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497-498章 野人山(一、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天刚刚过了六点,庄睿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出木屋,顿时被外面的景色给吸引住了。

    这会天边刚出现一丝亮光,在山脚下,到处都是白色的迷雾,将整座野人山笼罩在晨雾中,乳白色的浓雾在流动,在减退,透过云流的缝隙,藏青色的山峰和树木隐约可见。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雾渐渐散去了,天空一片蔚蓝,可以看见山峦起伏的野人山,那崎岖的山路,山上云雾缭绕,显得是那样的神秘莫测。

    护矿队里已经有人起来做早饭了,升起的炊烟和尚未散尽的迷雾交织在一起,很有点农家田园的生活气息。“怎么?在看什么啊,老弟,野人山你可不能深入,在外围看看有没有什么动物打就行了……”

    正在庄睿眺望野人山的时候,胡荣走到了他的身边,见到庄睿穿了一身的迷彩服,脚下蹬着一双高帮野战靴,哪里还不知道庄睿的想法。

    胡荣这会眼睛里奇-是血丝,他昨天几乎是一夜没睡,心情极其复杂,有了庄睿答应的注资,他身上的压力减轻了很多,但是同时又给他心中压了一块大石头,万一真要是废矿,可就把庄睿也害了。“放心吧,胡大哥,我们就在外围转上一圉,过过枪瘾就行了,在国内持枪可是犯法的……”

    庄睿口不时心的说道,他昨天夜里回到木屋之后,又和彭飞聊了一下,知道现在走进山的最好时机,要是接做雨季到来,那根本就无法在山间行走的。

    并且现在是缅甸气温最低的时候,像一些热带毒蛇虽然不需要冬眠,但是活动的时间也会大大减少,在没有遇到攻击的时候,不会主动的去攻击人类。“行了,子弹我这里有的是,保证让你打的不再想打,先吃饭:i。”

    胡荣拍拍庄睿的肩头,拉着他一起去吃早饭了,栲飞早已等在那里,见到庄睿过来,盛了一碗稀饭递给庄睿。

    下饭的菜是腌制的萝卜条,庄睿小时候经常吃这东西,那会到了冬天,萝卜和白菜基本上就是家里唯一的菜了,庄母会把萝卜切成备,和盐一起腌制,然后在晒干,嚼在嘴里嘎嘣胞。

    连喝了三大碗稀饭,又吃了两个麻团,庄睿才停了下来,这也是彭飞特别交代他的,一定要吃饱喝足,因为进山后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未必能如他们所想的那般顺利,而保持体力,这是一个在从林中生存的基本条件。“老弟,你既然不让珠番珀陪同,那就让他们几个人跟着你0巴…

    吃过早饭之后,胡荣就准备上山了,不过在上山之前,他要把庄睿打猎的事情给安排好,如果让庄睿彭飞两人单独前往的话,那他是绝对不放心的。“庄老板,我也很久没有打猎了哦……”

    “煮饭婆”一脸幽怨的看着庄睿,右手的与■指摆成兰花指,向庄睿虚点了一下,吓得庄睿连忙退后的几步,差点没将刚吃下肚的饭给吐出来。

    “什么毛病啊……”

    庄睿在心中暗骂道,他都想出谶给运人,让他回泰国切掉算了。

    “他叫张**,是咱们华人,你喊声大哥吧,要多听他的话「这森林可不是闹着玩的,多少人进去了都没有再出来……”

    胡荣把一个穿着深绿色迷彩服,身材魁梧的男子介绍了给了庄睿,庄睿知道这人是护矿队的队长,昨天喝酒的时候和他聊过几句,是位有三个老蕃的主。“大军,我可把庄睿交给你了,一定要确保他们两人的安全,出了什么事,我可是要找你算账的……”

    胡荣回过头又交代了张**一句,其实他知道再外围打点小动物,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否则他也不会同意庄睿的这个要求。“胡哥,你就放心吧,这野人山我都进过好几次,在外面转转没事的一一一一一一”

    张**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他虽然不知道庄睿的确切身份,但是从胡荣对待庄睿和那两个教授的态度上,张**也能看出来,庄睿应该是自己人。

    “行,带点吃的,中午要是回不来,也别饿着了,我们就先上矿”

