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三章 掌眼(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老弟,这东西安徽商人们订做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欧阳军在旁边听得有些不解,他只知道全国解放之后,景德镇专门给那位老人家烧制了一套瓷器,不过后来就被那位老人家亲自给制止了,他说自己又不是皇帝,不要搞这一套。

    不过那套瓷器倒是名气满大岭,像欧阳军这些人都有听闻,但是刚才听到庄睿说安徽也有人从景德镇定制瓷器,他倒感觉有些新鲜,这安徽人的谱,摆的比毛老爷子还要大的。

    “四哥,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您听仔细没有啊?”

    庄睿被欧阳军问得哭笑不得,这简直就是不学无术啊,在几位行家面前,庄睿都感到脸上没面子。

    不过对于安徽商人,夯睿在中海时多有了解,那些人在晚清一两百年的经济体系中,可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庞大力量,堪比两淮的盐商,也流传出不少轶事来。

    “徽菜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的名菜,其最大的特点就是,融徽州文

    化、当年的徽商与徽菜制作于一体。

    所以徽菜不但在色、香、味上有其独到之处,在餐具饮器的配置上,也是特别讲究的。

    咱们中国人讲,美食还要美器,吃什么东西,那都是要有什么样的器皿,上面施什么色的釉子,什么样的花纹,还有各种不同的风格「适应不同的菜品和人物身份。

    从明清两朝以来,徽州的许多大户人家和官宦人家,装饭盛菜的器皿,都是在景德镇等名瓷产地订做的,而且就咱们眼前的这套餐具,上面带有很浓重的古徽州-风格。

    诸位可以想想,大家通过这些带有徽州遗韵的餐具,品尝徽菜佳肴的时候,也可以领略到徽州的自然风貌、土特产品以及风土人情「还能折射出在某个时段里,那辉煌灿烂的徽州文化……”

    怕欧阳军再问出些没边的问题,庄睿还是给他解答了一下,只是在庄睿话声刚落的时候,房中就响起了一阵掌声,这却是孟教授和那老板,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

    至于欧阳军和孟秋千那两个小丫头,只是纯粹当故事来听了,他们并不了解庄睿说出的这一番话,足以作为徽州陶瓷器的教科书了。

    “小庄啊,你学习考古,还真是选对了专业,我看等你复试完了之后,直接做我的助理讲师吧,我也能多抽出点时间研究一些课题。

    孟教授此时看向庄睿的眼神里,满是欣赏,他没想到庄睿的文化功底这么强,并且是博闻强记,从这套瓷器上,居然就能引发出徽州文化中的精髓,孟教授感觉到,自己收了一个了不得的弟子,或许他以后的成就,还要在自己之上的。

    “孟老师,这可不行,我就是对关联到古玩的东西,了解的多一点,您让我去上~讲课?那可真是不成,到时候丢了您的脸面了……”

    庄睿一听这话,连连摆手推辞,他学习考古知识,知识想通过考古理论,多了解一下中国历朝历代出土文物的背景和相关知识,这样更有利于他对古董的理解和判断。

    至于当讲师讲课,还有挖坟掘墓这些事情,庄睿那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当讲师一个月才赚多少钱,在九十年代的时候不是流传过那么一句话:做教授的不如买茶叶蛋的。

    而挖坟掘墓,虽然能见到许多真正出土第一手的古玩,但是那活络常会三五个月的泡在荒郊野地里,并且古玩挖出来也不是自己的,看得见摸得着,就是带不回家,庄睿才不想找这郁闷呢。

    孟教授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在这里谈这个话题,而是看向了那老板,说道:“老那,咱们也是老朋友了,我从你这里淘弄了不少物件,可不全是真的啊……”

    那老板闻言笑了起来,他是开门做生意的,不怕这点小尴尬,说道:“孟教授,您也是圉里人,这规矩也知道,其实有些玩意儿,我自己都不知道真假,不过开门做买卖,我肯定是当成真的来卖了……”

    当着庄睿的面,那老板可是不敢胡乱说话,孟教授其实只算是位藏家,倒不怕什么,但是以庄睿刚才说出的那番话,绝对是行里人,他也怕坏了自己的名声,干脆是实话实说了。

    孟教授听到那老板的话后,也微微点了点头,那老板这话说的还算是实在,现在开古玩店的,都是九分假一分真,而这一分真,也要考究买家的眼力。

    有实力玩古董收藏.的,基本上都是比较自信的人,他们也知道现在市场里的物件,十有八九都是假的,但是他们就愿意凭借自己的眼光判断,去寻那一分真,并且乐此不疲,孟教授就是这么一类人

