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683章幸灾乐祸684章双喜临门【两章合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庄睿我……我好像办错事了……”

    庄睿刚从地产公司那边回到四合院,就接到了猴子的电话,顾不得和扑上来的白狮嬉闹,庄睿问道:“怎么回事?没把钱借给那个人?

    “不……不是,庄睿,您说只借1000块钱,我好像借了2000给他……

    猴子在饭店里睡了三个多小时,这会刚刚清醒过来,一摸裤兜,一分钱没有了,迷迷糊糊的还能记起来,自己好像是把钱给都给姓任的了。

    要不是大牛身上还装着庄睿给他的1万块钱,今儿猴子连饭店都出不去了,买过单之后,猴子找了个柜员机取了2000块钱给大牛,这才拨通了庄睿的电话。

    “2000》就2000,猴子,这钱你走,给老赵说一声就行了,对了,这段时间多看点书,等到博物馆开-业,有可能调你过去工作……

    庄睿听到猴子给了余震平么2000块钱,也没怎么在意,这年头,吃喝拉撒睡,哪样不要花钱的?再省吃俭用,2000块也不够花多少时间的。

    话再说回来了,警方一直盯着余老八的,说不定直接追到老巢去,不用自己二次交易了呢。

    听到庄睿没有怪罪自个儿,猴子放下心未,说道:“我知道了,庄睿,您放心吧,咱就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臭小子,你那砖是芽坑的吧?”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调侃了猴子一句,挂断了电话。

    虽然猴子现在的作用还没有凸显出来,不过大雄在“宣睿斋”真是帮了不少忙,这会儿就算是赵寒轩离开,文房四宝的生意也能继续下去了。

    庄睿和白狮打闹着,走进了中院,见到老妈正在修剪着花圃,张妈和李嫂在厨房门口摘着菜,不由出言问道:“妈,萱冰和嫂子呢?”

    欧阳婉见到儿子进来,停住了手,回道:“说是去做什么美容了,还要喊我一起去,我都老成这样了,还做什么美容啊,小睿,你姐夫他们晚上到,你去车站接一下……”

    庄睿笑着说道:“妈,您一点儿都不老,稍微打扮一下,出去说是我姐姐都有人信……”

    “这孩子,乱说话,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去接国栋吧……

    欧阳婉笑着拍打了庄睿一下,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每天清晨晚上,都和张妈李嫂去公园溜溜弯,唯一有点烦的是,那退休丧偶的老头有点多。

    庄睿开车从车站接到庄敏等人,再回到四合院,已经是天黑了,欧阳婉和张妈做了一桌子菜等在家里,徐晴和春萱冰也都回来了。

    彭飞的妹妹丫丫听说囡囡过来了,从前院跑了过来,一时间,四合院里变得热闹了起来。

    “不错,咱们那家4S店办的早,在彭城生意是最好的,那几家汽修厂也不错,小四他们现在都上手了,我管的反而少了点……”

    赵国栋喝了一口酒,脸上满是笑容,在一年多以前,他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还能过上这种日子,有房有车不说,出门人人都喊声赵老板,倍有面子。

    不过赵国栋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小舅子给予的,虽然认识庄睿也有不少年了,但是赵国栋有种感觉,自己却是越来越看不透庄睿了。

    从一无所有,到身家亿万,现在居然连私人飞机也玩上了,不过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现在富豪年轻化,庄睿的发迹,也未免显得过于传奇了一些。

    庄睿听到赵国栋的话后,想了一下,说道:“姐夫,要是在彭城不忙的话,来北京住吧,过段时间我要开个博物馆,现在正辣人手呢……

    “博物馆?小睿,我对那些东西可是一窍不通啊……”

    赵国栋闻言愣了一下,让他听听发动机的声音,和汽车打打交道还行,让他去管理博物馆?那可是有点儿抓瞎。

    “姐夫,只是让你去做管理,专业上的东西,有人懂的,你和姐都过来,咱们一家子住在一起,也热闹不是……”

    庄睿考虑到皇甫云作为自己的私人律师,以后说不定要忙乎别的事情,这博物馆算是自个儿投资最大的一个项目了,庄睿自然要找个自己人看着,那才能放心。

    “这个”

    赵国栋闻言有点犹豫,说心里话,他是不怎么想离开彭城的,因为他的一家人都住在彭城,这来北京生活,能不能适应还是两说呢。

    “小睿,别勉强你姐夫,在哪不是过啊,北京和彭城距离又不远,没事经常过来就行了……”

