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754-755-756章 雏鹰(上、中、下)【九更二万七,完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54-755-756章 雏鹰(上、中、下)【九更二万七,完成!】

    拥有灵气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了,经过和白狮以及家人的相处,庄睿发现,不管是人体还是动物,能容纳灵气的数量,总是有限的。

    体积越小的动物,可以容纳的灵气就越少,像小雏鹰这么大的一个小东西,根本就消耗不了多少灵气,多余的灵气也不会伤害它的身体,但是会从雏鹰体内溢出,返回到庄睿眼中。

    像白狮这样的大家伙,如果再受一点伤的话,就足以将庄睿眼中的灵气,全部都给消耗殆尽了。

    至于眼前的金雕,庄睿只是用了眼中五分之一左右的灵气,就让它的伤口全部愈合了起来,并且伤疤已经淡化的几乎看不出来了。

    左右无事,庄睿干脆用灵气把这对雕伉俪的身体,都给梳理了一遍,清除了一下两只金雕体内的顽疾,经过灵气的滋润,两只金雕显得愈发神骏,顾首之间,威风凛凛。

    “小家伙,上来……”

    给母雕疗过了伤,庄睿心中的负罪感减轻了很多,此次雪山之行的任务,似乎也全都完成了,抬手看了下时间,这会是上午9点多,庄睿已经在考虑,自己是否应该下山了。

    说老实话,庄睿真是有些不舍大雪山,这里清新的空气,可爱的动物,就连那些低矮的灌木丛上开满的野花,在庄睿眼中都是异常的美丽。

    想着要离开雪山,不知道为何,庄睿心中突然变得空荡荡的,似乎有什么紧要的东西将要失去一般。

    但是庄睿明白,自己终究是不属于雪山的,加上秦萱冰的身体也让他牵挂,今天,是离开的时候了。

    看着靠着一双爪子,死死抓在自己肩膀上的小雏鹰,庄睿眼中闪过一丝温情,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或许会有背叛,但是庄睿还没有听说过,会有动物背叛自己的主人。

    “两位,我们就要离开了,离开这雪山,离开西藏了,日后或许咱们还有再见的时候……”

    看着两只人立在地上的金雕,庄睿并没有把她们看成是低等的生物,而是像朋友一样说着话,在这个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其实都是一样的,人生一世,草木同样也有一秋!

    “嘎嘎……嘎嘎嘎……”

    似乎听懂了庄睿的话,两只金雕同时昂头鸣叫了起来,声音里有对朋友的不舍,有对儿女离去的伤心。

    “走了!”

    庄睿顿了顿脚,他知道这两只天空之王,是不会跟随自己离开的,再呆下去图惹伤心,倒是肩膀上的小家伙,不知道离别之苦,正没心没肺的在啄弄庄睿的衣领玩耍。

    两只金雕见到庄睿转身离开,也是翅膀一震冲天而起,不过一只金雕往雪山上飞去,而另外的那个母雕,则是回洞穴看守剩下的那三个儿女了。

    “白狮,咱们要回家了!”

    收拾好帐篷之后,庄睿把半腰高的背包背在身后,然后将那个小包里面塞满了衣服,给小雏鹰做了个很温暖的窝。

    回去的路途要翻越眼前的这座雪山,庄睿可不认为这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小家伙,能承受住山巅的严寒。

    听着胸前那个小家伙时不时的“啾啾”叫声,庄睿的心情逐渐的变好起来,俗话说花无百日香,人无千日好,总归是要离开的,并且在俗世里,还有自己未尽的孝道呢。

    东面的山坡积雪较少,而且地势相对也比较平坦,庄睿中途没有休息,一鼓作气的冲上了山巅,一共只用了两个多小时,正好是中午十二点左右。

    站在高山之巅,虽然能一览众山小,但是似乎和太阳也距离进了很多,强烈的紫外线照射的庄睿很不舒服,相对比较低的气压,也让胸前的小雏鹰很是无精打采。

    倒是白狮和大小雪的神态很悠闲,小雪更是时不时的凑近庄睿,享受一下灵气入体的待遇,然后再讨好似地跟在白狮和雪獒的身后,看的庄睿直想发笑,这雪山之王真是像个顽皮的孩子一般。

    “带不带雪豹下山?”

