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六章-第六百二十七章 国外古董店(上 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尽管没有看到雨果发现的希腊单词,办没有撞击卡西莫罗敲过的那口震破他耳膜的重达13吨的铜钟,但巴黎圣母院仍给庄睿以神秘莫测的感受。

    从钟楼上下来之后,庄睿见到一个被存放在玻璃柜里的雕塑,脸色微微有些震却,看向秦董冰问道:“莹冰,这个雕像,是怎么回事?”

    这见雕塑表现的是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后,圣母怀抱死去的儿子的无比悲痛的场景,圣母低垂下眼帘,无限哀伤地看着怀中的耶稣,表情非常传神,大理石在艺术家的手中被赋予了生命力。

    只是让庄睿震惊的,并不是这座雕塑的表现力,而是因为庄睿透过玻璃所看到的雕塑内部,蕴含了极其浓郁的紫色灵气,如果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这应该是一件14-15世纪的作品。

    庄睿自从开始关注把玩古董以来,接触的一直都是国内的物件,虽然在中海典当行的时候,也曾经见过国外的油画和奢侈品,但是那些东西里面,并没有灵气的存在,即使有,也是一些宝石类的东西。

    像这个百分之百是由人力雕琢出来的雕塑,是庄睿所见到的第一个蕴含灵气的外国艺术品,里面灵气的浓郁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庄睿的那把“定光宝剑”。

    庄睿此次出来,也是想知道,外国的“古玩”艺术品里面,是否会蕴含灵气,现在庄睿知道了,艺术果然是不分国界的,这件雕塑的价值,恐怕不会低于他的任何一件藏品。

    “庄睿,这个你都不知道?这是巴黎圣母院的镇院之宝,米开朗琪罗25岁时的雕塑作品啊...”

    秦鳖冰对于庄睿的问遗感到有些惊讶,笑了笑说道:“当年这件作品一问世,就引起巨大的轰动,人们不相信这样出色的作品会出自一个仅有25岁的青年之手。

    为此,米开朗基罗将自己的名字刻在了雕像中圣母胸前的衣带上,这也是他一生中唯一署名的作品.…….”,

    听着秦莹冰的话,庄睿把手放在了玻璃上,恨不得拿把锤子把这玻璃给砸开,将里面的雕塑给扛走,估计当年的八国联军在北京城,就是这么干的。

    当然,这心思只能想想而已,那些大鼻子法国**们,恐怕不会理解庄睿那种有来无往非礼也的中国文化的。

    从巴黎圣母院离开之后,秦董冰带着庄睿来到了巴黎吉美博物馆,秦董冰以前来过,她知道这里有许多中国的文物,以为庄睿会喜欢的。

    每人花了六欧元进入到了吉美博物馆后,当见到墙上挂的第一件物品的时候,庄睿的脸色马上就变得有些难看。

    那是一幅《阿弥陀西方净土变图》,从风格上来看,庄睿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出自中国出自敦煌盛唐时期的产物,而在它旁边的《普贤菩萨骑象》和《行脚僧像》,都代表了盛唐艺术影响佛教界的杰作。

    走在这家博物馆里,简直就像是在中国一样,几乎所有的藏品,都是出自中国。

    那件放在玻璃罩下面的玉雕,虎侧身行走于云气之上,身体线条阴刻,简单流利,气势浑然,阳野而又神秘,很明显是西汉时期的作品,如果放在国内拍卖的话,最少价值在五千万以上。

    而那尊双兽耳,四足方座,顶部盖已失,口部饰一圈回首凤纹,腹部以钩连雷纹组成的青铜器,以庄睿的眼光来看,应该属于殷商晚期的作品,也是一件无价之宝。

    跟在庄睿身旁的秦壹冰不知道,庄睿看着这些珍贵的文物,心里更多的是气愤,那些明显是用暴力取下来的佛头,存放在玻璃里挂在墙上的巨幅《康熙南巡图》,看得庄睿心里直发堵。

    通过眼中灵气的观察,庄睿知道,这些物件,全部都是真的,而其来历,不用说,都是当年这些洋鬼子用枪炮敲开中国的国门抢走的,在外国欣赏自己的国宝,庄睿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感觉。

    其实这里的物件,不单是当年那场浩劫被抢走的,还有许多是所谓的冒险家们,趁着中国内乱的时候,以及具低廉的价格,从中国走私出去的。

    就像当年敦煌的那个**王道人(对那二货只能这么称呼).只为了贪图区区四块马蹄银,和200两银子,就将24箱经卷和箱佛画,卖给了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遗留下来的,只剩下那满目苍夷的莫高窟壁画。(麻痹,写到这真愤怒,恨不得把那王道人拉出来鞭尸)

    看得博物馆兽一些中国游客,在大惊小怪的指点着那些本属于自己国家的东西,庄睿心里更是把当年造孽的那帮清朝辫子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骂了一顿。

    “不看了,没意思.....”

