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三章 青铜爵(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葛师傅是个实诚人,在听到赵寒轩的话后,还是迟疑的说道:

    “这……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葛师傅,再过个几十年,说不定很多人连刻章都不会了呢,您要是有空,多带带猴子和大雄,也算是将这技艺给传下来……”

    庄睿摆手打断了葛师傅的话,接着说道:”这事就这么着吧,以后别提了,老赵,你刚才这是跑哪转悠去了呀?”

    庄睿这话没有质问的意思,他本来也没把赵寒轩当成是打工的,只不过是随口一问。

    “进去说吧……”

    赵寒轩看到店里客人不少,拉着庄睿进入到了隔间

    “我去别的几家店问了问,这段时间是有那么一伙人,在出手青铜器,而且看其来历,有点像是”生坑”的物件……”

    赵寒轩和猴子接触的层面不一样,猴子多是和那些摆散摊的老板们打交道,而赵寒轩结识的,都是在潘家园有店铺的人,打听到的消息自然也是不同。

    而他所说的”生坑”,是指铜器长期埋于地下,表面由于种种化学反应引起的质变,自然地、一层层地产生锈蚀,形成器表或绿、或红、或蓝、或紫、或兼有的诱色。这种锈色坚实,有一种自然的多变感一般的玩家用”生坑”来形容青铜器,就是说这青铜器出土没多久的意思。

    “老赵,你能确定?”

    庄睿追问了一句,说老实话,他还真是不怎么相信赵寒轩的眼光,这哥们硬是能将生铁渡铜的破烂玩意,当成是雍正宫廷造办处的青铜菩萨给买下来,实在不寿么让人信得过。

    “这是什么话啊?”

    赵寒轩白了庄睿一眼,说道:”我知道我对青铜器不了解,但是老徐的眼光不错啊,他也看过几个物件,这话是他说出来的..”

    赵寒轩说的老徐,是潘家园一家专营仿制青铜器的古玩店,那老板庄睿见过,是个行家,一般的猫腻是打不了眼的。

    庄睿沉吟了一会,抬头问道:”老赵,你是什么个看法?要是真玩意的话,要不要吃下来?”

    赵寒轩摇了摇头,说道:”就是真的话,我黄金瞳吧手打建议也别沾手,我看了几件东西,其造型全部都是秦汊以前的,老板你又不差这几个钱,惹这麻烦事干嘛啊……”

    赵寒轩的顾虑是有道理的,虽然国内的很多有钱的藏家,都收藏有禁止交易的青铜器,但是他们多是通过国外拍卖,或者是国内的中间人购买的.就像是古玩黑市之类的地方,警??察很难追究到他们的身上。

    不过赵寒轩所见的那个持货人,嘴上虽说是祖传的物件,但是赵寒轩距离好远,就能闻到这人身上的泥土腥味,赵寒轩可以打包票,这人绝对是挖坟掘墓的好手。

    “我是不差钱,可是我差东西啊……”

    庄睿闻言苦笑起来,他的博物馆最多再过俩月就能开张,虽说现在有了一批瓷器,过几天还能和巴黎吉美博物馆交换一批藏品,并且在庄睿的藏品里,称得上是孤品的贵重物件不少,但是对于一家”国”字打头的博物馆而言,这些东西还是少了点。

    “差东西?我还差这些玩意呢,可是又不能光明正大的买卖.要来有什么用?”寒轩愣了一下,他本以为庄睿想看这批物件,是倒腾了来卖的。

    “是这样的……”

    庄睿要办博物馆的事情,不过这几天才张罗起来的,就连欧阳婉都是昨儿才知道的,赵寒轩等人当然不了解了,是以庄睿把这事原原本本的给说了一遍。

    这些青铜器虽然说不能进入市场流通买卖,但是想洗白了却也容易,只要不是被国家相关部门盯上的物件,庄睿有的是办法将之洗白,最多麻烦下埃兹肯纳,签署个捐赠协议而已。

    不过这物件要是”生坑”的过于明显,庄睿也是不敢要的,所以这才想着先看看东西再说。

    “靠,老板,你说的都是真的?”

    饶是赵寒轩在古玩行里厮混了二三十年,也被庄睿所说的事情给震惊了,北京不是没有私人博物馆,但是能像他办的这么顺当的,绝对是仅此一家。

    庄睿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现在博物馆的馆址都正在改造安装防盗系统,最多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能开业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赵寒轩想了一会,说道:”老板,这青铜器的买卖,在潘家园其实也不算什么,不过你要是看中了,先别说什么.我找个中间人给买下来,这样稳当一些……”

    虽然私下买卖青铜器是违法的,不过法不责众,私底下交易的事情多了去了,谁被抓到只能说谁例霉,赵寒轩以前被下套时买的几件青铜器里,就有”生坑”的物件。

    庄睿正和赵寒轩说话的时候,猴子敲门走进了隔间,说道:”庄哥,赵哥,和那人联系上了,说是半个小时后在那茶馆见,咱们要不要现在过去?”