    这个问题已经是迫在眉睫了,下午自己一定可以回到村子里,但是这只雪豹呢?它愿意跟自己走吗?回到炎热的内地城市,它能适应吗?

    从庄睿的本心出发,他当然是想把这只大猫带回去,虽然雪豹在别人眼里,是个凶猛的野兽,但是在庄睿眼中,和家养的猫,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体积大了一点,并且更加通人性而已。

    但是从雪豹的角度出发,跟自己走对它是百害而无一利,惯了的雪山之王,能承受自己那个牢笼般大小的四合院吗?每天喂养的食物,会不会消磨掉雪豹那机警凶猛的天性呢?

    “唉,先下山再说吧……”

    看着无忧无虑的小雪,庄睿想的脑袋都快炸了,干脆顺其自然吧,到时候让雪豹自己决定。

    “雪豹!雪豹,小心,嘉措大概,你后退,我拿枪打……”

    突然,一阵人声从山巅下面传了出来,伴随着话声,还有枪栓拉动的声音,这可把庄睿给吓了一跳,他不是怕来人打自己,而是怕他们伤了雪豹。

    “住手,不要开枪,不准开枪,彭飞,给我滚出来……”

    庄睿听出是彭飞的声音,也清楚的知道彭飞枪法的厉害,如果真开枪,那绝对是奔着雪豹要害去的,即使自己眼中的灵气再牛逼100倍,恐怕也救不活一只死豹了。

    听到山下传来的声音,雪豹也是吓了窜了起来,不过这家伙很机敏,马上跑回到庄睿的身后,伸出头向外探去,没有一点雪山之王的觉悟。

    “庄……庄哥?”

    听到庄睿的声音后,如果不是正在攀爬最后一段岩壁,彭飞差点高兴的跳起来,不过手脚的速度加快了许多,三下五除二的爬到山顶处。

    “庄哥,以后不许这样了啊,你可吓死我了……”

    久经沙场的彭飞到底还是年轻,见到庄睿之后,眼圈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彭飞父母双亡,自从来了妹妹丫丫跟了庄睿之后,得到庄睿一家人的诸多照顾,在彭飞心里,庄睿亦兄亦父,如果可能的话,彭飞绝对会帮庄睿挡枪的。

    “嗨,我说你小子,啥时候变得矫情了起来?对了,身体怎么样?你胸口的伤没好,谁让你上来的?”

    庄睿见到彭飞也很高兴,不过马上板起了脸,他给彭飞疗伤,只是在彭飞睡着的时候,并且也不敢加大灵气的用量,怕是彭飞前几天的伤还没好利索。

    “庄哥,我伤早就好了,您看……”

    找到了庄睿,彭飞心中压着的一块大石,终于消除掉了,居然像个孩子似地,挥舞着拳脚在庄睿面前证实自己的强壮。

    “得了吧你,就你那小身板,还敢在我面前显摆?”

    庄睿很鄙视的看了气喘吁吁的彭飞一眼,从背包里掏出了包烟,说道:“你要不要来一根?”

    庄睿这招忒狠毒,马上吓得彭飞脸色煞白,在海拔五六千米的高度抽烟,那绝对是厕所里面点灯……找死!

    “哎,小庄,这地方可别抽烟,万一一口气喘不上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紧跟着彭飞爬上山巅的人,是导游格桑,他一上来就见到庄睿拿着个防风打火机正在点烟,不禁吓了一跳,连忙出言制止。

    “别管他,抽死了拉倒……”

    最后上来的嘉措没好气的嚷嚷了一声,庄睿失踪的这两天,无疑是他的心理压力最大,现在见到了庄睿,心中绷紧着的那根弦,终于是能松一松了。

    庄睿知道自己那天执意上山,会带给嘉措很大的麻烦,于是凑过去没话找话的说道:“呵呵,嘉措大哥,你们干嘛上山啊?”

