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531-532章 掌眼(上、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刚才金胖子等人虽然鉴定出不少假物件耒,但是从那些东西里所延伸出来的知识,让庄睿大开“耳”界,受益匪浅。

    尤其是这鸡血石,让庄睿生出了去产地见识一番的念头来,鸡血石在民间,虽然没有玉石普及,但是在收藏图子里,喜欢玩这东西的人,可是不老少,价格也是在逐年上升。

    庄睿以前和德叔去过浙江一次,不过没有到昌化,他听德叔说过,这鸡血石的包皮,和翡翠差不多,都是无法看透内部的,也有赌石一说。

    只是昌化那座产鸡血石的地方,基本上全被开采尽了,流通在市场里是鸡血石极少,并且鸡血石和田黄石一样,多用于印章雕刻,摆件并不是很多,所以名声不如籁翠玉石响亮而已,但是其价值并不比翡翠差多少。

    接下来鉴定的东西也是有真有假,还别说,散乱在民间的好玩意还真的不少,有许多古时候官家所用的精品,就是连一些大的博物馆里都没有收藏。

    到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来现场鉴宝的物件,已经全部都鉴定完了,庄睿等人的工作也算是告一段落,这时间倒真不是很长,满打满算也就是进行了2个多小时而已。

    这次带着宝贝来北京的人,一共有l多人,也就是说,在明后天,每天都还会有几十个持宝人来到现场,而那些送来的古玩鉴定,就会往后面推迟,如果来现场的物件够多,或许就会将仓库里那些都给取消

    台里安排了车送专家们回去,不过庄睿和苗菲菲一起来的,就不用搭乘他们的车了,并且欧阳军也要走,在和主持人以及几位专家告辞后,庄睿换回了衣服,和欧阳军几人走出了央视大楼。

    天上的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掉了,不过入眼处,还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在央视的大门口,挂了喜迎春节的字样,倒是很有几分过年的喜庆。

    “还别说,你小子真有几分专家的范儿啊?对了,我那四合壤拾掇好了,你得给我寻摸点好东西摆过去啊……”

    庄睿正要钻进苗菲菲的丰里时,被欧阳军一把给拉住了,今儿庄睿的表现让欧阳军感觉到,自己这小表弟真不是一般人。

    “这事您找白哥去啊,他喝酒吃饭用的都是官窑瓷器,就是给您整出一套当年乾隆爷和妃子……呃,不,和皇后吃饭的家什,那也不难啊……”

    庄睿笑着和欧阳军开着玩笑,说到妃子的时候,被徐晴狠狠的瞪了一眼,吓得庄睿连忙改口,这要是放到古代,徐大明星可是正宫娘娘,妃子……那是二奶三房的职称。

    “嘿,你当四哥我谁的东西都收啊?得了,你小子别和我贫,咱们

    现在就去潘家园转悠一囡去……”

    欧阳军虽然和白枫是发小,但是和他之间的往来,还是会注意一些事情的,别人有求自己不假,那吃相也不能太难看了,所以欧阳军除了收了白枫一套屏风之外,别的倒也没沾他什么便宜。

    “现在去潘家园?四哥,嫂子可是受不得挤啊……”

    庄睿宁愿去琉璃厂,也不愿意去潘家园,因为琉璃厂那的古玩店,像荣宝斋之类的,都是百年老店,虽然现在卖的都是以工艺品居多,但总归你要是花得起价钱,还是有好东西拿出来的。

    但是潘家园就不同了,那整个就是一赝品旧货市场,只有你想不到的假货,没有他们做出不来的物件,并且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挖坑下套的人,都快比想掏钱买物件的都要多了。

    真正的北京人,去潘家园就是去遛弯的,没谁会想着在那里检漏,而掏钱买东西的“大头”,基本上都是外地来北京旅游的游客,还有些就是杀羊了,俗称傻洋,就是那些会说几句中国话,也想着淘宝捡漏的老外们。

    “让苗丫头带他去你家,咱们哥俩先去转,晚上回去打个边炉咱们

    吃火锅·整点小酒喝……”

    敢情欧阳军早都计划好了的,他不想回自己家,烦心的事态多,老爷子过年又是忙的不可开交,三十晚上估计还要去走访慰问,欧阳军这年就是想在庄睿那院子里过了。

    “别拉我啊,去就去吧……”

    庄睿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哥哥平时在外人面前还算是稳重,可是见到自己家人,那还不如外甥女囡囡懂事呢,庄睿见欧阳军和自己母亲说话的样子,那简直就是一孩子在撒娇,一副无赖的样子,都快四十的人了,咋有这毛病啊。

