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503章野人山(七)504回国(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伎事,哎呦,妈的,手抬不起来了

    庄睿试着活动了一下左手臂。顿时感觉一阵剧痛传来,方该芳伤到骨头了,而小手臂上,被整整撕下一块肉鲜血不住向外渗着

    “庄哥,您坐下

    “刺啦

    彰飞把庄睿手臂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迷彩服给撕开了然后低头在包里找了一下,拿出一瓶酒精和纱布来

    “哎,哎呦,别,直接包就行了

    当那药用酒皓泼洒在庄睿血肉模糊的年臂上之后,痛的庄家大声喊叫了起来,身体猛的就要站起来这种剧痛简首煎不具人亭的啊,整个一往伤口里面撒盐的感觉。

    彰飞一把按住了庄睿,他可是不管那么多存口巾噙着的照明们的光线下。一点点的把庄睿伤口处的一些动物丰发,都仔细的给清理掉了。

    “我说老弟,哥哥我可不是关云长,你别给我整个刮骨疗伤啊”

    在刚才遑飞找纱布酒精的时候庄容已经用灵车给自只治疗过了,不过他不敢加大灵气的用量。只是将鲜血止住了一这会看着患飞把他那小刀也拿了出来庄睿掩不住又挣扎了起来,旱知道自己刚才动作快点。在彭飞看之前就把伤势治疗的七七八八就好了。

    不过被豹爪撕裂的伤口很深小几乎已经抓到了庄睿的年臂骨骼上就算是有灵气护身,恐怕也不能宗全治愈彰飞的动作吊然很轻柔但是庄睿的嘴角。还是疼的直抽搐

    “庄哥,估计伤到骨头了。您别动”

    彰飞的脸色很凝重。那只豹子足有五六十斤常汝从树扑下来的力量,足以将一头野猪的脊背给打断,还好庄索刚才后撤了一齿否则这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就不仅仅是手臂骨折的后果了

    “砰”砰”砰砰砰”

    “挞吐吃”吐略挞,”

    正在彭飞给庄睿的伤口包扎好,然后用纱布做,个简易的吊带,让他把左手挂在脖子下面的时候,森林里突然传出枪响,开始是手枪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冲锋枪连发的响声,存寂静的森林甲久久回荡着。

    “应该是胡大哥他们找来了”

    庄睿从包里掏出手枪。刚想开枪却被蓟飞一枚抢,讨妾

    彰飞把庄睿的手枪和自己的那把,还有塑胶炸弹以及弄雷,都放到一个塑料袋里,扔进了身后的一个小泥塘甲,看着袋子沉下去之后,才拿起冲锋枪,对天打了一个点射。

    庄睿看着没玩几天的手枪。就这么没了一心甲不韭有占可梧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要枪没什么用了小等回到国内,要吾被杳出来的话那终归是件麻烦事。

    虽然知道来的可能是胡荣等人,彭飞还暑惧灭了照明灯,扶着庄容来到一棵大树下面,将身形没入到阴暗之中

    “挞吐,咕吐吐,”

    远处又传来几声冲锋枪的点射声,距离庄容和彰飞的藏身处越来越近了,彭飞打了几个单发,给找寻的人指点着位罢

    “庄睿,庄老弟,彰兄弟。是你们吗。”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几束强光手电的典亭照射存了存密林中,胡荣和张**的声音交替响起。在大声喊着庄索和彭飞的名幸

    “是胡大哥,没事了

    彰飞一直没让庄睿说话,直到胡荣的身影男雷存失线之下,彭飞才站起身来,同时把庄睿扶了起来。

    “胡大哥,是我们

    庄睿的声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紧接着强典都照射到他和彭飞的身上。

    “怎么?受伤了?”

    胡荣一眼看到庄睿吊着的膀子,连忙快步击了讨来

    “没事,被那豹子抓了一把,胡大哥真甚不好意思一把大家都给惊动了”

    庄睿装作不在意的模样。摆动了一下左弄一却某痛的呲牙呀嘴,这次伤口太深,就连灵气都不怎么好使了。

    “庄兄弟,都是我不对。不该把你留下的”

    一脸愧疚的张**,从胡荣身后走了出柬存密林里尸上经弄找了五六个小时了,他们都几乎失望了,如果再找不到的话,胡带就准备明天向军方求救,派出直升机来搜寻了。

    现在突然见到了庄睿和彰飞小张**激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两人的走失,可是因为他的失误而造成的啊

    “张大哥,不怪您,真的不怪您,我们两个某看到一只狼然后就追上了去,莫名其妙的就迷路了,这事不怪俊”

