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五章 炒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蒋昊调集人手监控起古玩市场的事情,庄睿自然不知去哪个,蒋昊也没有告诉他,在无声无息之中,就将古玩城以及周围都布控了起来。

    按照蒋昊等人的分析,以余震平疑心之重,知道庄睿在古玩城后,肯定会前来查看一番,或许他们在这里就能得到余震平的影踪,跟随其到藏匿之处,那样就不用在劳烦庄睿了。

    当然,先前和庄睿谈的条件,自然也做不得准了。

    庄睿这会的心思却是没有放在余震平的身上,他还在想着,怎么把到手的这件《山居图》,给炒作一下呢。

    古玩价格的炒作和商业运作模式,其实区别也不大,82年的茅台为什么能卖到上万块钱一瓶,而82年的二锅头,最多只能卖到100?不就是炒作出来的效果嘛?

    按照市场规律而言,有炒作,必然也有冷落,在庄睿看来,市场对于萧俊贤的作品,就是受到了冷落,而且是大冷。

    就好比这幅画本身是茅台酒的品质,但是在市场却卖的是二锅头的价格,升值的潜力十分的大,这也是庄睿愿意出高于市场的价格,将其拿下的主要原因之一。

    再者现在对于庄睿而言,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如果没有什么天灾人祸,他的钱只会越来越多,所以只要能淘换到东西,庄睿多花点钱都是没关系的。

    反正他的博物馆,又不是只看一两年就关门,古玩的真谛,就在于个“古”字上,即使自己不炒作,过个三五八年的,现在高价收的物件,届时可能都会身价倍增的。

    有些朋友不明白,明知道这东西会涨价,怎么现在还会卖呢?这些做生意的人又不傻!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他们买东西的时候需要钱,手里挤压的物件多了,必然就没有资金再去淘弄自个儿喜欢的东西。

    说直白点,这玩意就像是炒股一样,买的股票涨了,就要卖掉,去另外再选个潜力股,要不然个个人都买了东西攥手里面,古玩市场早就没商品流通了。

    和老齐谈好价钱后,庄睿就让彭飞带老齐去银行了,并且嘱咐彭飞多取点钱过来,今儿也算是机会难得,如慕这些古玩老板们,真能拿出点好物件,庄睿绝对能满载而归的。

    “庄老师,您看看我这物件怎么样?”

    老齐这边事情谈完了,后面一人马上把东西拿了过来,放在了庄睿面前的桌子上。

    “这东西,有点儿古怪看着面前的这个青铜器,庄睿眼前一亮,不过在用灵气渗入到器物里面之后,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个青铜器器型不大,高约10公分,直径在七八公分左右,下面三足舟鼎状,器身是圆的,上面布满了铜诱,没有经过人为的处理,乍然看上去,应该是个开门的物件。

    不过庄睿通过灵气看到,这青铜器的器身充斥着紫色的灵气,但是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这些紫气正在流失之中。

    而且青铜器下面三足,却是空空如也,没有丝毫的灵气存在,庄睿拿过一把放大镜,仔细的看了一会之后,眼中安出了然的神色来。

    从放大镜中可以发现,这个青铜器的三足,颜色和器身略有不同,应该是后补的,看到这里,庄睿心中感觉到有点可惜,如果三足不残缺的话,这个青铜器可以列为国家一级文物了。

    别看这东西个头不大,但他是青铜敦鼎的器型,非敦非鼎又似敦似鼎,三足似鼎,圆肚似敦,但是器身上没有直耳,不符合鼎的造型,这在古代应该是一件祭天的礼器。

    看到这里,庄睿不禁在心里暗叹,河南不愧是中原大地,历史悠久,先有鱼龙玉,再有这青铜器敦鼎,这些未经考证的玩意儿,也是随处可见。

    见到庄睿沉吟不语,这物件的主人有些着急,出言问道:“庄老师,您看这东西,应该是个什么年代的?您收不收啊?”

    “对不住,您的这东西,器型很罕见,不过有一点,它是残缺的,这三足,是后面补上去的庄睿摇了摇头,鼎器的代表就是底足和直耳,这两个特征都没有了,那自己要来干什么?当破烂卖这玩意还不是纯铜呢。

    “不可能啊?庄老师,您会不会看错了呀?”

