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三章求字(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翼,金哥,让您说着了,我纹次来,坏真的是想求大“罚漆匾名的”

    和金胖子这样眉眼通挑的人说话,就是痛快,庄睿一句话没说完,金胖子已经是知道他的来意了。

    庄睿之所以求到金胖子的头上,是因为在当今现存于世的书画大师里,金胖子的老师,是能让庄睿唯一感觉到仰慕的人。

    那位老人的年龄比庄睿的外公还要大上几岁,出身高贵,但是一生却是历尽坎坷,可以套用在他头上的光环有很多,像是著名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书画家、文物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等头衔,几乎是多不胜数。

    老人幼年失估,且家境中落,自北京汇文中学掇学后,发愤自学,并跟随多位名家学习书法丹青和古典文学,近代有名的画家齐白石,曾经也做过大师的老师。

    大师的家世,十分的显赫,是清世宗雍正皇帝的第五子和亲王弘昼嫡系的第八代孙,他的那位祖上弘昼王爷,是历史上有名的荒唐王爷,喜好办丧事,吃祭品,但亦有历史学家指他其实是为免卷入弘时和乾隆皇帝二人对皇位的争夺,而以“荒唐”为名韬光养晦。

    老人很少提及自己的家世,他从来不提也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姓爱新觉罗,在他的身份证、户口本以及所有的正式文档里,从来没有爱新觉罗一说。

    曾经有过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有很多人给大师写信,信封上都会在名字前面加上爱新觉罗的姓,老人烦不胜烦,干脆亲手书写上“查无此人。请退回”不曾想这信被退回后。信封居然被很多人保存收藏了起来,也算是一段佳话逸事了。

    庄睿就在前不久的时候,看过大师的口述传记一书,并且在跟德叔学习书画鉴定的时候,也多次听德叔提及大师的人品学问,是以才想求得大师的一幅字,来装点自己的古玩店。

    庄睿曾经在大师的自传里看到,老人成名之后,遂于慕名求字者,是不论尊卑,凡有所请,便欣然从命,不忍拂意。

    在大师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上至校长,下至一般工人,尤其是普通工人。几乎每人都有大师的书法作品,有时候大师甚至是写好了专门给人送过去,老人曾经自嘲的说过:“我就差厕所里面没写过字了…”

    虽然大师很少拒绝给人写字小但这事不能自己找上门去吧,所以庄睿这才想到了金胖子,请他给以引荐。“老弟,不是我不给你这面子。这和,”

    金胖子在说出庄睿的来意之后,脸上却露出的为难的神色,让庄睿有些奇怪,说老实话,大师由于是有求必应,所以现在他的字在古玩书画市场上流传很多,价格并不是很高,普通人都能求到,难不成金胖子这关门弟子,还要不到老师的一幅字?

    “金哥,莫非是要润笔?这个没有问题,需要多少您直接说”

    庄睿所说的润笔,就是指润笔费,替人写文章而收受人家的财物,自晋、宋以来就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到了唐代就更普遍了。

    不过,那时不叫“稿费”而称为“润笔费”而写的多为墓志铭。或者是题跋一类的东西,也就是庄睿所求的招牌。

    但是在当今社会,有些地方官员,喜好书法,字写的不怎么样,却是到处给人题词收取钱物,美名曰:润笔费,其实就是一种另类的受贿现嘉

    “别,别,你别害我,老师写字是从来不收钱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金胖子被庄睿的话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说道:“主要是老师现在年龄太大了,都已经比多岁了,虽然精神还可以,但是已经不能行走了,而且眼睛也不是很好。

    求他写字的人太多,老师书债高筑,他那小本子上都欠了上百个人名的字了,我们这些学生不想让他老人家太劳累,所以现在很少求他写东西,庄老弟,你能理解吗?”

    见到庄睿上门相求,又送了那么贵重的礼物,被自己给拒绝了,金胖子也有些不好意思,想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要不然这样吧,明天我要去看老师,你也跟着一起来,看看老师的心情如何,说不定你不求他,他反而要写给你呢”

    “成,金哥,我也想去拜访一下老人家,要是能亲耳听到大师的教诲,那真是太好了,字不字的就不提了

    庄睿听到金胖子的话后,大喜过望,要知道,像大师这样年岁的人。在世的时间都已经进入倒计时了,说不定哪天就会撒手人寰能见到大师一面,对庄睿而言,真的是要比求到一幅字

    和金胖子约好明早去拜访大师之后,庄寄就离开了金胖子家,回到四合院,发现外公外婆已经搬回到玉泉山了。四合院的环境到底是有些吵杂,不宜于老人的修养。

    “郝哥,新年好啊,家里还好吧?”

