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八章 谢处长(上)【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七十八章 谢处长(上)【求推荐票】

    “小庄,话不能这样说啊,这年头有个好工作还是很重要的,咱们的导师,在国内考古行声望很高,就是介绍你去个大一点的博物馆,那也比做小生意强得多……”

    要说这人的智商高,未必见得情商也高,庄睿刚才话已经说的很直白了,可是姜博士还没听懂,又是倚老卖老的说了庄睿几句。

    考古专业毕业之后,一般有两个条出路,第一自然是去专业对口的考古部门工作了,但是由于和博物馆专业有很多重复的学科,去博物馆工作也未尝不可。

    学历到了博士这个程度,只有相关专业说的过去,再稍微走点关系,就是进一些比较大的博物馆工作,也不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现在这年头,不管哪个行当都是富的撑死,饿的穷死,博物馆也是如此。

    打个比方说,故宫博物馆一天仅是门票收入,就有上千万,一年好几个亿,在里面要是能混成个小领导,那日子不要太好过啊。

    但是地方上那些不出名的小博物馆,可能一天门票收入只有几百或者几千块钱,这些就是吃财政饭,没啥油水的清水衙门,只能混个死工资而已。

    姜义的打算,是要留在北京的,即使进不去那些大博物馆,他也想留校呆在考古研究所里,要知道,研究所一年的经费也是不少,并且每完成一个项目,那奖金也是非常丰厚的。

    只是研究所名额有限,并且任春强基本上已经落实下来了,他现在已经是京大的讲师,今年毕业肯定会留在所里,另外还有一个名额,就是剩下几个人来竞争了。

    姜义打听过,吴兆在读博以前是有单位的,而且还不错,博士毕业会回本单位,至于阚雨涵就是北京人,对他威胁比较大,不过姜义现在正在追求阚雨涵,如果能得手的话,那也是肉烂在锅里,不会便宜外人的。

    不过今天庄睿的到来,和孟教授以及阚雨涵对庄睿的态度,让姜博士感觉到了一丝威胁,刚才听到庄睿说他结婚了,总算是将情敌的帽子给摘掉了,不过因为留校这事,让姜义心里还是横着一根刺。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因为文人相轻了,姜义读到了博士,可以说是从小学到现在,一路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一直都顺风顺水。

    姜义原本以为自己进入到研究所后,会受到导师的器重,却是没想到今儿庄睿一个硕士生,孟教授给其的待遇,要比他强出几倍,这也让姜博士心生妒忌。

    不过姜义哪里知道,庄睿从典当行辞职出来之后,这后半辈子就没打算过再去给人打工的,自己的生意都懒得打理,还想让庄睿去帮别人赚钱?

    而且庄睿和孟教授,并不是单纯的师生关系,也是有点忘年交的交情在里面,孟教授平时还指望着庄睿给他鉴定点物件呢,试问……孟教授那脸能绷得起来吗?

    “我上学不是为了找工作的,而且现在也有工作……”

    庄睿不想和个学生计较,当下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正好这时服务员来上菜了,庄睿连忙招呼道:“来,来,大家吃菜,今儿算是我给几位赔罪了,以后还请大家多照顾啊,这京大实在是太大了,我进去就晕方向……”

    庄睿的话说的众人都笑了起来,既然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姜义说话也没那么刻薄了,席间的气氛变得很不错,几杯酒一碰,关系马上变得热切了起来。

    不过庄睿多是向任春强和吴兆举杯劝酒的,因为刚才席间相互报了年龄,任春强最大,今年31岁,庄睿27排在第二,其后是姜义和阚雨涵,吴兆则是最小。

    别看吴兆年龄最小,但是很会来事,知道庄睿比他大后,一口一个庄哥叫着,阚雨涵也不再喊小庄了,而是直呼庄睿的名字,只有姜义不怎么上路,还是小庄小庄的喊着,不肯放下自己博士生的优越感。

    庄睿也懒得和这种自以为感觉良好的人交往,不住向吴兆和任春强举杯,这两人都是北方人,酒量不小,一会儿功夫,居然两瓶茅台都喝光了。

    “再拿两瓶茅台来,嗯,还要九五年的……”

    庄睿今天喝的挺高兴的,他上考古专业,主要目的是想把实践与理论相结合,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中国古玩的发展和传承。