    庄睿点了点头,道:”行,老赵,没事就一起去看看吧,哎,猴子,那人住在哪里啊?半个小时能到吗?”

    “庄哥,干这行的,怎么可能把住的地儿告诉我们啊,不过那个人这段时间经常在潘家园晃悠,说不准现在就在啊……”

    猴子的话让庄睿哑然失笑,自己这话问的是够白的,要是那伙人见谁都给说住处,恐怕玩意没卖出去,人就在大牢里蹲着了。

    “大雄,看着点店,我带猴子和赵经理出去下……”

    临出门的时候,庄睿给大雄打了个招呼。

    不知道是不是谈了女朋友的缘故,大雄来北京后,做事情愈发的稳重了,赵寒轩对他也很满意,有时候进货之类的事情,都是让大雄独自去处理了。

    “老板,你那博物馆叫什么名字啊?到时候有些字画类的文物,印上咱们宣睿斋的印章,也能做做广告……”

    那茶馆就在潘家园出口的地方,并不是很远,几人一边走一边聊着天。

    “叫中国定光博物馆,取的是我得到的那把”定光剑”的名字,至于那些字画盖上安睿斋铃印的事就算了吧……”

    这会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潘家园来往的人流少了许多,几分钟的功夫,三人就来到了那茶馆的门口。

    走进茶馆的庄睿等人没有发现,就在他们进门的时候,一双眼睛在茶馆拐角的地方,在三人身上打量了一番,继而又左顾右盼,往四边瞅了起来。

    “我说猴子,这些人做事不靠谱啊,都什么时间了,还不来”

    庄睿几人叫了个包间,让人黄金瞳吧手打上了点心和茶水,一等就是四五十分钟,猴子约得人还是没露面,庄睿不禁有点着急了,本来说今天回家吃晚饭的,现在看来,又是赶不上了,刚才秦萱冰还打电话来问的。

    “庄哥,我再打电话催一下……”

    猴子摸出电话打了出去,刚才已经连打了两个了,对方都是说马上到,猴子也恨得牙根痒痒,这不是让他在庄睿面前丢面子嘛。

    “来了,庄哥,我出去带他们进来……”猴子放下电话后,对庄睿

    说道

    “庄哥,这位是任大哥,手上说是有几件祖传的玩意”

    过了没两分钟,猴子把包间的门给推开了,跟在他后面的是个小个子男人,只有一米五多,猛然看上去,庄睿还以为进来个小孩子呢。

    不过细看这人的眼眉,应该是有三十多岁了,人很精瘦,正如赵寒轩所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泥土腥味,单是看这身材,绝对是个扒坟掘墓的好手。

    “任大哥,这位就是我老板,您这东西先给他看看吧,猴子又给人介绍了一下庄睿,当然,各字什么的都没说。”

    “家里传下来的老物件,不知道值不值钱,这位老板先看看再说吧……”

    虽然知道这话说出去谁都不会信,那个小个子男人还是说了一

    句,然后把手上的一个圆形的蛋糕盒子放到桌子上。

    打开盒子之后,庄睿看见,盒子里面,摆放着两个青铜爵。

    两个青铜爵大小完全一样,都是圆腹,一边的口部前端有倒酒的流槽,后部有尖状,流槽与口之间有立柱,腹部一旁有把手,下有三个锥状长足作为支撑点。

    在两个青铜爵身上,都有着兽纹纹饰,在兽纹中间,刻有花纹装饰,制作十分的精美和繁琐,虽然器物不大,但是庄睿一眼就能瓣认得出,这应该是商周时期的礼器。

    古代的爵,其功用就是现在的酒杯,不过古代经常祭天,这爵也分为饮酒器和礼器两种,酒器就是日常人们所用的,而礼器则是祭天用的,其精美程度和价值,却是要比酒器高出很多。

    庄睿戴上手套,拿起一个青铜爵把玩了起来,眼中灵气在不经意间,就在青铜爵内部游走了一圈,的确是真品无疑。

    放下青铜爵后,庄睿对着那小个子男人笑道:”呵呵,这东西,出土的时间应该不超过十年吧?”U!~!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