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590瓜噪591极品【二章合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严大少有的是钱,老板您这目光也忒短浅了吧……”

    庄睿和阳伟搭手,把一块四十斤左右的石料搬到了切石机上,还回头和那村民开着玩笑,站在一旁的严凯顿时气得面色发绿。

    “我这可是小本生意啊,概不赊账……”

    那村民脾气估计有点倔,拧着脖子回了庄睿一句,他这是怕庄睿回头用了也不给钱,顺手在一个小本子上写了个数字,这是在计算庄睿一共会切多少块料子。

    “你这人……”

    庄睿有点无语,见过财迷,没见过财迷的这么厉害的,简直就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啊,和那位南京秦淮河古玩店的钱姚斯钱老板有的一拼。

    “**,不就是400块钱吗,没见过钱啊?”

    严大少被庄睿挤兑了一句,本来就气得发绿的脸色,这会是更加难看了,从钱夹里拿出了几张RMB,扔在了那村民的脚边。

    一般死要钱的人,都不怎么会在乎面子,那村民笑呵呵的把钱捡起来,一查,还多了200块,那张脸更是笑得像朵菊花一般。

    庄睿摇了摇头,这严凯就是一被宠坏了的孩子,和他较劲端的是丢了身份,当下也没再刺激严大少,将准备切开的石料位置摆正,启动了切石机的电源。

    这块四十多斤的料子并非的带红色的鸡血石,它的底色是黑色的,而且也不是很纯正,略微有些灰黄,冻地是木纹冻,也很一般,属于印章料子里的中低档材质。

    木纹冻顾名思义,就是材料的颜色黄黑交融,有的还会带点灰白色,并且依次有序,像是木头的纹理一般,属于比较常见的印章质材。

    庄睿之所以买下这块料子,是因为这四十多斤的石料,可以解出近一半的印章材料来,放在宣睿斋出售最是合适不过,因为去潘家园游玩的人,大多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以普通人居多,没有谁会去买几万几十万的印章的。

    这种料子的印章从几十到几百块钱,最贵也就是三五百而已,一般人也都掏的起,并且这块石料虽然个头大,但是庄睿买下来不过花了6000多块钱,相比解出来的印章石,性价比十分的划算。

    能出二十斤左右的料子,就可以分解出来百十个印章,算起来也能买到几万块钱了,庄睿虽然不靠这玩意赚钱,但却是吸引人气的好东西,一个店铺里不能单卖高档物件,中低档的也是必不可少的。

    随着切石机发动的声音,庄睿直接用合金齿轮对着石料中间切了下去,石屑飞舞中,偌大的一块石头被分成了两半。

    “唉,是黑色底,不值钱……”

    “是啊,这料子不怎么样,最多值个几万块……”

    “庄老师也有打眼的时候啊?”

    “话不能这样说,这块料子表现就不怎么样,估计买的不贵,肯定不会赔钱的……”

    四周围观的都是明白人,见到庄睿这块鸡血石的切面之后,纷纷议论了起来,不过这些人眼界挺高,对这木纹冻的料子不怎么看得上眼。

    庄睿没有搭理他们,装模作样的观察了一下切面,用粉笔在料子上画了起来,然后用切石机将两块石料一一分解,都切成了拳头大小,多余无用的石头,都被庄睿剔除了出去。

    “一刀,两刀,三刀……哎,我说你都切了10几刀了啊……”

    庄睿这边干着活,那财迷老板可是一直都哭丧着脸,别人切石,一块石头一般都是一刀,最多也就是两刀三刀的,庄睿紧紧在这一块石头上就切了10多下,这老板实在是忍不住,大声嚷嚷了起来。

    “怎么了?咱们说好一块石头150块钱的,你管我切多少下啊?”

    庄睿笑着回了一句,看着这财迷老板心疼的脸都抽搐起来了,庄睿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哎,我说你给他150块钱用一次,怎么问我要200?”

    严大少在一旁回过味来了,一把拉住了那村民。

    “放开,别动手动脚的,刚才是你自己说的200,关我什么事?”

    山野之人多彪悍,那老板眼睛一瞪,把严大少吓得连忙松开了手,自己虽然带着俩保镖,但这是别的地盘,动起手来肯定是自己吃亏,再说了,严大少依稀想起来自己刚来的时候,庄睿好像正在和这老板谈着价格。

    看完庄睿解开这块石料之后,围观的人逐渐的散去了,大家伙来这是选购鸡血石料的,热闹看一会就够了。

    “就你这样的还老师,切出来的玩意也都是垃圾……”

    严凯倒是没走,一直站在旁边对庄睿冷嘲热讽的,他刚才也挺懂了,庄睿解开的这块料子好像不怎么样,这又给他一个嘲讽庄睿的机会,不过这货也不想想,自己六七十万买的料子都赔的底掉,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庄睿啊?