    胡荣这会是没心思陪庄睿打猎玩,他还要带两位教技继续勘探翡翠矿脉,希望能找到矿脉,脱离现在的窘境。

    “庄先生,这两把枪你们拿着,还有这个子弹带,也背上,我先教你怎么使用……”

    胡荣走号阜r后,张**拿了两把六七成新的A蛳旷冲锋枪,还有两个沉甸甸的军绿色的子弹带,交给了庄睿和彭飞。“张大哥,叫我庄睿就行了,咱们都是自己人,别那么生分,这枪我会使,以前玩过的……”

    庄睿接过枪后,熟练的退下了弹夹,拉动枪栓验了下枪,看的张**愣了一下,他可是知道,国内会玩枪的人可是不多的。“成,那我就叫你庄老弟吧,你们俩先等等,我要去交代一;”

    张**是护矿队的队长,这出去一天,要把安仑工作安排好,缅甸的治安虽然不错,但那是在没有利益纠纷的城市里,在这种野山沟就不好说了。“庄哥,您成不成,不行给我两个弹夹……”

    彭飞很熟练的把子俾带背到了身上,这虽然用的是A蛳旷冲锋枪,不过这子弹带却是国内的八一枪的子弹带,一共可以插放六个子弹夹。

    现在这两个子弹带里,插了四个装满了三十发子弹的弹夹,分量可是不轻的,挂在胸前只感觉到沉甸甸的。“没事,还可以……

    庄睿背上子弹带后,在原地跳了几下,感觉并不影响活动,其实要单论身体素质,他恐怕比栲飞还要强悍一些,毕竟庄睿经常没事的时候,用灵气帮自己梳理身体,全当是按摩了,那种灵气入体的感觉,是非常舒服的。

    算上这冲锋枪本身携带的弹夹,一共是五个弹夹,150发7。62毫米的子弹,胡荣这出手算是很大方了,按他的想法,这些子弹足够庄睿过枪瘾的了。“庄老弟,走吧,今天要是能再打到个

    大家伙,咱们可就有口福了。”张**交代完工作之后,带了四个人走了过来,另外的那些护矿队员们,都一脸羡慕的看着他们几个,要知道,进山打猎那可是个好差事,比在这里枯燥的站岗守卫舒服多了。“张大哥,这东西我来背吧……”

    彭飞见到张**手里拎着个袋子,知道里面装的是食物和水,手疾眼快的上前一步,把那袋子抢在了手中。“不用,不用,你们是客人,哎,小兄弟,你行不行啊?”

    张**本待推辞,彭飞已经把那袋子抢了过去,张**不由瞪了几个手下一眼,这一点眼力介都没,哪有让客人背东西的。

    不过在一番推让之后,袋子还是背在了彭飞的身上,一行五人顺着这矿山的山脚,向位处北面的野人山走去。

    老话说是望山跑死马,庄睿以前没有这种体会,现在算是感觉到了,站在营地里看野人山,仿佛就在面前,但是这一过去,足足走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野人山的边缘处。

    而这一个小时所是的路,不过只有四五里那么远,这还是在没有上山,众人都加快了脚步的情况下。

    彭飞此时脸上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先前的计算,有些失策了。

    按照彭飞的推算,从这里到蔑宝的地点,大概还有二十公里的山路距离,对于他一人而言,彭飞绝对有把握在四五个小时之内往返一趟,但是加上庄睿,恐怕就是单趟,四五个小时都未必能到。

    “庄哥,不行您就别去了,我自己偷偷摸过去看一下得了……

    彭飞给庄睿使了个眼色,两人吊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怎么了?咱们不是说好找个时间摆脱他们的吗?”

    人都有好奇心,再加上此刻手中的冲锋枪和那五个装满子弹的俾夹,庄睿那是自信心爆满,就是再来一次被草原狼群围攻的经历「他现在都不怕。

    在早上的时候,庄睿已经和酆飞商量好了,进入到丛林里之后,就找个机会摆脱跟随他们的人,庄睿心里也明白,胡荣是不会让他们两人进入到野人山的,这里的传说,可并不是那么的美好。“庄哥,从这里进去,来回差不多要有唧十公里的距离,就算是我一个人,恐怕都要大半天,您跟着的话,那……”

    彭飞话没说下去,不过庄睿乜↓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这是怕自己跟不上他啊,自己这是被小看了啊?

