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二章 道歉(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十分抱歉,由于一些沟通上的误会,我们今天的拍卖会,将延迟到下午继续进行,因为这个带给大家的不便,我报以万分的歉意,中午大家的饮食都将由我们拍卖行负责,实在对不起……”

    就在理查德请庄睿等人去会议室沟通的时候,丹尼尔也走上了拍卖台,用麦克风对下面宣布了拍卖行的决定,上午暂停拍卖。

    那些来自中国以外的买家们,听到这个决定后,虽然不稀罕组委方的饭菜,但也是无可奈何,毕竟此次拍卖会的主要客户群,就是那些华人,他们只是来凑趣的,更何况,在这剩下的几十人里面,有10多个都是拍卖行安排的托。

    “皇甫兄,要去吗?”

    趁着场内众人的注意力被丹尼尔的话吸引住,乱哄哄一片的时候,庄睿小声的征求了一下皇甫云的意见,毕竟这是为专业律师。

    “当然要去,这家拍卖行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能让他们服软,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话再说回来了,去了以后说不定还有些意外的收获呢……”

    皇甫云笑的有些奸猾,在拍卖开始之前,他多方串联,依然没能阻止拍卖会的进行,确实没想到被庄睿无心之下,将事给办成了,皇甫云若是不能把这件事利益最大化,那他这律师就白做了。

    “行,我听您的,回头就说您是我的律师,啥事你去谈……”

    庄睿点头答应了下来,虽然和皇甫云相识不久,但是两人一见如故,转让贵还是信得过他的,干脆就把这事委托给皇甫云了。

    “我的律师代理费很高的……”

    皇甫云笑嘻嘻的回了一句,扭过脸看着一脸急迫模样的理查德,说道:“我是庄睿先生的律师,我想咱们可以坐下来谈一下……”

    “当然,不过这些人……”

    理查德拿出纸巾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指着庄睿身后的人群,看向皇甫云。

    “哦,理查德先生,难道您认为这些人是我的老板煽动的吗?不……不,不是这么一回事,这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皇甫云的话听的理查德差点被气得吐血,和你们没关系才见鬼了呢,不是那姓庄的上去说的一席话,压根就没这些事情,理查德似乎又忘了,事端可是他们挑起来的。

    “当然……当然和庄先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不是能请庄先生说一下,让大家都到会议室里去呢?”

    理查德很违心的说出了上面一番话,他现在简直就快疯了,好好的一个拍卖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些该死的有钱人,为什么会这么容易的被庄睿煽动起来?

    “这个-我真的不认识他们……”

    庄睿很无辜的摊了摊手,哥们说的是实话啊,他们要是听我的,我干脆就不让他们来参加这拍卖会了。

    理查德听到庄睿的话后,一张老脸憋得通红,自己已经够低三下气的了,怎么对方还是不依不饶的?

    “各位,对于拍卖行的行为,我想咱们是需要一个解释的,不过都围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咱们还是去会议室吧……”

    就在理查德恨不得拿头撞墙的时候,一个女声响了起来,熙攘的人群也变得安静了下来,说话的人正是张女士。

    “好,咱们就听听他们的解释……”

    “走,都去会议室,如果拍卖行没有一个解释,我还是要退出此次拍卖……”

    “是啊,要他们赔偿,哥们我弱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了……”

    人群里发出的话语声听的庄睿是哭笑不得,最后那说话的哥们,肯定是个北京倒爷,这哥们要是进外交部工作的话,指定是个人才。

    张永珍在华人收藏圈里,还是很有地位和威望的,她开口说话之后,众人都点头表示同意,一行人离开了拍卖厅,向在同一楼层的会议室走去、

    “张女士,谢谢您……”

    庄睿走慢了几步,对身边的张永珍表达了谢意,今儿这事虽然干的是心畅快,但是如果这些人全部都走了,那事件就大发了,恐怕要上升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涉了。

    事态如果发展到那个地步,庄睿的名字,在以后的国际拍卖会里,肯定会被拉进黑名单,庄睿虽然不怕,但是不能参加国际性的拍卖会,也不符合他自己的利益,所以张永珍算是给双方解了一个围、

    “呵呵,我没有做什么,年轻人,你说的话,做的事情,是很多国人想说想做的,不错,很不错……”

    张女士笑了起来,此时的她看起来哪里像一个叱咤商界的女强人?简直就像是一位慈祥的老妈妈一样、

    “小伙子,干得不错,那话说得真他娘的带劲……”

    “年轻人,留张名片吧,会回到国内咱们多联系……”

    “您是姓庄吧?春节鉴宝节目上的庄老师,不会就是您吧?”