    其实∽是欧阳军幼年丧母所导致的,从小没母爱,这见到姑妈了,直接就当娘了呗,不过欧阳军每次去庄睿的宅子,那也是大包小包的手里拎的满满的,很是孝顺。

    徐晴自然是拿自己老公没办法的,只要他不去鬼混,徐晴是懒得搭理的,当下四人分成了两辆车,离开了电视台。

    这大雪之后,居然出现了点阳光,照在皑皑白雪上,反射出很明亮的光线,阴沉了好几天的天气,终于放晴了,看这样子,倒是不用怕四五点钟就黑天了。

    两人驱车来到潘家园之后,发现这昙左忙乎着搭台摆摊,那些路边摊这几天可是被憋坏了,本指望着过年赚俩黑心钱的,没想到老天不给脸,接连几天的大雪,耽误了不少生意。

    这些摆地摊的人,在市场里混的久了,和那些铺位摊子也都很熟悉,平时自己的东西不用拉回家,直接丢在相熟的店里面,反正没什么值钱的物件,他们也不怕。

    这大雪一停,地摊主们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头来,呼啦啦的摆起了摊子,原本有些冷清的市场,顿时变得喧闹了起来。

    除了这些摆摊的人之外,还有个施工队在潘家园的旁边冒着大雪忙活着,搭建了许多架子和台子,把原本的停车场也给占用了,害的欧阳军将车倒出去,在外面找了个车位,这才和庄睿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积雪,走进了潘家园。

    “四哥,这些人是在丰什么啊?大过年的搭这些东西干嘛?

    庄睿有些奇怪的向欧阳军问道,这干活的人

    了走不少,在潘家园的门口,搭了大大小小百十个架子,不过现在都是

    简单的焊接,看不出是干吗用的。

    “不知道了吧,这是年初一到十五,专门用作办庙会的,到时候北京城里的那些百年老店,老手艺们,都会被请来,再现当年的老天桥风采……

    “是吗?那到时候我要转转……”

    庄睿一听这个感兴趣了,他知道,北京天桥是国内外知名的地方,有着六百多年的悠久历史,在中国近代的民间艺术发展中,可是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天桥原来位于北京市区的南面,在前门和永定门之间,东面是天坛,西面是先农坛。

    在清朝灭亡以后,随着城市经济文化的发展和市民阶层的扩大,老天桥逐渐成为三教九流聚合之地,五行八作样样俱全。

    在解放前和解放后的一段时间里,天桥是许多民间艺术的发祥地,艺人在天桥卖艺,通常是露天设场,习称“撂地”。

    相继在老天桥学艺、卖艺、传艺和生活的民间艺人,多达五、六百人,分为杂耍艺人和说唱艺人两大类,杂耍包括杂技、武术等项目,说唱包括戏剧、曲艺等项目。

    当时的京城天桥,那可是名闻遐迩,和北京的八大胡同其名。

    不知道啥叫八大罅同?呃……道理和现在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桑拿差不多,俗称窑子,因清末的某位皇帝光临过而出了大名,也算是当时的名人效应吧。

    庄睿曾经在中海见过德叔收藏.的一套,反应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北京天桥盛况的老照片,上面那表演皮影戏,木偶剧的,熙熙攘攘的人群,甚至还有当年满人跤手宝三和满宝珍摔跤的情形,弥足珍贵。

    这会雪停下没多久,潘家园里的人,还不是很多,多是那些摆地摊的,穿着很有年日喜庆的大红棉袄,正用手哈着热气,扎堆在一起聊天呢,看到庄睿二人进来,轰的一下围了过去。

    “哥们,想淘弄点什么?”

    “两位大哥,来我这看看,名人年画,陶瓷古玩,应有尽有……

    “远点,离我远点啊,哥们脾气不好……”

    庄睿也是来过很多次了,知道这些人不能给脸,要是给了,那绝对是蹬鼻子上脸,虽然不会强买强卖,但肯定会让你烦不胜烦。

    听到庄睿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这些摊爷们顿时没了兴趣,窝回去继续聊天打屁了,他们的服务对象,一般都是外地游客和外国傻帽「想宰北京人,难-度还是比较大的。

    第五百三十二章掌眼(中)

    “四哥,您究竟想买些什么啊?

