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章 伤离别(续)【求月票支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村庄的山口处,变得一片寂静,只有蓝天上那两只不住盘旋飞翔的金雕,时不时的发出清脆的鸣叫声,数十个前来送来送行的村民,没有一个人说话,静的落针可闻。

    自古多情伤离别,虽然是形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但是放在此刻,也是很适用的,虽然仅仅相处了两天,但是雪豹的忠心和平时表现出来的娇憨可爱,真的是让庄睿难以舍弃。

    抱着雪豹的脖颈,庄睿这会哭的像个孩子似地,雪豹不住的歪着脑袋,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庄睿的脸庞。

    细心的人可以发现,在雪豹那双锐利的眼睛里,似乎也变得有些浑浊,当庄睿站起身来之后,两行细泪,悄无声息的从雪豹的眼中流出。

    “呜呜……呜呜……”

    从雪豹喉间发出的呜咽声里,所有的人都能听出那深深不舍庄睿离开的意思。

    几个随行的医院小护士还有华清大学的双胞胎姐妹,在见到这一幕后,也是眼圈发红,情不自禁的留下了眼泪。

    “小雪,守护好你的家园,守护好大雪山,我以后……会回来看你的……”

    庄睿抹了下脸上的泪水,松开手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转身向山口走去,他不想回头,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再回头看上一眼的话,会忍不住将雪豹带回去的。

    “呜呜……嗷唔……”

    雪豹知道自己新结交的这个朋友,就要离开自己,离开大雪山了,身体微伏在地上,前爪焦躁的刨着面前的土地。

    虽然雪豹有心想跟上去,但是庄睿的话却是让它回到大雪山上,这让刚刚成年不久的雪豹,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了。

    作为动物特有的灵性和敏感,雪豹似乎感觉到了,自己日后再也无法见到庄睿,喉中不断的发出了呜咽声,大颗的泪珠,从眼中滚落了下来。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庄睿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和雪豹相处,没有勾心斗角,不用怕它违背自己的意愿,那种很纯粹很纯粹的感情,让庄睿实在是难以割舍。

    庄睿相信,他现在只要回首挥挥手,雪豹就会跟上来。

    但是庄睿不敢保证,小雪会喜欢它的新生活,庄睿是怕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在高楼大厦中郁郁而终,那样还不如让它留在大雪山,继续傲啸山林。

    随行庄睿出山的人,都沉默了下来,跟在庄睿的身后,向山外走去。

    庄睿和雪豹之间的那种情感,在西藏人看来是很正常的,人和动物是可以和谐相处的,但是带给那几个华清大学的学生,更多的却是震撼。

    先前的一幕颠覆了他们很多以前的认知,让这些象牙塔的学子们,对于生命也有了更加深层次的了解,在这个地球上,人类不是唯一拥有感情的生物。

    “看,快看,那只豹子跟上来了……”

    在走出了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之后,一个学生的话,打破了这支队伍的沉寂,几乎所有人都回头望去,只有庄睿恍若未闻,继续着前行的脚步。

    其实庄睿早已知道,小雪跟在身后,不仅如此,就是那两只金雕,一直也盘旋在众人头顶的天空上,不时发出鸣叫声,似乎在给队伍指行着方向。

    彭飞也回头去看跟上来的雪豹了,他知道庄睿这会的内心,肯定很纠结,快走了几步,赶到庄睿身边,小声说道:“庄哥,要……要不然,咱们把那豹子带回去吧?”

    “咱家里已经养了这两只大家伙了,也不缺个雪豹吧?”

    见到庄睿不说话,彭飞又鼓动了几句,从昨天见到这只豹子,他就被吸引住了,这简直要比普通的狗还通人性,而雪豹今天所表现出的对庄睿的留恋,也让彭飞非常的感动。

    庄睿闻言放缓了脚步,看向彭飞,突然问道:“彭飞,你去过监狱没?”

    “去过啊,怎么了,庄哥?”

    彭飞亲手不知道抓进去多少毒贩,他当然去过监狱,有时候预审还是要用到他们的。

    “监狱的犯人自由吗?”庄睿接着说道。

    “犯人,自由?”