    庄睿有些兴趣索然,相比中国诸多珍贵的文物摆在国外博物馆里给人参观,庄睿更希望是国外的艺术品,能放在中国的博物馆之中。

    只是现在的中国,虽然比以前发达了很多,但是综合国力还是不行,如果能像美国棒子那样经常展露一下肌肉的话,或许当年的所谓“八国联军”,会乖乖自动的将一个多世纪以前抢掠的财物归还给中国。

    “怎么了,亲爱的,这些东西可都是最珍贵的文物啊,难道你不喜欢吗?”

    秦莹冰生长在香港,又长时间在国外留学,她对中国的那一段历史很不了解,是以也无法理解此刻庄睿的心情。

    “是珍贵不假,我也很喜欢,但是我更喜欢他们存放在中国的博物馆里,而不是放在这里,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东西都是被强盗们抢走的!”

    庄睿的情绪有些激动,话声说的很大,四周许多中国游客都听到了,人人脸上均是露出了沉思的神情,庄睿的那番话,让他们的内心也有些触动,脸上不复再有那种兴奋的表情了。

    “对不起,睿,我不知道这些.....”

    秦董冰见到庄睿激动的样子,有些愧疚的给庄睿道起歉来。

    “呵呵,这又不关你什么事,没事的,咱们走吧.....”

    庄睿笑着搂住秦誉冰,右手放在她那柔软的腰肢上,带着秦苔冰专出了博物馆。

    “对了,莹冰,这巴黎有什么古玩店没有?就是像咱们的“宣睿斋”那样的,专门出售老物件的东西?”

    走出博物馆后,庄睿心中动了一下,既然自己眼中的灵气可以分辨出外国的艺术品,为什么不能在国外淘宝捡漏呢?

    只要是芥物,总归是有些明珠蒙尘的,说不定就会有些宝贝遗落在民间呢,庄睿的“定光剑”和那件龙口黑陶,不都是在古玩市场里面淘到的嘛。

    “古董店?我还真不知道,让我想想......”

    秦董冰以前没有关注过这些东西,听到庄睿的话后,想了一会忽然说道:“我想起来了,在第六区好像有一条街,里面卖的都是一些稀责古怪的东西,要不咱们去看看?”

    秦莹冰说完之后,接着又说了一句:“不过庄睿,我不敢肯定那里就是古董店怀...”

    庄睿知道自己今天情绪不是很好,影响到了秦董冰,心中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当下牵住了秦莹冰的手,说道:“没事,咱们去看看吧,反正巴黎圣母院和埃菲尔铁塔都去过了,咱们就当是逛街了......”

    巴黎的第六区又称“卢森堡区”,位于塞纳马恩省河南岸,商店、电影院、剧院等极多,广大的卢森堡公园亦在此区。

    像法国学院、建筑学院、牙医、矿物等学院及众多的中小学校,法国上议院议政大楼是在卢森堡公园内,文化的气息极为浓厚。

    庄睿他们现在是在第十六区,打了的士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了秦董冰所说的那个地方。

    按照那个会说英文的法国司机介绍,这里叫做毗加凹街,是一条极其幽静又充满了左岸文艺气息的街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医古董,但是知道那里有很多历史久远的东西。

    和秦壹冰牵着手走在这条明显没有多少人的街道中,庄睿感觉,虽然这里没有巴黎铁塔、凯旋门、圣母院、香街等景点那样著名,但却另有它知性和感性的一面,散发着别样的巴黎浪漫风情。

    街道两边都是一些极具古典装修风格的店铺,这算是遂了庄睿的心思了,拉着秦董冰一家家的逛了起来。

    秦董冰拿着一个《木偶奇遇记》里大鼻子匹诺曹的木偶,看向了庄睿,眼中毫不掩饰的说道:“庄睿,这个好可爱帆...”

    “买!”

    庄睿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自己来这儿是对了还是错了,因为逛了半天,这些店里的物件,大多都是一些有趣的东西,虽然也有仿制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以及一些艺术品,但是明显达不到庄睿的要求。

    一个多小时逛下来,庄睿毫无收获,不过手里却是拎满了秦董冰购买的小玩意儿。

    第六百二十七章国外的古董店

    “马了隔壁的,当初希特勒那老小子,怎么不把巴黎给炸了的?”