    庄睿心里那是真内疚,因为不可道明的原因一把这耿育的大个午当做替罪羊了,这会忙着就把他和彰飞商量好的借口给增了出来

    “行了,别说那么多了,大军。赶紧的,担架呢快占一井回矿场,连夜回帕敢找医生”

    胡荣摆了摆断两人的自我批评他对庄索的话倒吾没有什么怀疑的,因为在森林之中无法辨认方向,往往以为甚出山的方向其实却是正好相反,迷失在里面是很正常的就某有此经验丰富的老猎人,都经常几天走不出来。

    “我没事,哎”哎,别…别我自只躺下还不行啊”

    庄睿刚想说自己没事,那边两个汉子就摊开了一张担架,一人扶眉膀一人抬腿,就把庄睿给放到了担架上,这东西都某讲山时胡荣准备好的,就是怕二人出什么意外。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您看,能跑能跳”

    彰飞见胡荣的目光又看向自己,吓得冻忙跑他吊欲也有此累了,但是可不习惯躺在担架上。

    “胡大哥,把那豹子带赵…”

    庄睿还没忘记伤了自己的罪魁祸首,话禅那豹早片具直的很漂骨带回国内以后和刘川吹吹牛,羡慕死那小小午,省的他存庄稼地甲打俩野兔子,就整天的向自己显摆。

    “哎,这枪法还真准啊一枪打在了眼睛上。纭与直不错皮子一点没伤到,不对,这底下还有个伤口,吾军刺捅出来的吧。”

    张**听到庄睿的话后。拿着手电照到了那只豹子检杳,一番之后,嘴里啧啧称奇,虽然彭飞那一横父在豹子上树后回头观察情况时打出的,不过看在张四绊联坐,自然是认为这是瞎猫抓住死耗子”碰巧了

    张**拎着豹子后腿,往身后一甩。居然就这样背存了身上,跟着队伍往山外走去。

    胡荣把进山搜索的队伍分成了四个,每队们多个人一存森林的路上,有人不时的放着枪,慢慢的另外几只队伍听到枪声,都靠拨了过来,到走出野人山外围的森林时。刚好是一个不多一个没少

    “怎么样,昨天睡的还好吗?”

    还是在这山脚下的木屋里,胡荣一大早嚓夹到座索的废间一

    昨天回到营地之后,庄睿和彰飞实在是乏的厉害,也就没阵夜回帕敢,在营地本身就有位从帕敢请来的医生当下又给庄索重新白扎了下伤口,吃了点消炎药就睡下了。

    “还成,胡大哥,昨天真是不好意思,给像添麻烦了”

    庄睿坐起了身子,不过左臂活动起来还丑很痛,这伤到,骨头,即使用灵气治疗过,效果也不是很好

    胡荣上前扶住了庄睿的半边身体,说鲨:“别说那此丫一我看你这样子,也经不起折腾了,不如在缅甸过宇年再回国吧”

    “哎,那可不成,我大后天就要考试了今儿就要回知”

    庄睿算算时间,脸上不禁有些着急了,这还弓天,研空甘的初考就要开始了,自己要是赶不上。别说对不起德叔,就吾萧教授,自己日后都没脸见了。

    而且这伤的幸亏的还是左臂,不会耽误禁谈霉旱右年的话,那还真是麻烦了。

    “你这样…”行吗?”

    胡荣问清楚事情之后,眉头皱了起来

    “没事,胡哥,就是点筋骨伤。走路什么都好好的,”

    庄睿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下来,来回在屋甲老动,两圈,示意自乙根本就没有大碍。

    “那好吧,等回到帕敢。我还是让直升机漾你到巾缅功横,然后从那里出境。到了瑞丽就可以从德宏芒市机场旨接乘飞机回北京了,这条线比去曼德勒还要近

    见到庄睿坚持,而且的确是有事情,胡苯给他娑排了一条最快返回北京的路线,他去中国都经常走这条道路,既快挂又方便

    不过这快捷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是坐湃车的话,从瑞丽到曼德勒,估计要走上十几天的时间。

    “谢谢胡大哥了,对了。昨天的勘探,两位教接对矿脉有什么意见?”听到今天就能回到北京。庄家放松,下夹

    “唉,陈教授的意见是这山脉形成的时候地串压力不够均匀一所以导致只有部分地方产生了着翠原石,不但量少一开采起来的难度也大,基本上算是个废矿了

    胡荣笑得的有些苦涩,消耗了他巨大财力物力的这个矿场居然得出了这么一叮,结论,让他一时间很难接受

    第五百零三章野人山(七)

    “没事,哎呦,妈的,手抬不起来了”

