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一章 贼王(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卫总.这事儿还真是麻烦您了.您看我这忙没帮上,倒是一直在添乱……”

    庄睿站在自家房地产公司售楼处的二楼.看着忙碌装修的人.心里微微有点儿激动.再过上一段时间.这里就是自家的私人博物馆了。

    中午处理好那两件青铜爵的事情之后.庄睿就驱车来到了地产公司这边.从在巴黎把事情交给卫鸣之后.他这还是第一次来。

    刚才卫鸣给他介绍了,现在这些人.大多都是防盗安全公司的人,在安装各种防盗措施。

    对于一家博物馆而言.防盗自然是重中史重的事情.像国内很多博物馆都曾经传出过文物被盗的事件.所以庄穿特别交代了卫鸣要找一家最好的安全工程公司来做。

    从一楼转到二搂.庄睿看到、在许多墙壁的角落处,都失装了摄像头.这些摄像头都会汇总到监控室里,由专人监控。

    另外在这两万多平方米的空间里.还安置了数百个红外线感应报警器,不敢说是飞虫难入,基本上也没有任何死角。

    要知道,仅是这些安全项目.就需要花费近三百万RMB,不过欧阳董事长拿了庄睿百分之十的股份之后,良心发作.这些钱全部由地产公司支付了。

    “庄先生,您太客气了.这点工程末算什么的,不过您要把那些古玩的尺寸照片都给我.我找人去制作专柜……”

    地产公司的二老板驾到、卫呜这总经理自然是要亲自作陪.不过庄睿虽然在公司挂了个总助的名头,卫鸣还是称呼他为先生.知道那名头做不得真的。

    从接到庄睿的电话之后,卫呜就调拨了一个施工队,配合一家防盗安全公司,对这售楼处进行了改造.还好楼盘已经大部分销售出去了,影响不是很大。

    卫鸣对庄睿交代的这事儿很上心,为此还专门请了一个有博物馆装修管理经验的人进了公司,像是制作展品专柜这样的事情.就是那人提醒他的。

    庄睿一听卫鸣这话.就知道对方在自己这博物馆上下了功夫.连忙说道:“谢谢卫总了.我回头把那些东西都拍了照给您送来…”

    一件珍贵的文物.其展拒都是要订做的.根据大小尺寸来设计.并且还要加上灯光等等,这才能显示出物件的不凡来。

    相对于安装防盗体系,订做展柜用的时间,或许还要长一些,因为那些展拒本身也是防盗的,玻璃以及柜身.都是特制的。

    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他也是交代给底下人做,并不需要耗费多少精力,当下点头说道:“好的.庄先生放心,我一定请最专业的公司来制作。

    我来给您介绍一些博物馆的出口位置吧,本来这会所的大门.是在小区里面的,不过既然改造成博物,那就要对外开放.我是想在后面重新开一个们,作为博物馆的主门……”

    “对不起.卫总.我接个电话……

    两人正聊着的时候.庄睿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庄睿看了下来点显示.是猴尊打过来的,不禁奇怪的问道:“猴子.怎么了?不是让你陪大牛去吃饭了吗?

    “庄……庄哥.我是……是在吃饭啊、不过那个姓任的打电话来了,说……说是还有东西要……卖……

    电话一端的猴子不知道喝了多少,这会说话有点结结巴巴的,听的庄睿直皱眉头。

    “猴子,我说你小子去洗把脸,把自个儿收拾利索了再给我打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庄睿若有所思的想道:“难道警察己经搞定了?”

    像余震平那样被全国通缉的重犯,手上有个10来万抉钱.应该不会再铤而走险的去出售文物了。

    而猴子接到余震平要继续出售古董的电话.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余震平手上的钱.可能真被警安想办法给搞没了。

    庄睿想了想之后.拿起手中的电话,给苗菲菲拨了过去。

    “苗警官.那个人刚才来电话了.要继续出售木董,我该怎么办?要求看货?、

    “嗯.不但要求要看货.而且要求必须是重器.小东西就不要要,这样才能让他带你们前往藏匿文物的老巢……

    苗菲菲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在电话里给庄睿交代了起来。

    “嗯嗯.这些我知道了.苗警官,能不能说一下.你们是怎么让那人的钱变没的了?

    庄睿口中答应着,心里却是直痒痒.这警察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让余震平变得手中空空了?

    “和案情无关的事情不要打听.行了,我还忙着呢,你按我说的去做吧……”

    没想到庄睿这话问出之后,电话对面传出的声音让他差点摔了手机,这什么人啊?简直就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其实庄睿不知道、不是苗菲菲不说.而是这事做得不怎么光彩.实在是没法说。

    苗菲菲所处分局的一个办公室、现在已经被改为余氏重大盗墓集团专案办公室了、而现在办公室里、除了专素组成员之外.还坐着一位身材消渡的老头儿。

    老头看上去六十来岁的年纪.不过气色很好.头发花白了一半,人很普通.和那些整天在街边公园遛鸟打牌的退休工人,没什么两样的。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左手始终缩在了衣袖里,要是拿出来的话,就会发现、老头的整个左手已经齐腕断去了.并且就是他的方手,也只有三个手指.食指和小根指也是残缺的。

    “苗政府.这些钱都在这里啊,我可是一分都没有动……

    老头不说活的时候、坐在那里还显得比较沉稳.但是一说话.眉眼之间就露出一股子诌媚的味道来.