    只是话刚出口,庄睿就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了。

    “我们干嘛上山?还不是为了找你小子啊……”

    果然,在听到庄睿的话后,嘉措脸红脖子粗的跳了起来,这会也不顾忌庄睿有什么背景了,就差没卷袖子要和庄睿干上一架。

    “呜呜……嗷唔……”

    挥拳擦掌的嘉措还没走到庄睿跟前,忽然听到一阵野兽的咆哮声,嘉措走南闯北可是见识多广,马上听出了是豹子的声音。

    看到庄睿身后呲牙咧嘴的雪豹,嘉措这才想起来,刚才还没上到山顶时见到的那个家伙,只是嘉措有些不明白,这只雪豹为什么不攻击庄睿?

    要知道,雪豹生性机警凶猛,在感觉到有威胁的时候,往往都会主动的去攻击,现在这山顶一共有四个人,按理说这雪豹绝对是要先下手为强的。

    “小雪,别闹!”

    庄睿转过身,在雪豹头上拍了一记,然后又摸了摸它脖颈间的毛发,指着彭飞等人,说道:“小雪,如果你不跟我走的话,以后绝对不能伤害人类,知道吗?除非那人有伤害你的举动,见到拿这个东西的,你就跑……”

    庄睿本来是想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准伤害人类的,但是一想,不对啊,要是有偷猎的人上山,难不成小雪就要当成靶子给他们打?

    说话间,庄睿把彭飞手中的那把枪拿了过去,对着远处,“砰!”的放了一枪,枪声吓得大小雪都颤抖了一下,只有白狮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根本就不为所动。

    第七百五十五章 雏鹰(中)

    “看到没有,就是这个东西,如果有人拿着他,你就咬他,或者躲起来……”

    庄睿把枪放在雪豹面前,似乎对这个家伙有些畏惧,小雪凑到跟前,用鼻子闻了闻之后,马上躲开了。

    “小……小庄,我……我说你……你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啊?”

    庄睿这边在教导雪豹不提,却把彭飞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雷的是外焦里嫩,这野兽能听得懂人话吗?而且居然不教好的,偏偏去教野兽袭击人类。

    “呃,这只雪豹受了伤,我给他治好了,现在很听我的话……”

    庄睿也知道刚才自己的举动,有点出格了,连忙抛了抛手中的云南白药喷剂,接着说道:“雪豹以后不会袭击人类的,格桑大哥您是下面村子里的人吧?告诉下村里人,以后见了雪豹不要打,它是这座大雪山的守护神……”

    就在刚才彭飞举枪的时候,庄睿已经下了决心,不带雪豹离开,还是让它留在大雪山上吧,因为回到城市里,即使雪豹不咬人,也会被人当成怪物一样来看,庄睿不想自己的朋友,受到那种待遇。

    “不对,雪獒才是我们大雪山的守护神,哎,就是你身后那只……”

    格桑听到庄睿的话后,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在打量雪豹的时候,突然看到和白狮一起很悠闲的趴在地上的母獒,顿时大声喊叫了起来。

    “大雪山的守护神,请接受我最真挚的……”

    这回轮到庄睿吃惊了,格桑在看到母獒之后,马上双膝跪地,居然对着母獒磕起了头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唠叨着,看的庄睿摇头不已。

    “妈的,屁的守护神,就是我家白狮的媳妇……”

    庄睿没好气的想着,“哎呦,万一他们要说雪獒是守护神,不让我带走怎么办啊?”

    庄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很为难的挠了挠头,低头的时候,看到对人多显得有些急躁的雪豹,顿时计上心来。

    “那个格桑啊……”

    庄睿忽然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等格桑抬起头,说道:“我昨天睡觉的时候,梦到活佛托梦了,他告诉我,雪獒要离开大雪山……”

    “不,不,活佛不会托这样的梦给你的,雪獒是我们大雪山的守护神……”

    没等庄睿说完,格桑就跳了起来,打断了庄睿的话,一脸面红耳赤的样子。

    对于藏民们来说,藏獒是他们最为忠心的朋友和最贴心的伙伴。

    前天嘉措讲了雪獒救护学生的事情,更是让他们对这个雪山守护神充满了敬仰,庄睿现在说这样的话,格桑没和他当场翻脸,就已经很客气了。

    “靠,这么大反应?”