    庄睿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你庄哥以前就是长跑健将,三四十公里的距离,不在话下……”

    庄睿这话倒不是在吹牛,他在大学的时候,五公里长跑的最好成绩是喑分钟罂秒。

    那会他的眼睛还没有产生异变的,现在有灵气在身,随时可以恢复疲劳,庄睿更不把这来回四十公里的距离放在眼里了。第四百九十八章野人山(二)“庄哥,不是那么算的,这山路很难跑起来的,速度提不上去,就算是我,一小时能走五公里就不错了……”

    彭飞有些挠头,他把此次的行程想的过于简单了,而且他也犯了个常识性的错误,这地图上比例尺的距离,和实际相差是很大的,尤其是在山地环境里。

    以前国民党老是打败仗的原因,很多就在于此,那位光头蒋某人经常就干这样的事情,自己端坐在作战室里,对着地图指手画脚,让其部队疲于奔命。

    只是蒋某人却不知道,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放到现实中,可能就会存在一些山头或者是河水溪流,这都是阻碍部队快速前行的障碍。

    包括在淮海战役时,蒋某人要是不炸开花园口,使得黄河改道造成的黄泛区,解放军想围歼全机械化的黄百韬和黄维军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这些,显然都是地图所显示不出来的。

    庄睿被栲飞的话说得也有些愣神,他不怕体力消耗,因为用灵气完全可以补充,但是一个小时走五公里,那未免有点太慢了,如此一来的话,即使没有别的什么情况,这来回可就需要八个小时啊。

    如果自己真在这野人山失踪八个小时,啬怕胡荣一定会组织人进行搜山了,想到这里,庄睿不禁有些挠头。“庄老弟,这就进山了啊,你们两个跟紧点,子弹不要上膛,枪。朝下,遇到猎物我招呼你们……”

    张**回头-一看,庄睿二人已经落后了二三十米的距离,不由摇了摇头,运城里人的身体就是不行,才走了几公里的路,就撑不住了。“张大哥,知道卜”庄睿远远的回了一声。“现在赶过去的话,晚上应该就能回来,对不住胡大哥了……”

    庄睿看了下手表,还不到\{:点钟,在心里下了决心,对着彭飞小声说道:“咱们现在就是,争取天黑之前赶回来……”

    彭飞虽然有心不带庄睿去,只是见他决心已定,也是没什么办法,当下点了点头,道:“庄哥,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要是您跟不上我的脚步,那咱们就转回来,我晚上一个人再去……”“好,就这么办!”庄睿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快步赶到张**等人的后面。

    这时六人已经进了林子,茂密的热带丛林阔叶树木,把天上的光线遮挡住了一大半,只要稀落的阳光透光树枝,星星点点的照射在了地上

    在地面也扑了一层厚厚的落叶和腐朽的树枝,踩在上面软绵绵的不太受力,传出一阵“沙沙”的声音。

    森林里面很寂静,除了几人的脚步声和谈话声,再没有别的声音了,张**对这里很熟悉,现在带庄睿等人走的地方,居然是一条小路,其实也算不上路,只是运段时间他们经常走而已。

    在高大林立的森林里穿行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张**停住了脚步,说道:“咱们往西北方向走,前面有个山坳,估计会有些动物在里面,昨天那只野猪,就是在那里打到的……”“张大哥,张哥,你们先过去吧

    ,我实在撑不住了,要坐下休息会”庄睿和彭飞做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来,那架势眼看一口气就要喘不上来了,张**回头看了一眼,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才是多点路啊,就变成这样子了。

    不过张**也知道自己此行就是陪庄睿来玩的,当下说道:“要不咱们都休息会吧,等一会再过去好了,可惜了,早上这会,动物的反应比较迟钝,去晚了恐怕都跑了……”

    “张……张大哥,我……我们没事,就……就是有点累了,坐在这休息一下就行,你别管我们,先去守住山口啊,回头动物都跑了怎么办,”

    庄睿用手扶着一棵大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一边还不耐烦的摆着手,示意张**先赶过去,做出一副生怕打不到猎物的模样来。这……这不媚吧,万一要是有点啥事,那胡哥可是饶不了我的

    张**是个性格爽朗的汉子,他哪儿能猜想的到庄睿现在的心思,虽然心里已经是被庄睿给说动了,但是还没忘记此行的任务,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等庄睿一起前往。

