般,因为要是那种高绿

    的毛料,那绿意早就透露出来了,而不会像现在这边若隐若现得,只是在胡荣心里,即使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再差,那也是穗赢庄睿了,因为对于庄睿所挑选的那块料子,胡荣是看不出有任何出翡翠的迹象来。

    随着那层白色晶体,被逐渐的剥离开来,里面的翡翠也显露了出来,过号-大约半个多小时,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翡翠,出现在了胡荣的掌心里。

    用水清洗过之后,在灯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这块翡翠的颜色,略徽有些偏蓝,种水不是很透澈,充其量只能达到豆青种。

    不过以现在的翡翠市场,即使是这么大一块的豆青种料子,也能卖到个十多万,对于翡翠而言,是卖家市场,而非是买家市场。“胡大哥,这块黑乌砂都没有什么表现的,居然也能赌出翡翠来,您真是厉害,小弟甘拜下风……”

    庄睿接过这块翡翠在手上把玩了一下之后,对着胡荣翘起了大栅指,他这不是客气话,而是从心里感到钦佩,要是自己没那双眼睛,说什么也不会选这块外表差又带裂绺的原石耒赌的。

    “不愧是缅甸的翡翠大王啊,真是厉害……”

    “唉,我要是有胡老板邵眼力就好了……”

    “等会去胡老板的摊子上转转,说不定还能淘出好东西呢……

    “说的对,回头咱们就去,胡老板怎么说都是华人,不会像缅甸老板那么黑的……”

    看到胡荣解出了翡翠,这小加工厂里一时间变得喧闹了起来,能亲眼得见缅甸的翡翠大王赌石,那回去也是个吹嘘的资本。

    听到庄睿和众人的夸奖,胡荣脸上并没有什么得意的神色,对于他而言,解出块豆青种的料子,实在是不算什么,如果不是和庄睿有赌约,他刚才擦出绿来,就不会继续往下解,而是摆回去卖了,这才是原石商人的为商之道呢。“庄老弟-,该你了,输赢现在还不知道呢……”

    说老实话,胡荣也想看看庄睿究竟是为何选的这块已经切过两刀的毛料,按说庄睿在赌石圈子里的名声,那也是真刀实枪的数次赌涨闯出来的,或许这块料子,有什么自己没看出来的地方吧。“好,咱们看看这块两刀切的料子里面,到底有没有东西……

    庄睿早已解下了那块原石,把它抱到了切石机上,细头向内「把那个带癣的地面,对着众人,围观的人看庄睿这模样,以为他是要拦腰切上一刀呢,纷纷瞪大了眼睛。

    切石要比擦石来的刺激,一刀下去,真伪立断,切着爽快,看的痛快。

    只是庄睿在固定好原石之后,却没遂了众人的意,而是拿起了砂轮机,准备擦石了。胡荣也有点看不明白,出言说道:“老弟,这块料子就不用擦了“是啊,这位小兄弟,直接切上一刀多爽利啊“……对啊,反正是不要谶的料子,还是直接切吧-……旁人也是和胡荣一个想法,纷纷鼓噪了起来。”***,料子是不要钱,但是里面的物件值钱啊……

    庄睿在心里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把脸转向胡荣,说道:“看这癣有点往里面渗的意思,我先擦一下,要是擦不出绿来,再拦腰切……

    胡荣摇了摇头,不过没有再说话,虽然说翡翠原石上的癣,很有可能是连留在外面的翡翠风化物,但是也不能排除是另外一些岩浆或者伴生矿留下的痕迹,庄睿仅凭那块癣,就断定这里面有玉,让胡荣很不理解。

    庄睿没管那些人怎么想,呼哧呼哧的拿着砂轮机,对着出癣的部位往里打磨了起来。

    只不过刚刚往里面擦进去大约有两公分左右的厚度,那块癣就被擦掉了,里面露出白色的晶体状物质,而且还带着丝丝绿意。“停!”

    一直蹲在地*。紧盯着接口的胡荣,突然叫了一声,庄睿被他吓了一条跳,连忙关掉了砂轮机。“好像有绿,看这雾,应该会出绿,这……这……老弟,好眼光啊,咱们这聘约,我输了……”

    胡荣清洗了一下那个擦面,拿着放大镜观察了两三分钟之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雾中带绿,里面有翡翠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以胡荣的眼光,从那绿雾就可以分辨的出,这里面翡翠的品质,绝对是要比豆青种料子好的。

    P:第一更,谢谢朋友们的支持。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