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672-673章 青铜爵(上、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四哥,您这电话怎么回事,老是打不通啊?”

    庄睿出了四合院的门,就不停黄金瞳吧手打的在给欧阳军打电话,只是对方的电话一直都提示关机,直到快到了潘家园的时候,欧阳军才终于开机了。

    “废话,刚才在忙,能开机吗?”

    欧阳军这心里正疑惑呢,平时自己说实在小白这里,媳妇准没个好语气,刚才居然慢声细语地让自己帮庄睿把事情办好,话说自个儿来这是办事不假,但办的是那种“事儿”啊。

    “什么?你真在白哥那?”

    庄睿闻言无语了,接着说道“我给嫂子说,您去白哥那帮我套弄古玩去了,嗯,您看着办吧,四哥,拿不回来几件古玩,我下次可是不管您这些破事了啊”

    “行了,不就是拿点破古董嘛,我回头给你带几件回去”

    欧阳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白枫这几天找他想接点地产公司的活,要点东西还不简单?不过欧阳军也不会直接张嘴要的。登庄睿博物馆开起来,让白枫自个捐赠去。

    庄睿摇了摇头,将车子停在了车场,下车向自己的店铺走去。

    这会已经是下午了,可是潘家园熙熙攘攘的人群,依然不见丝毫的减少,这里俨然已经是北京城的一道风景线了,人们来这里不但是为了淘宝,也是为了感受一番这里浓郁的文化氛围的。

    顺着墙根挤了半天,庄睿才算是来了“萱睿斋”,他这老板做的估计也是潘家园的独一份了。经常厮混在潘家园的人,估计就没几个人的他的。

    “庄哥,您来啦……”

    猴子眼睛尖,一眼看到庄睿,连忙迎了出来,大熊确实稳重了许多,向庄睿点了点头,人却是没过来,仍然在招呼着要买东西的客人。

    至于赵寒轩,这回却是没有在店里,只要葛师傅在刻章那角落里忙活着,另外两个店员也在招呼客人。

    “猴子,我让你多跑跑长长见识,可不是让你往店里拨拉物件的,不知道青铜器是国家管制交易的吗?”

    庄睿进门就瞪了猴子一眼,但凡做生意的,总是不愿意和麻烦打交道,如果那些青铜器真是国家一级文物.自己要是买下来的话,判个三五年都是轻的。

    虽然在国内很多私人收藏里,不乏有一些青铜器的精品,但那都是私下里交易的,谁见过在国内拍场里,曾经拍过属于一级文物的青铜器的?

    在汉以前的青铜器定级中,大多都会被定级为国家一级文物.这是严禁民间买卖的,如果您不想上缴国家的话,就只能留在家里当做传家亽宝了,现在的文物市场,还没有开放青铜器的买卖。

    而且按照国家的规定,不管您是属于几级文物的青铜器,刚出土的物件,也是严禁交易的,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惹上麻烦。

    庄睿就知道这么一件事,曾经有一个河北那边的藏友,带了几件青铜器的碎片,到北京参加一个青铜器物件的修复课程,在上课这期间,他把自个儿带的碎片给修复出来了。

    不过在回去的时候,这位算是倒了霉了,下火车的时候,例行盘查给揪出来了,而他又说不清这玩意的合法来路,很是冤枉的被拘留了十五天。

    庄睿不是不能买青铜器,但绝对不黄金瞳吧手打能在这店里买,因为那玩意如果是真的话,来路指定不是很正当,说不定就是刚刚”出土”的.万一以后有什么事,肯定会被追究的。

    “庄哥,我……我这不是带来给您看看嘛,真假还不知道呢..”

    本来满面兴奋神情的猴子,听到庄睿的话后,顿时傻眼了,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他本来想着能帮庄睿淘弄点好东西,没想到这马屁却是拍到了马脚上。

    猴子和大雄都是出身野路子的,在彭城古玩市场的时候,就是坑蒙拐骗混饭吃的,自然没有把国家法律什么的放在眼里。

    别的不说,这哥俩在彭城的时候,就曾经扛着把铁锹准备去挖汉墓,要不是技术含量太低,忙活了几天净是帮农家松土了,说不定这会就在大牢里面带着呢。

    到了潘家园这里,大雄还好,整天忙着跟赵寒轩学习文具用品方面的知识,而猴子就撒了欢了,见天的在那些老油子里面厮混,变得更加油滑了。

    不过还好,猴子心里还有敬畏的人,此刻见到庄睿一绷脸,马上变得老老实实了。

    “猴子,我让你去外面找那些个摆摊的人聊天,不是让你往店里引人的,有些事情都是私对私交易的,放到明面上,那就是找麻烦,懂了吗?”

