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一章 集市(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解石?”

    说老实话,庄睿还真的没有这想法,他只不过是看见了解石工具,又想起在平洲以及缅甸时的情形,虽然那会自个儿开了金手指作弊,但是赌涨时的那种场景,依然能让庄睿热血沸腾起来。

    “算了吧,德叔,咱们还是先去市场转转吧,来的人这么多「万一

    好石料都被别人买走了怎么办啊……”

    庄睿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看鸡-血石料。

    他今天不过就出手买了两个小料子,虽然都能值个三五万的,并且只是花了∽块谶买下来的,擦去石皮后,其利润最少在1倍以上,但是翡翠赌石早就把庄睿的冒口给养刁了,还不至于让庄睿现在就急的去解开。

    倒是从老王头那里买到了大红袍印章料子,让庄睿有待其外皮擦去的欲望,不过那料子在鸡血石里名气太大,庄睿不想刚被人封了“翡翠王”的名头,然后又在鸡血石里出风头,有句话说枪打出头鸟,这名声太盛了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

    “没劲,我还想把这料子解开看看呢……”

    伟哥见到庄睿不解石,有些郁闷,他以前可是在平洲见过庄睿赌石的,今儿本以为自己也能过把瘾的,却没想到庄睿要先参加交易会。

    “伟哥,去买块便宜的轸吧,垮了也不心疼啊……”

    庄睿笑了笑,语带双关的点了阳伟一下,要是他还不明白的话,那也怪不得自己了,反正买这些玩意老阳家打眼交学费是出了名的「这也算是子承父业了吧。

    “费那劲干嘛,我刚才不是买了块嘛?”

    庄睿的话果然是对牛弹琴了,伟哥就听不出话里的意思来。

    不过一旁的德叔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擘阳伟挑的那块料子,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把撂的,只要背面擦出点血来,那就是稳赚不赔的,三万多买的,就是不经雕琢出手,七八万问题还是不大的。

    听到庄睿的话后,德叔倒是想看看自己的判断是否出了岔子,当下说道:“庄睿,阳小子要解,就先去把他那块解开吧,反正这交易会还有好几天才会结束,好料子都会在后面拿出来的,不用急……”

    “成。那就先针石玩玩吧……”

    庄睿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心下暗叹,这果然是人老成精啊,自己没点透伟哥,倒是让德叔惦记上了。

    “好,走,走,哈哈,看我阳伟,哦不,伟哥,也不对,庄睿,看

    你老大我怎么赌的大涨的……”

    阳伟这吝字起的实在是有些纠结人,伟哥本想给自己按个响点的名号,说来说去都脱离不了男性的那啥玩意不举的涵义,最后干脆和庄睿论起当年的宿舍排名来了。

    几人说笑着来到那块解石的地方,机器旁边搬个马扎坐在那里的村民见来了生意,连忙站起身来,满脸堆笑的问道《“几位老板要用机器?”

    庄睿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对,我们要擦块石头,用这个砂轮机是什么价?”

    伟哥买的那块料子也不大,不过就是比拳头略大一点,加上鸡血石料远没有翡翠料子坚硬,用砂轮机很容易就可以擦去石皮了。

    “那个切石机用一次100块钱,这个小的砂轮机50块钱一次,不过我只出一个砂轮片的钱,也是一片砂轮还解不好,你们就要另外加钱了,也不贵,五块钱一个……”

    那个村民很熟练的报出了价格,什么机器什么价,就差没拿张报价单了。

    “都是一个村的,咋差距那么大啊?”

    庄睿听到这价后,差点骂出奸商两个字了,那砂轮机上的砂轮片,从商店批发的话,八毛钱一片,到他这里就变5块了。

    而切石一般都是一刀活,也就是说这一刀就要100块钱,简直就是黑到姥姥家去了,要知道,在翡翠赌石场所,一般组织方都是免费提供这些工具的,没见过谁还要钱的。

    “好,就这价,把那砂轮机给我,我来试试手……”

    伟哥这会满脑子就是想把石头解开,压根没想着要讨价还价,当下将那竹篓交给庄睿,又把自己的石头取了出来,放到切石机上,将其加固了起来。

    还好,只要不是切石,用下这切石机加固下石料倒是不收成的。

    递给了那村民50块钱RNB后,伟哥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已经通了点的砂轮机,这小子也学起庄睿去年解石的情形,围着自己那屁大的毛料转悠了起来。

    “有人开石头啦……”

    冷不防伟哥耳边响起一声炸响,吓得伟哥差点把砂轮机给丢出去,回头一看,正是那村民给自家机器做宣传呢。

    他这一嗓门不打紧,原先正准备进入市场的人,都纷纷的围了上来,这看不花钱的热闹在中国,向来都是不缺

    少观众的。

    “这块料子不错啊,表现出血了,而且面积还不少……”