    ,国外子女给他寄的钱,没少花在这些假玩意上面。有些朋友可能会有疑问,孟教授这么一位在考古界的泰山北斗式的人物,买古董怎么会分辨不出其真假呢,其实这是很正常的。

    考古学家并不一定就是收藏家,他们有自己专门需要研究的课题,一个是通过古玩对当时社会形态的研究,一个是对古董本身形成原因结构,和现在所具备的市场经济价值的研究,这两者可以说是两个既沾有关系,但又是完本不同的体系。

    所以孟教授在古玩市场打眼交学费,也就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了,他可以拿着一件古玩说出他的历史背景,但是未必就知道,自己手里古玩的真假。

    像那老板这样的人,最喜欢的还就是孟教授这一类的客人,被他们看中的东西,掏起钱来那是毫不手软,因为他们本身就具备这.个消费实力。

    “老那,这套餐具,你说个价吧,马上过年了,下刀子不要太狠

    啊……”

    孟教授的心态非常好,只要自己看中了,花多少钱都是自己乐意的,他不会像别人那样,买到假物件就哭天喊地的,在孟教授眼里,假的东西,也是有研究的价值的。

    “这个……价钱嘛,孟教授,您……看这个敏怎么样?”

    那老板听到孟教授的话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庄睿,脸上显出一副很为难的神色,磕磕巴巴的有些理不顺话了,最后一咬牙,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哦?三万?小庄,你看呢?”

    孟教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有这懂行的未来学生在场,就不需要自己这不太懂行的老师出马讲价了吧?

    “那老板,这是我老师,我可是不算坏规矩啊……”

    庄睿看着那老板笑了起来,而那老板的一张脸,却是变成了苦瓜

    脸,他懂得庄睿的斋思。

    在古玩交易的时候,买卖双方讲价,第三方是不能贸然插言的,无论这古董是真是假,那都是买卖双方的事,第三方一旦插入,那就是坏了行规的。

    不过眼前这情形又是不同,弟子为老师效其劳,那老板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庄先生,您给个价吧,大过年的,让我老那有点辛苦费就成……

    那老板苦笑了一下,话中点出了一层意思,那就是这套餐具,并非是他的,应该是在他这里寄卖的。

    “好,那老板,这个价钱您看怎么样?”

    庄睿伸出右手,将其握成了拳头,然后把大拇指和小指翘起,反正摇晃了四下,然后笑着看向那老板。

    “六千六百六十六?庄老板,您这价格是挺吉祥的,不过我要赔到姥姥家了啊,别人在我这寄卖的底价,都不止这个敏的……

    那老板此时脸上的表情,那绝对是悲愤欲绝,仿佛庄睿和他家闺女发生了什么不正当关系似地,连连摆手摇头,一副谈不下去了的表情。

    “呵呵,这套瓷器不是配套的,而且时间也不算长,又非官窑宫廷瓷器,也玩意也就我老师会买-回去研究下它背后当时徽商以及徽菜的历史形态。

    您要是留在手里,我可以说,这六千六百六十六的价格,都不见得

    有人出……

    民间的瓷器,价格一向都不是很高,即使是康熙年间的民窑精品,其价格和同期的官窑比起来,那都是天差地远,相差了几百甚至上千倍,所以庄睿给出的这个价格,并且很离谱的。

    “庄老板,这价钱是真的不成,这样吧,这个敏目,也吉祥着呢,

    您要是同意的话,咱们就成交……”

    那老板听到庄睿的话后,也出了个八字指,来回反正的晃了几下,脸上一副绝决的表情,那意思就是说,您要是不同意,咱这生意就算是吹了。

    “孟老-师……”

    庄睿把脸转向孟教授,这价格也差不多,这套瓷器增值的空间不大,即使放几年,也不过就是万把块钱,那老板出的八千八百八十八,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小庄,我听你的,你要说行,咱们就卖……”孟教授口头给庄睿

    签署了授权书。

    “成,这价格还算是实在,可以买……”庄睿点了下头,这笔生

    意算是成交了。

    P:第四更,大D班长的盟主加更章,再次谢谢DJ班长。

    距离;!票加更还差16票,呵呵,不过还有第五更,梦丫头今儿也冲盟了,谢谢丫头,看着年三十熬夜码字的份上,朋友们把月票推荐票都投给打眼吧。U!~!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