    “哎,我说你烦不烦?没事滚蛋,别在这碍事……”

    庄睿在解第二块料子的时候,实在是受不了严凯的瓜噪了,当下瞪起了眼睛。

    “我高兴,你把这里买下啦?爷就愿意在这呆着,你管得着嘛……”

    严凯今儿又丢了面子,而且六七十万块也打了水漂,他是拿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刺激庄睿动手,好抓个把柄。

    庄睿没用他刺激,回头给彭飞打了招呼:“彭飞,赶他滚蛋……”

    彭飞早就在旁边感觉有点腻烦了,听见庄睿的话后,一把抓住了严凯的衣领,用力往上一提,别看彭飞只要一米七多点,但是只用单手,就把严凯这看上去身强力壮的家伙给举了起来。

    严凯一双脚悬空乱蹬着,嘴里还大声嚷嚷:“放开,你放开我,我告你打人啊……”

    严凯的一个保镖这会也冲了上来,虽然打不过彭飞,但是雇主被打,自己要是眼巴巴的看着,那回去绝对是被解雇的下场。

    “滚蛋吧你……”

    彭飞单手用力,把严凯扔向冲过来的那个保镖,他下手很有分寸,力道并不是很大,让那保镖很顺利的接住了严凯。

    “姓庄的,你打人,等着,有你好果子吃……”

    严凯推开扶住自己的保镖,对着庄睿大骂了起来,只是见到彭飞又要走过来,连忙钻进了车里,等两个保镖都上了车后,一股烟般开走了。

    “怎么样,拍下来了吗?”

    坐在副驾驶上,严凯看向后排的那个保镖,哥们刚才可是以身试虎,脖子现在还有点痛呢。

    “严少,没问题,全拍下来了……”

    后面那个保镖连忙点头,把手中的摄像机递了过去。

    “我看看……”

    严凯接过来后,打开了那台家用DV,翻到了前面,只是越看脸色变得越难看,最后简直就是咬牙切齿了。

    “严少,拍的还行吧?”那保镖把脸凑过去问道。

    “行,行你麻痹,操,这就是你拍的,**,那俩妞都穿的像木乃伊似地,你拍她们干吗啊,你个白痴,白让我挨了顿打……”

    严凯转过身去,拿着那DV劈头盖脸的对着后排的保镖就砸了上去,这拍的什么东西啊,画面上全是秦萱冰和宋星君两人在窃窃私语,只有最后严凯和那保镖抱在一起的画面被拍了下来。

    姑娘好看是不假,但是把严凯的锦囊妙计全给破坏掉了。

    那保镖听到严凯的话后,也是傻了眼,刚才在彭飞单手拎着严凯的衣领,把他给提离地面的时候,秦萱冰和宋星君都发出了一声惊呼,用小手掩住了嘴巴,那副吃惊的表情,把自个儿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这才漏拍了彭飞提着严凯的画面。

    只是这事有点理亏,那保镖抱住了头,也不说话了,先让这少爷发泄一下再说吧。

    “严少,要不然咱们回头,再去拍一次?”

    眼瞅着那DV机的电池都被严凯给砸的掉下来了,开车的保镖有点看不过眼了,小心翼翼的提了个建议。

    “你白痴啊?让我再去挨顿打?”

    严凯要不是看那司机正在开车,恨不得连他一起打,不过事已至此,也是没有办法了。

    “走吧,回昌化,开快一点,我不信治不了他们……”

    严凯发了一会呆后,把手指向昌化的方向,他不是在这边不认识人,只是这事求到别人头上,脸面上会有些难看,这越是没啥能耐的人,越是要脸的紧。

    ……

    庄睿可没在乎过严大少,别说他家老爷子是过了气的高官,就算是在位的,难道还能比大舅的官还大?是以在赶走了严凯这个一直在耳边“嗡嗡”叫的苍蝇之后,庄睿把全副心神都放到了这些石料上。

    几百斤的石料,不过也就是一二十块,在切石机不断的操作下,一块块的被分解开来,庄睿动作之娴熟,就是德叔也看得点头不已,换他上去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操作。

    “庄睿,休息一下吧……”

    这解石纯粹就是体力活,干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庄睿的衣服都被汗给浸透了,头发更是变得湿漉漉的,像是刚洗过头一般。

    第五百九十一章 极品

    接过秦萱冰递过来的面巾纸,庄睿看了看所剩不多的石料,回头说道:“伟哥,你和彭飞去老王叔家里把车开下来吧,还有几块石头解完之后,咱们连夜回中海……”