    庄睿试着活动了一下左手臂。顿时感觉一阵剧痛传来一方该嘉伤到骨头了,而小手臂上,被整整撕下一块肉,鲜血不住向外渗着

    “庄哥,您坐下

    “刺啦”

    彭飞把庄睿手臂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迷彩服给撕开了,然后低头在包里找了一下,拿出一瓶酒精和纱布来。

    “哎,哎呦,别,直接包就行了”

    当那药用酒精泼洒在庄睿血肉模糊的年臂上之后一宿的庄索大声喊叫了起来,身体猛的就要站起来,这种剧痛简百裂不集人净的啊,整咋,一往伤口里面撒盐的感觉。

    彭飞一把按住了庄睿,他可是不管那么多,存口巾噙差的照明灯的光线下。一点点的把庄睿伤口处的一些动物丰发,都仔细的给清理掉了。

    “我说老弟,哥哥我可不是关云长,你别给我整个刮骨疗伤

    ,

    在刚才彭飞找纱布酒精的时候。庄秦已经用灵与给自只治疗过了,不过他不敢加大灵气的用量。只是将鲜血止住了

    这会看着彰飞把他那小刀也拿了出来,庄靠甘不住又挣扎了起来,早知道自己刚才动作快点。在彭飞看之前就把伤势治疗的七七八八就好了。

    不过被豹爪撕裂的伤口很深。几乎已经抓到了庄索的年臂骨骼上,就算是有灵气护身,恐怕也不能宪全治愈,彰飞的动作吊然很轻柔,但是庄睿的嘴角,还是疼的直抽搐。

    “庄哥,估计伤到骨头了。您别动

    彰飞的脸色很凝重。那只豹子足有五六十斤重一这从树上扑下来的力量,足以将一头野猪的脊背给打断。还好庄容刚才后援了一步,否西这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就不仅仅是手臂骨折的后果了

    “砰…”砰…“砰砰砰…”

    “挞呕咕,,挞挞挞

    正在彭飞给庄睿的伤口包扎好,然后用纱布做,个简易的吊带,让他把左手挂在脖子下面的时候,森林里实然传出枪响,开始是手枪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冲锋枪连发的响声,存寂静的森林里,久久回荡着。

    “应该是胡大哥他们找来了川,”

    庄睿从包里掏出手枪,刚想开枪,却被彭飞一报掩了讨尖一

    彭飞把庄睿的手枪和自己的那把,还有塑胶炸弹以及手雷,都放到一个塑料袋里,扔进了身后的一个小泥塘甲,看着袋午沉下去之后,才拿起冲锋枪,对天打了一个点射。庄睿看着没玩几天的手枪。就这么没丫,心里不韭有占可惜,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要枪没什么用了,等回到国内一耍某被杳出来的话,那终归是件麻烦事。

    虽然知道来的可能是胡荣等人,彰飞还幕炮灭了照明灯扶着庄容来到一棵大树下面,将身形没入到阴暗之中

    “呕挞,挞咕挞,”

    远处又传来几声冲锋枪的点射声,距离庄睿和彭飞的藏身处越来越近了,彭飞打了几个单发,给找寻的人指点差位罢

    “庄睿,庄老弟,彰兄弟。是你们吗?”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几束强典年电的碾亭贼射卉丫存雷林中弓赞祟和张**的声音交替响起。在大声喊著庄家和彰飞的舀帮”

    “是胡大哥。没事了

    彭飞一直没让庄睿说话。直到胡荣的身影目露存典线之下彰飞才站起身来,同时把庄睿扶了起来。

    “胡大哥,是我们

    庄睿的声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紧接着强尖,都照射到他和彭飞的身上。

    “怎么?受伤了?”

    胡荣一眼看到庄睿吊着的膀子,连忙快步老了讨来

    “没事,被那豹子抓了一把。胡大哥,真悬不好意思,把大家都给惊动了”

    庄睿装作不在意的模样。摆动了一下左年却吾痛的呲牙咧嘴,这次伤口太深,就连灵气都不怎么好使了

    “庄兄弟,都是我不对,不该把你留下的

    一脸愧疚的张**,从胡荣身后走了出来,在密林甲巳经弄特了五六个小时了,他们都几乎失望了,如果再楼不到的话,胡荣就准备明天向军方求救,派出直升机来搜弄了。

    现在突然见到了庄睿和彰飞。张**激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两人的走失,可是因为他的失误而造成的啊。

