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七章 气场【第一章,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虽然算不上是个老饕食客,但也是极爱吃的人,只要他在北京,就经常拉着在岳经兄大街小巷的转悠,着实吃了不少北方的特色招牌菜。

    不过北京和所有的大城市一样,在这里可不仅只有北方菜,天南地北八大菜系的佳肴都能吃到,而且在交通方便的现代,连材料都是空运的,极为正宗。

    醉仙楼就是家湖南菜馆,庄睿以前带着秦萱冰也来过,对那里的东安子鸡、红煨鱼翅、汤泡肚是念念不忘,只是湖南菜比较辣,秦萱冰不能多吃,所以后面庄睿也没有再来。

    醉仙楼的停车场很大,这也是一家饭店生意好坏的主要因素,如果饭店口味再好,没有停车场,那生意也好不到哪里去,反之就算口味一般,但是停车位充裕,生意一般都不会太差。

    这家饭店虽然名为楼,其实根本就是一溜平房,大堂里是散桌,在后面还有一间间的包间,装修的很精致,并且生意火爆,一般来晚了都订不到包间的。

    “任哥,怎么不进去啊?”

    庄睿刚走进饭店,就发现任春强四人都站在买单的那个地方,姜义正在和一经理模样的人说着话,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任春强看了庄睿一眼,小声说道:“小庄,咱们来晚了点,包厢被人给占了,这会生意好,一时半会的空不出来包间……”

    庄睿这位大师兄算是比较厚道的,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出言给庄睿解释了一下。

    今儿之所以来晚了,还是因为庄睿的原因,姜义订的时间是6点钟,不过从学校出发的时候都6点多了,现在更是快7点了,饭店不留包间也是理所当然的。

    “张经理,我们就晚到这么一会,就没包间了,也太那个了吧?都是常客了,您再给安排一个包间吧……”

    姜义是湖南人,很喜欢吃湖南菜,这家菜馆开业后没少来捧场,和这经理算是比较熟悉的。

    其实要是单请庄睿,那在大堂里面吃也无所谓的,但是今天难得把阚雨涵给请来了,这没有包间,让姜博士感觉特没面子。

    “小姜,不是兄弟不帮忙,可……这,您也看到了,大堂都快客满了,包间早就订出去了啊,岳麓厅我都给留到六点半的,谁知道您七点才到,实在是没有办法,要不然今儿就在大堂吃吧,回头兄弟送两个菜……”

    干饭店经理的,哪个不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其实六点零五分姜义还没到,包间就让出去了,不过张经理说话十分的客气,面子又给足了,顿时让姜义说不出话来了,也不好意思换饭店。

    在哪吃还不一样啊,庄睿看到身边就有张空桌,遂插口说道:“算了,就在大堂里吃吧,经理,东安鸡、金鱼戏莲、永州血鸭、腊味合蒸、姊、宁乡口味蛇、岳阳姜辣蛇各来一份……

    对了,红煨鱼翅多上一份,这菜吃不厌,嗯,再拿两瓶茅台,阚小姐喝酒还是饮料啊?”

    今儿是庄睿耽误了众人的吃饭时间,这顿他本来就打算请客的,看到姜义还想和那经理磨叽,不由有点不耐烦,当下干脆连酒带菜的,都直接给点上了。

    阚雨涵在这站的也烦了,来来去去被人看着很不舒服,当下说道:“我喝饮料就好了,你们也少喝点,回去还要开车的……”

    “成,那就这样吧,几位师兄师姐入座吧……”

    庄睿对着那经理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这茅台有八二年的吗?”

    “八二年的茅台?没,那种茅台很少见了……”

    张经理被庄睿的话给吓了一大跳,要知道,八二年茅台已经二十年以上的年份了,市面上很少能见到,一般都是被人珍藏的,如果要买的话,最少要三万以上的。

    “哦,那拿两瓶95年的吧,新茅台喝不惯……”

    庄睿倒不是显摆,主要他也不知道八二年的茅台是什么价,不过上次欧阳军拿去了五六瓶,喝着口感不错,后面再喝新茅台,总感觉味道不对,所以才顺口问了一句。

    “这位先生,九五年的茅台倒是有,不过这价钱有点贵的……”

    张经理倒不是看不起庄睿,不过这个是要事先说好的,否则吃完饭后酒比菜贵,万一对方不认账,那不是找麻烦嘛。

    “多少钱?”庄睿随口问道,他也不是打肿脸充胖子的人,钱多也不能被人宰啊。

    张经理想了一下,说道:“九五年的茅台二千三/瓶,您要是要两瓶的话,我给打个折,四千五好了……”