    今儿累了一身大汗,庄睿实在是不想在这山沟里呆下去了,虽然说烧点热水也能洗澡,但是毕竟不方便,现在不过四点多钟,解完这两块石头马上走,最多晚上10点就能返回中海了。

    “好,我们这就去……”

    阳伟答应了一声,在这呆了两天,他也有些无聊了,毕竟自己不懂鸡血石,只能跟在后面看热闹。

    “别忘了给老王叔钱啊……”庄睿在后面喊了一声。

    剩下的两块料子都不大,庄睿并没有切石,而是用砂轮机脱去了那一层多余的石皮,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忙活完了,估计这会阳伟和彭飞都还没走到老王头家里呢。

    这会从市场里挑选完石料前来排队解石的人,也逐渐变得多了起来,鸡血石料不像翡翠,一刀切垮那价值就大减。

    像那些大块头的料子,即使切坏了,也可以做印章或者根据其造型设计摆件,所以很多人都是打算将石料分解后带回去的。

    庄睿在这解了一下午的石料,倒是有那么三五个人一直在围观,庄睿所选的鸡血石,先不说品质,但是几乎块块都有料,仅从这点来看,绝对是稳赚不赔的。

    “庄老师,机器您用完了没?”

    旁边有人见到庄睿停下了手,凑上来问了一句。

    “用完……”

    庄睿正准备让位置呢,德叔忽然说道:“庄睿,那两人还没回来,把你1000块钱买的那块料子擦开看看吧……”

    德叔认识庄睿也有几年了,知道这弟子心性不坏,但是心眼不少,从他要买那块像是黑底料子的时候,德叔就看出来,庄睿对这石料很重视。

    “对了,德叔,您老不说我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庄睿拍了拍脑袋,那块“刘关张”的料子一直都放在彭飞的背包里,现在拎在了秦萱冰的手上,庄睿连忙走过去,从包里把那块石料取了出来,又顺手拿出一叠子钞票。

    “诸位,切石机我不用了,你们用吧,我再使用下砂轮机就好了……”

    庄睿向四周作了个揖,他占有这切石机都快两个小时了,算下来也有两三千块了,拿钱这是准备和那财迷老板结账的。

    “一共切了18块石料,砂轮机使用了12次,一共是3900块钱,唉,这生意赔了……”

    那摊主见到庄睿拿着钱过来,连忙把本子给递了过去,一脸懊丧的表情,早知道今儿生意这么好,就不给庄睿打折了,白白少赚了一千多块钱。

    “给您4000块,这还要用下砂轮机,您这可真是无本买卖啊……”

    庄睿哭笑不得的数了4000块钱交给了摊主,他这生意做的可是真精细,同一块料子使用切石机和砂轮机,那都要另外算钱的。

    “无本买卖,我买这些机器都花了好几万……”

    摊主不高兴的翻了个白眼,哥们这合金齿轮片,那可是有损耗的,用多了就要换的,当然,换一片也就是庄睿切几块石头的钱。

    “得,算我说错了,您这是大投资,行了吧?”

    庄睿被这摊主说的是啼笑皆非,几万块钱不到两天就赚了回来,这买卖还不是一本万利?庄睿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学金融的,要是真和这村民较起真来,估计还说不过他呢,人家都是歪理。

    没有了切石机上加固石料的工具,庄睿一手拿着那块拳头大小的石料,另外一手启动的砂轮机,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没如此擦过石头呢。

    这块“刘关张”料子的石皮极薄,最厚的地方不过只有一公分左右,而且地开石比较松散,稍不留意,就有可能伤到里面的鸡血石。

    如果不是德叔提醒,庄睿本没打算在这里解开的,但是德叔话都说出来了,庄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庄睿很小心的用旋转着的砂轮侧面,打磨在石皮上,死死碎屑随之飘落了下来,庄睿几乎是在砂轮和石皮刚一接触,就挪开了手,再看向石料时,已经被擦去了薄薄的一层。

    现在解的这块石料,虽然是体积最小的一块,但是庄睿所花费的力气,要比前面10几块加起来都大,用力重了就会伤到里面的色彩,轻又无法擦去外面的石皮。

    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整的庄睿同学是满头大汗,就连彭飞和阳伟把车停在旁边都没有注意。

    “这……这……庄睿,停手,别擦了……”

    一直在关注着庄睿手上石头的德叔,突然止住了庄睿擦石的举动,一把将石头给抢了过去。

    虽然现在日光西落,这块空地的光线还是很强的,但是德叔还是拿出强光手电,对着那块石料仔细的察看了起来,脸上惊愕的神色也变得愈发浓重了起来。

    虽然这块料子只是初显端倪,还需要用细砂纸仔细打磨,但是透过手电的强光,已经能分辨出里面的几种色彩了。

    “三色,黑白红,庄睿,这……这是刘关张的鸡血石料子啊!”