    庄睿叹了口气,这猴子看着精明,不过脑子还是有点儿糊涂,说不得庄睿又提点子他几句。

    放猴子出去学这些门道,就是防着自己和赵寒轩都不在的时候,店里能有人看破一些局,不至于被人”下了套”。

    当然,有好东西也能收,但是绝对不能牵扯到”宣睿斋”,庄睿自问可是正经清白的生意人。

    “庄哥,我懂了,以后再有这事,我直接给您打电话……”

    庄睿已经说的如此明白了,猴子要是再拎不清,那可以买块豆腐撞死去了。

    “嗯,回头约在外面的茶馆看看东西吧,你去订个包间……”

    庄睿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既然来了,那自然要看看东西了,来路不正最多自己不收.看看物件又不犯法。

    “哎,庄哥,我这去办……”

    猴子答应了一声,拿着手机走出了”宣睿斋”去打电话了。

    “葛师傅,怎么样,在这还习惯吗?”

    州才庄睿进店的时候,葛师傅一直在忙着,他也没打扰,现在看到葛师傅放下了手中的刻刀,连忙上去打了个招呼。

    葛师傅摘下了老花镜,笑着回答道:“.习惯,习惯,小庄,这有几天没见你了呀……”葛师傅以前是在街头摆摊刻章的,是那种纯手艺人,风吹日晒是免不了的,现在坐在店里,暖气空调什么都有,和以前那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去国外呆了几天,葛师傅,生意还行吧?”

    这要是换做外人来听二人的对话,指定会认为葛师傅才是这店老板,有这样的老板吗?自己的生意,去问打工的怎么样。

    “行,怎么不行,小庄,上个月我拿了这个数……”

    葛师傅知道庄睿根本就过问店里的事情,自己上个月拿了多少钱,庄睿还真不见得知道,伸出个巴掌,大拇指和食指张开,在庄睿面前晃了晃。

    “八万?!”

    庄睿还真是被吓了一跳,他当初给定的是每个字葛师傅提成300,这五万块钱,那就是将近300个字,按照一个章3个字来计算,那就是有100

    多个人.选择了让葛师傅人工刻章的。

    “嗯,这还是忙不过来的缘故,现在手上还有200多个人要刻章,估计刻好也要下个月了……”

    葛师傅的脸上满是笑容,靠着刻章能有这种收入,是他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

    “那是好事啊,哈哈,葛师傅,现在知道一字五百不多了吧?咱赚的就是手艺钱……”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心中不免有些自得,看来自己当初的决定没有错,仅是这名家手工刻章的噱头,每个月就能给店里带来五六万块钱的收入了。

    “小庄,我觉得这提成有点太高了,你看,要不然店里拿300,我拿200吧……”

    葛师傅听到了庄睿的话后,迟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把自个儿想了许久的心思,给说了出来。

    虽说这人没有嫌自己赚的多的,但是葛师傅从前个月才失业的状态下,忽然月收入近10万,这落差有点儿忒大了点,心里未免有些不安。

    再加上葛师傅也知道,自己赚的比庄睿还要多,也就是说伙计比老板还赚钱,这让他心里也有点忐忑。

    庄睿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葛师傅,这话以后就不要说了.您还是拿300,靠手艺吃饭,天经地义,说起来店里也沾了您的光啊……”

    “葛师傅,我说他不会同意的吧,您老就安心的干吧..”

    庄睿话声未落,赵寒轩走进了店里,葛师傅给他说了几次要降低提成的事情,赵寒轩都没同意,一来这是庄睿定下来的,他无权改动,二来在赵寒轩他看来,庄睿也不差这几个钱。

    而且葛师傅的这门手艺,的确是给”宣睿斋”带来了不少的生意,很多附庸风雅的人,在这里刻章之后,把自己写字作画所需的纸笔,也顺手就在”宣睿斋”里买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店里文房四宝的销售额,可是提高了不少。

    第六百七十三章青铜爵(下)

    葛师傅是个实诚人,在听到赵寒轩的话后,还是迟疑的说道:“这……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葛师傅,再过个几十年,说不定很多人连刻章都不会了呢,您要是有空,多带带猴子和大雄,也算是将这技艺给传下来……”

    庄睿摆手打断了葛师傅的话,接着说道:”这事就这么着吧,以后别提了,老赵,你刚才这是跑哪转悠去了呀?”