    庄睿带着白狮在院子里遛了一圈后,走到前院,正好见到郝龙从房间里出来。

    “老板,都好,都好,嘿嘿”都龙见到庄睿,连忙小跑了过来,脸上满是喜气。

    “怎么了,郝哥,这么高兴,家里给介绍对象了?”庄睿开玩笑的说道。

    郝龙闻言居然扭捏了起来,期期艾艾了一会,道:“还不知道人家能着得上我和原来郝龙这次回家,还真是被安排相亲了,媒婆是郝龙在城里的一个远方亲戚,听说郝龙有出息了小帮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对方还是个在北京的在读研究生,和郝龙年龄一般大。

    现在的女人,学历越高出嫁越难,按照郝龙的话说,那女孩家也是农村的,人很文静,并没有嫌弃郝龙是个高中生,说是两人可以先交往一下。

    庄睿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调侃道:“郝哥,你厉害啊,不声不响的居然找了个研究生,这样吧。只要你能将那位公关下来,这前院我也给你准备一个新房,要是不喜欢住在这里的话,在外面我送你一套房

    “老板,八字还没一撇呢。那女孩是研究生,您也知道,我只是高中毕业,人又不大会说话,要不您教教我,怎么和女孩子相处才行啊?”

    听到庄睿的话后,郝龙脸上有些发愁,很显然,对方的学历。让他有点自惭形秽,感觉值人有点不般配。

    “我怎么教你啊?敢情我又不是西门庆,专门研究这个的”。

    庄睿翻了个白眼,哥们也是告别处男生涯没多久,比你也强不了多少,不过庄睿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学历高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们两个都是出自农村,应该在生活习惯上的差异不大,不过这兴趣爱好嘛,就有点麻烦了”

    “是啊,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说的一些事情,我都没听过,接不上话辄

    郝龙也是一脸愁色,他本就是个农村娃,在部队里又呆了那么多年,在那个蟑螂都是公的地方,哪有机会去接触女孩子,就更不知道女孩有什么兴趣爱好了。“这样吧,郝哥,现在的成人高考,高中生一样可以报考本科你在这里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复习一下,等到今年五六月份,去参加下成人高考,如果能考上的话。至少你们在学历方面可以拉近一些了,共同语言也会多一点,你看怎么样?。

    庄睿知道郝龙在当兵之前,原本学习成绩不错,就是因为家里穷上不起大学,才出去当兵的,那会可没有什么助学贷款之类的事情,现在好好复习一下,说不定就能考上呢。

    “哎,我说郝哥,为了自己的幸福,努力一把怕什么,即使不成,你上个大学那也不是坏事呀”见到郝龙发皱在一起的眉头,庄睿又给添了把火。

    “行,老板,就按你说的办”。郝龙的眉头舒展开来,右手使劲的握成了拳头,那劲头有点像是准备参加比武拿标兵一般。

    庄睿笑着说道:“那好,等过几天我忙活完了,给你去找一套成人高考的复习资料去”

    庄睿陪着白狮在院子里玩耍了一会,欧阳军等人也回来了,这大年还没过完,晚上自然是要接着喝,孩子们在院子里放炮仗,虽然欧阳罡已经搬回了玉泉山居住。不过这四合院里。还是一副喜庆的节日画面。

    酒足饭饱送走了欧阳军之后,庄睿回到后院,从侧房进入到了地下室里,他是想找个书画作品,明儿拿给老人家鉴赏一下。

    庄睿本身就是搞收藏的,而且他也知道,大师从不标榜自己是书法家。并且曾经说过,自己就是一教师,然后算是一个鉴定古玩的人,书画只是业余爱好。

    喜爱收藏的人,对于能见到古人真迹,是最为高兴的一件事情,庄睿这也算是投其所好吧。

    PS:的时候,曾经收藏过先生的一幅字,不过在伤年买房子的时候缺钱给卖了,引以为憾啊。

    身体不能久坐,写的非常的慢,朋友们看看有月票没,支援一下,今儿的月票忒少了点,这月没双倍,有月票的别留了……(未完待续)T!~!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