    庄睿郁闷了一下,不过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继续说道:“我能拿活佛来开玩笑吗?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见到格桑还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庄睿说道:“坐下来说吧,你们刚上山,累的不轻,小雪,去,捉只猎物来……”

    庄睿这是想让格桑他们见识一下,人和雪豹也是能和平相处的,给后面自己要说的话,埋个伏笔。

    听到庄睿的话后,雪豹喉中发出一声咆哮,马上往山下窜去,不见了影踪。

    “这……这是豹子吗?”

    格桑被庄睿和雪豹之间的默契,搞的思想有些混乱了,这雪豹简直比藏獒还要听话啊?

    “格桑大哥,我要很认真的给你说,活佛托梦告诉我,大雪山上的守护神,以后将由那只雪豹来代替,它会像藏獒一样,保护牧民们的安全,寻找丢失的牛羊,带给你们吉祥和如意……”

    庄睿这话说的自己都不怎么相信,奶奶的,恐怕雪豹不吃牧民的牛羊就不错了,还保护?恐怕门儿都没有。

    “小……小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格桑活了三十多年,在这一刻,他的认知完本被庄睿给颠覆了,就是八岁大的孩子,也知道豹子是吃牛羊,而藏獒是保护牛羊的,庄睿这不是在扯淡嘛?

    “咳咳,当然,当然不是开玩笑……”

    庄睿咳嗽一下,说道:“是这样的,如果是大雪封山的时候,你们可以喂给雪豹一些羊吃,这些损失,由我来补充给你们,谁让活佛交代了我呢,嗯,我给你们村子二十万块钱,就当是以后你们喂养雪豹的费用……”

    为了这只在大雪山结交的朋友,庄睿也是不惜血本,既然不能将它带回去,庄睿也要给它一个安全成长的环境,能看的出来,这只雪豹的年龄并不大,经过自己灵气的滋润,最少还能有10多年可活呢。

    如果小雪以后真的老的无法捕食,也能让村子里的人把它给养起来,也不枉自己和这只大猫相识一场。

    “这……这,它不会袭击我们村里人吧?”

    格桑感觉庄睿是在说天方夜谭,这让雪豹不咬人,不等于是让老虎吃素,狮子吃草吗?根本就没有可能的事情。

    “当然不会袭击你们村子里的人,而且还会保护你们,它可是雪山之王啊……”

    庄睿想好了,等会就带雪豹下山,让它把村里所有人的味道都给闻上那么一遍,然后再交代雪豹不准伤人。

    “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格桑有些不以为然,抬头看了下天色,说道:“咱们吃点干粮,然后往山下赶吧,下山容易点,说不定晚上就能到村子里……”

    “等等,马上就有肉吃了……”

    庄睿摇了摇头,他话声刚落,雪豹的身形就出现在了山顶上,在它的口中,叼着一只小盘羊,比昨天捕捉的那只还要小,只有四五十斤重的样子。

    “这还不吃羊?”格桑有些无语。

    “这可是野生的羊,又不是家养的,雪豹可是有灵性的,行了,嘉措大哥,感觉收拾一下,咱们吃完下山……”

    庄睿撇了撇嘴,哥们又没说雪豹改吃素,不祸害你们村子不就行了嘛?

    刚才庄睿和格桑对话,彭飞和嘉措都没插口,这会见到雪豹的猎物,才开始忙活了起来,彭飞剥羊,嘉措生火,十来分钟的功夫,一串串鲜嫩的羊肉,就挂在了火堆上面。

    “哎,彭飞,给我切点肉条,要小一点的,哎,再小一点,嗯,可以了……”

    似乎闻到了血腥味,庄睿怀里的小雏鹰,这会开始“啾啾”的尖叫起来,身体也不老实的在背包里拳打脚踢,用自己的方式提出了抗议。

    拿着彭飞切好的肉条,庄睿有些笨拙的喂起小雏鹰来,只是他的哺育技能显然无法和母雕相比,有好几次都没能塞到小雏鹰的嘴里,最后干脆把肉条放到手心里,让小家伙自己去叼食了。

    “嘿,庄哥,您从哪里摸了只野鸡崽啊?”