    庄睿这话没有质问的意思,他本来也没把赵寒轩当成是打工的,只不过是随口一问。

    “进去说吧……”

    赵寒轩看到店里客人不少,拉着庄睿进入到了隔间o

    “我去别的几家店问了问,这段时间是有那么一伙人,在出手青铜器,而且看其来历,有点像是”生坑”的物件……”

    赵寒轩和猴子接触的层面不一样,猴子多是和那些摆散摊的老板们打交道,而赵寒轩结识的,都是在潘家园有店铺的人,打听到的消息自然也是不同。

    而他所说的”生坑”,是指铜器长期埋于地下,表面由于种种化学反应引起的质变,自然地、一层层地产生锈蚀,形成器表或绿、或红、或蓝、或紫、或兼有的诱色。这种锈色坚实,有一种自然的多变感一般的玩家用”生坑”来形容青铜器,就是说这青铜器出土没多久的意思。

    “老赵,你能确定?”

    庄睿追问了一句,说老实话,他还真是不怎么相信赵寒轩的眼光,这哥们硬是能将生铁渡铜的破烂玩意,当成是雍正宫廷造办处的青铜菩萨给买下来,实在不寿么让人信得过。

    “这是什么话啊?”

    赵寒轩白了庄睿一眼,说道:”我知道我对青铜器不了解,但是老徐的眼光不错啊,他也看过几个物件,这话是他说出来的..”

    赵寒轩说的老徐,是潘家园一家专营仿制青铜器的古玩店,那老板庄睿见过,是个行家,一般的猫腻是打不了眼的。

    庄睿沉吟了一会,抬头问道:”老赵,你是什么个看法?要是真玩意的话,要不要吃下来?”

    赵寒轩摇了摇头,说道:”就是真的话,我黄金瞳吧手打建议也别沾手,我看了几件东西,其造型全部都是秦汊以前的,老板你又不差这几个钱,惹这麻烦事干嘛啊……”

    赵寒轩的顾虑是有道理的,虽然国内的很多有钱的藏家,都收藏有禁止交易的青铜器,但是他们多是通过国外拍卖,或者是国内的中间人购买的.就像是古玩黑市之类的地方,警亽察很难追究到他们的身上。

    不过赵寒轩所见的那个持货人,嘴上虽说是祖传的物件,但是赵寒轩距离好远,就能闻到这人身上的泥土腥味,赵寒轩可以打包票,这人绝对是挖坟掘墓的好手。

    “我是不差钱,可是我差东西啊……”

    庄睿闻言苦笑起来,他的博物馆最多再过俩月就能开张,虽说现在有了一批瓷器,过几天还能和巴黎吉美博物馆交换一批藏品,并且在庄睿的藏品里,称得上是孤品的贵重物件不少,但是对于一家”国”字打头的博物馆而言,这些东西还是少了点。

    “差东西?我还差这些玩意呢,可是又不能光明正大的买卖.要来有什么用?”寒轩愣了一下,他本以为庄睿想看这批物件,是倒腾了来卖的。

    “是这样的……”

    庄睿要办博物馆的事情,不过这几天才张罗起来的,就连欧阳婉都是昨儿才知道的,赵寒轩等人当然不了解了,是以庄睿把这事原原本本的给说了一遍。

    这些青铜器虽然说不能进入市场流通买卖,但是想洗白了却也容易,只要不是被国家相关部门盯上的物件,庄睿有的是办法将之洗白,最多麻烦下埃兹肯纳,签署个捐赠协议而已。

    不过这物件要是”生坑”的过于明显,庄睿也是不敢要的,所以这才想着先看看东西再说。

    “靠,老板,你说的都是真的?”

    饶是赵寒轩在古玩行里厮混了二三十年,也被庄睿所说的事情给震惊了,北京不是没有私人博物馆,但是能像他办的这么顺当的,绝对是仅此一家。

    庄睿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现在博物馆的馆址都正在改造安装防盗系统,最多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能开业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赵寒轩想了一会,说道:”老板,这青铜器的买卖,在潘家园其实也不算什么,不过你要是看中了,先别说什么.我找个中间人给买下来,这样稳当一些……”

    虽然私下买卖青铜器是违法的,不过法不责众,私底下交易的事情多了去了,谁被抓到只能说谁例霉,赵寒轩以前被下套时买的几件青铜器里,就有”生坑”的物件。

    庄睿正和赵寒轩说话的时候,猴子敲门走进了隔间,说道:”庄哥,赵哥,和那人联系上了,说是半个小时后在那茶馆见,咱们要不要现在过去?”