    “哦,怪不得,这小伙子是很有本事的,年纪轻轻的就是玉石鉴定专家了……”

    围在庄睿身边的那些华人买家们,这回也把庄睿拥簇到了中间,纷纷出言和他交流了起来,在有心人的关注下,也浮上了水面、

    说老实话,庄睿今天的行径,正是很多人想说而又不敢说的,想做但是没有机会做的,可以说,从今天开始,国际收藏界,都会知道庄睿这个中国名字了。

    “让我们进去,言沦自由,我们有权利报到这件事情的进展……”

    “是啊,我是法兰西晚报的,你们没有全力组织我进行新闻报道……”

    “哦,天哪,我看到了什么,你们居然不让记者进去……”说话的这位,是一向标榜为自由国度的纽约日报记者。

    行人进入会议室之后,拍卖行的保安,把一众记者都拦在了外面,只有理查德和丹尼尔跟了进去,引得外面的记者们牢骚满腹,不过这一层楼都是拍卖行买下来的,他们有权利禁止记者的采访。

    众人坐下之后,很快有侍者上来水果和茶水,这些都是丹尼尔安排的,如果这些华人收藏家们,真的决定退场,那对他们的拍卖行而言,就是一场灾难了。

    这次理查德和丹尼尔之所以以低头,就是因为中国现在的富人越来越多,屡屡在国际拍场上出现大手笔,都是中国人,可以说现在的艺术品市场,来自中国的消费力,几乎算得上市主力军了。

    有这个前提在,即时理查德和丹尼尔心里再不爽,也不敢得罪这帮子财神爷,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如果他们之前对庄睿有了解,恐怕也不会出现这件事情了,别人爱说啥就说啥呗,何必搞的像现在这般不可收拾。

    “庄先生,诸位朋友,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表示衷心的歉意,这完全是个误会。

    我想。一百多年前的那段历史,咱们应该正视,但是那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不应该影响到咱们两个国家的友谊。

    更不应该影响到咱们之间的艺术交流,艺术是不分国界不分国籍的,朋友们,你们说对不对啊?”

    不能不说,丹尼尔的口才十分的好,虽然一开始就承认了一半多年前的那段历史,但是避重就轻,把话题引到艺术上,让众人感觉到自己揪着法国人的小辫子不放,似乎有点过于小气了。

    “丹尼尔先生,咱们谈的应该是贵行的律师,在刚才对我的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他的言语,我是可以理解为贵行对庄先生的威胁?”

    皇甫云是打惯了口水官司的,一出口将把话题引到了今天所发生的这件事上。

    丹尼尔听到皇甫云的话后,连连摆手道:“对于这件事,我保证,绝对不是出自拍卖行的授意的,我们绝对没有威胁庄先生的意思……”

    “丹尼尔先生,我想,贵行的律师不但对我发出了威胁和警告,也对一百多年前发生在两国之间的历史,做出了扭曲的解释。

    这种行为,不仅伤害了我个人感情,恐怕就是在座所有中国人,都是不能接受的,我需要贵行正规的,并且是书面上的道歉!

    否则我是不会接受的,我仍然会退出此次拍卖!!!”

    庄睿本来打算把所有事情都交给皇甫云去处理的,但是听到丹尼尔避重就轻的话后,忍不住又站了起来。

    俗话说卖了孩子买蒸笼,不蒸馒头争口气,这回天时地利虽然不在庄睿一方,但是有人和啊,庄睿现在就是要争这口气。

    当然,如果能在解气的情况下,在争取到一些利益,那就更好了。

    庄睿话声一出,场内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些华人富豪们,那个没参加过三五次拍卖会?但是这一次,却是让他们感觉最为爽快的。

    有这个前提在,即时理查德和丹尼尔心里再不爽,也不敢得罪这帮子财神爷,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如果他们之前对庄睿有了解,恐怕也不会出现这件事情了,别人爱说啥就说啥呗,何必搞的像现在这般不可收拾。

    “庄先生,诸位朋友,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表示衷心的歉意,这完全是个误会。

    我想。一百多年前的那段历史,咱们应该正视,但是那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不应该影响到咱们两个国家的友谊。

    更不应该影响到咱们之间的艺术交流,艺术是不分国界不分国籍的,朋友们,你们说对不对啊?”

    不能不说,丹尼尔的口才十分的好,虽然一开始就承认了一半多年前的那段历史,但是避重就轻,把话题引到艺术上,让众人感觉到自己揪着法国人的小辫子不放,似乎有点过于小气了。

    “丹尼尔先生,咱们谈的应该是贵行的律师,在刚才对我的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他的言语,我是可以理解为贵行对庄先生的威胁?”

    皇甫云是打惯了口水官司的,一出口将把话题引到了今天所发生的这件事上。

    丹尼尔听到皇甫云的话后,连连摆手道:“对于这件事,我保证,绝对不是出自拍卖行的授意的,我们绝对没有威胁庄先生的意思……”

    “丹尼尔先生,我想,贵行的律师不但对我发出了威胁和警告,也对一百多年前发生在两国之间的历史,做出了扭曲的解释。

    这种行为,不仅伤害了我个人感情,恐怕就是在座所有中国人,都是不能接受的,我需要贵行正规的,并且是书面上的道歉!

    否则我是不会接受的,我仍然会退出此次拍卖!!!”

    庄睿本来打算把所有事情都交给皇甫云去处理的,但是听到丹尼尔避重就轻的话后,忍不住又站了起来。

    俗话说卖了孩子买蒸笼,不蒸馒头争口气,这回天时地利虽然不在庄睿一方,但是有人和啊,庄睿现在就是要争这口气。

    当然,如果能在解气的情况下,在争取到一些利益,那就更好了。

    庄睿话声一出,场内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些华人富豪们,那个没参加过三五次拍卖会?但是这一次,却是让他们感觉最为爽快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