    彭飞把盘羊剩下的内脏和一些碎肉丢给白狮和雪豹几个家伙后,凑到了庄睿身边,看着从庄睿背包里伸出头的毛绒绒的小家伙,不禁伸出手去,想要抚摸一下。

    “滚一边去,你们家的鸡仔吃肉的啊?”庄睿笑骂道。

    “哎呦,还啄人呀……”

    彭飞的手刚伸到小雏鹰面前,就被那利喙啄了一下,昨天啄庄睿的时候,还是力道不够,没有见血,但是今儿却是直接把彭飞的手,给啄出一个血印来。

    “庄……庄哥,这玩意不会是老鹰吧?”

    彭飞这下算是清醒了过来,刚才也不是没想到,只是感觉庄睿和白狮掏个野鸡窝还有可能,但是去掏老鹰窝,恐怕还真没这本事。

    “嘿嘿,不是老鹰……”庄睿卖起了关子,喂食着小雏鹰,不搭理彭飞了。

    “哎,我说庄哥,您就给我说说啊,这小老鹰是从哪里掏来的?我也要去搞一只……”

    都说男人是无法拒绝玩鹰养狗这种诱惑的,彭飞这时候那眼睛里,满是“羡慕”两个字,错非眼前的人是庄睿,要是换个人,彭飞动手抢夺的心思都有了。

    “都说了这不是老鹰,这是金雕,懂不懂?”

    庄睿笑着说道:“没看过《神雕侠侣》的电视啊?那里面的大雕,就是这小东西的祖先……”

    听见庄睿说到自己,小雏鹰“啾啾”的叫了几声,在庄睿手心里轻轻的啄了几下,这番情景看的彭飞是眼红不已,恨不得和小家伙亲热的人,不是庄睿而是自己。

    “这是大雕的幼崽,小庄,你是从哪里得到它的?”

    已经生好了火的嘉措走了过来,一眼就认出了小雏鹰,不过他的眼神和彭飞没啥两样,都是羡慕嫉妒恨,就差没动手抢了。

    “嗯,它母亲受了伤,我给治好的,所以为了报恩,把它就送给我了……”

    庄睿丝毫没有说谎的难为情,信口开河的找了个理由,虽然他给母雕疗伤不假,但是罪魁祸首也正是他,这说法绝对是往自个儿脸上贴金。

    第七百五十六章 雏鹰(下)

    “庄哥,您大学好像是金融专业的吧?没听说您啥时候进修的兽医专业啊?”

    彭飞闻言围着庄睿绕了几圈,张嘴说出来的话,让庄睿刚喝到嘴里的一口青稞酒,“噗嗤”一下全吐在了彭飞身上。

    主要是庄睿这理由太蹩脚了,先不提庄睿是否有这治疗野兽的本领,就这事,也忒离谱了一点,最先是雪豹受伤他给救了,然后就是母雕受伤,难不成这大雪山上的动物,受伤后都往庄睿身边跑?

    “咳咳,哥哥我人品好,而且我有特异功能,能和动物沟通,它们当然听我的话了,别说送一只小雏鹰,让它们跟我走都行……”

    反正金雕夫妇又不在,即使在,也无法反驳庄睿,庄睿同学干脆信口胡吹了起来,您几位爱信不信。

    “小庄,你……你这只小雏鹰,能不能让给我啊……”

    嘉措突然开口说道,脸上现出很难为情的样子,纯朴的藏民是不允许向外人索要东西的,嘉措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话。

    “让给你?不行,绝对不行……”

    庄睿愣了一下,马上摆起了手,出言拒绝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为了这只小雏鹰,哥们差点把白狮和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了,这小东西庄睿看的比什么都重,拿座金山来,庄睿也不换。

    “小庄,我用一百只羊,十匹骏马,三十只牦牛,换你这只小雏鹰,行不行?”

