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六章 藏宝室(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这些都是来自中国的瓷器?”

    庄睿一眼看去,前后有四五排的木架子,足足有二十多米长,而在每个架子上,相隔几公分,就放置了一件精美的瓷器,庄睿不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少中国的古瓷。

    以前经常听到德叔或者是金胖子等人说,中国最好的古董,全部都是在外国,虽然听得多,但是感观上并没有一个直接的认知,现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庄睿算是明白了。

    瓷器易碎,这是世人皆明的道理,在中国千百年来的历史进程中,都是伴随着战争祸乱,而在这个过程里,很多独一无二的精美瓷器,都损失在了战火之中。

    到了后来,像是宋明两朝的官窑瓷器,基本上都——在了清朝宫廷里,只贡给皇帝把玩欣赏,民间根本就是难得一见的。

    可以说,康熙雍正乾隆三人,都是当时最大的古玩——家,没办法,人家条件好,可以用倾国之力,来收集自己喜欢的东西,您不服也不行。

    但这也正是造成后世文物流失的货源,在18世纪中国的大门被八国联军敲开之后,摆放在圆明园里的珍贵文物被抢走了不计其数,根本就没法数的清楚。

    后世曾经有学者粗略的统计了一下,在国外大概流失有数百万件珍贵的中国古玩,而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当年圆明园中的藏品,也就是说,最少应该有100万件以上的中国艺术品,是从圆明园中被掠夺走的。

    别的不说,就是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圆明园周围养猪的猪圈围栏,都是雕梁画栋的上好石材,可想而知,那些被抢走的物件将会是多么的珍贵了。

    像中国近代的著名画家吴冠中,陈丹青等人都说过,在中国历史流传下来的古董中,圆明园里的那些物件,是品质最好的,也是艺术性最高的。

    而此刻,这些只停留在传说当中的珍贵瓷器,就摆放在了庄睿面前,让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庄睿,也是心情激荡,连续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才将心情平稳了下来。

    或许毕加索的那些素描作品,从价值上而言,要高过这些瓷器,但是从心理上,庄睿宁可拿毕加索的作品去换取这些物件,毕竟两者之间的制作工艺不同,很难讲的清楚谁更珍贵。

    一件精美珍贵瓷器的烧制成功,要凝聚无数人的心血,而这素描画的成本就极低了,一张素描纸,几支铅笔就可以了,但是也代表了作者所倾注的心血。

    当然,这只是庄睿心里的想法而已,要是被身旁的埃兹肯纳得知他是这么计算两者之间的价值的,保准埃兹肯纳会狠狠的把庄睿当成肉猪来宰。

    ……

    “是的,庄,这些瓷器,从我祖父的父亲开始,就在收集,到我已经好几代了,一共有两万多件。

    从中国的唐朝三彩瓷器开始,宋元明清的瓷器全部都有,曾经有人想向我收购这些物品,都被我拒绝了,庄,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中国人……”

    看着这些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琳琅满目的精美瓷器,埃兹肯纳的心中充满了自豪,他曾经去参观过不少专门——中国艺术品的——家的藏宝室,但是没有任何人,在瓷器——上能多过他的。

    “两万多件?”

    饶是庄睿心理素质不错,也惊呼出口。

    “对,就是两万多件,在这些多宝阁柜的下面,都是瓷器,如果您有兴趣的话,也可以一一查看,不过那样时间可就长了……”

    埃兹肯纳怕庄睿不相信他的话,蹲下了身体,打开一个木架下面的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用旧报纸层层包裹的物件,打开之后,庄睿清楚的看到,那的确是一件瓷器,而且还是一件品质不错的清朝珐琅掐丝人物梅瓶。

    见到这件放在中国,随便都可以被评定为国家二三级文物的瓷器,在埃兹肯纳这里,居然连展柜都摆不上去,这让庄睿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环目看去,这层层叠叠、密密麻麻遍布数十平方米空间的瓷器,也让埃兹肯纳刚才的举动能解释清楚了,换做庄睿,恐怕也是捡最好的摆在外面的。

    “埃兹肯纳先生,这件是中国清朝的梅瓶,存世量并不是很少,价值也不是很高,这样的瓷器,我是看不在眼里的……”

    庄睿从埃兹肯纳手中接过那件珐琅掐金丝的梅瓶后,把玩了一番,对埃兹肯纳说道。

    不过在说这话的时候,庄睿还是有点儿心虚的,虽然这东西的拍价,在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中,大概价值三四十万rmb,不过就是这样的玩意儿,庄睿的藏品里,一件都没有。

    当然,庄睿的那件修复过的汝窑瓷和那件龙山文化的黑陶,价值要远超过这件瓷器,不过开办博物馆,总不能就摆上那两件吧?