    庄睿看到欧阳军兴致勃勃的逛着,什么东西都要上手看那么一下。

    玩这行,拿东西那都是有讲究的,像是紫砂壶,要连盖捂住,翻身看款,拿陶瓷器不管是大件小件,更是两手抓牢靠,那些摆摊的从您这手型上,就能看出是新手还是行里人。

    而欧阳军就是一彻底的小白,几乎是拿起个物件,庄睿就要被摊主烦上半天,为啥?宰肥羊呗,欧阳四少还真是很少来这地方,见啥都像是真的,而看在那些摊主眼里,欧阳军整个就像是一“冒儿爷”。

    虽说这大过年的,人们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说起话来也客气,但是一讲价,让庄睿恨不得把手里的物件砸那些人头上去,整个都是狮子大开口。

    欧阳军这会正停在一陶瓷摊子旁,听到庄睿的话后,说道:“我都想买啊,五儿,你说这碗,和老白家里的也没什么两样吧?我看着比他家里用的还要鲜亮呢……”

    摆摊的这位,一听欧阳军的话,立马来了精神,说道:“嘿,这位爷,您可真是好眼光,就您拿的这碗,可是当年乾隆爷的儿子,嘉庆皇帝用过的,您看下后面的款式,绝对的官窑瓷器……”

    这摊主还没傻到说这东西是乾隆爷用过的,那就忒假了点。

    “这玩意多少钱啊?”欧阳军随口问道。

    “四哥,走吧,这东西您想要,回头去超市我花100块钱买它几十

    个,给您摔着听响玩,成不?”

    庄睿刚刚在电视台才看过不少好物件,现在对这里的东西,那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连灵气都懒得用。

    这东西除了下面多了个款式之外,和超市里卖的那些没什么大区别

    庄睿算是看出来了,欧阳军纯粹就是闲的蛋疼来逗闷的。

    “哎,这位,话可不是这样说的,您知道啥叫古玩吗?别说是嘉庆爷用过的吃饭的碗,就是皇帝出恭的马桶,那可都是价值连城,您怎么能拿超市的东西来比呢……”

    庄睿刮-才的话说的有些伤人,这摊主不乐意了,看这两人一个年龄大点,但整个就是一外行,年轻的那个也不像是行里人,摊主可着劲的忽悠了起来。

    “同治青花碗是吧?”

    庄睿从欧阳军手里拿过那青花碗,翻过来看一眼,顿时连气都生不出来了,那款式上明明写着明嘉靖年间制,这摊主未免太业余了点吧。

    “诺,您的嘉庆青花碗,收好了您,这要是淬了,我们哥俩赔不起……

    庄睿将那青花碗递给了摊主,摊主接过来一看,知道自己闹了乌龙了,当下悻悻的不做声了。

    “哥们,两块钱-卖给我了,我淬着听响怎么样?哎,五儿,你拉

    我干嘛?”

    欧阳军有点蔫坏,还想着刺激那位一下,被庄睿硬给拉走了。

    “庄睿哥哥……

    刚离开那摊位,庄睿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循声望去,在他右侧方一家店铺的门口,两个女孩站在一起,那个年龄稍大的正向自己摆手呢。

    “秋千,你这丫头怎么一人跑这来了?”

    庄睿愣了一下,连忙走了过去,这可是自己未来导师的宝贝孙女,不过她一向对这些不敢兴趣的,今天怎么跑来了,这潘家园可不是什么善地。

    “嘻嘻,庄睿哥哥,我和爷爷来的,这是我堂妹,叫孟惜幽「你喊

    她幽幽就好了……

    孟千秋的堂妹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两人长得有几分相似,反正看在庄睿眼里,漂亮是漂亮了,不过都有点古灵精怪的。

    顺着孟秋千的手指看去,庄睿看见孟教授正在这店里,和一个人聊着什么,那人庄睿看起来也有点面熟。

    “哎,我说兄弟,你平时蔫儿吧唧的,认识的女人可是不少「这俩小萝莉不错啊……”欧阳军上下打量着孟秋千和幽幽,那脸色虽然丝毫不变,但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听的庄睿恨不得痛扁他一顿。

    不过这俩女孩在这店门口一站,还真是招人眼,两个丫头长的本来就挺漂亮的,此时穿了件粉红色的羽绒服,就像两个瓷娃娃一般「好多人走过的时候,都要瞧上那么一眼。

    尤其是孟秋千那丫头,眼睛本来就大,而且睫毛特别长,眨起眼睛来就和动画片里的那女孩差不多,庄睿每次见她都挺纳闷的,这睫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怎么不理我啊……”欧阳军见到庄睿不说话,用胳膊碰了碰他。

    “您一边玩儿去,这是我导师的孙女儿,那位估计还未成年,别乱

    说话……

    庄睿没好气的瞪了欧阳军一眼,招呼了两个丫头一声,走进到店

    里。

    走到这店门下面,庄睿才想了起来,敢情这家店他来过啊,抬起头向上看去,那招牌正是“瓷来坊”三个字,上次庄睿检漏买了那件龙山黑陶后,就是在这里将其还原出本来面貌的。

    不过此时店门口挂上了两个大大的红灯笼,在店面两旁也张贴着对联,从里到外都透着过年的喜庆,让庄睿一下子没认出来。

    “您……您是上砍都位庄先生吧;!”