    “是啊,能值个两三万块钱的样子……

    “现在看的都没用,要解开之后才知道,背面要是能见血,那-才

    是赌涨了呢……”

    “要是没出血呢?依我看还不如就按这形状雕琢个摆件呢……”

    能来这里进行鸡血石交易的,大多都是行家,一眼就看出伟哥那块料子的档次来,说老实话,这块料子属于可购可不赌的,最后那个说话的人显然是个行家,看法和庄睿是一致的。

    “老……老幺,要……要不然你来擦吧……”

    刚才就庄睿几个人,并且都是匀己人,伟哥心里还比较放松,但是现在呼啦啦的围了近上百人过来,被这么多人瞪着眼睛瞅着,伟哥那小心肝可就“嘭嘭”直跳起来,他可没有庄睿那么强大的心脏。

    “哎,我说伟哥,这要过手瘾的也是你,干吗让我擦啊,还是你自己来吧……

    庄睿不领这个情,明知道解垮的石头,他才借得去擦呢,换句话说,哥们跌不起这份。

    被庄睿拒绝后,伟哥又把目光看向了德叔,说道:“德叔,要不……您老人家来?”

    “没事,你就擦出血的背面,往里擦个一两公分的样子,要是见不到颜色,那就别擦了……”德叔摆了摆手,给阳伟指点了一下,不过也是没有上前操刀。

    “好!”

    伟哥重重的点了点头,把石料的擦面翻了上来,拿着砂轮机对了半天,但还是下不去手,旁人可以看得很清楚,阳伟双手持着砂轮机在打哆嗦。‖/≧‖/首≧‖/发≧

    “哎,我说,不就是擦块石头嘛,速度点好不好啊?”“就是啊,我们还等着去挑鸡血石呢,快点擦开看看……”“嘿,那哥们,都不用擦,直接切一刀了事,说不的就是大红袍

    呢……”

    见到阳伟拿着砂轮机站在那里发愣,看热闹的不答应了,纷纷出言催促了起来,更有人给阳伟出着馊主意,开什么玩笑,那面出鸡血的,还一刀切下去,本来就是好料子也会被切垮掉的。

    “老幺,不行,还是你来吧……”

    伟哥被人说的有些撑不住劲了,一把拉过庄睿,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直接把砂轮机塞到了庄睿的手里。

    “瞧你那点儿出息,你这石料要是不出鸡血,哥们这一世英名不就

    载了嘛?”

    庄睿舫了摇头,一边和伟哥开着玩笑,一边走到了切石机旁。

    庄睿倒是没所谓,垮了就垮了,别说这是鸡血石,就是翡翠「赌垮上几块便宜料子,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是在大赌上面别失手,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名头的。

    “庄睿,轻点,鸡血石的石皮是很薄的……”

    德叔在旁边嘱咐了庄睿一句,他根据这块石头鸡血的走向,感觉到下面石皮里应该还有点科的,否则也不会点头让阳伟去买。

    “我知道号-,德叔……”

    庄睿答应了一声,推开了砂轮机的按钮,刺耳的转轮声顿时响了起来,庄睿一点儿功夫都没耽搁,直接把砂轮对准石料擦了起来。

    “是个老手一一一一一一”“嗯,这年轻人手很稳,看来经常解石的……”“我看他挺面熟啊?好像是那期春节鉴宝里的嘉宾吧?”

    庄睿解石的次数太多了,上手擦石非常的穑健,这手上功夫好坏,行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连带着把他的身份也给辨认了出来。

    “德叔,我觉得差不多了,不能再擦了……”

    随着一阵“咔嚓”声,地上已经落下一层白色的石屑粉末,而庄睿擦石的地方,依然还是石头,没有鸡血的出觋,在擦进去两公分之后,庄睿停下了手,看向德叔。

    德叔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赌垮了,当下点头道:“嗯,不接了,回头我载人看看,就按这形状设计个摆件吧……-

    哈……哈哈,就这么点水平,也敢来赌鸡血石?小子,别输的连

    裤子都没了,光着屁股回去啊……”

    有赌就有输赢,这块料子很小,赌垮也损失不了几个谶,是以围观的人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偏偏有个不和谐的声音从人群里传来出来。

    P:腰上拍的片子出来了,没啥大事,不是腰间盘突出,谢谢朋友

    们的关心。

    对了,很多打赏的朋友都是书友加数字账号的,大家可以去个人中心那里改个自己喜欢的名字,这样打眼更容易记住的。

    最后求点推荐票,很多朋友忘记投的,麻烦大家顺手点下,呵呵,拜托朋友们了。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