    庄睿走出一家店铺之后,在心里愤愤不平的骂道,当年小日本将中国破坏的满目疮瘙,这他娘的希特勒也曾经占领过巴黎,怎么就没抢光烧光啊?

    刚才听到那个腰比水桶还粗的老板娘说,这条街始建于16年,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都没有受到一丁点儿的损伤,这让庄睿心里很是不平衡。

    和有点艺术气质,热爱美丽建筑的希特勒相比,日本天皇简直就是个杂贱

    “庄睿,快来看这一家,里面有好多中国的东西啊.....”

    已经不怎么想逛了的庄寄,听到秦董冰的叫声后,硬着头皮追了上去,这也是自个儿要来的,总不能扫了媳妇的兴致吧?

    “嗯?还真是......”

    庄睿进到店里扫了一眼,这个店面积不小,分成了五六个区域1最初进门的地方,摆的全部都是中国的工艺品,当然,在庄睿没使用灵气鉴别之前,这些东西只能称之为工艺品,要知道,“中国制造”是非常强大的。

    有很多去国外旅游的朋友,看见一些很精致的工艺品,当时就准备买了带回国做个纪念,谁知道到了国内拿给朋友显摆的时候,那些工艺品下面的几个英文字母吼,很清楚的说明了这些玩意的出处。

    果不其然,在庄睿一番仔细的辨认下,这些玩意都是出口转内销的,不是用来糊弄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人,就是用来对付那些来国外淘宝的中国人的,反正看似精美的东西,没有一件是真的。

    在另外一边,则是摆放着一些欧州中世纪的冷兵器和铠甲,还散放着许多长矛、长戟、战锤、战斧和弓箭,只是庄睿搭眼看去,即使不动用灵气,从这些东西的包浆上也能看出,全部都是现代工艺品。

    在走廊的两边,都是封闭土锁的玻璃橱窗,里面摆放了许多各国风格的工艺品,有日本的纸扇和梳妆盒之类的漆器,那些纸扇上,画的都是些春宫图,看来这应该是日本v产业最早的雏形。

    玻璃窗里还有已经磨得掉色的各式打火机,甚至连古老的左轮和转轮燧发手枪都有,整齐的在玻璃窗里排出了一列。

    这些物件倒是让庄睿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只是让他失望的是,看上去颇像有些年头的玩意儿,其实还是现代工艺品。

    单从外表和包浆上来看,庄睿是无法分瓣出这些物件的年代的,不过在灵气的观察下这些东西的真假自然是难以遁形,庄睿没想到,这造假盗版在欧州也是如此盛行啊?

    走到店铺的最里面,则是一些12世纪末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最显眼的当然是达芬奇和拉斐尔的油画,不过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些东西肯定是假的。

    另外在挂在墙上的油画下面,还有许多看似十八九世纪的钟表,有怀表也有壁钟,款式各样,大约有五六十块之多,在每块表上面,都有一个很小的标签,上面注明了价格。

    “嗯?这块表不错....”

    庄睿指了指玻璃柜中的一块带省银链的怀表,对那个一直看着自己的中年法国男人用英文说道:“请问你能听懂英语吗?麻烦你把那块表拿出来,我要看一看……”

    “当然可以听懂,先生,很乐意为您效劳…”

    那位中年人彬彬有礼的对庄睿弯了下腰,从腰间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玻璃柜,将庄睿要看的怀表拿了出来。

    这位中年人叫雷诺,在他祖父的祖父那一辈的时候,这个店就存在了,到现在已经快1个世纪了,雷诺也算是外国的一古玩商人吧,从庄睿刚进到店里,他就注意上了,这个看似年轻的小伙子,应该是个行赢

    从进入到21世纪以来,中国的消费能力大为提高,现在的外国商人,可不会再认为出手大方的就是日本人,相反,有很多外国商人,现在都学会了几句汉语,用来和那些中国豪客们交流。

    庄睿自然不知道这个中年店主打着什么主意,他此刻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块怀表上面。

    怀表上银色的链子,因为氧化变得有些暗淡,略略有些发灰.而在怀表的表面上,是一副珐琅掐丝人物图案,有红黑黄三种色彩,上面的人物穿着十八世纪的伸士服,形象极为逼真。

    庄睿按下怀表顶端的机璜后,表盖随之弹了起来,很灵敏,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得迟钝,看来保养的很不错,当然,里面的指针已经停止了转动,因为这的确是一块古董怀表。

    “两万欧元?”