    庄睿刚走到孟教授的身边,正在和孟教授说话的那人,一眼就认出了庄睿。

    “呵呵,那老板,新年发财啊,提前给您拜年了……”

    庄睿笑着向他拱了拱手,然后又给孟教授打了个招呼,他昨天才从孟教授家里出来,也没那么多的客套。

    “前段时间淘弄了个瓷器,本想找您给掌掌眼的,可是打不通您电

    话,今儿刚好,庄先生回头给看看……

    “刚刚从缅甸回来,那老板淘弄到什么好玩意了?”庄睿笑着问

    道。

    “庄睿哥哥,您送姐姐的珠花,好好看邛……”

    那个叫幽幽的小丫头,突然插了句嘴,庄睿愣了一下,看向孟秋千的时候,那丫头的眼睛却是左顾右盼的,不敢和自己对视,想必是她让幽幽说的这话。

    孟教授板着脸说道:“幽幽,别胡闹……”

    “不嘛,不嘛,姐姐有,我没有,我也要……”

    小丫头一点不怕他爷爷,两手抓住孟教授的衣服来回摇晃着,搞的这位国内考古专业的泰斗,是狼狈不堪。

    “幽幽,回头拿给你,我这会儿可是没带在身上啊……”庄睿有些郁闷,自己又不是西门庆,没事带俩女人首饰逛大街。

    听到庄睿的话后,那丫头马上就不缠着孟教授了,嘻嘻哈哈的和孟秋千打闹了起来,看的孟教授直摇头,一副家门不幸的表情。

    “小庄,来,帮我瞧个物件,我还没看好收不收……”

    孟教授的专业是考古,对于收藏.也是颇为喜好,否则也不可能和德叔结成好友了。

    这会见到庄睿孟教授倒是很高兴,他知道自己这徒弟跟着中海的德叔,学到不少古玩鉴赏的知识,自己虽然是从事考古的,但是眼力并不见得就比庄睿高明,所以也没拿什么老师的架子,直接拉着庄睿和那老板一起,走进了“瓷来坊”的隔间里。

    “您几位先请坐,我把东西给拿过来……”那老板喊了个伙计来给

    几人上茶,自己走到后间里去了。

    “哎呦,您这东西可真是应景啊,俗话说初一的饺子初二的面,初

    三的盒子往家转,那老板,这东西可是咱老百姓经常用到的啊……”

    庄睿一眼看到,那老板手里拿着的是一套陶瓷餐具,不由笑了起来,这也是瓷器里的一个类别,不过相对亍那些观赏价值大于实用价值的陶瓷官窑器皿而言,收藏.这些玩意的人,并不是很多。

    “庄老板好眼力……”

    那老■板把东西放到桌子上之后,冲着庄睿就翘起了大拇指,就凭

    庄睿嘴里说出来的那行话,一般人压根就没听到过。

    庄睿笑了笑,也没客气,站起身来,打量起桌上的这套物件来,这是一整套餐具,一共六件,吃饭的碗,夹菜的筷子,盛菜的盘子和还有汤碗等等。

    “庄先生,您怎么看这东西?”在庄睿看了有七八分钟后,那老板

    出言问道,话里不无考究庄睿的意思。

    “呵呵,这些物件倒是老东西,不过年代嘛,只是晚清的,而且虽

    然都是粉彩的瓷器,但它们不是一整套,这就有点可惜了……”

    庄睿刚才用灵气看过了,这套瓷器里面虽然蕴含灵气,但是并不浓厚,而且每个物件里面的灵气数量还不尽相同,这让他下了这个推断。

    “不过这东西能保存l多年,品相还葬-完整,也算是不容易了,而且从风格上看,这个应该是当年徽商们从景德镇专门订做烧制的吃饭家伙什,那老板,我说的对不对啊?”

    庄睿今儿在央视鉴宝有点上瘾了,没留住嘴,干脆把这套餐具的来历都给说了出来,听得旁边的那老板和孟教授目瞪口呆。

    这会那老板心里,早就没了考究庄睿的心思了,他可是经过了多方考证,并且找了不少行家看过,才知道这东西的传承来历的.

    没想到这庄睿一打眼,丝毫不差的就给说了出来,他心里那叫一震

    惊。

    P:三更道上了,嗯,第三更是低调的盟主加更章,再次谢谢低

    调。

    身体不争气,坐不住,写的太慢了,现在古写班长的加更章「还差几十月票就五更了,朋友们有月票都投出来吧。U!~!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