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四章 道歉(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说用金钱的多少,来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不是很准确,但是能将企业做得很大的人,对于一件事情的分析和判断,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庄睿说的这些道理,在场的人谁都懂得,也曾经思考过。

    但是说归说,等到做的时候,很多人就不由自主的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物件,而对于他们来说,价格并不是第一需求考虑的因素,所以往往就会中了别人的圈套,买到了无非所值的物件。

    就像中国的唐三彩,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就是年代初期的时候,风靡一时,被国外的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大家炒作,当时也有一些爱国人士和投机商出手购买了,但是放到现在,那些唐三彩的价值大减,缩水了不少,有很多用于投资的人,算是亏得血本无归。

    所以庄睿此话一出,不管是心里真正想让国宝回归的,还是想投资赚钱的,都开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自己这种帮助国际炒家们推波助澜的行为,是否准确?

    “小庄,你也知道,现在的古玩界,就是卖方市场,手里有货的人掌握了话语权,咱们要么不买,要么就只能按照他们的规则行事,如果不能打破这个桎梏,局面还是得不到改善的……”

    做有色金属生意的刘总,在沉思一会之后,对于庄睿说出了他的想法,这也是场内大多数人的想法。

    这些珍贵的中国古董掌握在国外少数人的手里,何时出售,以什么样的价格来出售,都是由别人说了算的。

    “刘总,这事……其实也不是没办法解决的……”

    庄睿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古玩由于它的特殊性,固然是卖方市场,但是同样,来自中国的古玩,受众局限性很大,相信除了在座的各位之外,也就只有日本和英国有一些人在收藏总过艺术品……”

    场内许多人听到庄睿的话后,眼睛不由自主的亮了起来。

    “所以只要咱们联合起来,用行动来抵制国际炒家们的炒作行为,他们就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小庄,这……谈何容易的……”

    刘总长叹了一声,这事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就难了,每人心里都有一本账,对于看待事物的方式和行为,也是不尽相同的。

    这些人在各自的领域都是极其成功的人士,谁也不服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场内的这些人里面,也分成不少的小圈子,有的关系好,有的关系差,关系差的那些人,有时候甚至为了赌一口气,都能不断的在拍卖现场抬价,让外人去看笑话。

    所以庄睿所说的“联合”二字,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能让他们之间做到不相互恶意抬价,那就是阿弥陀佛了。

    庄睿点了点头,说道:“是不容易,不过不管是投资也好,是收藏也罢,我问下在座的各位,大家是不是都想用最低的价格,来买到心仪的藏品?”

    “废话,谁的前十大风刮来的啊,当然是越便宜越好了……”

    “是啊,不过拍卖方就亏大了,他们是会找托抬价的,有时候咱们即使知道,也要硬着头皮跟着加价……”

    “对啊,上次我拍的一件明朝青花瓷,本来五十多万欧元就能拿下的,最后硬是花了150多万,也不知道究竟值不值……”

    庄睿话声刚落,人群里就想起了议论声,他们不是不知道拍卖行的那些猫腻,但是事到临头,有时候也是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上的。

    “诸位,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咱们之间不恶意竞价,并且对于拍卖行的抬价置之不理的话,会出现什么养的结果?”

    庄睿的话说的让众人一愣,由于庄睿所说的这种情况,基本不大可能发生,所以他们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如果大家能做到这点,我可以保证,不但很多人能拍到自己心仪的物件,就是拍卖行,也不敢恶意抬价的……

    大家都知道,拍卖行抬价,也是要承担风险的,如果没有人跟价,他们就要自己出钱买下所拍的物品,一件二见他们获取可以承受得起。

    但是如果次数和数量多了的话,恐怕这些拍卖行,也是不敢再这么做的,如此一来,咱们也能公正公平的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庄睿所说的这个,不单指的是国际拍卖场,就是国内古玩店,也经常使用的方法,用行话说,这就是“努着了”,这叫价超过了拍场的负担能力,也可以说成是“撑着了”。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其实谁都和钱没仇,大家可以事先“一起儿”“抓个阄”,反正即使这次拍卖会不出手,下次就可以让没轮到的出价,这样一来,大家都能用最低的拍价买到最好的物件,总比每次争得脸红脖子粗,然后还白给老外送钱强吧?‘