    “张大哥,不怪您,真的不怪您,我们两个某看到一只狼一然后就追上了去,莫名其妙的就迷路了,这事不怪伤…

    庄睿心里那是真内疚,因为不可道明的原因,把这耿首的大个午当做替罪羊了,这会忙着就把他和彰飞商量好的借口给说了出来

    “行了!别说那么多了,大军,赶紧的一担架呢,快点一井回矿场,连夜回帕敢找医生…

    胡荣摆了摆断两人的自我批评。他对庄容的话倒某没有什么怀疑的,因为在森林之中无法辨认方向。往往以为某出山的方向,其实却是正好相反,迷失在里面是很正常的,就县有此经验丰宏的安猎人,都经常几天走不出来。

    “我没事,知…哎,别别,我自己躺下还不行怀”

    庄睿刚想说自己没事,那边两个汉子就摊开了一张担架,一人扶肩膀一人抬腿,就把庄睿给放到了担架上,这东西都县讲山时胡荣准备好的,就是怕二人出什么意外。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您看,能跑能跳”

    彰飞见胡荣的目光又看向自己,吓得阵忙跑他虽舞也有此累了,但是可不习惯躺在担架上。

    “胡大哥,把那豹子带过…”

    庄睿还没忘记伤了自己的罪魁祸首,话禅那豹早片具直的很漂亭,带回国内以后和刘川吹吹牛羡慕死那小午省的他片庄稼地甲打俩野兔子,就整天的向自己显摆。书吧卿肥…8娜小慌芹主

    “哎,这枪法还真准啊小一枪打在了眼睛匕。浊离直不错皮午一点没伤到,不对,这底下还有个伤口,嘉军刺捅出来的吧。”

    张**听到庄睿的话后。拿着手电照到,那只豹芋一枪杳了一番之后,嘴里啧啧称奇,虽然彭飞那一枪是在豹午上树后回头妨寒情况时打出的,不过看在张**眼里。自然是认为这集瞎猫抓住死挥导一碰巧了。

    张**拎着豹子后腿,往身后一甩,居然就这样背存,身上,跟着队伍往山外走去。

    胡荣把进山搜索的队伍分成了四个,每队们多个人存森林的路上,有人不时的放着枪,慢慢的另外几只队伍听至枪声,都靠拢了过来,到走出野人山外围的森林时小才好是一个不多一个没少

    “怎么样,昨天睡的还好吗?”

    还是在这山脚下的木屋里。胡荣一大早就来到庄家的房间

    昨天回到营地之后,庄睿和彰飞实在寻乏的厉害一也就没淬夜回帕敢,在营地本身就有位从帕敢请来的医生,当下又给庄容重新包扎了下伤口,吃了点消炎药就睡下了

    “还成,胡大哥。昨天真是不好意思给坎添麻烦了

    庄睿坐起了身子,不过左臂活动起来还是很痛一这伤到了骨头,即使用灵气治疗过,效果也不是很好

    胡荣上前扶住了庄睿的半边身体,说道:“别说那此了,我看你这样子,也经不起折腾了,不如在缅甸过宇年再回国吧”

    “哎,那可不成,我大后天就要考试了,今儿就耍回去

    庄睿算算时间,脸上不禁有些着急了,这还了天,研究甘的初考就赛开始了,自己要是赶不上。别说对不起德叔,就县萧教提一自只日后都没脸见了。

    而且这伤的幸亏的还是左臂小不会耽误禁谈孪具右年的话一那还真是麻烦了。

    “你这样……行吗?”

    胡荣问清楚事情之后,眉头皱了起来”

    “没事,胡哥,就是点筋骨伤,走路什么都好好的”

    庄睿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下来,来回在屋里老动了两圈,示意自己根本就没有大碍。

    “那好吧!等回到帕敢,我还是让直升机洪你到巾缅功横一然后从那里出境,到了瑞丽就可以从德宏芒市机场自接乘飞机回北京了,这条线比去曼德勒还要小”

    见到庄睿坚持,而且的确是有事情,胡荣给他安排,一条最快返回北京的路线,他去中国都经常走这条道路,既快挂又方便

    不过这快捷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嘉坐消车的话,从瑞丽到蔓德勒,估计要走上十几天的时间。

    “谢谢胡大哥了,对了,昨天的勘探,两位教接对矿脉有什么意见?”听到今天就能回到北京。庄靠放松了下来一

    “唉,陈教授的意见是这山脉形成的时候地串原力不够均匀一所以导致只有部分地方产生了翡翠原石。不但量少一开采起来的难度也大,基本上算是个废矿了”

    胡荣笑得的有些苦涩,消耗了他巨大财力物力的这个矿场,居然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让他一时间很难接受

    肥:两章一起更了,身子骨真不行了,忙活了一个白天一下午回到家就码字,到现在手都抬不起来了,井去吃饭尖。(未完待续)H!~!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