    “张大哥,我们两个拿着枪的大男人,在这里怕什么,再说这距离外面又不远,也没什么动物出没的,你们快点去,万一动物跑光了,咱们今儿那就是白未了……

    庄睿见张**不肯走,“了里真着急了,迳都已经\{\}点了,再不把他们调走,恐怕今儿的寻宝之旅真会泡汤掉。“那……那好吧,从这里往西北大概不到二里路,就能看到那山坳”

    张**也想堵到几个大家伙,晚上给兄弟们改善下伙食,这野人山深处他们不敢进,平时都走到那山坳去堵猎物,那里有处水源,平时就走动物聚集的地方。

    看到庄睿挥动着手里的枪,张**想想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的,老虎黑熊之类的猛兽,在森林边缘处根本就见不到,当下对着身后的一个人喊道:“马六,你留下,那地方你也知道,等会带着庄兄弟他们赶过来一一r一一一”

    “军哥,又不是很远,一个时辰都不到的路,不用留人了吧?”

    马六听到张**的话后,有些不情愿的谈》道,男人嘛,对打猎总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马六自然也不例外。张**瞪了马六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不听使唤是吧?我的话也不听了?”

    “没……没,哪能呢,军哥你们先去吧……

    张**这话一说,马六连忙摆手,只是脸上还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庄老弟,休息好了就赶过来啊……”

    张**冲庄睿和栲飞打了个招呼,就兴冲昝的带着其他三个人向打猎的山坳赶去,在他看来,手上有枪,在这丛林里几乎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这边缘地带的蛇都不是很多。

    “马六兄弟,那山坳都有些什么动物啊?”

    庄睿这会喘气没有那么厉害了,掏出一包烟来,给马六上了一根。

    “那可说不准,上次碰见了两只野猪,跑掉了一只,另外像黑熊有时候也会跑那边喝水,对了,有一次还见到老虎了,只是我们赶到地方,那老虎就跑没影了,真是可惜了……”

    马六他们在这驻扎了快半年了,经常在野人山的边缘打猎,那山坳也去过许多次,现在说起来如数家珍。

    马六说起那老虎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懊悔的神情,要知道,一张虎皮要是拿到中缅边境去卖,那可价值好几万舢Bv,$$I,当然,这只是中国商人开给他们的价格。

    “唉,都怪我们两个身体不行,跑这一段就喘不过来气了,这样吧,马六兄弟,你也跟过去吧,我们再休息一会就过去……”庄睿现在是急着要把这人给支开。“那可不行,你们要是走丢了,军号会扒了我的皮的……”马六连连摇头,张**在这一帮子华人护矿队里的威信,还是相当高的。

    “马六兄弟,看不起我们两个是不?手上都有枪,还能走丢了不成,这样吧,你每隔四五颗树的距离,就在树上用军刺做个记号「这样我们不就知道啦……”

    庄-了,\}:;。↑二开动脑筋,在帮马六找着借口,至于军哥会不会扒掉他的皮,十。」“-↑。↑「不上那么许多了,不过等自己两人跑了之后,马六这一顿训斥是;七↓……1↓的。“这倒也是啊……”

    马六听的眼睛一亮,拿起军车』对着一棵树砍了一下,看到那树干上露出了一道印子和白色的汁液,转头对庄睿说道:“庄先生,等会你们就按照这记号找过来吧,其实不做记号都没事的,就在西北方向……”

    马六这人有点粗脑筋,进入这到处都是参天大树的森林里,不是识途老马或者受过专门训练的人,鬼知道西北是哪个方向啊,就是想找太阳辨认方向,那都要找处树木稀少的山坡才行。

    “庄先生,你们快点啊……”马六一边向张**等人的地方追去,一边回头对庄睿喊道,手上也没闲着,用军刺劈手在沿途的树上砍了一刀。“知道了,你放心吧,有事我会开枪的……”

    庄睿大声的回了一句,身体已经站了起来,而身旁的栲飞早已拿出他那把小刀,用刀柄上的指南针在辨认着方向。“庄哥,咱们格方向是正北,往这里走……”

    彭飞认清楚方向之后,身体已经率先冲了出去,犹如一只灵活的猿猴一般,瞬间跑出了二十几米。“哎,你倒是慢点啊……”

    庄睿不知道栲飞就是想让他跟不上知难而退的,连忙跟在后面追了上去。“马六,你怎么来了?庄老弟他们两个人呢?”马六紧追慢赶的跑了将近幻分钟,才过上了张**等人。H!~!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