    “行,那就先上两瓶吧,回头不够再要……”

    庄睿点了点头,很随意的把张经理给打发走了,在他看来很自然的事情,不过却是将几个博士师兄给看呆了。

    要说这人有气场,什么娇躯一震,霸王之气乱发,那纯粹是扯淡,你让个从来没见过国家主席也不知道国家主席为何物的人,去和主席单独见面,那他肯定感觉不到啥气场的,不就是个保养不错的老头子嘛。

    所谓的气场,其实主要还是表现在谈吐之间的,在人和人交往对话的时候,自然流露并且能感染到对方的那一种自信,就叫做气场。

    像庄睿刚才点酒菜的随意,看在几位博士师兄眼里,就有了那么一丝气场的味道了。

    最起码在庄睿和经理之间的谈吐,绝对是东风压倒西风,张经理表现的一直都很谦逊,而庄睿则是自然,仿佛就该如此一般。

    几人坐下之后,任春强对庄睿说道:“小庄,咱们几个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呢,不用那么奢侈的,一瓶就好几千块钱,也太贵了点吧,你们虽然都没结婚,但是也没工作啊,还是节省点好……”

    任老大倒是好意,从导师先前说的话里能听出来,庄睿似乎自己做点生意,不过看庄睿年纪轻轻的,身上也不带那些纨绔子弟的习气,生意应该做的不大,吃顿饭就花好几千,让任春强颇是有点不好意思。

    孟教授这几个博士生里面,就只有任春强结婚了,并且去年在北京供了套房子,虽然跟着老师硕博连读,并且做了四五年的课题,也积攒了些钱,但是一套房子全砸进去了,是以平时花钱比较节省,在几个师弟师妹面前,也有点底气不足。

    “任师兄,这您可说错了,我可是结过婚的人了啊,再过几个月,我小孩都有了,嗯,还是龙凤胎呢……”

    一提这事,庄睿就是满脸喜色,也不管和几人熟不熟,很高兴的就把儿子女儿拿出来分享了。

    “哦?那先恭喜你了啊小庄,不过在北京生活压力大,平时还是要节省点的……”

    几人闻言都愣了下,虽说这年头本科生结婚都不奇怪了,而且结了婚工作再读硕士的也不少,但是读全职的却是不多,一般都一边工作一边读书,那样压力不会很大。

    “呵呵,这点钱没什么的,今儿是我来晚了,这顿饭当我请大家的,就算给几位赔礼道歉了……”

    庄睿笑了起来,这任师兄还真是有点儿意思,很有点大师兄的风范,不过庄睿平时在外面吃饭,很少是他买单的,所以偶尔吃上一顿万儿八千的也没所谓。

    “赔礼道歉就算了,不过小庄,以后还是要养成守时的习惯,老师可是不喜欢不守时的人,你要经常这样子的话,我们也是不好给你说话的……

    而且京大有些教授脾气很怪异的,你上课迟到的话,学分就别想要了,小庄,以后还是注意点好……”

    庄睿话声刚落,姜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话里无不有教育庄睿的意思,刚才他的心可是一直提着的,之所以没敢说话,就是怕接了话题这顿饭要他来买单。

    要知道,虽然跟着孟教授一年也能做两三个课题,有一二十万的进账,但是姜义读博士才一年多,那点钱早就拿出来买车撑门面了。

    现在姜义手上就剩了一两万块钱,也没别的收入,每个月只有几百块钱的生活费而已,让他一顿饭请掉五六千块钱,姜博士可是舍不得,所以直到庄睿开口说他请客后,姜博士才活跃了起来。

    不过他这话说的很没水平,听得庄睿微微把眉头皱了起来。

    任春强叫自己小庄,那是因为他比庄睿的大,但是姜义比庄睿最少还要小两岁,老气横秋的一口一个小庄,让庄睿心里很不舒服。

    人不可有傲气,但是不能没有傲骨,再说庄睿这两年来说话也是一言九鼎,言谈间自有那么一股子无法言语的自信,这一皱眉头,席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闷。

    “呵呵,几位,我读孟老师的硕士,只是为了学习下基础的理论知识,拿不拿文凭什么的,对我并不是很重要……”

    庄睿也感觉出自己刚才一绷脸,有些冷场了,连忙笑着解释了一句,自己都工作那么多年的人了,和一个还没出学校门的学生计较什么啊?!~!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