    在和任春强等人的交谈中,庄睿听到不少用考古专业鉴定出土文物的知识,并且有些理论,是他以前没有接触过的,这让庄睿兴致很高,在两瓶酒喝完之后,马上又让服务员再拿酒。

    “小庄,算了吧,再喝就走不了了,这车都没法开了……”

    任博士劝了庄睿一句,其实论酒量他是没事,关键是替庄睿心疼这酒钱,再来两瓶九五年茅台的话,那光是酒钱就小一万块钱了,这一桌饭一万块都打不住的。

    “嗨,任哥,就是现在不喝了,那也不能开车啊,今天都打车回去,明儿再来取吧……”

    庄睿这有半年多没和同龄的朋友喝酒了,别人都有工作,就他一闲人,难得今天遇到聊得来的人,自然是要喝个痛快。

    听到庄睿这话,任春强也没再劝下去,不过却是好奇的问道:“小庄,你在外面做什么生意啊?看来混的不错啊……”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答道:“呵呵,我就一淘弄古玩的,在潘家园开了家店,卖些文房四宝之类的东西,说不上什么生意,这不又回到学校读书了吗……”

    庄睿不想提博物馆那些事,在北京除了亲人就是员工,没几个能像任春强和吴兆这样聊得来的人,庄睿不想让身份变成彼此间沟通的障碍。

    从开始喝酒后,一直都在和阚雨涵搭讪的姜义,听到庄睿的话后,突然说道:“对,小庄,你的选择是对的,虽然早些年有教授不如卖茶叶蛋的说法,但是人要是没有文化,那还是不行的,想要走在社会的最前端,就要不断的充实自己……”

    这话庄睿还是能听的,对姜博士的这声小庄,也没感觉那么刺耳了,不过姜博士下面说的话,不仅是庄睿重新皱起了眉头,就连任博士等人,看向姜义的时候,眼神也有些不对了。

    “小庄,就说你吧,现在是个古玩店的老板,这古玩行我也知道点,水可是深的很啊,你要是不充实自己的话,说不定那次走了眼,身家就全没了……”

    在座的都是成年人,对于好心相劝和幸灾乐祸的话,自然都能分出来,大家都看得出来,姜义说这话的时候,一副你早晚如此的神情。

    “呵呵,这世上,能让我打眼上当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庄睿脸色不变,但是说出来的话,听在众人耳朵里,却是有些狂妄了,庄睿也没解释,直接举起杯子,说道:“来,小吴,任哥,咱们再干一杯,这年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说庄睿点别的还成,不过要说鉴赏古玩,在古玩圈子里,还没哪个人敢说水平比庄睿高的,就是那些六七十岁的前辈们,也不敢夸此海口。

    “你……你……”

    姜博士被庄睿指桑骂槐的一句话,憋得满脸通红,像发火却又顾及身份,怕在这场合被人笑话,那模样整个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憋屈。

    “啊?来,小姜喝酒,喝酒……”

    任博士知道姜义这人有点小心眼,当下打着圆场,说道:“小庄,小姜说的也有道理,小心无大错,呵呵……”

    庄睿喝干杯中的酒,笑着说道:“谢谢任哥,我知道的……”

    这人和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同样一句话,换个说法能让人心里舒服,同样也能让人暴怒不已,任春强在社会上几年的经验,远不是姜义这个菜鸟博士能比的。

    任春强见到庄睿和姜义没有起争执,放下心来,喝了杯酒后,抬起头来,却是看到了个熟人,连忙站起身,打招呼道:“谢处长,您也在这吃饭啊……”

    任春强的举动把庄睿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这***约四十来出头的年纪,身材微胖,手里正拆着一包刚从柜台拿的中华烟,嘴里还训斥着边上的一个服务员,说是包厢里没留人,叫烟还要自己来拿。

    “你是……哦,你是任博士吧?孟教授的高徒,你好,你好……”

    那位谢处长迟疑了一下之后,才认出了任春强,走过来和任博士握了个手,态度有点不冷不热的。

    “谢处长,您好,我是小姜,上次跟老师也见过您的……”

    不知道这谢处长是何方神圣,姜义和吴兆还有阚雨涵等人都站了起来,庄睿不认识这人,本来没打算起身的,不过见到旁人都站起来迎接,出于礼貌也站了起来。

    “哦,记得,姜博士也在啊,以后多去我们那里指导工作啊……”

    谢处长嘴里说着些没营养的话,眼睛打量了一圈桌子上的人,看到庄睿之后,突然愣了一下。!~!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