    看着银链上的阶格,庄睿不禁皱起了眉头,他用灵气可以看到,这块表里面虽然薛今着灵气,不过只是白色而已,并且不是很浓厚.换句话说,价值不是很高。

    在国内也有不是康熙乾隆年间留下来的西洋表,价位一般都是在10来万RB左右,这块表标2万欧元,有些超出了庄睿的心理价位,用行话说,就是这虽然是个“有一眼”的物件,但开出的却是天价。

    “这个东西可以便宜点吗?”

    庄睿扬了扬手中的珐琅掐丝西洋表,向雷诺问道。

    雷诺耸了耸肩膀,摇着头说道:“哦,不,这位先生,这块表是我祖父留下来的,最少需要两万欧元,实在是不能再便宜了……”

    “妈的,怎么和国内的那些奸商都是一个腔调啊?不是祖宗就是爷爷的,这老外是不是在潘家园摆过地摊,接受过专业培刮?”

    庄睿一听雷诺那带着法国口音的英语,就在心里直骂娘,估计这法国人也是练摊起家的,地道的法国文物贩子。

    “好吧,既然是您祖父留下的,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就不买了,您继续留着纪念您爷爷吧……”

    庄睿摇着头把怀表递给了雷诺,他是来捡漏的,又不是来捡垃圾的,这东西在国内不过值个十来万,自己在国外花20万买,不是有病嘛?

    “哦,先生,如果您真的想要的话,价钱土还是可以商量的,相信我的祖父在天堂,也希望他喜欢的东西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雷诺见到庄睿毫不犹豫的把怀表还给了自己,知道2万欧元的价格吓到庄睿了,他自己心里明白,这东西虽然是十八、九世纪的,但是在欧洲遗留下来的很多,价格其实并不是很高,也就是四五千欧元左右。

    “不…不,不能这样说,如果您的祖父知道您把这东西卖了,肯定会骂孙子你不孝顺的……”

    庄睿听到雷诺的话后,心里都快笑翻了,左右闲的蛋疼,今儿又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干脆消遣消遣这位了。

    庄睿以前听说过,老外向来不拿自己家人当回事的,您要是夸奖他母亲好看,想和他母亲发生某些超友谊关系,估计那老非还会上赶着给你椎销呢,现在看来,果然是如此。

    庄睿的话是用英语说出来的,雷诺也听不出孙子是骂人的,当下拿着怀表,说道:“一万欧元,先生,这是最低价格了……”

    庄睿摇了摇头,他对这东西实在没多大的兴趣,如果一万欧元买了,回国能买100万RB,庄睿还会考虑一下,但是几万块钱的差价,还有可能会砸在手里,庄睿是不会做这买卖的。

    正想出言拒绝的时候,庄睿忽然想起一件事,开口说道:“这个东西咱们等下再讨论,请问您的店里,难道只有这些东西吗?还有没有一些年代再久远的物件?或者是一些损坏了的油画,书籍之类的?”

    庄睿是忽然想到,在潘家园经常有人拿着古玩上门买卖,这条街等亍就是巴黎的潘家园,说不准也会有日子过不下去,活的不是那么滋润的老外前来卖东西?

    “哦,不,先生,您的话是我的侮辱,要知道,我的店可是全巴黎最大的艺术品商店,当然不止这些东西了,在仓库里,还有许许多多的有价值的商品的……”

    可能是庄睿意思表达的不太明确,使得这位名字和长相,都与那个法国大鼻子演员让雷诺有些相似的家伙,情绪变得有些激动,叽里呱啦的纠正着庄睿的错误,嘴里不时还冒出几句法语。

    “先生,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这里的东西我都不喜欢,如果您仓库里有我喜欢的东西,那么钱……绝对不是问赴…”

    庄睿听到这家店还有仓库,眼睛顿时亮了一下,在国内的古玩店里,好东西是绝对不会摆在架子上的,都是放在隐秘的仓库或者保险柜里,反正庄睿的宝贝大多都是在地下室里的。

    庄睿就是不知道法国的古玩店老板们,是不是也有这个习惯?

    在阐明了自己的意思之后,庄睿还拿出一张瑞士著名银行的金卡,对着雷诺晃了一下,要是对方识货的话,应该知道这张卡的透支金额可以达到500万欧元。

    P:两章一起更了,估计明天能到家,准备开始爆发了,大家看看还有月票没,给打眼几张,推荐票也要啊。E!~!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