    欧阳婉虽然也想让女儿女婿住过来,不过她知道赵国栋家里父母都在,兄弟姐妹又多,离得近能照顾些,J!-要是来北京,那心思不一定能放在这边。

    “小睿,这事让我考虑下,再说那边汽修厂有事,还要我拿主意的,等等再说吧……”

    赵国栋想了想,接着说道:“囡囡还有一岁就上学了,到时候让她跟着妈在北京上学吧,毕竟这边教育好一些……”

    “哦,太好了,我能和外篓住一起喽,丫丫姐,到时候我要和你一个学校……”听到老爸的话后,囡囡高兴的喊了起来。

    “小没良心的,你爸你妈都白疼你啦……”-

    庄敏听到女儿的话,没好气的用筷子点点了囡囡的头,引得一桌子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嗯?妈。我接个电话。你们先吃……”

    正说笑间,庄睿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号码,庄睿皱起了眉头。

    “一家人吃个饭,哪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欧阳婉不满的看了儿一眼。

    “咳咳,马上就好……”

    庄睿拿着手机走出了餐厅,这电话他不敢不接啊,如果自个儿要是挂断的话,庄睿敢保证,没五分钟的时间,苗警官一定会杀到家里耒的。

    刚接通电话,苗菲言!的语音就带着指责和质问的口气说道:“庄睿,下午余震平见你的人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庄睿装起糊涂来,他让猴子借给余震平1000块钱的事情,本来该和警方通个气的,只是那会正忙着看自己的博物馆,庄睿挂断猴子的电话就忘了。

    “余震平到现在都没有回租住的地方,你快点说,下午他找猴子究竟干什么了?”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儿气急。

    “哎,我说苗警官,你们警方不是有人在盯着他的吗?”真睿不解的问道。

    电话一端沉默了一会)才有点不情愿的说道:“跟……跟跟丢了一一r一一一”

    “嘿,我说苗警官,你们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把他的钱都搞丢掉怎么连个人都跟不上啊?”

    庄睿闻言顿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哥们问你点事,就是机密了,你们这么有本事,怎么连十,大活人都能跟丢掉?

    其实这事也不能怪警察,余震平那目标实在是大小了点,而且从饭店出去的时候,故意在学校门口又晃悠了一圈,那会正是学校晚上放学的时间,他往人群里那么一钻,很难辨认的出来。

    虽然一共有七八个侦查员在跟踪余震平,但是几百个学生一涌而出,根本就无法锁定目标了,而守在余震平出租屋附近的侦查员,等了好几个小时都没见他回来,这才确定余震平很有可能离开了北京。

    目标跟丢了,苗菲言!此刻正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再被庄睿这么一嘲讽,顿时爆发了起来,语气不善的说道:“庄睿先生,请你回答我的问题,要不然你持会收到警方的传票,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为了私底下和余震平买卖文物,故意协助对方逃脱我们的监控……”

    “好啊,你们警察权力大,可以传唤我呀,行了,就这么着巴…···

    庄睿一听苗菲言!这话,顿时也是火起,自个儿没本事,拿哥们撒什么火呀?我还不伺候了呢,话声一落,庄睿马上挂断了电话。

    正要回去吃饭的时候,庄睿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还是苗菲菲的,庄睿直接按在了拒听键上,官当的不大,官咸倒是不小,哥们一不逃税,二不违法,你能拿我怎么样?

    “庄睿,对刚才的话我表示道歉,并没有责问你的意思,但是下午发生了什么与情,导致嫌疑人失踪,我们必须知道,还希望你能配合一下r”

    电话铃声再没有响起,不过庄睿接到了这条短信,以庄睿对苗菲菲的了解,这个口气还显生硬的信息,已经是苗菲言!在向自个儿道歉了。

    “苗警官,下午余震平给猴子打电话,说他已经身无分文了「想要借点钱,我觉得一分钱不借,有点不合乎清理吧?就让猴子借给他1000块钱,至于他去哪了,我真的是不知道……”

    庄睿想了一下之后,又把电话打了过去,当然,他没说自己让借1000,猴子直接给2000的事儿。

    第六百八十四章双喜临门。

    “你……这么重要的情况,你当时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啊?