    嘉措没有死心,先开出了自己的价码,他这价格绝对不低了,加起来大概能有几十万的样子了。

    这也是嘉措所有的身家,他本人把自己的牛羊骏马,都交给了别人帮着放牧,现在为了买这只雏鹰,嘉措已经是准备荡尽家财。

    “不卖,嘉措大哥,我给您说实话,您就是搬来一座金山银山,我也不会出售这个小家伙的,它真的是金雕送给我的……”

    庄睿根本就不用考虑,在嘉措话音刚落的时候,就一口拒绝掉了,别说自己不缺钱,就是现在破产了,庄睿也不会考虑出售雏鹰的,大不了哥们回山里当野人去,照样有吃有喝,呃,那样媳妇是肯定没了的。

    见到庄睿出言坚决,嘉措脸色变得暗淡了起来,已经请求了两次,都被庄睿拒绝了,藏民的自尊,让嘉措没有再说第三次。

    至于庄睿所说的什么金雕送给他的雏鹰,嘉措根本就是连一个字都不相信的,金雕性情最是护崽,别说送给别人雏鹰了,就是有人靠近它的洞穴,金雕都能和那人拼命。

    在嘉措看来,庄睿肯定是趁着金雕不在的时候,偷偷掏来的这只雏鹰,庄睿不愿意卖,嘉措也没有办法,只能怨自个儿为啥没那好运气了。

    “嘉措大哥,您要点别的都行,这小东西和我对眼,真的不能让给你……”

    庄睿也有些不好意思,和嘉措这一路上关系处的不错,不能因为这个坏了关系,连忙出言解释了一下。

    “没事,这东西在你手上,我怕是毁了它……”

    嘉措摇了摇头,看向小雏鹰的目光,全是喜爱之情。

    “毁了它?怎么会呢……”

    庄睿有些不解,自己爱护这小东西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毁了它的?

    嘉措摆了摆手,问道:“小庄,你会训鹰吗?”

    “不会!”

    庄睿很干脆的答道,他只是喜欢而已。

    “训鹰又叫做熬鹰,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技能,只有在大草原上的人,才能熬出最好的猎鹰,让它成为牧民们的伙伴,猎手的兄弟……”嘉措给庄睿讲解了起来。

    听完嘉措的一席话,庄睿才感觉到,敢情这养鹰,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驯鹰人将鹰买来后,戴上牛皮手套,将鹰架在手上开始“熬鹰”。

    “熬鹰”是驯鹰的第一步,将鹰的眼线解开后,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把鹰架在手臂上,哪里人多就带它到哪里去。

    晚上休息时还要把狗拴在旁边,让鹰不怕狗。鹰猎需要鹰、狗、人三者的配合,缺一不可,直到鹰架在驯鹰人的臂上能够安心进食、睡觉,“熬鹰”就算基本完成了。

    这个过程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是非常难的,很少有人能把一只成年鹰训好,而雏鹰,就变得弥足珍贵了起来。

    自小养一只雏鹰,不但可以培养自己和雏鹰之间的感情,更可以在长期的潜移默化里,到雏鹰成年之后,如臂使指,这样的老鹰,是草原上的每个牧民,都梦寐以求的。

    “嘿嘿,哥们的这只小家伙,长大后绝对和白狮一样通灵,根本就不要训练……”

    听到嘉措的话后,庄睿在心里暗笑了起来,训练的目的不过是让金雕听话而已,自己不用训,一样能做到这一点。

    庄睿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开口问道:“对了,嘉措大哥,即使这猎鹰再好,现在也没有了用武之地,您有必要准备花费那么多钱,买这个小东西吗?”