    庄睿所说的“一起儿”,指的是某些团体在竞价前先商议一下,而“抓个阄”

    ,就是说可以安排一下出手的顺序,用抓阄的方式,来决定由谁出手竞拍。

    “不过咱们可以换一种方式,那就是谁先出价,这物件就由他来拍,其余人不得再去抢购,而且要先说好,如果拍卖行方面的托儿抬价,先拍的人也要果断放弃,咱们不能惯他们这毛病……”

    庄睿现在的思路很通透们站在会议室的台前,把利弊一一分析了出来,听的台下众人纷纷点头。

    “小庄,那要是有人抢得快,次次都被他抢拍了怎么办啊?我这老头子的反应,可是不如你们年轻人啊……”

    刘总的话引得众人笑了起来,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真要是按照庄睿所说,第一个人出价后,其余人都不能抢拍的话,某些人是要吃亏的。

    “呵呵,刘总,这个好办,我听说这次专场拍卖,一共要举办五天的时间,有上百件来自中国的古玩,咱们也可以说好,总比拼个你死我活让人笑话强吧?”

    “这倒也是……”刘总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而台下的人最初听到庄睿的话后,先是感觉有点儿匪夷所思,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办法的确不错,可能很多人都看中了一个物件,那就看谁出价快了,而且先出价的人后面不能再出手,这也等于别人又多了次机会。

    张女士在沉思了一会之后,站起身来说道:“要不……咱们今儿按小庄说的试试?表决一下吧,如果大家同意,咱们就按照这办法试下,总不能老是让拍卖行牵着咱们的鼻子走吧?”

    “张女士说的对,我赞同……”

    “我也赞同,别把钱都给老外黑了去,咱们只要团结,谁也不怕……”

    “举手表决,我同意……”

    台下议论了一会之后,许多人纷纷举起了手,还有一些本来在观望的人,见到众怒难犯,也是不情不愿的把手举了起来。

    当然,这些人里面,肯定是有不以为然的,不过他们都是在各个领域大有身份的人,今儿既然表示同意了,后面就肯定会按照规则行事,在这个圈子里,不遵守规则的后果,就是被踢出圈子。

    达成这简单的协议后,众人突然之间,感觉大家关系都近了不少,原本见面相互之间不怎么搭理的人,也能坐下一起聊天了。

    这事情前后不过就是10来分钟的时间,就在会议室里气氛融洽无比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了,理查德和丹尼尔走了进来,在他们身后,还还跟着那个叫嚣着要告拍卖行的律师乔治。

    “庄先生,事情已经了解清楚了,是我们拍卖行的律师乔治,误解了庄先生所说的那番话,所以为了维护拍卖行的利益,才对庄先生作出了不恰当的举动,乔治也认识到了他的错误,现在特意给庄先生道歉来了……”

    理查德的话声刚落,乔治就走到了庄睿的身边,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对不起,庄先生,我对于中文不是很了解,误会了您话中的意思,对先前所说的话表示收回,给您造成的伤害,表示最诚挚的道歉!”

    “妈的,这小子就是替罪羊啊……”

    庄睿无语的看着乔治,想不轻不重的把这事给揭过去,也要看自己答应不答应。

    庄睿没有接受乔治的道歉,而是看向理查德,说道:“理查德先生,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理查德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我想知道,乔治先生作为贵行的律师,他所说的话,是否可以代表贵行的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希望,给我道歉的人,应该是您,而不是乔治……”

    庄睿的话说的理查德面色大变,虽然这件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受控制,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低头道歉。!~!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