    苗菲菲听到庄睿的话后,马上又急了起来,如果余震平身上有了钌,很可能会继续潜伏,那么专案组前面所微的那么多工作,都将是前功尽弃了。

    “哎,我说苗警官,我又不是做警察的,平时事儿那么多,这点小事说了就忘了,话再说回来,手上就那么点钱,买了火车票估计就刺不下几个了,你还怕他不回头来找我?”

    庄睿又没有前后眼,他也不知道警察能踉丢人,是以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

    “你……和你没什么说的了,庄睿,我告诉你,如果余震平和你再有联系,一定要马上通知我们……

    苗菲言!气呼呼的把电话给挂掉了,庄睿话说的虽然有点道理,不过余震平失去踪迹,事情总归是不受警方掌控了,早知道会这样由证,还不如提前实施抓捕呢。

    这会虽然在各大长途汽车站和火车站布控抓人了,但是专案组的人都知道,那人的反侦查能力极强,抓到人的希望很是渺茫。

    他们猜的没错,此时的余震平,正坐在一节运输煤炭的火车上,啃着烧鸡喝着白酒呢,就他那身材加上黑黢黢的脸,就算是被人看到了也会以为是流浪的小孩子。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除了在开始的时候,苗菲言!还经常打电话询问庄睿,余震平有没有打电话过来?

    但是到了两个多月之后,专案组已经面临要解散的地步了,余震平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丝毫的影踪。

    庄睿倒是没所谓,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赵国栋放不下彭城的亲人,最终还是没留在北京,不过把女儿留在了欧阳婉的身边,让老人平添了许多的乐趣。

    定光博物馆的装修,已经全部完成,还有几件特殊的展柜没有微好,估计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博物馆就可以开业了,庄睿这几天都在那边忙乎着,地下室中的藏品,也分批运到了博物馆之中。

    皇甫云在一个多月前,就赶到北京,与他同来的,还有吉美博物钚的馆长巴斯,吉美。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巴斯,吉美不仅答应了庄睿的条件,把包括当年弗雷所捐赠的十多幅书画作品,以及庄睿提出的诸如西汉《白玉老虎》作为交易品之外,又额外赠送了庄睿一批敦煌文物。

    这批文物包括三十多个敦煌残缺佛像,二十多幅当年从敦煌盗走的壁画,最为珍贵的是,其中还有一百三十卷当年遗失的佛经。

    皇甫云也没有辜负庄睿的信任,拿到了这么多的珍贵文物,他所付出的代价就是七幅毕加索的素描写真画。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这桩交易很难说清诀占便宜,谁吃了亏的。

    文化部在得到庄睿的通知之后,专门就此事进行的报道,报道一出,引起了全国收藏界、考古界以及佛学界的震动!无数藏家高僧们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要求鉴赏那些佛经!

    而金胖子的老师,更是以九十三岁的高龄,亲自赶到了庄睿的住所,鉴定了那批佛经,最终确认,这的确是从敦煌遗失的经卷无疑。

    老人除了手书了一份鉴定证书交给庄睿之外,又毛遂自荐的给庄睿的博物馆提了名,久不写大字的老人,破天荒的执意要直接写大字,以免庄睿再去放大。

    简单的几个名字,老人足足写了三个多小时,即使在庄睿那开足了冷气的客厅,老人还是累的几乎虚脱,如果不是有庄睿的灵气,恐怕真会出个好歹。

    当时在场的,还有好几位收蕺界、考古界的专家,以及佛学界的高僧,消息一经传出,庄睿的博物馆尚未开业,已经红透了整个古玩收藏圈子,不少蕺友自发组织的活动,也经常邀请庄睿参加,把庄睿忙的是不亦乐乎。

    至于博物馆的安保,外围交给了京城一家信誉比较好的安保公司,内部监控和馆内巡逻,则是由郝龙的战友组成,一共十二个人,分成三班么卟L时巡逻。

    都龙的这些战友,均是出自特种师的,其来历背景都没有问题,身手更是了得,对于安保工作也很熟悉,像那些庄睿看起来很复杂的监控设施,他们都能很好的运用操作,把他们招致麾下,让庄睿着实花费了不少钱。

    “哎……哎,我说你们几个,小心点儿,算了,我自己来吧……-

    皇甫云这个常务副馆长,这几天快成了搬运工了,他的那些宝贝刀剑,在外人看来就是些破铜烂铁,是以在拿放的时候不怎么注意「可是把皇甫云给心疼坏了,几乎每一把刀剑,都是他亲手摆在架子或者玻璃柜中的。

    庄睿在一旁看的好笑,说道:“皇甫兄,这又不是瓷器,没那么金贵的,来来,喝口水……”

    “得了吧,我这些宝贝比瓷器还金贵着呢,这外上的纹路要是被蹭一下,你帮我研磨回来?”