    庄睿点了点头,道:”行,老赵,没事就一起去看看吧,哎,猴子,那人住在哪里啊?半个小时能到吗?”

    “庄哥,干这行的,怎么可能把住的地儿告诉我们啊,不过那个人这段时间经常在潘家园晃悠,说不准现在就在啊……”

    猴子的话让庄睿哑然失笑,自己这话问的是够白的,要是那伙人见谁都给说住处,恐怕玩意没卖出去,人就在大牢里蹲着了。

    “大雄,看着点店,我带猴子和赵经理出去下……”

    临出门的时候,庄睿给大雄打了个招呼。

    不知道是不是谈了女朋友的缘故,大雄来北京后,做事情愈发的稳重了,赵寒轩对他也很满意,有时候进货之类的事情,都是让大雄独自去处理了。

    “老板,你那博物馆叫什么名字啊?到时候有些字画类的文物,印上咱们宣睿斋的印章,也能做做广告……”

    那茶馆就在潘家园出口的地方,并不是很远,几人一边走一边聊着天。

    “叫中国定光博物馆,取的是我得到的那把”定光剑”的名字,至于那些字画盖上安睿斋铃印的事就算了吧……”

    这会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潘家园来往的人流少了许多,几分钟的功夫,三人就来到了那茶馆的门口。

    走进茶馆的庄睿等人没有发现,就在他们进门的时候,一双眼睛在茶馆拐角的地方,在三人身上打量了一番,继而又左顾右盼,往四边瞅了起来。

    “我说猴子,这些人做事不靠谱啊,都什么时间了,还不来?.,庄睿几人叫了个包间,让人黄金瞳吧手打上了点心和茶水,一等就是四五十分钟,猴子约得人还是没露面,庄睿不禁有点着急了,本来说今天回家吃晚饭的,现在看来,又是赶不上了,刚才秦萱冰还打电话来问的o

    “庄哥,我再打电话催一下……”

    猴子摸出电话打了出去,刚才已经连打了两个了,对方都是说马上到,猴子也恨得牙根痒痒,这不是让他在庄睿面前丢面子嘛。

    “来了,庄哥,我出去带他们进来..,猴子放下电话后,对庄睿说道o

    “庄哥,这位是任大哥,手上说是有几件祖传的玩意.”

    过了没两分钟,猴子把包间的门给推开了,跟在他后面的是个小个子男人,只有一米五多,猛然看上去,庄睿还以为进来个小孩子呢。

    不过细看这人的眼眉,应该是有三十多岁了,人很精瘦,正如赵寒轩所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泥土腥味,单是看这身材,绝对是个扒坟掘墓的好手。

    “1任大哥,这位就是我老板,您这东西先给他看看吧“猴子又给人介绍了一下庄睿,当然,各字什么的都没说。

    “家里传下来的老物件,不知道值不值钱,这位老板先看看再说吧……”

    虽然知道这话说出去谁都不会信,那个小个子男人还是说了一句,然后把手上的一个圆形的蛋糕盒子放到桌子上。

    打开盒子之后,庄睿看见,盒子里面,摆放着两个青铜爵。

    两个青铜爵大小完全一样,都是圆腹,一边的口部前端有倒酒的流槽,后部有尖状,流槽与口之间有立柱,腹部一旁有把手,下有三个锥状长足作为支撑点。

    在两个青铜爵身上,都有着兽纹纹饰,在兽纹中间,刻有花纹装饰,制作十分的精美和繁琐,虽然器物不大,但是庄睿一眼就能瓣认得出,这应该是商周时期的礼器。

    古代的爵,其功用就是现在的酒杯,不过古代经常祭天,这爵也分为饮酒器和礼器两种,酒器就是日常人们所用的,而礼器则是祭天用的,其精美程度和价值,却是要比酒器高出很多。

    庄睿戴上手套,拿起一个青铜爵把玩了起来,眼中灵气在不经意间,就在青铜爵内部游走了一圈,的确是真品无疑。

    放下青铜爵后,庄睿对着那小个子男人笑道:”呵呵,这东西,出土的时间应该不超过十年吧?”!~!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