    “唉,这是我的一个梦想啊……”

    嘉措叹了口气,给庄睿说了起来,原来,嘉措的爷爷曾经是西藏大草原上很有名的一个猎手,他的爷爷就曾经养过一只猎鹰。

    那只猎鹰也是大型雕,品种虽然没有金雕好,但是经过嘉措爷爷的训练,捕捉起猎物来,几乎是次次都能得手,曾经在一个冬天,独自捕猎到20只草原狼,被草原上所有的猎手,尊称为大草原上的鹰王。

    在嘉措很小的时候,曾经见过他爷爷肩膀上,站立着那只鹰王的风采,从小养一只鹰的梦想,就在嘉措心里扎根了。

    不过直到看见庄睿的这只小雏鹰,他才重新记起了那些难忘的往事,这才的要倾家荡产的来买这个小家伙。

    “嘉措大哥,现在也不让打猎了,您也别那么执着了……”

    虽然很钦佩嘉措对梦想的执着,但是庄睿也没有出让雏鹰的意思,这小东西现在就是他的心肝宝贝,说什么都不会卖的。

    说话间,格桑已经搞好了烤肉,几人吃了点东西之后,又休息了一会,就准备要下山了,如果顺利的话,晚上七八点钟,应该就能回到村子。

    下山的队伍颇有点意思,跑在最前面的,是白狮和它的准媳妇,中间是格桑嘉措等人,而庄睿和雪豹,则是不急不慢的跟在最后。

    除了靠近山顶的几处地方比较险峻之外,其它的地势还算平缓,一气走了五个小时左右,已经是下了雪线,远处升着冉冉炊烟的村子,已经是清晰可见了。

    “是嘉措吗?找到小庄了没有?白狮,是白狮!”

    在一处缓坡上,搭建着一定帐篷,索男从昨天上午到现在,已经足足等待了20多个小时,如果不是他为人比较沉稳,恐怕这会已经是出山去搬救兵了。

    见到山上下来一行人,索男刚刚问出口,就见到奔跑在前面的白狮,不禁高兴的大声喊了起来,白狮在,庄睿自然也是在的。

    “索男大哥,多谢您的关心啊……”

    庄睿抢前几步,走到了队伍前面,对着索男摆起了手。

    “你这臭小子,差点害死我啊……”

    看见庄睿之后,索男气呼呼的迎了上去,一拳就重重的捶在了庄睿的肩膀上。

    “嗷唔!”

    前面的白狮还没反应,小雪不答应了,顿时浑身毛发炸起,对着索男咆哮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在面前出现一只猛兽,心脏再强劲的人也是受不了的,雪豹的出现,吓得索男一屁股墩坐到了草地上。

    “雪豹,回来……”

    庄睿一把揪住雪豹脖子上的肉皮,把它给拉到了身边,又给它做了一番不准伤人的教育工作,这才转过头,对着像是见了鬼一般的索男,解释了起来。

    “不行,这事我不能答应,这不是欺骗藏区人们吗?”

    索男听到庄睿所谓活佛转世的鬼话之后,自然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当庄睿请求他给村民说这事的时候,索男一口就给拒绝掉了。

    “去,雪豹,和索男大哥亲热一下……”

    见到索男不肯帮忙,庄睿碰了碰雪豹,这家伙很上路的在身体已经僵硬了的索男脸上,轻轻的了一下,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把对方吓得差点魂魄出窍。

    “我帮,帮你说还不成,这家伙还听你的话?”

    过了半晌之后,索男才回过神来,有些惊奇的看着雪豹,如此通人性的家伙,说不定庄睿讲的是真话呢?

    “当然了,索男大哥,我什么时候说过瞎话啊,真的是活佛托梦告诉我的……”

    庄睿大言不惭的说道,他是不说瞎话,但是满嘴没一句真话,庄睿不信佛教,一点儿心理障碍都没有。

    “嘎……嘎嘎!”

    就在庄睿和索男扯皮的时候,众人头顶的天空上,出现了两只黑点,清脆的鹰鸣声传了过来。

    “哎呦,小庄,被你害死了,这……这大雕是来找雏鹰的,它……它们会和你拼命的……”

    出身猎人世家的嘉措,在看清楚天空的两只金雕之后,那一张脸苦的都能挤出苦水来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