    彭飞撇了撇嘴,道:“要自由还叫犯人啊?监狱还好,有放风的地方,还能劳动,不过要是看守所那就惨喽,屁大地方最少要挤10几个人,闷都能闷死……”

    说到这里,彭飞也听出庄睿这话的意思来了,连忙紧接着说道:“庄哥,这可不一样啊,带雪豹走,咱们又不是把它关起来……”

    不过彭飞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越说越是没有了底气,雪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服从性,仅仅是对庄睿一个人而已,如果庄睿不在,万一出点什么事情,那可就是人命关天的。

    话再说回来了,城市里养只狗都要这证那证的,庄睿想在市中心养豹子,恐怕他关系再硬,也是会受到别人非议的。

    庄睿听到彭飞的话后,并没有反驳,只是淡淡的说道:“有什么区别吗?四合院才多大的地方?恐怕雪豹的速度爆发起来,十几秒钟就能跑个来回了,你以为它能开心吗?”

    如果庄睿有个像埃兹肯纳那样的城堡,或许会考虑带雪豹出山,但是四合院对于雪豹而言,就是一只牢笼。

    从出生就开始被灌输那些法规法律的人,尚且是无法忍受大狱的煎熬,更不用说一直自由自在惯了的雪豹了。

    ……

    由于带了几个学生,庄睿等人出山的时间比来时还要慢了许多,一直到夕阳西下,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才赶到大山外面。

    山外是一马平川的大草原,除了几个小土丘之外,再没有连绵不断的群山了,远处高耸的雪山,在夕阳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让庄睿情不自禁的想起雪山上生活的日子。

    在进山的时候,庄睿和医院开来的汽车,都由几个随车的医院保卫科的人看管了起来,这几天他们扎了帐篷住在了这里,对于西藏人来说,这和度假也差不多了。

    远远望到庄睿一行人出来,那几个保安马上开始收拾起帐篷来,等到庄睿等人走到汽车前面的时候,保安们也迎了上来,帮医生和护士们拿起了医疗器械。

    “那……那是什么?”一个保安突然指着队伍来路的一个山头,惊呼了起来。

    “嗷……嗷唔!嗷唔!”

    低沉而又略带嘶哑的吼叫,从那山坡上面响了起来,在这一刻,整个草原上变得寂静一片,就连夏日的蚊虫叫声,都消失掉了,只有这悲壮凄凉的声音,久久的在草原上回荡。

    从来没有人想到过,豹子居然也能发出这么震天的怒吼声,这让几个没有见过雪豹的保安,慌乱了起来,有人已经奔向了汽车,准备去拿枪了。

    “小雪,回去,回去吧,大雪山才是你的归宿!”

    就在雪豹嘶吼的同时,庄睿终于忍不住了,回头望着站在距离自己四五百米远的雪豹,大声的喊道,泪水已经模糊了庄睿的双眼。

    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庄睿的话,雪豹的吼叫声依然在继续着,引得白狮和雪獒也忍不住了,同时昂首嘶吼,在此刻,天地间只有几只猛兽的怒吼声,远远飘荡在大草原上。

    那两个拿枪的保安,早已惊呆在了原地,只顾得看远处的雪豹了,他们没有发现,在身边除了跟来的白狮之外,居然又多了一只雪白的藏獒。

    “小雪,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庄睿喃喃自语,鼓足了眼中的灵气,看向数百米外的雪豹,再不吝啬灵气的用量,一股脑的渗入到雪豹的身体之中。

    在灵气入体的瞬间,雪豹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嘶吼声顿时停了下来,不过喉间的呜咽声始终没有断过,它似乎也知道,庄睿正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告别。

    “嘎……嘎嘎……”

    两只在夕阳下,浑身闪烁着金光的大雕,此刻飞的非常低,距离庄睿的头顶,只有十多米的高度,口中不断的发出鸣叫声,在送着自己的人类朋友和即将远行的雏鹰。

    庄睿怀中的金羽,也在“啾啾”的叫着,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天空中的金雕,站在庄睿肩头,扑打着还没能长出羽毛的翅膀。

    “回去吧,朋友,以后我会带金羽来看你们的……”

    庄睿冲着天空摆了摆手,他对于两只金雕的感情,远没有雪豹深厚,不过这对金雕之间那种生死不弃的情感,也曾经深深感动过庄睿。

    包括那些学生和医生在内,很多人拿着摄像机或者是数码相机,在拍摄着这感人的一幕。

    同时,他们对庄睿也产生了深深的好奇,不知道这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能让陆地的雪豹和天空的猛禽一起来相送?

    庄睿低下头,小声的说道:“再见了,朋友们……”

    伸手抚摸了下站立在肩头的金羽,庄睿拉开了车门,闭上了眼睛,两行泪水顺着双颊流了下来——!~!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