    皇甫云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将手中的郧把据考证是明朝的尚方宝剑,小心翼翼的摆放到架子上,回身接过庄睿递来的矿泉水。

    “坌甫兄,怎么样,担当这个博物馆的负责人,不委屈你吧……

    看着在保安安排下,井井有条进行着展柜安装的工人们,庄睿自豪的问道。

    虽然从占地面积上来讲,定光博物馆和京城很多大博物馆很难相比,但是从馆藏精品的数量和质量上而言,定光博物馆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以鬼谷子元下山青花瓷罐与龙山文化黑陶为首,辅以宋朝五大名窑和明清官窑的瓷器,另外还有数百件清朝瓷器组成了陶瓷器展馆,其藏品之质量,在国内都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

    而以“定光剑”作为招牌的刀剑展馆,更是集合了从古文明时期的石带到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再到汉唐时的铁制刀剑,尽显了一部宏大的战争史。

    不仅如此,刀剑展馆内,还有国外中世纪的花剑、十字剑,双手侍剑,和全长达到14米用于劈砍的大型双手剑。

    另外还有延续罗马风格的长矛,波斯风格的弯刀、用圆形、菱形或小方形的金属片,缝在皮子或厚布上的锁子甲和用铁条、铆钉牢牢固定在一起的盾牌,盾牌上面的那些十字架图案,使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其来历。

    庄睿也是第一次得见皇甫云的这些藏品,里面最让他感兴趣的,还是那几个式样很古怪的头盔,这些头盔大多为圆形和锥形,头盔前沿处伸下一条铁以保护鼻子。

    其中有一个据说是12世纪的圆顶头盔,除前面双眼处有条缝隙,整个头部和脸部都被罩住,面板处被凿出许多小孔,借以呼吸。

    看到这些头盔和武器,庄睿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就会浮现出堂吉诃德那经典的人物形象来。

    这也是国内的唯一一家刀剑展馆,虽然现在还没有开业,但是很多来自山东河北天津等地的蕺友和听到消息的冷兵器爱好者,已经是各托关系,请求庄睿对他们提前开放了,就连金胖子都打来几个电话,想先睹为快。

    那位在国内首开私人博物馆先河的马先生,也给庄睿打了电话,愿意就自己对私人博物馆的一些见解,和庄睿交流一下,昨天庄睿带着皇甫云,就和那位一起吃了顿饭,得到了许多指点,受益菲浅。

    书画展馆里面也是名家荟萃,不但有一系列的清宫廷画,而且在宋军闻之庄睿要开博物馆之后,说给了自家老爷子听,那位老爷子不仅归还了那幅唐伯虎的《李端端图》,另外还送来了几幅明清名家的作品,大大丰富了书画展馆的藏品。

    而且庄睿手上,还有一个杀手锏,卯就是剩余的毕加索的十三幅素描作品,虽然近些年来,国内收藏家也合拍一些国外知名画家的油画,但是诸如梵高毕加索等顶级大师的作品,庄睿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独一份。

    有了这些蕺品,加上某些部门在定光博物馆与吉美博物馆交流藏品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提及了一下庄睿所藏物品的珍贵性,此时在互联网上已经被炒得火热,许多藏家从全国各地纷纷打来电话,询问庄睿的开馆时间。

    不过庄睿此刻出现在这里,却是春向皇甫云告辞的,因为他和泰萱冰商量好了,趁着开馆之前还有十来夭的空闲时间,准备去海南拍摄婚纱照。

    庄睿的研究生面试,已经通过了,到了还有2个月的时间,就要开始读研,在这之前,庄睿决定把婚事给办了,秦萱冰挂着个未婚妻的名分,在0己家里住了小半年了,庄睿心里也是过意不去。

    这博物馆开业和洞房花烛,同是庄睿人生很重要的事情,代表了庄睿的事业和爱情,都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按照欧阳军的话说,这就叫做双喜临门。!~!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