    在把手中的鸡血石从各个方位观察过之后,德叔终于喊了出来,声音之大,都盖过了旁边切石机齿轮和石头摩擦所发出的声音。

    “什么?刘关张的料子?”

    “我没听错吧?马老师手上拿的是刘关张的料子?”

    “马老师,您手上这么大一块,难不成都是刘关张的料子?”

    本来没怎么关注庄睿的人群,在听到德叔的话后,注意力马上都放在了德叔的手上,他们都是靠鸡血石吃饭的人,自然知道刘关张料子的珍贵,那可是仅次于“大红袍”的极品鸡血石料。

    和翡翠一样,平时在市场以及店铺里,是见不到这些极品鸡血石印章或者摆件的。

    “刘关张”和大红袍之类料子制成的鸡血石印章或者是摆件,一般都会上拍卖会的,而且拿到拍卖会上,一枚印章的价格最少都要在百万左右,庄睿这块料子足足有拳头大小,就算是分解成印章的话,应该也能卖到三五百万了。

    当然,将这块料子做成“刘关张”的摆件,那市场价值将会更高,可以说从今年鸡血石交易会开始以来,庄睿的这块鸡血石料,是最为昂贵的。

    “马老师,这块料子能不能给我看看?”

    王小逸从人群里挤了出来,他的公司虽然占据了国内昌化鸡血石市场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份额,但是对于这么大块头的“刘关张”料子,还是第一次得见。

    德叔和王小逸也是老朋友了,当下把手里的鸡血石和强光手电一起递了过去。

    “庄睿,你这小家伙,似乎并不怎么兴奋啊?我记得给你说过这种料子在鸡血石中的地位呀……”德叔趁着王总在察看料子的时候,带点调侃的对庄睿说道。

    “呵呵,德叔,我赌石是靠感觉的,上手那会就感觉不错,果然出了块好料子……”

    庄睿笑着回答道,他真是装不出来那种兴奋的模样,您试想一下,曾经亲手解开过价值上亿翡翠的人,还会对这几百万的物件兴奋的一蹦三丈高嘛。

    “你小子,这运气……”

    德叔摇了摇头,庄睿这情况真有点像是特异功能了,不过这世上也有些人感觉特别的敏锐,只能称之为天赋吧。

    “王总,这料子怎么样?”

    “王老板,给大家伙说说,这料子是不是刘关张啊?”

    “是啊,也给我们看看吧,要是能见到块刘关张的鸡血石,这次交易会就没白来……”

    庄睿和德叔轻松的闲聊着,旁边可是炸了锅了,所有人都挤了过来,想一睹为快。

    “大家别挤,东西丢了算谁的啊?”

    王总大声喊了一句,直接就把那料子抱在怀里了,这东西就拳头大小,他要是给了别人弄丢了怎么办啊?

    “马老师说的没错,这是块极品刘关张的底料,可以说是近年来最为珍贵的鸡血石料子了……”

    王小逸的话让骚动的人群安静了下来,作为国内最大的鸡血石商人,他的话无疑要比德叔更有说服力的。

    “王总,不好意思,我们要离开了,您看?”

    庄睿虽然见惯了大场面,但是并不喜欢被人围着的感觉,尤其是在秦萱冰跟着自己的时候,他总是是感觉有些人的眼睛不怎么老实的。

    要说庄睿这感觉也没错,要不那保镖就不会在严大少挨打的时候给了二女一个特写了。

    “哦?离开昌化?”

    王总愣了一下,有点依依不舍的将石头交还到了庄睿手里。

    刚才解出来的鸡血石料,都已经被彭飞和伟哥拿到车上去了,庄睿招呼德叔和秦萱冰等人上车,自己坐到驾驶位置,正准备开车的时候,却发现那位王总居然也跟上了车。

    “庄老板,我这是不请自上,外面太吵,我想和您谈下这块刘关张的料子……”

    王小逸这次称呼庄睿,是用了老板而不是老师的称谓,庄睿心下明了,估计眼前这位,是看上自己这块料子了——

    PS:两章一起更了,今天脑子老是嗡嗡的响,晚上才码的进去字,有点晚了,大家莫怪。

    还有最后48小时本月结束,大家有月票别留到最后一天了,都投出来吧,很容易忘的,嗯,顺便求下推荐票。V!~!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