    不过要是了解到这老头的来历,对他的这种表情,就不会感觉到奇怪了。

    老头的真实名字.叫做左亚、不过在江湖上提起左亚,可能谁都不认识,那要说起左一刀.绝对是大名鼎鼎.当世的五大贼王之一,也是年龄最大的一个。

    左一刀从小是个苦孩子,在黄连水里泡大的.虽虽出生在北京.不过家里七八个墩嗽张嘴的小孩,12岁之前,他就没吃过一顿饱饭。

    到了五入年砸锅卖铁大跃进的时候,更是差点饿死.无奈之下.左一刀离开了家.过起了流浪的生活,成了一盲流。

    这人俄的狠了.脸面什么的也都不要了.左一刀流浪的时候,不仅要饭吃.手脚也变得不干净起来,见到哪家没人.也是模几件东西就跑.逐不渐的养成了小偷小摸的习惯。

    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左一刀来到了郑州.在一次偷东西的时候被抓住了.不过抓他的不是警察和失主,而是与他同样身份的人.一个盗窃团伙。

    在贼帮,左一刀开始时也是个挨欺负的小蠢贼,偷东西时只能在旁边望风.还不能靠近里圈.分赃时.能混点吃喝就不错了,分钱想都不要想。

    打杂的日子混了两年之后.贼帮被破获了,当时那个解放前过来的贼王,带着左一刀逃到了别的城市.者在同甘苦共患难的份上.贼王开始传授他手艺。

    用了半年的时间,左一刀在掌握了肥皂水里夹硬币的功夫,将左手使用刀片的技看.练得炉火纯青、不过在这时候.他师傅也被公安抓住.因为罪行累累被枪毙掉了。

    左一刀当时也不敢在郑州呆了,独自一人流串到西安,凭着自己出神入化的盗窃技术,打下了诺大的名声,在当时的西北道上,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手下也有百十号小偷,成为一代贼王。

    当时的社会虽然动荡,不过枪打出头鸟,左一刀还是被公失盯上了.抓住之后判了1O年,等他出狱的时候.已经到了70年代初期了。

    而左一刀入狱前创下的帮派、也早就烟消云散了,不想离开西安的左一刀,不可涟漪的和当地的新兴势力发生了冲突,而他的左手.就是那会被砍断的,按照另外一个帮派老大的话说.就是没了左手.你还能叫左一刀吗?

    黯然逃离西安的左一刀回到了北京,只是这座城市更无他的容身之地.无奈之下,左一刀开始重操旧业.继续干起偷窃的行当来。

    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左一刀成名的左手行窃的手段,还不是真正的压箱底的功夫。

    他真正的绝技.还是在嘴上、左一刀可以同时在嘴里藏五把刀片,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用口中的刀片划破失主的衣服和钱包.

    盗走里面的钱款。

    为了这手功夫.左一刀当年嘴里不知道被划破多少口子.流了多少血,是以回到了北京之后.虽然五谷不分四肢不全.但吃个温饱混个小康还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既然做了这行、就难免要和同行打交道.左一刀在付出了右手两根手指的代价之后,成功上位.成为了京津冀鲁地区有名的贼王。

    不仅是在北京.就是一些流窜到山东河迁等艳的大贼.也都需要到北京来拜山门.才能在这里讨生活.至于没有拜过左一刀的小蟊贼们.抓住了是要切手指的。

    而左一刀出手行窃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少.光是徒子徒孙们的进贡,就够他吃喝不尽了.这次他创下的名头,比皆年在西失还要响亮。

    大概有那么五六年的时间.左一刀的生活非常的舒适,不仅买下了几套大宅院,连媳妇也娶上了,小孩生了好几个.并且还径常能带着媳妇儿子下馆子.要知道.在那个年代,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不过好景不长,在八十年代的初期,左一刀又是因为名头.进了局子.虽然这些年他都没怎么出手作素.但就是那贼王的名头,又让他在大拭里呆了二十年。

    这个世纪初期.左一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年近六十的老人了。

    左一刀当年的徒子徒孙们.还有不少,有些已经走了正道.而有些还在捞偏门,更有些想学习左一刀那嘴中藏刀的绝话,经常会送些孝敬.只是左一刀在监狱里实在呆怕了,一一将这些人都拒绝了。

    还好儿子女儿都长大了.并没有嫌弃他、左一刀的晚年还不算太凄惨。

    对于像左一刀这样声名显赫的大贼,也是当地派出所的重点关注对象,来没事径常找老头谈谈心.一来二去的.闲来无事的左一刀.居然给京城反扒队上起了课来。

    别看这老头年龄不小了,手脚还是麻利的很.就是那些经验老道的反扒队员,在平时上课的时候.还经常栽在他手上,是以这次专案组特意将他请来,让他又施展了一次妙手空空的绝技。

    当然,左一刀此次是行为可算不上是盗窃了.个人拿把枪打人那叫违法、警察拿枪那就叫执法.其意义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苗政府.您看,老头我这能走了吗?.

    虽然出狱好几年了.而且这两年径常和警察打交道.但是左一刀这称呼还是改不过来。

    大家可能不知道.在监袱里面,无许你要做什么事情,首先要喊“报告”,得到批准之后,才能去做,而把人称呼管教或者是武警,一般都是前面加个姓,后面冠以政府二字。

    左一刀并面近二十年的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见到穿制服的就发憷.所以左一刀刚才在称呼苗菲菲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用上了监狱里的称呼。

    “左师傅.这次的事情麻烦您了,不过出了这门.您就把这事给忘了吧……

    说话的不是苗菲菲,而是另外一个中年警察,这事虽然出发点是正义的,不过手段却是不怎么土得了台面,是以这位才如此的交代了一句。

    “一定.一定.请政府放心.这事指定就烂在我肚子里了…….

    左一刀连连保证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公安局,没事进这种地方.他腿肚子打颤啊。!~!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