    像这些可以代表某段时期文化工艺水平的瓷器,对于一家博物馆而言,还是非常的重要的。

    “当然,当然……庄,这个只是我的藏品里,比较普通的一些瓷器,而最好的那些物件,都是摆在架子上的,你可以一一挑选……”

    埃兹肯纳听到庄睿的话后,连忙解释了一番,正如他自己所说,这个梅瓶,他也是看不在眼里的,试想您整天面对着数以万计的珍贵瓷器,岂能将这些烧制工艺处在中等水平的瓷器放在眼里?

    再好的东西,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打个比方说,如果您生活在一座所有物品,全部都由黄金制作的房子里,恐怕您即使知道黄金的价格,也不会将它当做多么了不起的物件,此时埃兹肯纳的心理,就是如此!

    “埃兹肯纳先生,您的藏品让我感觉到了惊讶,或许我会考虑,多拿出几张毕加索先生的作品与您交换,不过……”

    庄睿懂得预先取之必先与之的道理,他知道埃兹肯纳想得到毕加索作品的心思,要比自己强得多,所有故意把话说一半,等着埃兹肯纳接口呢。

    果然,埃兹肯纳在听到庄睿的话后,眼睛一亮,说道:“亲爱的庄,您真是一位伟大的——家,居然能得到那么多毕加索的作品,您放心,我绝对会对中国朋友,用最合理的方式进行交换的……”

    似乎感觉自己的表白还有些不够直白,埃兹肯纳想了一下,又说道:“在我的这些藏品里,有些是从您的祖国得来的,当然,我不隐瞒,那种手段是不光明的,庄,咱们都是朋友了,我可以考虑,像这样的瓷器,无偿赠送给您一些!”

    “送我一些?!”

    庄睿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将目光转向了埃兹肯纳,这几十万一件的东西,说送就送了?

    埃兹肯纳点了点头,很肯定的说道:“当然,为了补偿我先辈对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我可以做主,送给您一批这样的瓷器。

    不过……庄,我希望您能理解,像我列举给您的清单上的那些物件,就没有办法赠送给您了,因为在我的家族里,还有有别的继承人存在的,交换可以,但是赠送,我把他们不会同意的……”

    “理解,当然理解了,我先代表我的博物馆,谢谢您的慷慨,作为朋友,我是不会让您在家族面前难做的,埃兹肯纳先生,您放心,咱们的交易,将会使您成为一位真正的国际大——家的……”

    庄睿此时恨不得抱着埃兹肯纳亲上一口,这哥们太讲究了啊,这些瓷器虽说目前的市场价值不是很高,但也实实在在都是清朝官窑瓷器啊。

    随着中国古玩市场的升温,过个几年,就是翻上个10几倍,那都是正常的,庄睿没想到埃兹肯纳如此大方,张嘴就是要送一批,这要是被金胖子等人得知,那还不要羡慕死自个儿啊?

    不过庄睿现在并不知道几年之后的行情,但是就目前来说,这批瓷器对于他的博物馆,绝对等于是雪中送炭般重要。

    其实庄睿不知道,在国外,一些私人——家,经常会把自己的藏品,赠送给国家博物馆的,也有些会赠送给私人博物馆,并且不收取任何的费用和回报,虽然这些人的行径让人很难理解,但这的确是真实存在的事情。

    “好的,庄先生,您可以挑选自己感兴趣的瓷器了……”

    埃兹肯纳听到庄睿的话后,知道自己的这番表现,真正赢得了庄睿的友谊。

    对于埃兹肯纳而言,如果把这些瓷器全部拿出去拍卖的话,估计一下就能将市场给冲垮掉,就是慢慢拍卖,在自己有生之年,恐怕也是卖不完了。

    拿出个百十件送人,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埃兹肯纳的祖父就曾经送给大英博物馆上千件来自中国的瓷器。

    向埃兹肯纳又表示了一番感谢后,庄睿将注意力放到了这些摆在架子上的瓷器上。

    虽然大部分的瓷器并没有摆放出来,但仅是这些表面上的,足足就有数千件之多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