    这但凡是个人,就接受不了别人说他的东西不好,刚刚这位还在夸奖着庄睿的人,立马变得一脸激愤,就差没卷袖子要动手了。

    “您看看这器身和三足之间的差异,颜色和锈迹都不对,这物件虽然是后补的,但并不是作伪,留着把玩还是不错的经历过济南和央视鉴宝,对于这样的人,庄睿也算是见过不少了,当下也不多言,直接把手中的放大镜递了过去。

    讲再多的话,也没有事实能说明问题,那人在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之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拿起那青铜敦鼎,头也不回的挤出了人群。

    看着那人离去,庄睿摇了摇头,说道:“诸位,古玩这些物件,都是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不过经历了这么多年,有些残缺都是很正常的,并且代代都有作伪的东西,大家不要太执着于物件的真假,现在这东西是假的,再过上几百年,不也变成古董了吗?”

    “对,庄老师说的没错,大家心态要摆正亦…”

    “就是嘛,谁都想自个儿的东西好,可是哪有那么多好东西呀……”

    “庄老师,轮到我了,来帮我看看见…”

    庄睿的话引起场内一片哄笑声,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也变得轻松了下来。

    接下来庄睿接连鉴定的几个物件,都是现代工艺品,不过作假的手艺,要比潘家园的那些东西高明多了,都说假古董多出自河南,这也让庄睿大开了眼界。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彭飞和老齐回来了,不过在彭飞背后,多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他可是按照庄睿的吩咐,足足取了八十万的现金。

    陶瓷器庄睿现在独缺汉唐的,青铜器倒是都缺,不过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在这里购买,所以庄睿的目的,是想淘弄点儿杂项物件,填充一下自己的玉石杂项馆。

    不过后面拿来鉴定的东西,让庄睿感到有些失望,基本上都是砚代仿品,即使有一两件真东西,也是价值不高,不值得自己出手的。

    转眼时间就到了中牛,张经理已经在古玩城旁边订了好酒席,这专家费省掉了,请专家吃个饭,却是必须的,要知道,按照庄睿现在在古玩界的地位,出席这么一次鉴宝活动,怎么着也要给个十万八万的辛苦费吧。

    相陪的人有当地古玩协会的几个领导,而那些等待庄睿鉴定的人,就没有这种待遇了,纷纷涌出了古玩城,去找地方对付两口,然后再回来排队。

    他们也看出来了,就庄睿一人,今儿怎么都不可能把在场所有人的物件鉴定人,只有排在前面,才能有机会。

    “嗯?那人怎么看着有点儿面熟?”

    庄睿刚走出古玩城,就看到有个小学生从自个儿身边走了过去,大热天的脖子上还戴了个红领巾,不由愣了一下。

    不过在张力等人的拥簇下,庄睿也没多想,随着众人过了条马路,来到了酒店里。

    就在庄睿进入酒店的时候,刚才从他身边走过的那个身影,回头看了一眼庄睿,才消失在了十字路口。

    这人正是余震平,不过出乎蒋昊等人预料之外的是,他并没有进入牛玩城,这也让蒋组长的诸般布置,全落了空,辛辛苦苦的守了一天之后,不得不将人员撤了出来。

    “张经理,咱们继续吧?”

    吃完饭回到古玩城之后,庄睿稍坐喝了口水,看到外面排的那长队,不禁苦笑了起来,他现在算是明白了,那专家为什么一请就是好几个,敢情这工作量实在是不小啊。

    “彭飞,六万,付钱……”

    庄睿将手中把玩着的一个清中期的玉如意,递给了彭飞,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腰。

    从吃完饭一直坐着,看了大概有五六十个古玩,虽然其中真品不少,但是能让庄睿看中的,只有六七件,一共花出去了大概四十多万。

    这其间蒋昊打了好几个电话进来,询问余震平有没有和他联寻,看来那哥们也急了,主动权不在手上,做起事情来自然是束手束脚的。

    “下一个……”

    站在门口喊话的张经理,中气十足的对着门外喊道,他今天算是开了眼界,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做专家。

    不管是那个类别的古玩,只要到了庄睿手上,都能辨出真伪,说出依据,庄睿整个就一古玩百事通,术有专精这句话,实在不适用于庄睿,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个物件能难得住他的。

    “哎,这物件不小…”

    随着张力的喊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进入到了房间,庄睿看见他怀里抱着的物件之后,顿时眼前一亮。

    P:前面章节名错了,683应该是693,不过内容没错,对不住大家,早起更新求票,到九点的时候还是0票,有点悲催,大家有月票的支持下吧。X!~!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